發表文章

飲水機後空翻-「不要、老師、這樣太危險了,爬上去太危險了~~」

圖片
「不要、老師、這樣太危險了,爬上去太危險了~~」住宿學生聽到要爬上飲水機去,很擔心我摔下來,一直勸我放棄。
「B棟宿舍不能上網,學生沒有網路,就好比靈魂被抽離了身體、手機裏沒有IG和YOUTBE手遊一樣,還是要修好網路才行。」
請學生幫我踩住大木椅子,怕踩椅子上去,會不穩。
再踩上飲水機,整個人就在飲水機正上方,
還好我平常都有去體適能或體育館跑步三十分鐘,維持還不錯的身材(如圖示)

請學生淨空一下飲水機旁的一小塊空地,
對他們說,等一下我手滑腳滑,不小心掉下去時,會來一個後空翻,下身需要踩在那塊空地上,雙腳站好後,我會高舉雙手喊「十分」
學生們一聽,虛聲四起,都認為王老師又在唬爛,(有影片證明)
心裏「靠」的一聲,你們都認為不可能,是你們不瞭解我。

整個人踩在飲水機上,檢查網路機櫃,又請學生拿門板給我裝上去,踩在飲水機上作業有點刺激,
學生在下面鼓噪說:「老師、快後空翻跳下來,我們好想看!!!」
我才不理他們呢~~剛剛還怕我危險,現在要我跳下去。

上下飲水機一趟,完全不留下任何痕跡,足見我的輕功了得,在辦公室維修的梯子還沒買回來之前,只能持續練功。
在學生們的協助下,終於查出網路不通的原因是電源沒電。
再請水電協助檢查,才知道是電源線斷裂。

一件簡單的查修工作,需要很多人的協助幫忙,工作的本質就是如此,任何事一個人做,都成就不了大事,更何況是維修網路這種小事。




媽媽用藤條不停的抽打我的大腿和屁股,媽媽拉住我的手,讓我無法跑走,找地方躲。 只能一直跑,被拉住,一直被抽打。

媽媽用藤條不停的抽打我的大腿和屁股,媽媽拉住我的手,讓我無法跑走,找地方躲。
只能一直跑,被拉住,一直被抽打。
就在車庫裏面,轉圈圈的跑。
我痛到一邊哭,一邊說以後不敢了。
完全沒有料到,本來很高興很開心的和媽媽說:「我玩「麻仔枱」(註一),賺了好多錢。」
沒有想到媽媽聽了很生氣,用力的教訓我,說只有壞孩子,才會去賭博,不好好讀書,將來沒出息。

放學路上,偷偷和同學去玩「麻仔枱」,賠了一些零用錢,不敢和媽媽說,
但我是一位很有上進心的五年級小朋友,一時賠錢沒關係,只要我不斷的學習,就能像那些很會玩的大哥哥一樣,用麻仔枱賺到很多錢。
放學後,偷偷觀察好幾個月那些大哥哥如何玩,在他們後面用紙筆做紀錄,發現玩之前,要關機再開機,這樣出現的壓牌的機率比較高。
(長大後學程式設計才明白是系統重新設定,亂數函數丟出來的前幾碼亂數可能相同,讀書還是有用的)

有點心得後,賠怕了,用小小的錢去玩,
不斷的操練一段時間後,真的開始賺錢,大把大把的錢,用麻仔枱吐出來,那聲音、那場景、那種感動,比交女朋友還讓人心動。
回到家後,拿著整袋的1元銅板給媽媽看,告訴媽媽,我現在也可以賺錢了。

接下來的場景就是我一直被媽媽打。
從此以後,就再也不敢玩賭博遊戲。

年紀稍大後,我才能體會媽媽的用心,
媽媽是想要用藤條告訴我的道理是,好好讀書,將來可以設計發明像麻仔枱,擺在國小國中生放學的店家路上,讓有興趣的小朋友拿零用錢來玩,這樣會賺的錢,比去賭多賺幾十倍,且每個月賺。
這道理花了我十年多的時間,才領悟到。
原來我們看到的外在世界,背後都有一層看不見的內在思維,想法和我們一般人的想法完全不同且剛好相反。
這件事情,讓我學會要反面的方式「倒過來想」只要每件事情,都練習倒過來想,一切困擾都會海闊天空。

補充一:家裏的店面後來擺了二台彈珠枱,一直到陳水扁當上台北市長後,不能再擺後,我才見證到彈珠枱的賺錢威力。
補充二:記憶中,媽媽只打過我一次,就是這一次。
補充三:後來我再也不賭博,不論是去麗星郵輪的賭場、樂透、彩券、至今沒有買過,我僅記媽媽的教悔,做生意要站在賣方,要開賭場服務賭徒,不是當賭徒去賭博。
補充四:本文只有「紙筆做紀錄」可能是沒有發生過,五六年級的記憶有點模糊,不太確定是否有做筆記。但很多事我都有寫筆記的習慣。
註一:麻仔枱是一種賭博遊戲,一次五元,可壓倍數,可google麻仔枱,取得詳細說…

「彭興祥、陳家慶,我們三人在內角到處玩,玩的很開心」

圖片
換完尿布、幫穿褲子、脫換睡衣,哄爸上床睡覺、再對爸爸碎碎唸,
要爸爸氣媽媽的方式要再換一下,不要每次都是相同的模式,沒創意。
要爸爸跌倒的時候,要先用雙手保護臉,把臉遮住再摔下去,這樣不會害怕,臉也不會受傷。
要爸爸花更多時間看youtube,這樣就減少上廁所和走路,預防跌倒。
一直碎唸老爸,爸就一直笑,因為他知道我又在練口才了,
碎唸的技術與技巧之一就是「絕對不能和過去的內容一樣」
因為不能一樣的關係,每次要唸老爸之前,都要花時間思考,
增加詞彙的豐富程度,整個人也因為碎唸爸爸的關係,文化水準和水平都逐漸提高。
爸爸也喜歡聽,要唸到爸會覺得好笑,也是需要不斷練習的。

唸完之後,功德圓滿,準備離開爸爸的房間,讓他入睡。
爸把我叫住,從他的黑色包包裏,拿出一本相冊。
一看就吸引了後,這不就是早期的facebook和ig嗎?
自己貼照片在小冊子裏,親自分享給家人朋友看,旁邊還寫一些心得感想之類的。

爸爸指著照片對我說「就是這裏,台南白河鎮內角里,當兵的時候,駐守那裏一段時間,常常在內角國小和附近走動」
「彭興祥、陳家慶,我們三人在內角到處玩,玩的很開心」
一個從來沒有想聽過的地名-內角。
爸爸想要再去民國61年駐守的鄉下中的鄉下-內角走走。
坐在爸爸的床邊,一張一張仔細的翻看。
照片裏的爸爸做出逗趣的表情,一點都不像隨時要反攻大陸,砲火中搶灘登陸上海灘、攻破北京城門、在武漢大街上踢正步遊行的革命軍人。

看照片中的他,竟然也和我當兵的時候一樣,和弟兄在不同地點不同時期,拍了好多張照片。
不同的是爸爸的照片是黑白的,我的照片是彩色的。
原來我們父子倆,不論是工作、部隊、家庭,都是一樣愛拍照,也習慣隨遇而安,把辛苦的部隊生活當作郊遊聯誼。

39年次的父親在民國61年拍的照片,22歲的年紀。
現在的爸爸是76歲,整整54年的時間就這樣一下子過去了。
把照片和爸爸一同拍一張照,
晚點去google一下,內角要花多少來回的時間,安排好行程和假期,載爸爸去內角。
在爸爸為數不多的壽命結束前,帶他去想去的地方走走。









圖片
這一年直播的需求越來越多,大多數的活動單位和承辦人,都會來詢問直播時,網路的接法。一直回答相同問題,人會變笨笨 呆呆的。最好方式就是錄影,然後放上youtube,這樣任何時候,有人問我「國際會議廳如何接有線網路線」,只要請他去youtube上搜尋,就能找到我在影片中,親自帶他去看的效果,人不用做事,事情就能解決,這就是工作的藝術。
-----------------------------
介紹國立體育大學國際會議廳二個網路點位置,方便老師同學使用直播設備時,可以使用有線網路連線上網直播,大家快來看,這樣不論往後多少位學生要直播,我就不用一直從資訊中心走到國際會議廳告知網路點位置,再走回辦公室,太花時間了。
https://youtu.be/br021MxmC5s


每天我都夢到自己,生活在一個有感情的世界裏

每天我都夢到自己,生活在一個有感情的世界裏
在這個世界裏,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為了加深彼此的情感羈絆。
都是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自主的為對方付出,而不是被強迫,不是被要求、不是被過份要求和期待。
在這個世界裏,沒有人會因為做錯任何事,被大聲吼叫。
都是在彼此的協助下,完成彼此的事情,不會分是妳的事,也不會分是我的事,不會瘋狂的計較誰做得多,誰做得少,讓彼此生活在無盡的終生循環痛苦中,
因為這是一個有感情的世界。

只要依序的,一件一件做完,輕鬆的,不用強求,愉快的生活,就是每個太陽日,最大的責任。

每天我都夢到自己,生活在一個能彼此聊天的世界裏
在這個世界裏,能真正說出自己喜歡和愛的人,也能包容所不喜歡的。
不再會因為說出來的話,對方不喜歡聽、不符合彼此的價值觀,就批評和責罵。
不再會因為任何事情要做,而失去時間,傾聽對方關於今天的快樂和開心、痛苦和哀傷,
在這個世界裏,每天都會有一段時間,真心交給對方,陪伴彼此,相依相靠,訴說那是與不是,訴說真情與溫暖。
不再恐懼說錯話
不需害怕得罪對方。
不用擔心會收到一連串的負面情緒打擊。
不用提心吊膽的擔心對方會三不五時的生氣大叫。

每天我都夢到自己,生活在一個能感觸到溫度的世界裏
在這個世界裏,相愛的人能自由的牽手和抱抱,不論是同性或是異性。
這樣不論彼此相隔世上的任意兩地,都能心意相通,知曉對方也同樣在思念你。
在這個世界裏,相愛的人能碰觸那不可碰觸的心靈深處,感受溫度在心中流暢。

在這個世界裏,相愛的人能保持相處和獨處的時間與空間,創造出自我的獨特性,又創造出彼此的生活回憶,
有感情的生活中,會不斷創造新的經驗,又會保留美好的經歷,
一方面享受新的刺激,一方面懷念舊的意象。

每天,我都,夢到自己,生活在一個有感情的世界裏。

大地震完後,因為愚蠢而受傷,流了大片的血跡在地板上。

圖片
大地震完後,因為愚蠢而受傷,流了大片的血跡在地板上。
中午十二點半,準時進體適能中心運動,準備慢跑四十分鐘,跑了二十分鐘後,突然不想跑了。
就走回辦公室,太早回辦公室,只有我一人獨處。

時間還早,先洗個澡,準備蒸教學大樓一樓水餃攤位的試吃水餃當午餐吃
(我習慣先去拿試吃水餃十六顆回辦公室,運動完後,再當午餐吃,只要臉皮夠厚,就能拿很多試吃水餃。)
在茶水間、電冰箱、辦公桌之間來回料理午餐。
突然地震來了,剛好我在辦公桌旁邊,
一開始小搖一陣子,不對勁,又一直小搖。
大搖大晃一下。很不妙,馬上打電話給昨天晚上還在彼此大聲吵架的她,
響完一整輪沒接,完了,會不會地震的關係,被倒下來的公車壓到,腦中畫面己經出來了。
再打電話,地震還在搖。
響完第二輪沒接,慘了,會不會地震的關係,被台北101大樓壓到,腦海裏浮現一群人慘叫聲。
正準備再打電話時,


震的更大力,辦公室旁的玻璃書櫃,整個傾向一邊。
一個劍步上前,左手用力一撐,擋住玻璃書櫃倒下,書櫃上面還有一台筆電。
正用力撐著半倒的書櫃時,電話剛好接通,一連串不客氣的對話,確定她沒問題後,
趕緊扶正書櫃,還好書櫃倒下前,我「剛好辦公桌旁」「剛好注意到」「剛好反應快,手去撐住」「剛好只跑二十分鐘,才會在辦公室」


這時辦公室角落遠處的電鍋旁,發出巨大的聲響,心想完了,會不會是我在電鍋裏面的水餃掉滿地,
那可是我辛辛苦苦去和水餃老闆收集來的「試吃水餃十六顆」
如果因為地震就掉在地上,午餐泡湯,這種打擊我一定受不了,比和分手還難過。
走過去一看,好可怕,整個櫃子裏面東西都掉出來(如圖示),灑滿一地,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寶貝水餃沒有受傷
正小心經過一大片破玻璃區,開心的準備在災難過後,吃吃水餃壓壓驚。
一腳踩下去,感到刺痛,完了,破杯子的尖尖處,刺穿鞋子,深深的,狠狠的,刺進我的腳底。(如圖示)
血噴了出來,流的滿腳、滿鞋、滿地都是鮮紅色,這不是戰爭片啊~~~~
當場就呆住了。
從來沒有看過自己流這麼多血出來,
辦公室只有我一人,不然女同事看到,肯定叫的比我還大聲,也還好辦公室沒有人,不然我的尖叫聲也是很可怕的。
一邊流血一邊想想,還是去找小護士幫忙處理傷口好了(如圖示)

處理完傷口後,沒有想像中的嚴重,腳底是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刺傷,清完滿腳的血跡後,還一時找不到傷口,用力擠出血才找到。

不久各單位流傳「王永彰因為想吃水餃的關係,成為…

我的爸爸真的老了。 爸爸的生命真的在倒數計時了。

圖片
清晨三點離開急診室回到家,躺在床上,想到媽媽的話,哭了出來。
眼淚一直流到枕頭上,沾溼了頭巾。
二個小時前,媽媽在急診室說,爸爸前幾天,堅持要去高雄走走逛逛,
媽媽要照顧妹妹的關係,
爸爸一個人搭高鐵去高雄,結果到台中站後,整個人快死快死的,高鐵隨車服務員和站務員幫爸爸把車票改回台北。
我想到爸爸一個人在高鐵站上,就覺得很可怕。
問媽媽說,那全車的人都一直看著生病的爸爸,無助在車箱走道上找座位??
媽媽回答說不知道,只有他一人搭車來回,結果還能活著回家,很不可思議。
我開始一個人腦補「爸爸在高鐵車箱的情況」
爸爸因為柏金森症的關係,走路都歪歪鈄鈄的,
加上他的穿著都是破破爛爛的衣服和拖鞋。
爸爸的臉和身體,因為常常跌倒的關係,己經撞到不成人形。
爸爸一個人,拿著拐杖,走起路來,很是引人注目。
我猜想很多人第一眼看到爸爸,一定覺得他很像「喪屍的老爺爺,上排牙齒掉光不能咬人」

我想,爸爸應該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了。

在清明節前一天,七十六歲的老鄰居睡夢中往生,她可是二十來歲就和爸爸當鄰居到現在。
在清明節後二個星期,七十一歲的親人往生,他可是每年過年和爸爸一起拼酒的伴。
爸爸己經七十歲了,身體狀況都比往生的親人鄰居差,而且「差非常的多」(這句話要加重音)
老人家最怕看到往來一生的親友一位一位的離開人世。

爸爸的生命真的在倒數了。
每個月都可能是生命中最後一個月。
爸爸很想去看台中的姑婆(我爺爺的妹妹),因為姑婆在爸爸小時候,常帶他去看電影。
一直沒有成行,我一定要帶爸爸去找台中的姑婆,做人生最後的告別。

爸爸一直想要去搭高雄的捷運,去看他在中華電信台北國際電話中心工作時,天天聯絡的高雄國際電話中心。
他自己去過幾次,這次是我要帶他去了,去做生命中最後的一次高雄之旅。

爸爸想走,但是身體不行,走不了,我要帶爸爸到處走。
爸爸從以前就喜歡到處旅行,現在不行了,我要帶爸爸去旅行。
--------------------------------------------------------------------------
附圖說明:
晚上九點半,接到媽媽的電話,說爸爸跌倒很嚴重,要馬上送去急診室。
看到爸爸,我嚇了一大跳,整個下巴都是血和淤青,只好開車送他去。
媽媽告訴我爸爸這幾天去高雄的事情,聽了讓我感到很難過,

我的爸爸真的老了。
爸爸的生命真的在倒數計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