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7的文章

開車當面撞到老太太是一個可怕的經驗,這真實發生在我的身上。

開車當面撞到老太太是一個可怕的經驗,這真實發生在我的身上。
上班剛離開家,開車在小巷直行,車速不快,我很專心的看著前方, 突然碰一大聲,車子震了一下,撞到「東西」我的直覺反應是如此。 往駕駛座右邊一看,右側擋風玻璃裂了一大半,龜裂出片片的條痕,交織互綽。 再往外一看,一位老太太被我撞飛到人行道上,她整個人就躺在地上,心想完了,這下賠個幾十萬元跑不掉了。 車還停路邊,忘了打雙黃燈,馬上開車門離開駕駛座出去看阿嬤有沒有怎麼樣?? 阿嬤痛苦的表情在地上看著我,我很緊張的請阿嬤躺好不要動,我馬上打電話報警,請警察通報救護車來。
一邊打電話給警察,一邊看著一半裂開的擋風玻璃, 想到魔鬼終結者第一集,飾演終結者的阿諾史瓦辛格,趴在車上,用拳頭打穿車子擋風玻璃,把主角拉出車外這一幕,幕後花絮是說,用電影剪接的效果(那時代沒有電腦特製),用油壓機摸擬阿諾拳頭打爆車窗。 阿諾事後說,「因為擋風玻璃,高速撞上去時,會像牆壁一樣硬,所以一定要用油壓強化打破效果。」 再回頭看看這位躺在地上的阿嬤,是怎樣的力道可以撞破擋風玻璃。
在等警察和救護車的同時,阿嬤奮力的爬了起來,我一直在旁邊力勸阿嬤不要動,躺好等救護車。 阿嬤還是站了起來,我過去扶了一下,阿嬤在找雨傘,我把雨傘拿到她手上。 頻頻關心阿嬤有沒有怎麼樣。阿嬤有點痛苦的表情說沒事。 阿嬤說她和朋友約好要去爬山,要走了。 「要走了???這是什麼意思??我們發生車禍,一定要等警察來做筆錄才能離開啊??」我心裏困惑的想不通。 阿嬤就自顧自的往公車站牌方向走,我小心的跟旁邊一直和阿嬤說,先不要離開,但阿嬤很堅持一定要去爬山。 阿嬤心意己決,我也不能拉住阿嬤,只好請阿嬤留下電話,以後有問題可以處理。 阿嬤拿出一張名片,說她己經退休了,這是她以前的名片。 我拿過名片一看:「某某公司董事長:xxx」嗯,有來頭,但也不能出車禍就獨自離開啊。
阿嬤離開我的視線,我也不能離開車禍現場,只好一個人傻傻在等警察和救護車。 二位警察來了,看到我破掉一半的擋風玻璃,問我被撞的人呢?? 「被撞的人呢???」這一句話在我心裏回響著,我要怎麼回答「被撞的人逃離車禍現場」這句話好怪。 我整個人傻到不知道怎麼解釋,一般人的常理是「肇事逃逸」 而我的情況是「肇事者在現場,看到被害人逃逸」勉強解釋完後,警察第一次遇到這樣情況。 只好一位警察先拍照,拿我的證件登記,另一位女警察…

我有一種,對方因為我氣的半死,我還以為他吃壞肚子不舒服的超感知能力。

回想自己小時候,最特別的事情應該是沒有和妹妹吵架的記憶。 
有二位孩子的父母親都會知道,小孩三不五時都會爭吵、偶而會打架練身子。 有幾次問朋友和兄弟姐妹相處的情況,他們都說小時候常常吵架。 有了小孩後,幾經觀察,發現兄弟姐妹在一起,多多少少都會有爭執、吵架、鬥嘴發生,難以避免。 這半年來,我怎麼想,都無法想到小時候和妹妹吵架的記憶、甚至連爭執都沒有過。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全家去泰國玩,惹大妹生氣一事,但那時己經是十九歲年紀了。 我猜想可能是兄妹吵架的情況不嚴重,所以完全不記得。 上星期終於受不了,還是問媽媽好了,媽媽可能會知道我小時候的事情比較多。 趁媽在看八點檔的廣告時間,問了一下媽:「媽我小時候有沒有和妹妹吵過架??」 媽一聽, 很肯定的說,你們第一次吵架是國小三年級,那時候大家印象都很深刻, 因為你們過去從來沒有吵過,之後好像也沒有再吵過架了。 我一聽,原來真的有和妹妹發生過爭執,竟然是到國小三年級才發生。 現在想想,我的個性可能真的有一點點和大家不一樣。 我有一種,對方因為我氣的半死,我還以為他吃壞肚子不舒服的超感知能力。
後記:晚上九點半到星巴克買咖啡豆,順便像服務生要一杯免費的試喝小咖啡,還有二十分鐘,就邊喝咖啡邊練習打個小文章。寫一下自己回想小時候的心情。

為什麼女生一開始都好好的,一天或是幾天之中,情緒就會大起大落。

感情問題一直困擾當工程師的雲科大學弟好多年,小我快十歲(31歲),談了幾次感情都沒有著落,
前陣子私下line聊了一下感情問題。
他總是不能理解,為什麼女生一開始都好好的,一天或是幾天之中,情緒就會大起大落。
明明剛剛還是開心的在聊天,相處氣氛很棒,吃不錯餐廳,準備去看電影,
就因為在路上多瞄了一下經過的女生,就是可以生氣快一小時,把看電影的氣氛都搞的很差。
這樣的情況讓他覺得都是他做錯造成,女生也覺得是他不對,但是他不懂,為什麼「男生總是一直不對而且不對到底」

他知道我最近幾個月在做男女思考模式與相處模式的高單位、高濃度、高密度、高張力之六級深入研究計畫。
他很想聽聽我的意見。
因為我們都是學電腦、網路、資訊系統開發與設計之類的專業,
因此我們都是直接討論問題的核心,也就是針對問題、解決問題、當然感情問題的解決也是一樣的道理。
我告訴他,假設你每一次談戀愛都是從25歲開始,對象是各式各樣你感興趣的女生,而且每一位和你交往的女生都會達到你所預想的最終目標。
交往到最終目標後,會再回到25歲,從頭再交往一位全新的女生,並且又再次達到最終目標。
如此重覆交往30位情人、300位愛人、3000位女友、三萬位老婆、三十萬位妻子,你覺得會有什麼結果??
---------------授權分隔線-----以下內容僅放在「幸福的人生」部落格上-------------------
連結:https://goo.gl/UaI6YS
我本來是想引導他講出重點,
學弟果然是資訊背景出身,他說:「學長:這算是壓力測試嗎??還是黑箱測試??白箱測試??還是人工智慧的大量餵養資訊樣本訓練???」


「靠,你真懂,這是資訊系統分析與設計的系統測試沒錯,人工智慧是最近才紅的,我到沒有想過」我有點笑場的回答他。
但其實我想講的是不論您交往多少女生,整個過程的模式都是一樣。
因為戀愛中的女生,情緒會不斷的高底起伏,會哭會笑會鬧會像波浪一樣,
忽高忽低,而且這三十萬位女生,都會覺得是你的錯,你知道為什麼嗎,我語帶神密的說。
學弟智商高、很聰明,他說著:「系統!!!學長,你的意思是指,這就是這個系統被設計成這樣,所以會有的反應狀態嗎??」
點點頭說「是的」,心裏想著,和聰明的學弟當朋友,就是有很多好處。
以前這些我都不懂,以前學弟也都不懂,早知道我們二人,在二十歲就懂這個只要花三個月就學會的男女系統差…

有一次非常糟糕的停車經驗,己經一年多還記得很清楚那時的情緒和感覺。

有一次非常糟糕的停車經驗,己經一年多還記得很清楚那時的情緒和感覺。
那一次是連警察騎機車巡邏經過,都受不了,馬上下車開單的情況。 那天開車去買晚餐吃,在餐廳店門口,公車停靠區前面的紅線臨時停車。 停好車,車子前面是一整排停滿滿的機車,車後面就緊靠公車停車格。 吃完晚餐,準備開車,看到的景象很難忘記, 竟然有一台看起來破破舊舊的計程車,車頭完全緊密的貼在我的車後保險桿上,一點空間都不留。 整個人傻眼,計程車停在公車格就算了,還完全不留任何空隙給我的車子離開空間。 當時很生氣,但表現出這個問題還是可以解決的樣子。
這時剛好警察巡邏看到這計程車的情況,馬上下來準備開單,他一定也和我一受不了。 而我也無奈的移動車子前方的機車,騰出一些空間來, 再把車子一前一後,打轉方向盤的慢慢開出來,前後花了快十幾分鐘, 才把自己的車子抽離這一台計程車的前面。
後來我想一想,計程車司機會用這樣的方式停車,加上他的車子很老舊 肯定也是精神狀況不好、或是生活品質不佳,才會有這樣的舉動。 那位警察給他開了一張違規單900元,也是他一天跑計程車的工資, 他也不好過,也為他的停車行為付出代價, 這個社會,本來就是各種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這次遇到的停車經驗,算是難忘深刻的。

人都有一種懷舊的心情,會想念那過去的友誼才是美好生活要必要成份之一。

偶而,我會夢到專科的同學,夢到一起求學時的生活,夢醒了之後再去回想,
會發現過去專科時,根本就沒有發生過夢裏的事,單純就是在夢中自己組合出來的夢境。 有時候,其實我也會想,他們現在在做什麼,生活順不順利。 有時候,其實我也會想打電話給他們,但是不確定電話是不是有改。 有時候,有facebook的同學,也會關心的看一下動態訊息。 但總覺得,應該要見個面聊一聊。 專科一年級是16歲,專業五年級是20歲,同班同學五年,從最青澀的少年到成年。 不像高職高中同學,會在高三離別考上不同大學,他們的情感因升大學斷了線。 專科是最需要朋友的階段,五年的朝夕相處,同學關係就像家人一樣。 雖然,常混在一起的是就那一票人, 雖然,常去玩的就是那些地方。 雖然,畢業後還是各分東西。 但隨著年歲增長, 偶而,你會懷念起,那沒聽過手機、電腦只有指令界面剛有視窗不普及,網路還只有電子郵件在收發的年代。 那種約朋友出去玩,一定要先聯絡好見面的地方和時間,找不到人只能打電話到他們家問出門沒。 前幾個月,和淡水的專科同學見面,聊快一小時,那種感覺真的很棒, 或許,人都有一種懷舊的心情,會想念那過去的友誼才是美好生活要必要成份之一。

只有珍惜當下和現在,才能讓生活滿足。(其實重點只有這一句話)

後天6月1日大學畢業的紀念日,2001年的畢業典禮,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去想念過去的大學生活。 我到是滿懷念,還記得六月份畢業典禮與期未考都結束後,順利的領到畢業證書。 一部份的同學不是去讀研究所,就是己經找好工作,一畢業後,就去上班。 我則比較特別,在大學多待了一個月,一直到七月最後一個星期才搬離斗六回台北。 一方面不急著找工作。 另一方面則是想多留下來,再回想經驗一下,剛剛才結束的大學生活。 當完兵再讀二技畢業時己經24歲,和大學的畢業生多了四歲,看事情的角度多少不同。 在那完全獨處的一個月半,發現大學還是有同伴一起玩、一起聊天最有趣。 一個人吃飯、一個人上圖書館看書、一個人在南部到處走走逛逛、一個人住(整棟沒人) 感覺很棒也很奇妙,回想大學二年生活的點點滴滴。 以後再來的機會很少了, 再來住個幾天的機會,根本不可能。 大學很鄉下, 悠閒的生活影響我很深,懂的慢、懂的安排時間、懂的把日子過的充實。 回到台北後,生活的步調會快到不習慣嗎? 那時候完全沒有想到今天的自己,會走到什麼地步, 會走多遠?會影響多少人?會結婚生子嗎? 那時候,也完全沒有想到同班同學會因為癌症往生。 那時候,也還不知道,是個性影響自己的人生。 當然也沒有人告訴過我,個性、觀念、價值、理想等等, 這種無形的想法,會影響每個人每天的生活。 每年的六月份,都會回想過去大學生活,那時候的人、的事、的物。 才發現,真的一切都是過程,所擁有的,不論多麼美好,都會離我們遠去。 只有珍惜當下和現在,才能讓生活滿足。(其實重點只有這一句話)

爸爸掉下床,很久都爬不起來,奮力的從上衣口袋中拿出老人手機,撥了電話到一樓。

爸爸掉下床,很久都爬不起來,奮力的從上衣口袋中拿出老人手機,撥了電話到一樓。
我接到電話,爸說他掉下床起不來,要我快點上去拉他一把。掛下電話,拿了二樓的鑰匙,就上樓去, 推開房間門,找不到爸爸,叫了一聲爸,爸掉到床的另一頭,整個人仰躺在地上,還好有棉被擋著。 爸就躺在地上的棉被上方,拿著手機,無力也無奈的看著我,我問爸怎麼掉下床的, 爸口齒不清的說了一些話,我聽的不是很懂,就算了,奮力的拉他起來,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調整位置、調整姿勢、用手拉、或是把雙手架在爸的腋下,用腰力的架起來,讓爸坐在床沿,順勢躺在床上。 爸休息了一下,我則在旁邊等著。 問爸想聽什麼音樂?? 爸在床上,不解的看著我,想回答,又不知怎麼回答,想說,又不知要說什麼。 我試著向爸解釋,為什麼要聽音樂的深層道理。 「一般人在長期照顧年邁或生病的父母,通常會感到心力交瘁。」 「我想說,在長期照顧爸媽的過程中,加入娛樂、休閒、吃好睡好、舒壓等等活動,可以讓爸媽和自己在生病中,得到更多的放松效果」 「爸,您想想看,現在我在等你爬起來時,如果能夠聽一下自己最愛的音樂,是不是很棒。」
我說著,爸吃力的聽著。

「爸,您想像一下,如果在醫院照顧您的時候,有幾十本書可以輪流看,是不是可以充實心靈。」 「爸,您還記得上次在醫院照顧您好幾天,我是不是把自己的枕頭、小被子帶去病房睡,結果睡的又深又沉,比家裏還睡的好,這是一樣的道理啊??」 一邊拉爸的雙手從床上站到床邊,一邊講給爸聽。 爸終於有能力吐出一句話說:「什麼道理??」
很好,我心想,爸終於被引誘出一段設計好的問句。 會說話的人,總是會在一串話中,帶入讓對方發問的問題,然後再透過這個問句,再次發表自己的論點,達到互動。 我用一種小聲語調說著:「這個道理就是不論在什麼情況下,都能讓自己的得到充份的休閒、運動、閱讀,被困在小小的房間裏,也要提昇生活的品質。」 爸認同的點點頭,步履蹣跚的往前走,離開房門、說要到一樓顧店。 還好他每天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可以自理生活。
我想,這就是為人子女,終會遇到的情況,照顧年邁的父母。 感到慶幸的事,工作和住家都在爸媽家附近,讓我有更多機會和時間照顧爸媽。


全文刊載於「幸福的人生」部落格:https://goo.gl/Q1uvl0

他矯小的身形,有點緊又不太緊的依靠在我的身旁。

圖片
他摟著我。
他的臉靠在我的右手臂上方。 他矯小的身形,有點緊又不太緊的依靠在我的身旁。 我們倆人撐著一把小傘,走在綿綿細雨中。 小雨中走到大餐廳,大約十分鐘不到的路程。 還無法會意發生什麼事,他就這麼直接的靠著我,像一對情侶一樣。 快到餐廳的時候,一群弟兄在餐廳外的屋簷下躲雨,等中山室的開飯。 遠遠的看到我們倆人,摟在一起撐小傘,從雨中走過來。 笑成一團,他們看看我,我看看他們,他們笑的開心,我則一臉無奈。 到餐廳後,他說聲謝謝就離開了。 同梯曖昧又開玩笑的說,你們開始交往了喔~~~~ 完全不知道怎麼回話,整個人傻傻的,只是問他要不要一起撐傘到餐廳,就變成這樣的情景。 我連女朋友都沒有交過,第一次摟在一起撐傘就給了男生的他。 —— 同性戀傾向的弟兄,被統一集中在大隊部服役,擔心下海防守一線。 三人一伍在深夜的海邊待上六到八小時,任何可以想像出來,會發生的事情,大家都無法承擔。 黑道弟兄、有前科、藥癮的弟兄,也都集中在大隊部裏面,刺龍刺鳳、文弱書生,齊聚一堂總是熱鬧。 部隊裏,沒有人會對性傾向不同的弟兄有任何的偏見或是歧視,這是個人的自由。 —— 2017年5月24日大法官釋憲748號(同性二人婚姻自由案)通過同性可以依婚姻章關係,成立永久結合關係,給同性婚姻的自由權利。 讓我想到這則當兵的往事。 對於同性婚姻平權,我個人比較沒有什麼看法,傾向支持。 比較感興趣的是「基督教與同性戀」的議題。 基督徒的婚姻觀中,婚姻的本質是一男一女的結合, 「認定其他人也應該要遵守基督徒的婚姻觀」這件事情,感到特別有興趣。 為什麼自己的價值觀、宗教價值觀要規定別人或其他宗教、國家法律也要配合遵守呢?? —— 同性戀的成因絕大部份是來自於基因、生物演化下,自然的現象之一。(請自行google) 過去的生物基因科學不發達,排斥同性戀的社會價值與宗教價值是可以理解的。 但現在科學己經證明,同性戀是一種基因遺傳、懷孕初期婦女的壓力大小有關。 為什麼還會排斥呢?? 又為什麼要求別人要認同基督教的婚姻價值觀呢?? 我把「同性戀是基因、遺傳、懷孕初期婦女的壓力大小」相關書籍說明,附上來。 一般只能從網路上查找資料,手上剛好有相關的書籍資料,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一下。









您覺得呢??我們要怎麼幫助未來,未來總是在一呼一吸中,悄悄的來到。

圖片
去年十月某星期六來吃早餐,看到他一個人待在同一個坐位上,點一杯咖啡、休息看報、吃許多藥丸。 今年二月某星期日來吃早餐,一樣一個人坐在同一個位置,點一杯咖啡、一樣休息看報、一樣吃許多藥丸。 今天清晨四點五十分來吃早餐,他一樣坐在這個坐位上,閉目休息,或坐或趴著睡。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難處。
每個人都有無法言說的苦。 他也曾經年輕氣盛過,也曾經是個孩子、也曾是個大學生、也和我一樣,曾經是個上班族,正常上下班,有孩子和家庭。
我常常會想,
我更大更老後,會不會像他一樣,我要怎麼幫助未來的自己。
也會想,
朋友會不會在未來的某一天,也像他一樣,我要怎麼幫助朋友。
您覺得呢??我們要怎麼幫助未來,未來總是在一呼一吸中,悄悄的來到。
https://goo.gl/15uDuZ

國中讀男校,全校學生只有男生,明倫國中的隔壁是重慶女中,一牆之隔,全校都是女生。

國中讀男校,全校學生只有男生,明倫國中的隔壁是重慶女中,一牆之隔,全校都是女生。
國中三年級的時候,分配到最後一排偏後的坐位,向窗戶外面看出去,是重慶女中的操場。 這讓我渡過無數無聊的數學、自然、國文、英文、公民等課程, 因為上課的時候,可以向左邊的窗外看出去,滿操場的女生在上體育課,柯!柯!你知道的。 也因為這樣,害我國中三年級,許多上過課的老師都不認識。(嗯,開玩笑的,其實我認識導師) 當然,這個真實的故事不是要敘說國中男女分校是整個人類教育史上最大的失敗與不人道。 而是要說和同學「打鬧」給我的啟發。 有一天下午,夕陽從窗外照進教室,五點本應該下課,升學主義下,全班同學都被留下來考試, 每天考試是當年的盛況, 一位同學從國小五年級就認識,同班到國中三年級,五年同窗情誼,平常就一起玩,一起鬧。 有一次和他發生一點爭勢。 為了什麼事情打鬧,完全忘記。 當時他打我一下,我有點生氣的打回去,然後他又打我一下,我又打回去, 一邊打一邊說,你又打我,我又打你,雖然只是輕輕碰到,彼此都互不相讓,一來一往。 突然之間,我意識到, 如果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

有一天剛好理光頭,一個人走在鄉下社區的路上,一邊散步一邊感受田野風光。

有一天剛好理光頭,一個人走在鄉下社區的路上,一邊散步一邊感受田野風光。
那是二排連棟透天社區,中間一條大柏油路,二排二戶住家面對面,一樓有雙車位停車場, 這樣社區格局只有在比較鄉下或是郊區才有辦法做到。 因為假日的關係,若大的社區很安靜,感覺沒有人氣, 接近中午,天氣漸熱,脫下上衣,打赤膊,突然聽到「汪!!!汪!!!汪!!!」 寧靜下的狗吠聲,著實嚇了我一跳。不理會牠,繼續走,一路上,三不五時住戶養的狗都會對我吠。 覺得很納悶, 我的打扮是光頭、打赤膊、短褲、藍白拖鞋,正常人會認為是黑道幫派份子。 但是狗怎麼會知道我是壞人呢?? 應該不可能吧,?? 除非狗主人對狗定期教育訓練,每年三到六小時,提高狗的素質並分辦陌生人的善良程度。 心想,應該要做個實驗,有一隻大狗,在我走近的時候,又對我吠了好幾聲,附近的狗也附和著狂吠。 我走近大狗,站在屋簷陰涼處。 看著牠,牠也看著我,牠還是盡忠職守的一直吠一直吠。 一開始我沒有做什麼動作,希望牠能從我善良的表情中,分辦我是好人。 五分鐘過去了 大狗還是一直對我吠。 心裏又開始感到好奇,牠會知道我是故意想看牠的反應嗎??
十分鐘過去了。 狗的大腦有辦法判斷這個情境下,人類的想法嗎??
十五分鐘過去了。 牠會知道,如果我一小時不離開,牠就必需要對我狂吠一小時,
二十分鐘過去了。 狗的思考邏輯,會因為相同情況一直持續下去,演化出新的邏輯方式,停止對我狂吠嗎??
二十五分鐘過去了。 牠己經開始懂的休息,吠了一陣子後,休息一下,再吠一陣子,可能牠累了。
三十分鐘過去了。 我還是看著牠,牠也看著我,大狗辛苦的要吠不吠。
三十五分鐘過去了。 我得到一個結論,狗不會改變牠的思考邏輯,會一直採用相同的動作模式來對刺激做反應。
四十分鐘過去了。 我覺得自己必需要修改邏輯,讓自己在「被狗連續狂吠的情況下,享受當下的美好感覺」拿出手機, 連上facebook,看看動態、再聽幾首911的歌,享受這難得的情境。
附近老伯伯經過,看看我一個人在大狗旁邊給狗吠, 他問我是否要找人,我說不是,只是想知道狗會不會在連續對陌生人狂吠情況下,改為不吠。 伯伯聽完理由之後,不知道怎麼接下話,只好默默離開。 更接近中午,天氣更熱,我也離開那隻辛苦的大狗。 這件事讓我得到幾個結論。 結論一:人要依情境適度的改變思考邏輯,因為人不是狗。 結論二:不要一直用相同的反應來處理相同的刺激。 結論三:當有人故意惹你生氣的時候,要看穿對方的戲碼,不要傻傻的中計。 …

「被狗連續狂吠的情況下,享受當下的美好感覺」

有一天剛好理光頭,一個人走在鄉下社區的路上,一邊散步一邊感受田野風光。
那是二排連棟透天社區,中間一條大柏油路,二排二戶住家面對面,一樓有雙車位停車場, 這樣社區格局只有在比較鄉下或是郊區才有辦法做到。 因為假日的關係,若大的社區很安靜,感覺沒有人氣, 接近中午,天氣漸熱,脫下上衣,打赤膊,突然聽到「汪!!!汪!!!汪!!!」 寧靜下的狗吠聲,著實嚇了我一跳。不理會牠,繼續走,一路上,三不五時住戶養的狗都會對我吠。 覺得很納悶, 我的打扮是光頭、打赤膊、短褲、藍白拖鞋,正常人會認為是黑道幫派份子。 但是狗怎麼會知道我是壞人呢?? 應該不可能吧,?? 除非狗主人對狗定期教育訓練,每年三到六小時,提高狗的素質並分辦陌生人的善良程度。 心想,應該要做個實驗,有一隻大狗,在我走近的時候,又對我吠了好幾聲,附近的狗也附和著狂吠。 我走近大狗,站在屋簷陰涼處。 看著牠,牠也看著我,牠還是盡忠職守的一直吠一直吠。 一開始我沒有做什麼動作,希望牠能從我善良的表情中,分辦我是好人。 五分鐘過去了 大狗還是一直對我吠。 心裏又開始感到好奇,牠會知道我是故意想看牠的反應嗎??
十分鐘過去了。 狗的大腦有辦法判斷這個情境下,人類的想法嗎??
十五分鐘過去了。 牠會知道,如果我一小時不離開,牠就必需要對我狂吠一小時,
二十分鐘過去了。 狗的思考邏輯,會因為相同情況一直持續下去,演化出新的邏輯方式,停止對我狂吠嗎??
二十五分鐘過去了。 牠己經開始懂的休息,吠了一陣子後,休息一下,再吠一陣子,可能牠累了。
三十分鐘過去了。 我還是看著牠,牠也看著我,大狗辛苦的要吠不吠。
三十五分鐘過去了。 我得到一個結論,狗不會改變牠的思考邏輯,會一直採用相同的動作模式來對刺激做反應。
四十分鐘過去了。 我覺得自己必需要修改邏輯,讓自己在「被狗連續狂吠的情況下,享受當下的美好感覺」拿出手機, 連上facebook,看看動態、再聽幾首911的歌,享受這難得的情境。
附近老伯伯經過,看看我一個人在大狗旁邊給狗吠, 他問我是否要找人,我說不是,只是想知道狗會不會在連續對陌生人狂吠情況下,改為不吠。 伯伯聽完理由之後,不知道怎麼接下話,只好默默離開。 更接近中午,天氣更熱,我也離開那隻辛苦的大狗。 這件事讓我得到幾個結論。 結論一:人要依情境適度的改變思考邏輯,因為人不是狗。 結論二:不要一直用相同的反應來處理相同的刺激。 結論三:當有人故意惹你生氣的時候,要看穿對方的戲碼,不要傻傻的中計。 …

我們是何其有幸,有健康的身體和心智能力,像平凡人一樣生活著。

圖片
點一杯咖啡,服務生的動作很慢又不流利,但我耐心的等著。
站在櫃檯旁和二位客人一同等著,聽著服務生在聊天,但內容都是片片斷斷、語句不順、偶而笑著、但我細心的聽者。 我靜默的看者他們。
一人轉彎身子拿杯子、 另一人負責按下咖啡機、 另一人拿著糖和蓋子在旁邊等一切都好,要蓋上蓋子。 三人分工,僅為了沖泡好一杯咖啡,但我在感受他們的緩慢, 雖然我心裏很急,但還是靜靜的等著,不催促、不趕。 學校星期二四上午會邀請啟智學校的學生在行政大樓設飲料攤。 學校老師帶一群學生來飲料攤實習。
雖然辦公室己經有咖啡機可以沖泡研磨的咖啡來喝,但還是付出一點心力,向他們買一杯熱咖啡 拿著這熱騰騰的咖啡上電梯時,總是感受到我們是何其有幸,有健康的身體和心智能力,像平凡人一樣生活著。
價格比外面的飲料店家便宜、飲料比較不甜、 做飲料時,很擔心出錯,但還是小心翼翼。 拿飲料給您時,說謝謝可能不會正眼看你。 從客人手上拿到零錢鈔票數了再數,就怕算錯, 用計算機計算要找的錢、用紙筆紀錄收支。 經過行政大樓,就用行動支持一下吧,星期二四的十點到下午二點。




有錢人的生活,每天在路上巡超市、菜市場和夜市,收集紙箱回收賣錢,偶而買些房子。

胖胖的中年婦人在客廳等媽媽修改衣服,我倒完垃圾回客廳,順便問媽媽新的「紙類回收廠」賣的價格有沒有比較好。
簡單的和媽媽聊了一下,旁邊的客人好心的說,在濱江街往河濱公園的路上,有一家回收廠的價格是最高的。 媽一聽就很有興趣,畢竟這也是一筆收入,和客人聊了起來。
客人越說越起勁,她說超市樓上有住一對老夫妻,身價上億以上,每天就靠撿紙箱去那一家賣。 每個月扣掉伙食費還有剩。 我一聽上億!!! 想確認是誰,婦人仔細的描述了一下,她說就是每天推著推車,上面綁很多很高紙箱,老先生很老、走路很慢、看起來推的很辛苦。 感覺有印象,還是不確定是誰。 她又說了一句:「他就是推推車走到一半,會累到睡著的那位老伯伯啊,他快七十歲了。」 靠一聲,我想起來了,因為他在路上睡覺,我開車時,被他擋過,需繞過去。 她又說:「他們樓下的超市,那條路上的屈臣氏都是他們家出租的,還是夜市的火鍋店也是,光是屈臣氏每月租金就二十萬元」 我一聽,還真的嚇一跳,但還是不懂為什麼是每天撿紙回收的錢去買吃的過日子。 她說:「他們就是每個月只收幾十萬元的租金,但完全不花,靠回收的錢過生活。她女兒就負責到處去看房子,覺得可以買的房子,就打電話給他爸,他爸就付現金把房子買下來。」 不得了,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每天在路上巡超市、菜市場和夜市,收集紙箱回收賣錢,偶而買些房子。 怪不得我上次去超市要紙箱,店員說每天紙箱一推在門口,馬上會被一位專門回收的老先生收走,他竟然就是超市的房東。
這樣的層級差太多了,我決定了,成功不應該比資產與收入, 而是要比有很多美好的關係,活著的每一天都健康和長期維持快樂心情,不然太不公平。 你覺得呢??

走進不一樣的購買情境,除了不同體驗之外,還能直接幫助在地的賣家,感受更加不同。

以前我不會選擇盲人按摩,一方面沒有被按摩的習慣,也覺得這錢不值得花,雖然只有幾百元。 後來慢慢體會到,其實他們的工作和生活,雖然有社會福利的支持,但還是需要透過工作來增加成就感。 這幾年觀念慢慢改變,我們的一二百元,只是一二盤小菜的支出,可能是他和小孩一餐的費用。 剛好每星期六到運動中心會經過這一家盲人按摩的攤位。
每星期經過一次都會給師父按摩一下。
按摩了二三年,師父對我也很熟,每次都會幫我多按幾分鐘, 而他的按摩技術也有很大的進步,短短十分鐘從只會簡單的肩胛頸按摩到上半身的肢體按摩、精油刮痧等。 十分鐘內的按摩內容豐富度越來越多。 這次按摩結束後,對師父說:「你的功力真的是越來越進步。」 師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發現,在這個資本主義的社會下,很多店家都走向網路化、連鎖、大型商店、小型精緻化的方向發展, 吸引了大量的消費者去採購、消費。 導致這些小型店家、獨立經營的商店,在這樣的市場經濟下顯得很弱勢。 因此。 只要有機會。 我會選擇在路邊擺攤的菜販買菜,少選擇大超市,這樣菜販可以得到直接的幫助。 我會選擇獨立經營的咖啡館,少選擇星巴克或是八十五度C,不是統一味道的咖啡更有味道。 我會選擇小餐廳吃飯,少選擇連鎖大餐廳,這樣才能吃到獨特的味道。
你覺得呢?? 走進不一樣的購買情境,除了不同體驗之外,還能直接幫助在地的賣家,感受更加不同。

他的腳裸處被綁起來,放在輪椅的腳踏墊上

清晨六點二十分在大馬路十字路口上等紅燈,眼角看到一位坐輪椅的中年男子在路口處,一人奮力前進,
身材稍稍胖一點,年紀和我相仿。
多看了他一眼,想到他後半生都得坐在輪椅上,想到那不便的生活,心中不免產生憐憫心。 又注意到他的腳裸處被綁起來,放在輪椅的腳踏墊上,猜想可能是避免不小心自己的腳掉下去,要用手和上半身的力量拿起來,會很麻煩。 因此把腳綁起來放著,比較方便。 發現他用力推著輪椅,三不五時就從輪椅上彎下身子,好像在檢東西。 這行為引起了我的好奇,仔細一瞧他輪椅的二旁綁二個透明塑膠袋,裏面裝滿小垃圾。
原來,他一個人,清晨一大早,自己奮力的推著輪椅,沿路在撿垃圾。 他沒有因為自己身體的不方便,不斷的抱怨世事不公平,沒有沉浸在自己無邊無際的困擾、憂愁煩惱中。 而是盡可能用自己微小的力量,做對整個環境有所貢獻,讓一整天因為有他的關係,路上的行人不會看到不整潔的市容。 這絕對不是他份內的工作,但他的付出還真的感動到我。 每個人都需要為社會付出更多,這樣也會讓自己的生活過的更有意義和美好。 一起加入吧,停止抱怨,用自己的力量改變社會。

ABC三人在會議室,A講述問題完成後,直接打手機(或line)給D,並開擴音放在桌上,則ABCD可同時討論問題和得到答案

無線網路登入憑證過期的問題,己經困擾好一段時間,還好最近問題處理慢慢有了進度和頭緒。 下班前和主任一同討論無線網路憑證申請一事,
主任對於為什麼要無線網路控制器產生特殊鍵值後,再拿鍵值去申請憑證過程,感到不解。 組長也不清楚這個過程。 而我則是沒有問題,就不會去想為什麼,畢竟大腦是用來解決問題、經驗每分每秒美妙生活用的,想太多無關的事情會老化的太快,也會產生無謂的壓力導致無效率的能量消耗(壓力並無產能)。
三人在主任室也討論不出為何憑證申請程序是如此。 當時我問主任要不要直接打電話問申請憑證的工程師,他會比較瞭解這個過程,可以立即得到解答。 不過後來沒有打, 小會議結束後,回家開車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 每次討論事情的時候,主任總是會冒出一些問題,要我在會議結束後,去詢問一下其他單位同事或是廠商。 然後問到的答案再回報給主任組長知道。 假設主任是A,組長是B、我是C、其他單位的同事或廠商是知道答案的D。 目前的做法是 第一步:A+B請C問D 第二步:D告訴C答案, 第三步:C把答案轉述AB。 若不巧,AB聽到C轉述的D答案,又產生新的問題,進而再一次輪迴從第一步開始到第三步。 基於「不要再現可見事物,要將不可見事物視為可見」的基本原理,必需要讓全新、過去不曾出現過的溝通模式產生出來。(這句話的說明請見留言第一則)
我想到一種比較有效率的方式是 ABC三人在會議室,A講述問題完成後,直接打手機(或line)給D,並開擴音放在桌上,則ABCD可同時討論問題和得到答案,不用再會後討論,隨時可以和D對談互動,任何冒出來的問題馬上可以解決。 一開始這樣做,總是會遇到一些質疑,為了方便,先在大腦中,把AB可能的十四個質疑點和回答的術語都先想好,下次開會,就可以順順利利的舉行,再也不會因為某些問題,需要會議結束去找答案。

這些瑣事,一直懸在心上,會影響到我享受時光流動的感受,萬萬不可。

本文中提到的註解: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2kXx8D280w

當兵下基地雖然很累,但還是要堅持享受生活,體會那美好的感受。

「你被列為觀察輔導的對象」部隊的政戰士學長說,當我還是新兵的時候,。
前幾天在咖啡館聊天時,才知道這件事情, 88年底入伍,一下部隊第一天就是待在基地裏。 學長說和輔導長觀察我一段時間後,發現我無法融入群體生活,沒有辦法和大家好好相處。 我想這是必然的,因為我很習慣獨來獨往,而且若非必要,極少開口講話。
這事讓我想起和學長一同下部隊的趣事,在桃園海湖下基地訓練的時候, 待退伍的學長們不用受訓操練,被編入勤務支援班,專門協助整個部隊的人力支援。 所以我們吃完飯後,可以不用洗餐盤、整理廚房之類的瑣事,而是直接去睡午覺。 用餐的情況是這樣。 連長、副連長、輔導長、排長、士官長都是坐在餐廳最前面一整排,看著下面一大群兵在吃飯。 就是傳統的部隊用餐環境。
記得是十二點多進餐廳打飯吃午餐,用餐時間大約是五十分鐘, 整個大餐廳約二百人的座位。 當時我很清楚的想到,如果用餐時間是五十分鐘,反正提早吃完飯也是閒逛又會遇到學長(我最菜,所以全部是學長),還要聊天打招呼很麻煩。不如很極慢的速度慢慢的吃、慢慢的享受、一口一口極慢的咬合、享受那悠閒的用餐時光,吃完後,只要把餐盤往餐盤集合區一丟,就可以直接走回寢室睡覺。
所以,千萬要記得這個所以。我有這樣的想法,就會有這樣的行動。 每天午餐吃飯時,正當大家吃完,都陸續離開,整個餐廳都淨空了,我都是最後一個還在吃的人,請你想像一下,整個餐廳只有一位最菜的兵還在用極慢的速度吃飯。 完全無視餐廳前台上的連長、副連長、輔導長等長官的看法。 一個多月過後,士官長發現這個情況,他不論那一天用餐,都發現最後一個吃完的人都是我。 士官長在餐廳台上看著我,整個餐廳己經淨空,無奈的對我說:「媽的,王永彰,我發現你每天都給我吃最慢最後一個走,有沒有變胖很多。」 我不好意思的笑著回應士官長說:「報告士官長,還沒有變胖。」 士官長聽到我無厘頭的回答,不知怎麼接下話。 當然,整個下基地的過程中,每一天的每一餐我還是吃最慢,最後一位走的菜兵。
結論是:當兵下基地雖然很累,但還是要堅持享受生活,體會那美好的感受。

「女人太過於複雜,複雜到連女人都不能瞭解自己的程度」

圖片
大學畢業前幾年,陸續會聽到朋友結婚消息。
工作一段時間,年紀相仿的同事也慢慢結婚。 facebook近幾年流行後,部份網友也會分享結婚的訊息。
四十歲後,也聽聞少部份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離婚的訊息。
呂秋遠律師常發表婚姻和婆媳問題的文章,平均每天一二百萬人的點閱率。 有一次演講,他說平均一年要聽五千對夫妻的離婚咨詢,聽到整個人都很負能量,所以必需透過寫作來讓自己釋懷。 可能正面的消息容易透過社群散佈,而負面的消息僅能造成每天的積怨,但不容易散佈與分享。
有一次羅輯思維的羅胖在第59集-女人是一道題,這一集節目中有說到。 「女人太過於複雜,複雜到連女人都不能瞭解自己的程度」 這句話值的深思,這也是為什麼要追女生,最好是問有豐富經驗的男性朋友或專長,而不要問女性朋友,因為她們複雜的思路與情緒邏輯,常常連自己也無法理解自己,並可能會認為自己最瞭解自己。
基於以上的推論過程,我得到一個總體結論,就是男女關係、二性相處是一個複雜的系統, 如果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單靠個人的經驗、智慧來操作,肯定在操作上會錯誤百出。
為了避免使用系統的過程,產生更多的問題,導致長期系統發生不可預期的崩壞,需要不斷的學習和改善操作模式。
即然是一個系統,必定會有許多系統原理與特性,只要透過學理上的研究(專家做研究),必然可以掌握原理與特性來操作(我來操作)。
最好的方式還是引進更專業、科學、有理論學術依據的智慧建議,並改善個人的觀念。 畢竟心理學發展到現在,無數的科學家在全球無數個社會環境下,透過長期的實驗得到的結果。 沒有理由不直接拿來使用。
因此2017年開始,決定要投入時間來學習男女相處、二個體差異分析與應對模式比較。 為此我特別選了好幾本國外翻譯的書籍,外國人的樣本比較多,文章內容質量比較高。 為了說明自己不是會私藏男女相處智慧的人。 為各位朋友將書上很有趣的插圖拍下來,分享給大家看。 人只要活著,不論是單身還是有伴侶,就會有感情困擾,我相信以下這些插圖,肯定會有八成說中你的感情心事。
來看看吧,透過學習改善整理生活品質,會比讀書只為了考試有趣。













有一次在學生宿舍修理網路時,發生很血腥的一件事。

和同事討論一期網路工程時,聊到一期宿舍因內裝太老舊,這一二年要重新裝潢。
想到有一次在學生宿舍修理網路時,發生很血腥的一件事。 話說。 和平常一樣,在一期的某一個房間裏面,坐在學生的電腦前面操作電腦,查查網路出了什麼問題。 同學就在旁邊忙他自己的事情。 然後。 我被一個東西重重狠狠的扎在右手臂上,嚇了一跳。 同學看著我。 我看者他。 他的表情也嚇呆了。 因為他只是開衣櫥左邊的門,但是那個衣廚門就掉了,整個門扎在我身上。
翻開衣服,手臂上一條有長的傷口,還流著血。 可以想像他的表情是有多麼內咎, 不過我到很淡的說,沒關係,還好不是打到我的臉,不然就會有一條很帥氣的疤痕。 這算是有趣、有驚無險的經驗,相信不論經過多少年,都還會記得。

(情緒爆發抱怨文,不喜歡的朋友,千萬不要點開來看,不然會很負面)

(情緒爆發抱怨文,不喜歡的朋友,千萬不要點開來看,不然會很負面)
去年考上高考的朋友問我當年考試的初衷,這句話真的是點到我的情緒點,整個大爆發。 「情緒不是你的墊腳石,就是你的拌腳石」國考聖經一書上,寫的很清楚,許多讀者對這句話也特別有感覺。 我簡單的回答他,我最大的初衷就是「二十八歲考上高考,然後六十五歲前,也就是三十七年的工作中,每一天都下午五點,排隊準時刷卡下班,回家做自己想做的事。」 每一位問我的朋友,千遍一律的會得到這個答案。
從小成長環境和背景,造就我有這樣的選擇。 爸媽爺爺奶奶做生意,從星期一上午六點做到星期日晚上十一點半,只要醒來就是工作。
讓我對自己的時間特別重視。 國中升學主義下,下課後還要去補習到晚上九點半,回到家還要寫功讀讀書到十一二點,那時候就種下一定要有自己的時間做想做的事情。 大學讀資訊管理科系後,漸漸得知資訊業,每天平均要工作十到十二小時,完全違背我美好幸福生活的定義,而且起薪三萬元左右一個月,假設每年加薪1000元,十年後是四萬出頭,不如我直接考高考,一次到五萬元的薪資來的快。
私人公司1個月領3萬元,一年領36萬元。 高考一個月領5萬元(資訊人員的起薪),一年60萬元。
二種工作一年差24萬元,等於是私人公司還要多工作8個月,才能一年領到60萬元。 但是一年只有十二個月,私人公司只能靠很不靠譜的年終獎金來填補,然而底薪低,年終領四個月半也比高考低很多,一點都不好玩。
怪不得很多國立大學畢業生,一半都在準備公職考試。 其實當年(民國91年)己經知道未來薪水不會漲,因為人力銀行有越來越多公司和求職者使用,依經濟學的原理,勞動的供需己經變成完全競爭市場,在完全競爭的經濟系統中,求職者要得到高薪的機會很低,透過人力銀行可以馬上找到更便宜和更高技術的人才,導致勞工在同一個公開平台競爭,相對不利。 加班其實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假設每天平均加班二小時,一個月工作二十二天,等於多工作四十四個小時,一天上班也才八小時而己,四十四個小時,等於是一個月多工作八天半。
一年有12個月,等於多工作102天(12*8.5),一年多工作4.6個月(102天除以一個月22天工作天)
資方只是說要責任制,勞工一年就要多工作四個月以上,
資訊行業更慘,偶而加班到十一二點算正常,晚上八點下班算早走。 這對於我而言,情緒上完全無法忍受。 沒有道理資本家向銀行借錢辦企業,請我們來工作,…

不要被自己想像出來的可能問題打倒,而不去解決,不斷的去嘗試,總會有一二個方法可以把問題漂亮的處理完成。

接到同事的電話,他在電話中小聲的對我說:「現在方便講電話嗎??」 一聽,感受到好像是很重要的事情,只好先斷掉和廠商業務的手機通話。 電話中,他說最近人事差勤系統的問題你應該知道。 我說有聽說一點點,不過不是很清楚,大致上就是資訊中心、人事室、祕書室和人事系統開發廠商之間 對於系統問題是誰應該解決、應該負責協調很久還沒有定論之類的。 同事在電話中說我講的沒錯,他和主任討論過,雖然他們知道這完全不是我的業務, 但我們都通過國家考試的洗禮,我又是資訊方面的專才,想說有沒有辦法幫忙協助處理一下。 一聽到通過高考,又讓我思緒回想到91年準備資訊高考的時候,解幾百題申論題,還真的不是人幹的。 解題的過程不斷的找資料、找書、那種心境從超痛苦、很痛苦、容易、上手、一直到看到關鍵字就知道出題老師會怎麼出題、還可以出那幾種考題的快感。慢慢對好題目獨自欣賞、要怎麼解題還會先考究一下那種解題過程最帥。 慢慢體會為什麼擔任文官人員要通過國家考試,智力、耐心的培養之外,最重要的是關鍵能力之一就是「解決問題」
在電話中答應同事,默默的上六樓協助處理,一到現場,主任正在剪貼系統有問題的畫面到word上,想讓我瞭解整個問題,我笑說不用啦,直接看系統就好。 主任對我說了好幾個問題,一時聽了覺得有點亂。 我就說:「那問題有辦法在差勤系統上再出現嗎?」 他們說可以,我說:「只要問題可以在系統上出現,那我就有辦法解決了。」 他們嚇了一跳,不是很懂我的意思。 事實上,資訊中心所有同仁和我一樣,因為系統不是我們自行開發的,當然完全不會系統。 但我和大家不一樣,我什麼都可以不會,但我可以找會的人來解決問題。 人事室同仁又是一臉困惑,把系統客服人員回信的內容給我看,他說資訊中心和我們都看不懂。 我一看內容,也不是很懂,但是我還是說,沒關係啦,問題還是可以解決。 好吧,人事室同仁也不知道怎麼接話,我拿起差勤系統的客服電話,打給高雄的客服人員。 電話一接通,是一位聲音很甜很甜,就像方糖一樣甜的年輕女孩聲音。 我表明來意和問題之後,就直接問她,可以用teamviewer直接看人事室主任的電腦操作給妳看問題嗎?? 她說可以,我在安裝teamviewer的過程中,順便像她要了line。 她一聽到要用line,停了一下話,我說用line的方便好處後,她就乖乖的交出line id。 講真的,絕對不是因為她的聲音可愛而要line,而是line可以無時間限制通話全免費,而學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