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7, 2017的文章

「黑仔台南豆菜麵」老闆看我只點一碗麵,還特別請我吃白菜滷和剛滷好的豆乾,這就是南部人特有的熱情。

圖片
媽媽回娘家都是當天來回,省住宿費。 大多是搭清晨一二點的統聯客運從台北回台南善化,五六個小時的車程,約七八點會到外婆家。 有一次媽身體不是很舒服,還是堅持搭夜車回南部。 我感到很不解的問媽,為什麼一定要搭夜車,妳身體的狀況又不是很好,白天再搭高鐵回台南也可以啊?? 媽媽看著我,笑著對我說,你知道台南善化的豆菜麵幾點關門嗎?? 「我知道只賣早上,不知道幾點關門」我說。 「早上九點半到十點,豆菜麵就賣完,如果我不搭夜車回台南,就沒有辦法吃到豆菜麵早餐。」媽用肯定的語氣堅持要搭夜車回家的理由。 終於知道原因了,媽有了一定年紀,年紀促使她不斷回味故鄉的老味道-豆菜麵。 這種麵吃起來爽口、清淡、就麵+豆菜+特製調味醬,我也很喜歡吃。 從民國94年開始,就一直在大台北地區,想為媽媽找賣這種麵的店家,全台北市不到二家,但是都離家太遠不方便。
一天中午,剛好沒有帶便當,決定去學校外面吃午餐。 我有一個習慣,盡量找新的餐廳來吃,增加各種餐廳口感範圍與回憶, 路上有一家很大的豬腳便當店,正停好車,準備走進去吃大豬腳便當來驅除這冬天的寒意時。 看到旁邊有家很不起眼,沒有大招牌,靜靜站在角落的小吃店-黑仔豆菜麵。 靠,麻的,這不是我一直在找的「豆菜麵」嗎??就開在學校附近!!!! 正想點個豆菜麵加幾樣小菜,來好好吃一下。 竟發現自己忘記帶皮包,車上的零錢只能點一碗大碗的豆菜麵,其他什麼都不能點。 等麵的同時,因為太感動了,不停的在店裏拍照,看到一張在台南經營51年的台南縣政府頒發的證明書。 和老闆聊了一下,才知道老闆也是想讓在北部的同鄉能吃到正統的豆菜麵,特定北上來發展。 老闆看我只點一碗麵,還特別請我吃白菜滷和剛滷好的豆乾,這就是南部人特有的熱情。 老闆對自己的小菜,好像特別有信心,一直誇口說他的小菜在台南是多麼的受歡迎。 老闆說:每一位來店裏吃麵的南部同鄉,離開店裏的時候,都會告訴老闆,一定要撐下去。 確實,整個臺灣中部以北的人,根本沒有多少人聽過「豆菜麵」 這種只能當天現做、當天賣完的麵, 不太適合在北部發展, 大台北人習慣吃有加防腐劑,不用放冷凍、不用放冷藏,就可以放六個月到三年的麵。 越新鮮的麵,維運成本越高、越難經營。
當天回到家第一件事是馬上告訴媽媽和妹妹,學校附近有豆菜麵。 媽說下班幫忙買幾份回家吃,五分鐘不到,媽又改口說,明天中午就去那一家吃。 隔天爸爸、媽媽、小妹和我四人,特地從台北搭車到桃園龜山吃這家豆菜麵店。 點了各種南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