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7的文章

當兵下基地雖然很累,但還是要堅持享受生活,體會那美好的感受。

「你被列為觀察輔導的對象」部隊的政戰士學長說,當我還是新兵的時候,。
前幾天在咖啡館聊天時,才知道這件事情, 88年底入伍,一下部隊第一天就是待在基地裏。 學長說和輔導長觀察我一段時間後,發現我無法融入群體生活,沒有辦法和大家好好相處。 我想這是必然的,因為我很習慣獨來獨往,而且若非必要,極少開口講話。
這事讓我想起和學長一同下部隊的趣事,在桃園海湖下基地訓練的時候, 待退伍的學長們不用受訓操練,被編入勤務支援班,專門協助整個部隊的人力支援。 所以我們吃完飯後,可以不用洗餐盤、整理廚房之類的瑣事,而是直接去睡午覺。 用餐的情況是這樣。 連長、副連長、輔導長、排長、士官長都是坐在餐廳最前面一整排,看著下面一大群兵在吃飯。 就是傳統的部隊用餐環境。
記得是十二點多進餐廳打飯吃午餐,用餐時間大約是五十分鐘, 整個大餐廳約二百人的座位。 當時我很清楚的想到,如果用餐時間是五十分鐘,反正提早吃完飯也是閒逛又會遇到學長(我最菜,所以全部是學長),還要聊天打招呼很麻煩。不如很極慢的速度慢慢的吃、慢慢的享受、一口一口極慢的咬合、享受那悠閒的用餐時光,吃完後,只要把餐盤往餐盤集合區一丟,就可以直接走回寢室睡覺。
所以,千萬要記得這個所以。我有這樣的想法,就會有這樣的行動。 每天午餐吃飯時,正當大家吃完,都陸續離開,整個餐廳都淨空了,我都是最後一個還在吃的人,請你想像一下,整個餐廳只有一位最菜的兵還在用極慢的速度吃飯。 完全無視餐廳前台上的連長、副連長、輔導長等長官的看法。 一個多月過後,士官長發現這個情況,他不論那一天用餐,都發現最後一個吃完的人都是我。 士官長在餐廳台上看著我,整個餐廳己經淨空,無奈的對我說:「媽的,王永彰,我發現你每天都給我吃最慢最後一個走,有沒有變胖很多。」 我不好意思的笑著回應士官長說:「報告士官長,還沒有變胖。」 士官長聽到我無厘頭的回答,不知怎麼接下話。 當然,整個下基地的過程中,每一天的每一餐我還是吃最慢,最後一位走的菜兵。
結論是:當兵下基地雖然很累,但還是要堅持享受生活,體會那美好的感受。

「女人太過於複雜,複雜到連女人都不能瞭解自己的程度」

圖片
大學畢業前幾年,陸續會聽到朋友結婚消息。
工作一段時間,年紀相仿的同事也慢慢結婚。 facebook近幾年流行後,部份網友也會分享結婚的訊息。
四十歲後,也聽聞少部份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離婚的訊息。
呂秋遠律師常發表婚姻和婆媳問題的文章,平均每天一二百萬人的點閱率。 有一次演講,他說平均一年要聽五千對夫妻的離婚咨詢,聽到整個人都很負能量,所以必需透過寫作來讓自己釋懷。 可能正面的消息容易透過社群散佈,而負面的消息僅能造成每天的積怨,但不容易散佈與分享。
有一次羅輯思維的羅胖在第59集-女人是一道題,這一集節目中有說到。 「女人太過於複雜,複雜到連女人都不能瞭解自己的程度」 這句話值的深思,這也是為什麼要追女生,最好是問有豐富經驗的男性朋友或專長,而不要問女性朋友,因為她們複雜的思路與情緒邏輯,常常連自己也無法理解自己,並可能會認為自己最瞭解自己。
基於以上的推論過程,我得到一個總體結論,就是男女關係、二性相處是一個複雜的系統, 如果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單靠個人的經驗、智慧來操作,肯定在操作上會錯誤百出。
為了避免使用系統的過程,產生更多的問題,導致長期系統發生不可預期的崩壞,需要不斷的學習和改善操作模式。
即然是一個系統,必定會有許多系統原理與特性,只要透過學理上的研究(專家做研究),必然可以掌握原理與特性來操作(我來操作)。
最好的方式還是引進更專業、科學、有理論學術依據的智慧建議,並改善個人的觀念。 畢竟心理學發展到現在,無數的科學家在全球無數個社會環境下,透過長期的實驗得到的結果。 沒有理由不直接拿來使用。
因此2017年開始,決定要投入時間來學習男女相處、二個體差異分析與應對模式比較。 為此我特別選了好幾本國外翻譯的書籍,外國人的樣本比較多,文章內容質量比較高。 為了說明自己不是會私藏男女相處智慧的人。 為各位朋友將書上很有趣的插圖拍下來,分享給大家看。 人只要活著,不論是單身還是有伴侶,就會有感情困擾,我相信以下這些插圖,肯定會有八成說中你的感情心事。
來看看吧,透過學習改善整理生活品質,會比讀書只為了考試有趣。













有一次在學生宿舍修理網路時,發生很血腥的一件事。

和同事討論一期網路工程時,聊到一期宿舍因內裝太老舊,這一二年要重新裝潢。
想到有一次在學生宿舍修理網路時,發生很血腥的一件事。 話說。 和平常一樣,在一期的某一個房間裏面,坐在學生的電腦前面操作電腦,查查網路出了什麼問題。 同學就在旁邊忙他自己的事情。 然後。 我被一個東西重重狠狠的扎在右手臂上,嚇了一跳。 同學看著我。 我看者他。 他的表情也嚇呆了。 因為他只是開衣櫥左邊的門,但是那個衣廚門就掉了,整個門扎在我身上。
翻開衣服,手臂上一條有長的傷口,還流著血。 可以想像他的表情是有多麼內咎, 不過我到很淡的說,沒關係,還好不是打到我的臉,不然就會有一條很帥氣的疤痕。 這算是有趣、有驚無險的經驗,相信不論經過多少年,都還會記得。

(情緒爆發抱怨文,不喜歡的朋友,千萬不要點開來看,不然會很負面)

(情緒爆發抱怨文,不喜歡的朋友,千萬不要點開來看,不然會很負面)
去年考上高考的朋友問我當年考試的初衷,這句話真的是點到我的情緒點,整個大爆發。 「情緒不是你的墊腳石,就是你的拌腳石」國考聖經一書上,寫的很清楚,許多讀者對這句話也特別有感覺。 我簡單的回答他,我最大的初衷就是「二十八歲考上高考,然後六十五歲前,也就是三十七年的工作中,每一天都下午五點,排隊準時刷卡下班,回家做自己想做的事。」 每一位問我的朋友,千遍一律的會得到這個答案。
從小成長環境和背景,造就我有這樣的選擇。 爸媽爺爺奶奶做生意,從星期一上午六點做到星期日晚上十一點半,只要醒來就是工作。
讓我對自己的時間特別重視。 國中升學主義下,下課後還要去補習到晚上九點半,回到家還要寫功讀讀書到十一二點,那時候就種下一定要有自己的時間做想做的事情。 大學讀資訊管理科系後,漸漸得知資訊業,每天平均要工作十到十二小時,完全違背我美好幸福生活的定義,而且起薪三萬元左右一個月,假設每年加薪1000元,十年後是四萬出頭,不如我直接考高考,一次到五萬元的薪資來的快。
私人公司1個月領3萬元,一年領36萬元。 高考一個月領5萬元(資訊人員的起薪),一年60萬元。
二種工作一年差24萬元,等於是私人公司還要多工作8個月,才能一年領到60萬元。 但是一年只有十二個月,私人公司只能靠很不靠譜的年終獎金來填補,然而底薪低,年終領四個月半也比高考低很多,一點都不好玩。
怪不得很多國立大學畢業生,一半都在準備公職考試。 其實當年(民國91年)己經知道未來薪水不會漲,因為人力銀行有越來越多公司和求職者使用,依經濟學的原理,勞動的供需己經變成完全競爭市場,在完全競爭的經濟系統中,求職者要得到高薪的機會很低,透過人力銀行可以馬上找到更便宜和更高技術的人才,導致勞工在同一個公開平台競爭,相對不利。 加班其實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假設每天平均加班二小時,一個月工作二十二天,等於多工作四十四個小時,一天上班也才八小時而己,四十四個小時,等於是一個月多工作八天半。
一年有12個月,等於多工作102天(12*8.5),一年多工作4.6個月(102天除以一個月22天工作天)
資方只是說要責任制,勞工一年就要多工作四個月以上,
資訊行業更慘,偶而加班到十一二點算正常,晚上八點下班算早走。 這對於我而言,情緒上完全無法忍受。 沒有道理資本家向銀行借錢辦企業,請我們來工作,…

不要被自己想像出來的可能問題打倒,而不去解決,不斷的去嘗試,總會有一二個方法可以把問題漂亮的處理完成。

接到同事的電話,他在電話中小聲的對我說:「現在方便講電話嗎??」 一聽,感受到好像是很重要的事情,只好先斷掉和廠商業務的手機通話。 電話中,他說最近人事差勤系統的問題你應該知道。 我說有聽說一點點,不過不是很清楚,大致上就是資訊中心、人事室、祕書室和人事系統開發廠商之間 對於系統問題是誰應該解決、應該負責協調很久還沒有定論之類的。 同事在電話中說我講的沒錯,他和主任討論過,雖然他們知道這完全不是我的業務, 但我們都通過國家考試的洗禮,我又是資訊方面的專才,想說有沒有辦法幫忙協助處理一下。 一聽到通過高考,又讓我思緒回想到91年準備資訊高考的時候,解幾百題申論題,還真的不是人幹的。 解題的過程不斷的找資料、找書、那種心境從超痛苦、很痛苦、容易、上手、一直到看到關鍵字就知道出題老師會怎麼出題、還可以出那幾種考題的快感。慢慢對好題目獨自欣賞、要怎麼解題還會先考究一下那種解題過程最帥。 慢慢體會為什麼擔任文官人員要通過國家考試,智力、耐心的培養之外,最重要的是關鍵能力之一就是「解決問題」
在電話中答應同事,默默的上六樓協助處理,一到現場,主任正在剪貼系統有問題的畫面到word上,想讓我瞭解整個問題,我笑說不用啦,直接看系統就好。 主任對我說了好幾個問題,一時聽了覺得有點亂。 我就說:「那問題有辦法在差勤系統上再出現嗎?」 他們說可以,我說:「只要問題可以在系統上出現,那我就有辦法解決了。」 他們嚇了一跳,不是很懂我的意思。 事實上,資訊中心所有同仁和我一樣,因為系統不是我們自行開發的,當然完全不會系統。 但我和大家不一樣,我什麼都可以不會,但我可以找會的人來解決問題。 人事室同仁又是一臉困惑,把系統客服人員回信的內容給我看,他說資訊中心和我們都看不懂。 我一看內容,也不是很懂,但是我還是說,沒關係啦,問題還是可以解決。 好吧,人事室同仁也不知道怎麼接話,我拿起差勤系統的客服電話,打給高雄的客服人員。 電話一接通,是一位聲音很甜很甜,就像方糖一樣甜的年輕女孩聲音。 我表明來意和問題之後,就直接問她,可以用teamviewer直接看人事室主任的電腦操作給妳看問題嗎?? 她說可以,我在安裝teamviewer的過程中,順便像她要了line。 她一聽到要用line,停了一下話,我說用line的方便好處後,她就乖乖的交出line id。 講真的,絕對不是因為她的聲音可愛而要line,而是line可以無時間限制通話全免費,而學校的…

你覺得指甲平和圓,真的和情緒有關係嗎??

媽媽問我指甲是平的還是圓的?? 我不懂,看了一下自己的指甲,是平的,反問媽說,為什麼要問這個?? 媽說他有一位常來修改衣服的客人,說只要指甲是平的人,很容易成功賺大錢, 外科手術醫生的指甲,全部都是平的。 因為指甲是平的人,沒有太多的情緒,冷靜、冷血,用手術刀切開人的身體就好比切蛋糕一樣親切。 我想了一下,問媽說:「不懂為什麼用刀切開病人的身體要有情緒反應,又不是切開自己的身體。」 媽冷冷的表情看著我,淡淡的說:「你真的很冷血。」 我到是回答媽說,可是我沒有賺大錢,至少還沒有三四十億的身價啊?? 妹妹在旁邊說白痴。
前幾天晚上,和一位男性朋友聊天,他說他常常會有一些情緒上的起伏。 我問他的指甲是平的還是圓的,他說是圓的。 這個理論有道理嗎?? 但我確實是比較沒有負面情緒的人。 上一份工作的老闆唸我唸很久,我面無表情的看著他,無法理解要做什麼就直接講明白就好了。 好不容易老闆唸完之後,我問老闆,那重點是什麼。 他就生氣的噴鼻血,我就覺得很奇怪,話講太久我都不知道重點在那裏了。 用最快最有效率的方式,把問題解決,接下來的心情和幾十年的時間,不就都很輕松愉快。 實在沒有必要花太多時間在處理情緒問題上。

你覺得指甲平和圓,真的和情緒有關係嗎??

冷靜下來,先深呼吸,讓情緒維持在渡假休閒的輕鬆狀態下,問題反而比較容易解決,心境也會很美好。

電梯裏同事關心這二天,宿舍FB社團上,關於無線網路不穩定,有學生對學校網路的批評一事。 一時聽了,還不知道同事在講什麼,因為我沒有去宿舍fb社團看學生發言的習慣。 我比較習慣打一二千字的心得文給同學、老師和同事看。 回到辦公室後,看了學生在宿舍社團的留言,是有點負面情緒,看完之後,心情覺得還滿愉快的。 覺得無線網路真的很重要,一下下不穩定,馬上就有同學反應,和五六年前的有線網路一樣的情況。 剛來學校的前五六年,網路不穩定時,還會很緊張,感到壓力很大,學生馬上會批評的很激烈。 近幾年來,透過定期運動、靜坐、深度冥想、大量長期的閱讀各種書籍的身心訓練之後。 心智比較成熟,我發現一個很大的重點。 就是網路故障、電腦壞掉、印表機跳針,不論你的反應如何。 情緒多壞、壞到一直在失眠。 壓力多大,大到一直去撞牆。 都不會解決問題。 冷靜下來,先深呼吸,讓情緒維持在渡假休閒的輕鬆狀態下,問題反而比較容易解決,心境也會很美好。
就像幾年前,有一次全校網路不通,我處理了一下之後,靜靜的在想問題在那裏。 看著辦公室窗外的天空,好像在發呆一樣。 同事看了,問我怎麼還不快點處理。 我平靜的說,正在處理,在我的腦中大量的思考,最可能的原因是什麼,有多少種處理方式。 修網路不是修機車,可能看到什麼零件故障直接換。 大部份的問題是完全無形,無法看、無法推想,只能測試與驗證問題點,一步一步查、一層一層修。 在我還沒有找到問題點之前,沒有辦法「看」得出來問題在那裏。 任何一種對問題的推想都是有可能,但都需要檢測才知道問題是不是正確。
講這麼多,重點只有這一句話:那就是明天四月二十日上午九點半,我會把可能問題的無線網路再接上線, 讓無線網路再度不穩定,來確認問題點是在那一台基地台上。 明天上午,大家要再包容一下,無線網路會不穩定約一小時的時間。

報告完畢,大家晚安,我十二點一定要上床睡覺。

朋友一年收入約一億五千萬元台幣,他告訴我一定要不時默記這句話:「不要再現可見事物,要將不可見事物視為可見」

剛出社會第一份工作薪資19,000元(民國91年),在花蓮縣的長青生物科技公司工作,每天中午我會把公司餐廳煮好的伙食剩菜剩飯打包到便當裏,晚上回家的路上,順到進便利商店微波來吃。 星期六日會有一餐吃泡麵,每個月省吃節用可以存下3000元,如果回台北,當月3000元存款就存不到了。
二年後第二份工作(民國93年)薪水每月是48,700元,試用期滿每個月是49,500元。 10年後(民國103年)薪水是約五萬九千元,這個月的薪水是63,605元,第一份工資的三倍,現在年青人薪資的二倍多一點。
一直以來,每天我都會默念他告訴我的這句話,貼在筆電上,貼在車子的方向盤上。 他告訴我,無論如何,只要依照這句話的意思來做,就會有豐足的人生,我半信半疑,但一直朝這個方向去做。 在體育大學工作十來年, 在走廊上,會看到來來往往的學生。 在電梯裏,會聽到學生聊心情和課業。 在電腦教室外面,會看到學生在教室上課或是發呆。 我常常在想,當年我二十初頭時,我是多麼的希望有人可以告訴我,出社會後,要如何透過有效的系統賺到很多很多的錢。 在大學校園裏,沒有人談錢、很少人談收入、工資、上下班時間、如何過極美好的生活。 然而這些都是還是大學生的我,極為渴望擁有的一切。 現在我也四十歲了,每天看學校的學生,現在的環境和當年我出社會的經濟環境差好多,除了薪水十幾年來一模一樣之外, 其他都不一樣了。 終於,我也到了應該要幫助大學生的年紀了。 昨天是41歲生日,在生日當天,透過錄影的方式,把當年我們相遇的經過、他告訴我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大家。 錄影過程中,可能邏輯順序有點亂,但盡可能重現他講的重點。 我想你看了很多影片也知道,內容雖然重要,但是講述的觀念,若沒有真的留存在腦中並被具體的執行,是完全沒有用的。 我相信你會看到這則訊息,肯定也是一位聰明人,當然會仔細的思考在影片中想要告訴你的話,真正的精神是什麼。 若您覺得有幫助,記得按下訂閱頻道按鈕。 還有一小段話,關於商業、經濟景氣的運作的建議。 若您真的想要再聽聽下一段,請留言寫下「我很想聽」。 我會找時間再錄一份影片來補充說明。
影片名稱:朋友一年收入約一億五千萬元台幣,他告訴我一定要不時默記這句話:「不要再現可見事物,要將不可見事物視為可見」
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R2kXx8D280w

他年收入一億五千萬元,他親口對我說,

今天41歲生日,特別錄了一段影片,這個影片內容是轉述一位在2004年秋冬之季, 在泡溫泉時,一位朋友告訴我的一句話,他年收入一億五千萬元,他親口對我說, 無論如何,都要熟記這句話,這樣就能在未來、持續增加更多的收入。 我想,這就當作是回送給大家的生日祝福。 晚上一口氣錄了四十幾分鐘,一個人在小房間對手機講話,雖然有打簡單的草稿。 對自己的口條是有信心,但還是會怕邏輯不對、內容不清楚、擔心講的有點亂。 這些想像中的害怕,可能是多餘的。 這一個月的錄影經驗,己經有好幾位朋友說,對他們準備國家考試有「莫大的幫助」 晚上錄的影片,只有最後一小段講到在國家考試上的應用。 但我相信,程度好的考生,很快可以聽出重點,進而改進自己的缺點。 在未來想要有更多不一樣的事情發生、想要有更多的賺錢資產、 不願意像八成的人一樣,領八成的薪水,那我會建議您看看我所錄的影片。 套一句影片中講的話。 「我不會無聊到沒事,站在手機前對你屁四十幾分鐘,只為了讓你笑一笑。」
(備註:影片太大,明天晚上才能上傳分享,記得每天要收看我的facebook。)

第一次騎斜躺腳踏車,一開始慢慢騎、然後越來越快 最後飛快、狂飆、蛇行、急速轉彎、滿身大汗,

圖片
晚上九點多,Strida腳踏車騎到一半,緊急煞車下,煞車線斷裂,後輪鎖死,一個人就抬著腳踏車後輪,控制前輪方向盤, 辛辛苦苦的走了二十幾分鐘的路到最近的一家腳踏車店修理腳踏車。 一進店門,就看到這一台斜躺腳踏車,直覺認為這是非常非常有錢的人,騎的車,家裏需要一個腳踏車停車場才有辦法買。 心裏一動念,我想試騎看看。有點不好意思開口, 想到觀世音奶奶在我十七八歲時,常常告訴我, 「只要去做,不一定成功,但不去做,連機會都沒有。」 又想到耶穌爺爺也有一次在茶會的時候,提到過一個觀念。 「要敢開口問、要敢去做、要敢去想、要敢去連結,這樣全世界都是你的機會窗口」 我有點害羞的問老闆可以試騎嗎?? 沒想到老闆和三四位服務人員,異口同聲的說,「好啊,沒問題」 「這一台是專門買來給客人試騎,今天才送到店裏,你是第一位試騎的人喔。」老闆得意的說者。 天啊,我好幸運喔,又要得到一個全新的經驗,對於不收集寶可夢、專門收集生活經驗的我而言,真的是很開心的一件事。 店員幫我牽到外面走廊上,我小心的坐上去,那種平躺騎車的新奇感覺,難以言喻。 店員貼心的幫我把後面貼上閃光燈,還細心的告訴我,轉彎幅度比較大,要早點轉彎。 很慢很慢的騎過馬路,到捷運沿線下方的公園道路上,一開始慢慢騎、然後越來越快 最後飛快、狂飆、蛇行、急速轉彎、滿身大汗, 公園路上的行人就看我一個人騎這一台斜躺腳踏車,不停的來回轉圈圈、8字回轉,一路歡呼。 騎了二三十分鐘,超盡興,真希望我的腳踏車一輩子都不會修好,就可以騎的更過癮。 感恩今天有這樣的經驗和機會(感恩日記),抬車走在路上的時候,心裏一直喊苦,但其實背後有更大的祝福。

你喜歡嗎? 你喜歡這種新奇的感覺嗎?? 如果有機會,你一定要來試試看,讓這樣神奇美好的騎腳踏車經驗,豐富你的生活,常駐在你未來的回憶中。 不要忘了,老闆說這是一台專門給客人試騎的斜躺腳踏車。 就在台北圓山捷運站旁邊,一定非常有規模的小小腳踏車行「小哲居」 趕快把這件事情寫在你的夢想清單中,列入這一生一定要完成的夢想之一。 不說了,我要再去追求更多美妙的經驗了。
Bikehome小哲居單車 : 103台北市大同區民族西路41號 開放時間: 10:00–22:00

電話: 02 2587 2567


「爸,你放心,以後我到了你這個年紀,一定會維持很健康的身體,我不會像你一樣的。」

在爸媽的房間裏。 爸爸半坐在床邊,沒有力氣自己坐正。 爸爸想換睡衣,很緩慢的脫外褲。 在旁邊看者爸爸半蒼白半染黑的頭髮、彎曲半駝背的身體。 努力回想小時候,爸爸的身影,和現在相比,差好多好多。 爸終於開口,要我幫忙, 幫爸脫下褲子、幫爸脫下上衣、爸堅持自己穿上睡衣和睡褲,怕擔誤時間,不讓我幫忙。 要我快點離開下樓去幫媽媽工作。 其實我知道,爸要自己穿睡衣和睡褲,至少要二十幾分鐘以上的時間。 但顧及爸爸的尊嚴,還是準備離開。
我遺傳父親一半的基因,意謂者未來有一天我也可能和爸爸一樣的健康情況。 看著爸爸,就好像看到未來的我一樣。 心裏有感而發。 離開房間前,對著爸爸說, 「爸,你放心,以後我到了你這個年紀,一定會維持很健康的身體,我不會像你一樣的。」 爸聽了,奮力的抬起頭來對我點頭微笑。 這是一種彼此的承諾,讓爸爸放心、也給自己一個目標。 「到那個時候,你己經不會存在這個世界上,所以一定要趁你還活著的時候,告訴你這件事情, 這樣你才會聽到。」 爸本來點頭微笑,聽到第二句話後,變成苦笑。
很感恩(感恩日記)自己每天晚上有一二小時的時間親自陪陪爸媽。 到了像我一樣,有自己家庭的人而言,這是極為難得的情況。 許多人這個時候,都忙於家庭、孩子、事業,很少有機會每天陪爸媽,
所以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當然還是要感恩。

到數日是算在80歲那一天,代表80歲過後的每一天可以自我控制的日子,都算是多出來的生活。

再過七天就四十一歲生日,今天早上把在手機上下載「到數日app」設定到2056年4月17日的80歲生日。 看一下日子,剩下15424天,將到數日放在手機的桌面上,這樣每次開機就會看到日子一直在倒數。 有些朋友會說,你不一定可以活到80歲,你可能會超過80歲之類的說法。 若您瞭解我的邏輯思考方式的話,就能理解, 若您有程式設計與系統開發的經驗,看過switch case的流程方式,就知道我也是採用switch case的思考。 所有的可能性,全部考量到,然後做switch,看到那一個case再去執行該case的流程。 在「天才政治」這一本書中有寫到,維持政治運作的天才政客們,超過60歲後,必需要每二年做智商與天份的測驗,合格者才能從政。 但是80歲過後,不能再有任何的政治活動。 因為80歲之後,腦力會隨年紀增長而運作效能逐步降低,到最後無法控制自己的身心。 簡單講是80歲前,我們還可以做好自己,但是80歲之後,身體上的老化速度就會大幅度的增加到無法自我。 因此到數日是算在80歲那一天,代表80歲過後的每一天可以自我控制的日子,都算是多出來的生活。 這樣的思考模式, 讓我一下子跳出了自己現在的狀況,不論發生多少問題,各種負面情緒一來,我只要看看手機上剩下多少天, 心情就平靜許多 問題就覺得沒有什麼 更顯得珍惜每一刻鐘的感覺感受和時光。 你也可以試試看,或許會有比我更多的感觸與想法,讓工作和感情、家庭問題,一下子就解決。

小女孩的嘴唇與鼻孔之間,長了和姆指一樣大的黑色痣

圖片
小女孩的嘴唇與鼻孔之間,長了和姆指一樣大的黑色痣,在臉上很明顯,可以想像她對自己會比較沒有信心。 姐姐莫約十一歲,弟弟約八歲和五歲,三人一排的拿著菜單站在餐廳門口。 只要有人經過店門口,他們三人會異口同聲的說「歡迎光臨」童聲聽起來有一點稚氣,但感覺上對行人有壓迫感。 等中餐的同時,就看著他們三位孩子對來來往往的人喊「歡迎光臨」 其實我心裏感到很無奈,這麼小的孩子就要幫忙家裏工作, 這是一家新開的餐廳,位於夜市角落,前三家經營不下去,這是第四家餐廳。
看著他們三位十幾分鐘,對於孩子的叫賣功力,感到很無力,一種責任感油然而生, 我覺得應該發揮幫助年輕人的精神,好好的教他們三位小朋友,如何在行人經過的時候,適度的往前上去, 並講出好一點的話術。 走上前去,告訴姐姐,應該怎麼說、怎麼做、為什麼要這麼說和做。 姐姐一直點頭。 離開時,我對姐姐說,最重要的不是現在怎麼說怎麼做,重要的是要思考如何改進。 只有不斷改進,才有機會吸引最多客人來買。
順便拍個菜單,有機會經過的朋友,記得光顧一下。
感謝喔。



自己真的是整個宇宙最幸福的生物,有爸媽陪,又有爸爸在旁邊搞笑,中午吃大餐媽媽又幫忙付錢。

圖片
掃墓最開心的還是開車載爸媽出去走走,提早幾個小時出門,到野柳地質公園看女王頭。
在附近拍些照片,爸爸在地標前比出五根手指頭,表示這是五天四夜的旅行第五天,一種呆到不行的自娛娛人方法。
吃飯的時候,爸爸也要求要拍照。
我總會要求爸爸比出一些比較好笑的動作。
例如一:把左腳抬高拍照比較帥。
例如二:把雙手臂向兩邊張開,這樣看起來很有精神。
例如三:比讚的姿勢來一張。
爸爸都會照做,這樣一邊拍照一邊看爸,又拙又笨的拍照動作,常常讓我笑到手機拿不穩。
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很遠很遠的金山市鎮、陽明山山頭,再看看那海岸和浪花,整個心情就好好喔。
覺得自己真的是整個宇宙最幸福的生物,有爸媽陪,又有爸爸在旁邊搞笑,中午吃大餐媽媽又幫忙付錢。
真的。
生活就是要這麼美好。




我們活在一個沒有上帝的世界

靈魂存不存在的問題,一些朋友在臉書上小小討論了一下。(清明節關係) 關於這個問題,有部份朋友「選擇相信」有部份則是「不相信」 當然我想你每天看我的facebook,肯定知道我完全不屬於任何一部份人。 我是屬於「相信中懷疑」「懷疑中論證」「不相信中肯定」「認為有的情況下否定存在」 「可能存在時的使用」幾種不同相違背的價值觀同時存在的人。
很多人會相信有靈魂的原因大體上是整體文化的意識引導,很多長輩、很多書籍、少部份的科學證明世上有靈魂。 我相信人活著的時候,透過健全的大腦可以表現出靈性,感覺活者的身體裏有靈魂存在是沒錯,但是人死後,大腦死亡,沒有電氣化學活動,靈魂能去那裏呢?? 在看過「前世今生」「地獄天堂遊記」之類的書籍,參加過各種宗教活動。
印象最深刻的是一貫道仙佛臨壇,和幾百人親眼看到仙佛臨壇之後,我就確定這個世界上,即沒有神,也沒有佛、更沒有所謂的靈魂。(我絕對不會承認參加法會是為了吃三天的素食大餐) 這點我不否認,在仙佛臨壇之後,我思考了幾個月的時間,假設仙佛臨壇是真正的仙佛(排除假的問題),因此在臨壇時,我們凡人得以和仙佛溝通,達到具體的彼此瞭解、指點生命生活的方向之類的總效益。 反推回來,若您死了,靈魂離開身體,然後隨時可以回來和活著的親人溝通、聊天、打麻將、看連續劇、一起吵架打架,那靈魂存不存在?? 我相信你一定會認為靈魂 存在,因為你死後的親人還天天在煩你。
相反的。 如果今天有人告訴你。 靈魂是存在的,但是去輪迴了、去天堂地獄了、去投胎了。 你認會靈魂存不存在?? 存在,只是「完全不一樣了」 靠,這是在耍我嗎?? 仙佛可以臨壇在法會寫寫文章。為什麼我往生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不能講笑話給我聽。 不公平。  不能使用、不能證明、不能溝通的靈魂,很多人認為他們存在?? 這就像我23年前專科打電動用的電腦,明明己經報廢到不知那裏去了, 確還相信電腦的軟體還在, 都沒有硬體(身體)支撐了,軟體(靈魂)在那裏啊??
當然,相信有靈魂的人,還是會相信,因為人類被設計大部份人會相信,所以整體人類歷史上各種形形色色的宗教文化。

就是一種每天都可以看到天,但天確離我好遠好遠的感覺。

媽媽買的股票,外資己經一個月內,連續大量買進,外資以穩定的方式持續購入,股價尚沒有特別的大幅波動。 每天晚上,媽媽就會像我們報告今天外資又買幾萬張,一開始我不以為意,後來媽連講好幾天之後。 終於我用一種慎重的態度問媽,為什麼會在外資都沒有買之前就先佈局, 媽沒有內線消息,都是技術、量價、基本面分析做為買賣依據。 每次持股最短是一年半的長期價值型投資者。 仔細詢問媽買入持有策略後,我想可能絕大多數人一輩子都做不到這樣的境界。 但媽堅持一定要這樣做才行。 媽說她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外資會連續一個月大買,但是她在外資大買前的買賣依據大致如下: 月k線差、周k線差、日k線差、股價盤整好幾年、財報也差、然後董監持股穩定、外面流量股票少就買入。 媽講了快二十幾分鐘,我心裏就一直想, 這是正常人會買股票的判斷式嗎?? 我到底要多少年才能學會媽媽投資股票的能力啊??
就是一種每天都可以看到天,但天確離我好遠好遠的感覺。

「漢堡館裏的游泳池」「漢堡館裏的游泳池」

圖片
世大運電力與網路現場勘查,來了二家負責電力與網路的廠商 一大早九點半就會同體育處的同仁一起到漢堡館看現場, 終於有機會親自進到這個大型游泳池的旁邊看個過癮, 在上方看到工程人員爬上爬下,施作重型工具的辛苦, 想到大多數掌聲都是在比賽的選手上, 就想為他們拍拍照,紀錄工作上的辛苦,任一偉大的工程,都有無數人在背後盡心盡力。
在和大伙討論完網路工程的施作方式與可能性後。 就像孩子一樣,在這臨時游泳池旁看來看去的,不僅自拍,還拍全景、結構、濾水器與備用水塔。 大家一定對有深厚情感的漢堡館可以游泳一事,感到很好奇。 又想到一個有趣的方法,把今天所拍的照片,上傳到google map,這樣國內外旅客或選手,要來漢堡館前,會上網查地址,就會看到「漢堡館裏的游泳池」。 一定會感受到那景象的壯闊、那工程的結構美感。
一起欣賞照片吧。








就和阿嬤多聊聊,往後,阿嬤也會成為生活回憶的一部份。

在十字路口等垃圾車時,和奶茶站的老鄰居阿嬤聊天,平常路上見面,我們會打招呼,但很少聊天。 她和我的阿嬤還是二十幾歲小姐的時候就是鄰居,她們賣冰,阿嬤和爺爺賣文具,二家就在隔壁。 經過六十來年的歲月,我的阿嬤和爺爺都往生了,因此每次在路上看到鄰居阿嬤,就會想起我的阿嬤。 等垃圾車時,阿嬤一直和我說她老了,體力不如從前、生活中常常會累、想睡之類的瑣事。 我問阿嬤今年幾歲,阿嬤說83歲,我一算是民國24年出生,西元1935年,二次大戰前三年,日本人統治台灣的時代,本來想問問阿嬤在日本時代的生活方式,但想想算了,阿嬤可能也不記得了。 回家後,和爸爸談到這件事,爸爸跟我說。 我剛出生不久,可是鄰里之間的大事件 準備離開醫院抱回家前,阿嬤當時是41歲的太太,和一群鄰居們,站在店門口一直等。 一直看到爸媽從巷口走過來,進家門,大家湊過來看還是嬰兒的我,聊東聊西。 那是一個夏天夜晚,鄰居會三五人坐在大門口吹風聊天,完全沒有冷氣的時代。 鄰居阿嬤就這樣看著我從剛學會走路、一路看到上幼稚園、上國小、國中、專科 我猜想,阿嬤大概也記不得我小時候的樣子了, 畢竟阿嬤也老了。
就和阿嬤多聊聊,往後,阿嬤也會成為生活回憶的一部份。

科技大樓停車場,靠近攀岩場方向的草坪上,開出整片的淡藍色小花朵,近看像是蘭花一樣的外型。

圖片
科技大樓停車場,靠近攀岩場方向的草坪上,開出整片的淡藍色小花朵,近看像是蘭花一樣的外型。 準備開車下班時,無意間發現這一小塊花園, 我想,是冬天遠去、春天來訪的季節變化,催生出這些平時看不到的花景。 突然想到背包裏有一個小點心,若在這花叢中坐著,吃點心、吹吹風、欣賞整片花海、 肯定可以為美好的上班日,劃下美滿的句點。 吃著酥酥脆脆的奶油酥餅,就在這花兒的旁邊,看整片花被微風吹的搖搖擺擺的,很有趣。 我想著, 大家一定也很想看到我所看到的景像。 就拿起OPPO r9s的手機拍照,希望這標榜極強大的相機功能,可以拍出心目中所想表達的花朵。 若讓花變大變高,拍起來一定很壯觀,整個人趴在草地上拍照。 用內建的高解析拍了一張,質感還不錯 又用全景拍了一張,感覺還不錯。 再用動態GIF拍了一張,圖片裏花像被風吹的一樣抖動,很有意思。
準備要離開回家時,剛好陽光灑草地上,整體的感覺又更上一層樓。 你也來看看吧,
可能就這短暫的幾天,小花的生命週期很短,過了就要等明年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