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他矯小的身形,有點緊又不太緊的依靠在我的身旁。

圖片
他摟著我。
他的臉靠在我的右手臂上方。 他矯小的身形,有點緊又不太緊的依靠在我的身旁。 我們倆人撐著一把小傘,走在綿綿細雨中。 小雨中走到大餐廳,大約十分鐘不到的路程。 還無法會意發生什麼事,他就這麼直接的靠著我,像一對情侶一樣。 快到餐廳的時候,一群弟兄在餐廳外的屋簷下躲雨,等中山室的開飯。 遠遠的看到我們倆人,摟在一起撐小傘,從雨中走過來。 笑成一團,他們看看我,我看看他們,他們笑的開心,我則一臉無奈。 到餐廳後,他說聲謝謝就離開了。 同梯曖昧又開玩笑的說,你們開始交往了喔~~~~ 完全不知道怎麼回話,整個人傻傻的,只是問他要不要一起撐傘到餐廳,就變成這樣的情景。 我連女朋友都沒有交過,第一次摟在一起撐傘就給了男生的他。 —— 同性戀傾向的弟兄,被統一集中在大隊部服役,擔心下海防守一線。 三人一伍在深夜的海邊待上六到八小時,任何可以想像出來,會發生的事情,大家都無法承擔。 黑道弟兄、有前科、藥癮的弟兄,也都集中在大隊部裏面,刺龍刺鳳、文弱書生,齊聚一堂總是熱鬧。 部隊裏,沒有人會對性傾向不同的弟兄有任何的偏見或是歧視,這是個人的自由。 —— 2017年5月24日大法官釋憲748號(同性二人婚姻自由案)通過同性可以依婚姻章關係,成立永久結合關係,給同性婚姻的自由權利。 讓我想到這則當兵的往事。 對於同性婚姻平權,我個人比較沒有什麼看法,傾向支持。 比較感興趣的是「基督教與同性戀」的議題。 基督徒的婚姻觀中,婚姻的本質是一男一女的結合, 「認定其他人也應該要遵守基督徒的婚姻觀」這件事情,感到特別有興趣。 為什麼自己的價值觀、宗教價值觀要規定別人或其他宗教、國家法律也要配合遵守呢?? —— 同性戀的成因絕大部份是來自於基因、生物演化下,自然的現象之一。(請自行google) 過去的生物基因科學不發達,排斥同性戀的社會價值與宗教價值是可以理解的。 但現在科學己經證明,同性戀是一種基因遺傳、懷孕初期婦女的壓力大小有關。 為什麼還會排斥呢?? 又為什麼要求別人要認同基督教的婚姻價值觀呢?? 我把「同性戀是基因、遺傳、懷孕初期婦女的壓力大小」相關書籍說明,附上來。 一般只能從網路上查找資料,手上剛好有相關的書籍資料,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一下。









您覺得呢??我們要怎麼幫助未來,未來總是在一呼一吸中,悄悄的來到。

圖片
去年十月某星期六來吃早餐,看到他一個人待在同一個坐位上,點一杯咖啡、休息看報、吃許多藥丸。 今年二月某星期日來吃早餐,一樣一個人坐在同一個位置,點一杯咖啡、一樣休息看報、一樣吃許多藥丸。 今天清晨四點五十分來吃早餐,他一樣坐在這個坐位上,閉目休息,或坐或趴著睡。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難處。
每個人都有無法言說的苦。 他也曾經年輕氣盛過,也曾經是個孩子、也曾是個大學生、也和我一樣,曾經是個上班族,正常上下班,有孩子和家庭。
我常常會想,
我更大更老後,會不會像他一樣,我要怎麼幫助未來的自己。
也會想,
朋友會不會在未來的某一天,也像他一樣,我要怎麼幫助朋友。
您覺得呢??我們要怎麼幫助未來,未來總是在一呼一吸中,悄悄的來到。
https://goo.gl/15uDuZ

國中讀男校,全校學生只有男生,明倫國中的隔壁是重慶女中,一牆之隔,全校都是女生。

國中讀男校,全校學生只有男生,明倫國中的隔壁是重慶女中,一牆之隔,全校都是女生。
國中三年級的時候,分配到最後一排偏後的坐位,向窗戶外面看出去,是重慶女中的操場。 這讓我渡過無數無聊的數學、自然、國文、英文、公民等課程, 因為上課的時候,可以向左邊的窗外看出去,滿操場的女生在上體育課,柯!柯!你知道的。 也因為這樣,害我國中三年級,許多上過課的老師都不認識。(嗯,開玩笑的,其實我認識導師) 當然,這個真實的故事不是要敘說國中男女分校是整個人類教育史上最大的失敗與不人道。 而是要說和同學「打鬧」給我的啟發。 有一天下午,夕陽從窗外照進教室,五點本應該下課,升學主義下,全班同學都被留下來考試, 每天考試是當年的盛況, 一位同學從國小五年級就認識,同班到國中三年級,五年同窗情誼,平常就一起玩,一起鬧。 有一次和他發生一點爭勢。 為了什麼事情打鬧,完全忘記。 當時他打我一下,我有點生氣的打回去,然後他又打我一下,我又打回去, 一邊打一邊說,你又打我,我又打你,雖然只是輕輕碰到,彼此都互不相讓,一來一往。 突然之間,我意識到, 如果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

有一天剛好理光頭,一個人走在鄉下社區的路上,一邊散步一邊感受田野風光。

有一天剛好理光頭,一個人走在鄉下社區的路上,一邊散步一邊感受田野風光。
那是二排連棟透天社區,中間一條大柏油路,二排二戶住家面對面,一樓有雙車位停車場, 這樣社區格局只有在比較鄉下或是郊區才有辦法做到。 因為假日的關係,若大的社區很安靜,感覺沒有人氣, 接近中午,天氣漸熱,脫下上衣,打赤膊,突然聽到「汪!!!汪!!!汪!!!」 寧靜下的狗吠聲,著實嚇了我一跳。不理會牠,繼續走,一路上,三不五時住戶養的狗都會對我吠。 覺得很納悶, 我的打扮是光頭、打赤膊、短褲、藍白拖鞋,正常人會認為是黑道幫派份子。 但是狗怎麼會知道我是壞人呢?? 應該不可能吧,?? 除非狗主人對狗定期教育訓練,每年三到六小時,提高狗的素質並分辦陌生人的善良程度。 心想,應該要做個實驗,有一隻大狗,在我走近的時候,又對我吠了好幾聲,附近的狗也附和著狂吠。 我走近大狗,站在屋簷陰涼處。 看著牠,牠也看著我,牠還是盡忠職守的一直吠一直吠。 一開始我沒有做什麼動作,希望牠能從我善良的表情中,分辦我是好人。 五分鐘過去了 大狗還是一直對我吠。 心裏又開始感到好奇,牠會知道我是故意想看牠的反應嗎??
十分鐘過去了。 狗的大腦有辦法判斷這個情境下,人類的想法嗎??
十五分鐘過去了。 牠會知道,如果我一小時不離開,牠就必需要對我狂吠一小時,
二十分鐘過去了。 狗的思考邏輯,會因為相同情況一直持續下去,演化出新的邏輯方式,停止對我狂吠嗎??
二十五分鐘過去了。 牠己經開始懂的休息,吠了一陣子後,休息一下,再吠一陣子,可能牠累了。
三十分鐘過去了。 我還是看著牠,牠也看著我,大狗辛苦的要吠不吠。
三十五分鐘過去了。 我得到一個結論,狗不會改變牠的思考邏輯,會一直採用相同的動作模式來對刺激做反應。
四十分鐘過去了。 我覺得自己必需要修改邏輯,讓自己在「被狗連續狂吠的情況下,享受當下的美好感覺」拿出手機, 連上facebook,看看動態、再聽幾首911的歌,享受這難得的情境。
附近老伯伯經過,看看我一個人在大狗旁邊給狗吠, 他問我是否要找人,我說不是,只是想知道狗會不會在連續對陌生人狂吠情況下,改為不吠。 伯伯聽完理由之後,不知道怎麼接下話,只好默默離開。 更接近中午,天氣更熱,我也離開那隻辛苦的大狗。 這件事讓我得到幾個結論。 結論一:人要依情境適度的改變思考邏輯,因為人不是狗。 結論二:不要一直用相同的反應來處理相同的刺激。 結論三:當有人故意惹你生氣的時候,要看穿對方的戲碼,不要傻傻的中計。 …

「被狗連續狂吠的情況下,享受當下的美好感覺」

有一天剛好理光頭,一個人走在鄉下社區的路上,一邊散步一邊感受田野風光。
那是二排連棟透天社區,中間一條大柏油路,二排二戶住家面對面,一樓有雙車位停車場, 這樣社區格局只有在比較鄉下或是郊區才有辦法做到。 因為假日的關係,若大的社區很安靜,感覺沒有人氣, 接近中午,天氣漸熱,脫下上衣,打赤膊,突然聽到「汪!!!汪!!!汪!!!」 寧靜下的狗吠聲,著實嚇了我一跳。不理會牠,繼續走,一路上,三不五時住戶養的狗都會對我吠。 覺得很納悶, 我的打扮是光頭、打赤膊、短褲、藍白拖鞋,正常人會認為是黑道幫派份子。 但是狗怎麼會知道我是壞人呢?? 應該不可能吧,?? 除非狗主人對狗定期教育訓練,每年三到六小時,提高狗的素質並分辦陌生人的善良程度。 心想,應該要做個實驗,有一隻大狗,在我走近的時候,又對我吠了好幾聲,附近的狗也附和著狂吠。 我走近大狗,站在屋簷陰涼處。 看著牠,牠也看著我,牠還是盡忠職守的一直吠一直吠。 一開始我沒有做什麼動作,希望牠能從我善良的表情中,分辦我是好人。 五分鐘過去了 大狗還是一直對我吠。 心裏又開始感到好奇,牠會知道我是故意想看牠的反應嗎??
十分鐘過去了。 狗的大腦有辦法判斷這個情境下,人類的想法嗎??
十五分鐘過去了。 牠會知道,如果我一小時不離開,牠就必需要對我狂吠一小時,
二十分鐘過去了。 狗的思考邏輯,會因為相同情況一直持續下去,演化出新的邏輯方式,停止對我狂吠嗎??
二十五分鐘過去了。 牠己經開始懂的休息,吠了一陣子後,休息一下,再吠一陣子,可能牠累了。
三十分鐘過去了。 我還是看著牠,牠也看著我,大狗辛苦的要吠不吠。
三十五分鐘過去了。 我得到一個結論,狗不會改變牠的思考邏輯,會一直採用相同的動作模式來對刺激做反應。
四十分鐘過去了。 我覺得自己必需要修改邏輯,讓自己在「被狗連續狂吠的情況下,享受當下的美好感覺」拿出手機, 連上facebook,看看動態、再聽幾首911的歌,享受這難得的情境。
附近老伯伯經過,看看我一個人在大狗旁邊給狗吠, 他問我是否要找人,我說不是,只是想知道狗會不會在連續對陌生人狂吠情況下,改為不吠。 伯伯聽完理由之後,不知道怎麼接下話,只好默默離開。 更接近中午,天氣更熱,我也離開那隻辛苦的大狗。 這件事讓我得到幾個結論。 結論一:人要依情境適度的改變思考邏輯,因為人不是狗。 結論二:不要一直用相同的反應來處理相同的刺激。 結論三:當有人故意惹你生氣的時候,要看穿對方的戲碼,不要傻傻的中計。 …

我們是何其有幸,有健康的身體和心智能力,像平凡人一樣生活著。

圖片
點一杯咖啡,服務生的動作很慢又不流利,但我耐心的等著。
站在櫃檯旁和二位客人一同等著,聽著服務生在聊天,但內容都是片片斷斷、語句不順、偶而笑著、但我細心的聽者。 我靜默的看者他們。
一人轉彎身子拿杯子、 另一人負責按下咖啡機、 另一人拿著糖和蓋子在旁邊等一切都好,要蓋上蓋子。 三人分工,僅為了沖泡好一杯咖啡,但我在感受他們的緩慢, 雖然我心裏很急,但還是靜靜的等著,不催促、不趕。 學校星期二四上午會邀請啟智學校的學生在行政大樓設飲料攤。 學校老師帶一群學生來飲料攤實習。
雖然辦公室己經有咖啡機可以沖泡研磨的咖啡來喝,但還是付出一點心力,向他們買一杯熱咖啡 拿著這熱騰騰的咖啡上電梯時,總是感受到我們是何其有幸,有健康的身體和心智能力,像平凡人一樣生活著。
價格比外面的飲料店家便宜、飲料比較不甜、 做飲料時,很擔心出錯,但還是小心翼翼。 拿飲料給您時,說謝謝可能不會正眼看你。 從客人手上拿到零錢鈔票數了再數,就怕算錯, 用計算機計算要找的錢、用紙筆紀錄收支。 經過行政大樓,就用行動支持一下吧,星期二四的十點到下午二點。




有錢人的生活,每天在路上巡超市、菜市場和夜市,收集紙箱回收賣錢,偶而買些房子。

胖胖的中年婦人在客廳等媽媽修改衣服,我倒完垃圾回客廳,順便問媽媽新的「紙類回收廠」賣的價格有沒有比較好。
簡單的和媽媽聊了一下,旁邊的客人好心的說,在濱江街往河濱公園的路上,有一家回收廠的價格是最高的。 媽一聽就很有興趣,畢竟這也是一筆收入,和客人聊了起來。
客人越說越起勁,她說超市樓上有住一對老夫妻,身價上億以上,每天就靠撿紙箱去那一家賣。 每個月扣掉伙食費還有剩。 我一聽上億!!! 想確認是誰,婦人仔細的描述了一下,她說就是每天推著推車,上面綁很多很高紙箱,老先生很老、走路很慢、看起來推的很辛苦。 感覺有印象,還是不確定是誰。 她又說了一句:「他就是推推車走到一半,會累到睡著的那位老伯伯啊,他快七十歲了。」 靠一聲,我想起來了,因為他在路上睡覺,我開車時,被他擋過,需繞過去。 她又說:「他們樓下的超市,那條路上的屈臣氏都是他們家出租的,還是夜市的火鍋店也是,光是屈臣氏每月租金就二十萬元」 我一聽,還真的嚇一跳,但還是不懂為什麼是每天撿紙回收的錢去買吃的過日子。 她說:「他們就是每個月只收幾十萬元的租金,但完全不花,靠回收的錢過生活。她女兒就負責到處去看房子,覺得可以買的房子,就打電話給他爸,他爸就付現金把房子買下來。」 不得了,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每天在路上巡超市、菜市場和夜市,收集紙箱回收賣錢,偶而買些房子。 怪不得我上次去超市要紙箱,店員說每天紙箱一推在門口,馬上會被一位專門回收的老先生收走,他竟然就是超市的房東。
這樣的層級差太多了,我決定了,成功不應該比資產與收入, 而是要比有很多美好的關係,活著的每一天都健康和長期維持快樂心情,不然太不公平。 你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