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我一定要完全健康的活著送走爸爸、媽媽、大妹、小妹,然後再送走家人和朋友,成為所有認識的人當中,活到最後一個的人。

圖片
晚上和朋友聚餐,聊到這幾天在台大醫院照顧爸爸,去馬階醫院看望大妹。
他關心我妹妹的事,問我妹妹有沒有比較好一點。
我很直白的講:「很多朋友關心大妹的身體狀況,但若她是生病或是重大疾病,是有可能隨著時間而好轉起來。」
「但是嚴重的腦溢血,直接破壞了半邊的大腦,導致半身癱瘓,是永遠不會好,再也不可能和以前一樣的生活。只能終身躺在床上。」
他想想也是,接下來只是如何照顧妹妹,沒有好不好的問題。
我接著說:「這三天晚上,都在醫院照顧爸爸,有二件事情感觸特別深。」
一:護士都是年輕二十幾歲的女性,極少有三十到四十來歲的護士,當未來年輕人越來越少,過去十年的護士慌,未來十年會更慌。
二:人一定要結婚、有家有小孩,不然老了生病,爸媽己經不在世上,又沒有另一伴也沒有孩子,那要怎麼照顧自己。
針對這件事聊到社會工作、社會支持度、健康問題,
朋友提到:「如果單身沒有孩子,那最好要一直維持健康,能獨立自主生活。」
我反駁他的話,你這樣講是對的,但不是永遠的對,你想想看,就算你六十五歲前都是健康好寶寶,時間只要不停的往前推移,人總會老到一直生病,不停住院,那時候如果是單身,沒有爸媽兄弟姐妹和孩子,誰來辦住院手續,誰來在院床旁陪伴照顧,誰來幫忙料理你住院時,所不能做又一定要做的事情。 」
朋友說:「所以我們要多存點錢、多買保險。」
「看護費用一天二十四小時是1500元,住院費用不計,一個月就四萬五仟元,若是長期住院,那支出也不得了。反正生病就是不停花錢和時間,保險真的很重要,但是要賺很多錢才能買到足夠的保障。」
聊著聊著。
有感而發的對朋友說:
「我一定要完全健康的活著送走爸爸、媽媽、大妹、小妹,然後再送走家人和朋友,成為所有認識的人當中,活到最後一個的人。」
我想,這就是人生的責任,健康的活著比所有人都久,讓他們往生前有我的支持陪伴,往生後不用擔心我的生活。
總比自己提早走,讓所有認識我的人心碎痛苦來的好。

你覺得這樣講有道理嗎??



自我簡介300字,又不小心打太多字。

讀大龍國小三四年級時,功課學業很不理想,有一天晚上七點多,媽媽和我二人,帶水果禮盒到吳瑞雲導師的家。
老師家是舊式學校宿舍建築、偏日式格局,我們三人坐在客廳裏,客廳有點昏暗,是那個年代的特色之一。 媽媽面色沈重的問老師,這個小孩功課這麼差,以後找不到工作怎麼辦?? 他們聊了一下,老師也想不出為什麼這個小孩(我)的學業表現很不好,不應該是這樣。 吳瑞雲老師語重心長的對媽媽說:「王永彰在班上做的智力測驗結果是全班50人第二名,全校三年級五百多人的前十名,但是考試成績只有中等。」 老師說會好好再教導,希望王永彰的功課有進步,考試成績能更好。 準備離開老師宿舍時,起身離開,在客廳一偶,我拉一下媽媽的衣角說:「媽,禮盒的蘋果可以帶二顆回家吃嗎??」大人露出很尷尬的表情,沒有多說什麼。
國小畢業昇上國中成績平平中段班。 國中三年超認真讀書考試,考不上任何一家公立高中、怕自己讀高職考二專會爆斃,所以直接讀五專,少一次昇學考試。 五專畢業後,只想快點當完兵去社會上工作。 當兵破冬不久的某一天,在東北角靈鷲山腳下的海巡十三大隊部中山室,看到同梯弟兄在看一本「喚醒心中的巨人」, 覺得有趣,一看入迷,出操、吃飯、睡前、站哨、任何部隊的活動除了睡覺、洗澡之外都在看。 透過書上的方法不斷練習後,終於學會控制自己的大腦思維、並進而控制自己的言行舉止與動作。 整個強化了自我意識與能力的提昇。 退伍前,決定好好利用書上教的方法,拼命讀書準備二技插大考試,當一位在大學談戀愛和女友同居的模範好學生。
私立插大全考上第一名,公立插大全落榜,二技考試在同類組四千多人中考第三十六名,考上雲科大。 為了離台北家人越遠越好,讓他們想念我的心情可以破表,只好去讀斗六的雲林科技大學, 完成一生中最爽的二年大學生活。 畢業後,資訊人員起薪三萬二仟元一個月,每天常常要加班,想到每年加薪一千元,十六年後薪水四萬八仟元。 高考起薪四萬八仟元一個月,每天準時刷卡下班,不用等十二年就可以月領四萬八仟元。 剛好「有很多錢可以領的讀書考試」是我的第四專長。 91年11月26日進補習班準備高考,一天讀十六個小時還覺得好爽好爽的。九個月後的八月份考完高考, 十月份放榜時,一生最後悔的事情之一「打電話告訴媽媽考上高考」,應該要當面告訴媽媽上榜消息, 親眼看她高興到一直跳一直跳的樣子。 工作不久,覺得有點無聊,決定幫助二十萬人準備國家考…

每天專注成為宇宙生物史上最幸福美滿的人。

每天專注成為宇宙生物史上最幸福美滿的人。 上一篇facebook貼文累積1164個讚和882次分享,提到妹妹中風成為植物人一事,警惕到許多人對自我和他人健康的認知。 個人希望能讓華文世界,七十六萬以上的網路人口,可以看到這則貼文, 幫助更多人提昇自我健康的意識,需要靠自我每天努力,正常作息、吃完整食物、喝水、維持健康的「有效」運動。 受到網路媒體的邀稿,自然覺得有這個必要,讓這一則facebook貼文,放到更高更大的公眾媒體上。 但是要先繳交20字的自我介紹和半身照。 自我介紹只能有20個字,這要怎麼寫啊?? 「20個字」這一詞盤在我腦中一整天,怎麼想就是想不出來,要怎麼在20字內做完自我介紹。 如果要寫200個字,還比較容易。 一直想到晚上,到了星巴克,打開電腦,打開記事本,切換到無蝦米, 第一個飛到腦中的句子是「每天專注成為宇宙生物史上最幸福美滿的人。」 直接打出來後,一個字一個字的數,剛好二十個字,如果句號不算的話。 這句話為能代表自我,自從出社會,認識比較多朋友和同事, 發現這世上的一切都會不斷變化,沒有什麼人事物是永遠,目光所及和目光所不能及的一切都會在時間中消失。 能把握的只有當時的感覺,每過一秒,上一秒的一切全部,都成為回憶。 專注在當下的感受,全心全意用身心感官去體驗,會讓人產生無比的幸福感。 這也是「每天專注」這四個字的原由。 一開始我只是想成為很幸福的人,但是身為科學主義者的網路工程師,需要一個比較基準點,需要數據、需要目標。 先訂目標為「全台灣最幸福的人」,覺得自己格局太小。 再訂為「全亞洲」,覺得還不夠。 改訂為「全世界」,覺得還是有點小,如果整個銀河系或外銀河系,若還有其他有智慧生物的話,也應該一同比較。 因此就決定改為「全宇宙」至少無邊無際無限時空連續體中,能涵蓋的範圍比較大,比較適合我心目中的寬度, 宇宙,剛剛好,不大也不小。 至於平行宇宙的部份,就先算了,留一點點空間給別人去訂目標。 至於比較的人數基準點。 也是一樣的道理,即然要比,當然人類、動物界、植物界、真菌界、原生生物界(生物分類學的五界)都要一起比幸福。 最後只好選擇整個生物界,因為生物一詞涵蓋五界。 接下來是時間,如果只比現在時間的生物更幸福,也覺得太短暫。 連過去五十億年的生物都一同拿來比較幸福好了,這樣數量才能涵蓋全部有生命的眾生。 三十來歲的時候,這句座右銘,經過一…

和妹妹從小一起生活到大,我們小時候聊到長大的志願,沒有聊到長大要成為植物人

圖片
大學同學畢業不久因癌症往生一直停留在腦海中,大妹腦溢血一事,又讓我想起那位同學。

同學在宿舍常常熬夜到天亮才睡,忙著用電腦和上網,天亮上床睡到中午再起床。
大妹也常常熬夜,再睡到中午。

同學喜歡吃炸雞排,大學附近賣的炸雞排很便宜,買一塊來吃就是一餐,常常是大學生的首選。
大妹也常吃好大塊雞排、重口味的東山鴨頭、炸到不成人形的鹹酥雞當宵夜,媽媽常勸她不要吃這麼多。

有一天晚上,客廳出現一個很大的透明塑膠袋,裝滿同一個品牌的含糖飲料鋁罐,準備回收。
我很驚訝,為什麼這麼多,大妹說,就每天早上喝一罐飲料,洗乾淨後準備回收。
我有點生氣的質問她, 妳不知道每天喝這些飲料對身體不好嗎??
她沒有說什麼。
我想,她被生活上的飲食習慣挷住,夏天一天三杯含果糖的手搖飲料,
無法讓她意識到糖份會讓身體血管發炎,身體會修復血管,每天喝,每天發炎,不斷循環好幾年,導致血管變薄,引發最後引起全身癱瘓的腦中風。


家人的勸說,己經是大人的妹妹,怎麼能聽的進去。
這和獨立生活的大學同學一樣,遠在天邊的家人,無法管束生活作息和飲食,少陪伴和關心,喜歡吃什麼就吃,想睡就睡。
用一種極端的方式,用最爽的方法過生活、吃東西,導致自己在四十歲的年紀,提早結束生命。
在路上看到手搖飲料,就會想到大妹拿飲食喝的身影。
在路上看到體重過重,肚子很大的行人,就會想到大妹騎機車載媽媽,過重的身體讓機車顯得驕小。




我不懂。
我和妹妹從小一起生活到大,我們小時候聊到長大的志願,沒有聊到長大要成為植物人,為什麼大妹成為植物人。
為什麼大人的世界和我們小時候想像的差好多。
為什麼在學校讀書,老師大人都要求我們要好好讀書,考好成績,將來找到一份好工作,
為什麼不再多要求我們每天要吃健康正常的食物和水、定期運動、維持正常人的體態體型、學習社交技能服務社會。。
在極漫長求學階段所學到的一切知識,都因為大學同學癌症往生、大妹中風癱瘓而終止。

在加護病房看著大妹,無數的維生塑膠管、無情的插進全身,睜不開的雙眼、無法動彈的四肢、任何家人朋友如何的對她說話,也只能靜默。
小妹在旁邊一直要大妹快點好起來,再一起出國玩,這個「快點」少說十年光景。人生有多少個十年呢??
我躲在病床的最角落,我不想靠近病床,我不想看得很仔細,我不想說任何話,我不想表達任何情感。
如果不在今天維持健康,最終的結果就是如此,而且提早到來。


心裏的感嘆,很難言說,…

這不是鬼打牆,是鬼一直用頭去撞牆。

圖片
這不是鬼打牆,是鬼一直用頭去撞牆。


星期五下午去修學生宿舍的網路,進房間前,都會再三確認房間號碼,這間是F702-1,走房間進去,花一點時間測試一下,發現是學生的藍色網路線故障,用我的網路線可以上網,用學生的網路線不能上網,很簡單的測試方式。
離開之前,在學生的桌上留個紙條,上面寫「同學,您的網路線故障,記得去買一條新的。資訊中心王永彰」
然後就去修下一間學生的房間。

結果星期六上午十一點,人在加護病房外,準備探視大妹的時候,看到F702-1的學生用LINE問我「怎麼星期五沒有去維修網路。」
靠,我覺得好奇怪,就有留紙條在他的桌上,他竟然說沒有去。
這怎麼回事,明明農曆七月己經過好久了,我還會鬼打牆嗎??

只好發揮技術人員的精神,實事求是,找出問題點,我就不相信世上有鬼,修網路修到學生宿舍的神密房間。
加護病房外,一群家屬忙著洗手和穿隔離衣。
還是立刻二話不說,打LINE和手機給學生。
「你的報修的房間號碼是不是F702-1」
「是啊,沒錯,我的房間號碼是F702-1」
「那你的網路線是不是藍色的??」
「不是喔~~」
「那你的房間是不是進門左邊有人東西,右邊完全沒有放東西。」
「不是,我房間二張床和書桌都有人用。」

心想,靠,這不是鬼打牆,是鬼一直用頭去撞牆。

「那你的書桌上面,是不是有一包韓式泡麵,白色包裝??」
「沒有喔,老師,我書桌上面只有書,書桌下面有一大箱水果。」
「你確定房間號碼是F702-1嗎??」
「我很確定,我再看一下,嗯~~,老師,房間號碼變成F721-1。」
「好,那你報錯房間號碼,只好星期一去處理了。」
掛斷電話,洗手穿上隔離衣,進外科加護病房看大妹,
心裏覺得很神奇,F702-1怎麼會變成F721-1。

電話裏傳來大聲又緊促的聲調:「哥哥,你快點回家,王永如出事了。」

圖片
回家的公車上,後方一位約十歲的哥哥,和他妹妹二人指著窗外的招牌,一字一字的說出招牌上的文。
妹妹剛學字,懂的不多,哥哥聽到妹妹發音不正確,就發出正確的音,讓妹妹知道。
一來一往、童言童語,很有意思。
這公車角落的一景,讓我想到小時候,也和大妹一邊搭公車一邊看窗外招牌玩語詞接龍。
公車到站,下車走回家的路上,接到小妹的電話,電話一接通,電話裏傳來大聲又緊促的聲調:「哥哥,你快點回家,王永如出事了。」
大妹出事??會有什麼事,電話中問了也沒回答,趕緊用跑的回家。
大妹側躺自己房間的床旁,從床上掉下去昏迷不醒,呼吸很大聲、現場一片無法言喻的慘狀、不知如何描述的景像。
強烈的味道、濃稠的液體、混亂的房間。

這一天終於到來了,

預計大妹有一天會昏倒送醫的這一天,只是沒有想到這麼快,這麼年輕,四十歲的年紀。
救護車和消防人員都出動,我和八位大漢把大妹從四樓的樓梯抬到一樓大門。
急診室外漫長的等待,簽了十幾張的同意書,醫師從急診室的自動門走出來,出來告訴我們要選擇放棄急救還是開刀,
電話中的家庭會議,一陣討論,無論選擇那一條路,最後都有97%的機率,成為植物人,
重視自己外表、身材、重視別人看法,喜歡出國旅行,從小一起長大的大妹,未來要一直躺在床上,受人照顧。
媽媽在心理不斷的煎熬下,決定開刀,取出腦中血塊,不放棄救自己的女兒。

徹夜開刀房外,六個小時的等待,推出插滿管線的大妹,進加護病房。
從醫生在加護病房外,針對大妹的腦部斷層掃瞄圖,醫生熟練的語調告知大妹的病情。
確定右半身六個月內無法動彈,六個月後也不確定,
大腦語言區的破壞,永遠無法聽到聲音、無法理解別人講的話、無法表達自己的意思。

這就是「真實的人生」,一場有生有死、有傷有亡、有相聚的歡樂和離別的無奈、有痛有苦又有樂,
這一天多的時間,一直回想過去和妹妹生活的點點滴滴。
妹妹終身無法再正常活動,就在她四十歲的這一天。
如果她在十四歲、二十四歲、三十四歲時,知道自己四十歲會變成這樣,她會做什麼樣的選擇???





最近的工作目標是成為未來24年裏,全辦公室第一位下班的人。

圖片
最近的工作目標是成為未來24年裏,全辦公室第一位下班的人。
因為生活作息的改變,通常清晨七點十幾分就刷卡上班,下午四點四十五分可以離開。
如果四點要開會,就先提醒大家我的下班時間。
如果廠商工程師下午一到辦公室處理事情,就先告訴他我會在四點四十五分準時離開辦公室。
大約四點四十分開始收拾東西,
四點四十五分走到主任辦公室,和主任打招呼說我先離開。
再走到組長座位旁,和組長說bye、bye。
接著是和全辦公室的同事說:「我先離開」
再急忙衝到行政大樓一樓刷卡機前,看有沒有機會刷到四點四十八分的時間。

這一個星期都有完成準時下班的目標,每次一按指紋刷下班時間是四點四十五分,整個人身心就覺得好滿足~~好滿足~~。
這事讓我回想起民國92年剛到學校服務,
當年約五十五歲的組長陳仲文老師問我說:「年輕人,為什麼年紀輕輕就考公務員??」
我很認真的語氣回答說:「陳老師,我想在未來的37年,每一個上班日都準時下班,所以拼命考上高考。」
組長的表情很奇怪,就沒有接下話了。

但工作那有可能都準時下班呢??
工作久了,也忘記當時的初衷,偶而加班一二個小時,不以為意。
現在年紀過四十歲,發現再活也剩80年光陰,侷限的時間更顯得可貴,
再怎麼工作,也無法累積到上億的身價,只好專注在健康、使用自由的時間過自己想做的事情。
一生只能活一次,每個人生階段都需要時間來體會,一直待辦公室整個人會變的很憂鬱。
富有不應該只用資產來衡量,而是更多更多面向,自己的生命時間就是重要的財富,有限不可多得,待在辦公室不可取。

接下來還要持續努力,維持準時下班的良好風氣與工作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