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7的文章

世大運比賽場地的中華民國的國旗

圖片
今天上班有感動到,騎機車上青山路,準備到學校上班。
在青山路等第一個紅燈時,我一直有看天空白雲發呆的習慣。
就看到林口合宜住宅的四棟建築上,懸掛好幾面鮮紅色的中華民國國旗。
一開始我沒有會過意來,想說怎麼以前經過都沒有看到,今天快三十家不約而同的掛國旗上去??
後來才知道,
原來是世大運的關係,世大運的所有場館和比賽場地都不能懸掛中華民國國旗。
而林口合宜住宅總共有四棟,這四棟都面向體育大學的世大運比賽場地,
讓來參加比賽的世界各國選擇,可以在離開體育大學校門時,看到國旗。
覺得合宜住宅的住戶真的太貼心了。
大家這幾天經過校門口外面不遠處,可以看看這些散落在大樓不同地方的國旗。

當然,再補上一張照片,是世大運綜合體育館游泳比賽決賽當天晚上,一位高挑長髮短褲的正妹,把國旗當披風使用。
好殺啊。太殺了,只敢拍正妹的背影,正面請自行想像。







當我知道「年金改革」是永遠不會回頭的路,退休後的乳酷,不可能再回到從前。

「誰搬走我的乳酪」在1999年出版,就受到很多人的歡迎,
那一年民國88年,電子商務這個概念才剛形成,但網路速度、技術、和使用人口極少。
這本書就靠口耳相傳、各單位推廣,越來越多人看,完全無網路行銷,
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成為一本暢銷書。
在早餐店的書櫃上,也有一本「誰搬走我的乳酪」來吃早餐時,就翻翻這本書。
當年閱讀這本書是23歲,現在閱讀這本書是41歲,相差十八年,感受自然不同。
回想這十八年來發生的事情,想當然爾和書上所說的一樣,「本來應該是你的乳酷,未來不一定是你的」

我有一位朋友,總是在尋找一份穩定的工作,他認為,只有穩定的工作,才能安安穩穩的過一生,
他常常對我說,好想考上正式的公立學校老師,雖然他現在高雄鄉下當一年一約的老師,一個月收入約五萬元左右,
他說:這也算穩定和高薪,但還是沒有公立學校老師穩定。
但其實我瞭解「絕對穩定」是不可能也不存在的。這點和「誰搬走我的乳酪」這本書所說的一樣。


在體育大學工作,有一部份的學生畢業後,會去考教師檢定取得教師資格,並透過教師甄試取的公立老師的資格。
成為真正的公務人員體系一環,這確實是「相對於」九成五的私人企業工作,
穩定十六倍有餘的安定、三倍的薪資、和無法比擬的福利。
這樣的觀念是整個臺灣社會公認的。
不然不會每年有幾十萬人,輪翻排班的去考公職和國營事業。

我自己本身也是在91年考上公職,十四年來的工作,除了穩定的工作之外,還有生活中最寶貴的「準時下班」
讓整個生命都多彩多姿,
不用一天十小時以上,每月每年長時間加班,當一位人人稱羨的「長時間加班型人生勝利組」之資訊網路工程師。
生活中的時間應該掌握在自己手上,這樣一生僅能擁有一次的生命才能豐富,而不是在辦公室渡過,失去或壓縮其他所有。
相較於那位想當公立老師的朋友,相形之下,確實比較穩定有保障。
但是在我的思考模式和百年的時間框架上,公務人員的工作也是沒有保障的,只是相對有保障,不代表一生都有保障。

「誰搬走我的乳酪」這本書的精神就在此,一切都會改變,
在同一個地點一直等待「永遠不會再出現的乳酷」是大多數人所擁有的選擇,
少部份人會穿上跑鞋,離開舊地,往外面不斷的嚐試,直到成功為止,當然大部份人還是待在原地。

年金改革就是最好的例子。
當我知道「年金改革」是永遠不會回頭的路,退休後的乳酷,不可能再回到從前。
默默的,我又穿上我的跑鞋,下班後,開始往外跑,想多…

爸爸全身赤裸的躺在浴室前的走道上,

爸爸全身赤裸的躺在浴室前的走道上,
接到電話衝到二樓開門一看到,就是這樣一個景象。
心裏一緊張,趕緊問爸有沒有怎麼樣,爸說還好,洗澡洗到一半沒電,就不能動了,好不容易爬出浴室打電話。
我還是不放心,右手比出ya的手勢,問在地上的爸爸說:「你看看我比幾隻手指。」
爸吃力的說出二,我馬上改成三隻手指,然後搖搖頭說,你沒救了,我明明比三你說二。
爸平躺在地上笑了,
「你知道厲害了吧,誰叫你在我小時候,常常跟我玩這個遊戲。」我一邊用雙手把爸拉起來,一邊唸著他。
爸其實心裏知道,他慘了,等會會被我一直唸到可以寫文章的程度。
拉爸坐起來其實不容易,還要再拉他站起來,站起來之後,還要等他有「勇氣」往前走。
這個動作經過了約十分鐘,爸終於站了起來,扶著為他而設的走廊扶把。
然後就是等,等爸爸的「勇氣」上來之後,他才能跨出第一步,往前走進浴室。
在等的同時,爸爸的心裏不好受,不好受的原因不是他行動不便,而是他會覺得耽誤了我的時間。
爸什麼事情都想要自己完成,他覺得如果生活要靠別人協助會很不自在。
因此我在他的旁邊,一直等他抬起腳來往前走,爸會覺得過意不去。 當然我也會利用這點,唸一下爸,說你明明有電可以行動自如的時候不洗澡,一直看那種只要抬頭就可以完成的活動=看新聞、看youtube、看報紙。
就是要快沒電的時候,才到浴室洗澡,
這不是折磨人是什麼??
為什麼你要在「有電的時候,做沒電可以做的事,在沒電的時候,做有電可以做的事。」
這根本是逆天行道啊!!! 爸還右手扶著浴室前的把手,頭低低的抬不起來,整個身子彎彎的,還是全身赤裸。
爸爸左手緊緊握著我的右手,可以感受到他很怕鬆手,會再跌到。
莫約十來分鐘過去了,爸爸終於跨出第一步、再第二步、第三步,用很緩慢的速度走進浴室,
整個身子靠著洗衣機,我則拿蓮蓬頭幫爸把整個身子從背後沖乾淨,
很仔細的沖,也很仔細的看著爸的背影,站不直而駝背的身驅,抬不起來一直低低的頭,胖胖的肚子、細細的雙腳、沒有太多戶外運動而從頭到腳都雪白的身子。
感觸良多。
在我體育大學的辦公桌上,
有爸爸媽媽二十來歲結婚的照片,
有爸爸快三十歲時,用偉仕牌機車載我和妹妹的照片,
有爸爸和爺爺在店門口合照,
有爸爸二十歲當兵穿軍服時,拿長槍,笑的很開心的站在岩石上的照片。
轉眼一看,快七十歲的爸爸和年輕照片裏差好多,時間把爸媽變老了。 沖完身體,用毛巾仔細的擦爸的背部,再讓他擦自己前半身,再帶他走出浴室門口。
這是柏金森症者…

基隆旭丘山是海巡十三大隊的新兵臨時訓練中心,由132中隊代為執行整個十三大隊的新兵訓練。

基隆旭丘山是海巡十三大隊的新兵臨時訓練中心,由132中隊代為執行整個十三大隊的新兵訓練。 西元1996年11月,基隆的冬天氣候,長期的又溼又冷,陸軍1763梯約一百人新兵就集合在山上小小的訓練營裏面。 新兵一群人,剛相處,彼此不熟,生活空間狹窄 、為了吃飯、訓練、上課等等問題,產生很多摩擦。 我們新兵會向值星班長反應發生的問題,班長看我們同梯吵吵鬧鬧的。 在受訓二個星期左右,把新兵全部集合在中山室外面的小廣場上。 班長用一種慎重的表情,少了訓斥,苦口婆心的對我們說。 「你們都是同梯,還沒有下過部隊,你們知道下部隊後,同梯是最可以依靠的弟兄,在部隊裏,每一個人都是你們的學長,你們有什麼困難,第一個商量的人都找同梯。」 「看你們在這裏就一直在吵吵鬧鬧,那以後下部隊怎麼辦??」 班長一說完,在集合場的我們,一時還沒有會過意來。 因為新兵沒有在部隊待過,沒有想過下部隊後的情況。 過了幾天,發現同梯之間彼此更包容、禮讓, 我們才瞭解到,原來當我們被打散分配到整個十三大隊各中隊的海岸防線上,彼此面對生活、執勤上的困難,比新訓基地更辛苦,想像面對所有學長和班長、哨長,真的只有同梯是最重要的伙伴。
新訓結束前一天,準備分發到各部隊前,班長再次集合我們在中山室前的廣場,他用嚴肅的口氣,對我們說「無論如何,在部隊的生活,一定要找到一位可以聊的來、互相信任的人,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告訴他,他也能放心告訴你,這樣您們的部隊生活,才會更好過。」 「懂不懂啊您們?」班長再次大聲詢問。 「報告班長,懂」我們新兵不論懂或不懂,都這樣回答。 1996年12月下132中隊,和幾位同梯就坐軍用卡車,直接從基隆旭丘山開進桃園海湖基地訓練中心,一下部隊就下基地,再三個月的基本體能戰技訓練。 充份體認到「同梯」(台語)這個詞的真正涵意。 真的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懂這同梯弟兄之間的情感。 男人與男人的手足之情。

二名紅色衣服的空服員在公車站牌前等車,仔細一看是華航空姐的制服。

二名紅色衣服的空服員在公車站牌前等車,仔細一看是華航空姐的制服。

鮮紅色的衣著,像中國小姐的旗袍一樣高雅高貴, 但在我的眼中看來有點像是鋼鐵人的戰鬥服裝,在高空中保護乘客的安全,帶來一種安心的氛圍。 心目中的空姐都很漂亮有氣質。 把目光往上移,想看二位美美的空姐長相,為今天帶來幸運的開始.  看起來年紀比我大一點,少了二十來歲的青春美感與體態,但這不是重點。 而是她們等待交通接駁車,準備到桃園機場上班的表情, 給了我一絲絲小小的心得。 一位空姐目光直視前方,神情凝重,好像生活或是工作壓的她快喘不過氣來一樣。 一位空姐頭低低的,看著地上,神情更差,膚色不好,感覺精神狀況不佳,好像生病一樣。 彼此沒有交談,就是在人車往來的站牌前,靜靜的等待接駁車的到來。 她們生病了嗎??所以氣色不好? 她們工作不開心嗎??所以表情凝重?

我猜想她們應該是地勤人員,可是和機場與班機上看到的華航空姐落差太大了。 從年紀上判斷,想必也工作十來年有餘。 從她們等車的情況看來,顯得工作很不開心,生活壓力很大。 這給我的感受是。 等我長大後, 我不要成為像她們一樣的大人, 我想要有開開心心的工作、 快快樂樂的家庭生活、 美好健康又有精神的心情和身體。 我一定要當生活很愉快的大人。

「人嘸一夕然有投路,嘸一夕然噎燙急。」

媽說年金改革讓很多退休、完全沒有任何賺錢能力的人,生活受到影響。
我想也是,退休後的好幾年來,固定的一筆收入突然就會在未來變少。 本來都算的清清楚楚的生活開支,馬上就面對「一定要」減少支出挑戰。 有時候,我會想想他們處境和心情。 媽又對我說:「你還是要好好存錢,把錢投入股票市場賺錢,再用錢賺錢。」  「人嘸一夕然有投路,嘸一夕然噎燙急。」媽用台語再講了一次她的口頭蟬。 「人不可能一輩子有工作,但是一輩子又比工作長」我又想到這個老問題。 一些老朋友在做傳銷或組織行銷,想說看我這麼會寫會講,找我一同加入。 他們覺得有自己的傳銷事業,可以有長長久久收入, 但我的想法不一樣,因為我的長長久久,想的比大家更長更久 。 對於要生活到120歲的我而言,長遠賺錢的定義是要能在65歲到120歲的55年間, 持續有穩定收入,絕對不能靠存款或是退休金過生活,因為僅有單一收入來源, 對我而言是很卑微、危險、難以接受的現實, 經過「年金改革」一事,每天在新聞看到年金改革的抗議人潮,抗議的人都很老很無奈又無助的接受整個政府提供的生活保障收入縮水,讓這樣的感覺再次上來,為什麼要很小心用錢的過退休生活呢??
當然有能力的人,也絕對不可能花四十五年努力工作,只為了讓自己下半輩子的55年,靠退休金過生活。
問題是,要怎麼樣成為有能力的人??要怎麼樣持續有穩定的收入?? 純金融的資本投資或許是一個好方法, 學習讓錢「直接」去資本市場工作, 而不要讓錢轉成商品或服務,再透過商品服務賺錢(轉一手), 因為商品與服務的交易,會受到太多的限制,資本、市場規模、市場需求、行銷能力、人與人的接觸(還有很多) 對於從國小一年級就開始做生意的我而言,商品買賣的優點和缺點特別清楚。 這是深埋在心裏幾十年的商業經驗。 因此還是要像媽媽一樣,能持續穩定的從資本市場賺錢(股票之類), 才是唯一能讓自己的收入,超過生命期限的一種方法。 彼此共同勉勵,彼此努力,達到真正的彼岸。

所以重點是,你如果生活想要爽爽過,最好把所有心裏的事情,有系統的記下來,再定期檢視,執行「搞定」精神。

本文為運動心理學中,關於心理如何影響生理因素的論述。
每天下班後,只要時間允許,大多會先去體育大學的游泳池游泳,這幾年來,目標是游一千公尺再回家。
但是我從來沒有達到目標,往往游到六百或是七百多公尺之後,就游不下去。 有游泳習慣的朋友都會知道,一千公尺根本沒有什麼難,和體力無關,會游泳的人,都有辦法游到一千公尺。 但是為什麼我都沒有游到一千公尺呢?? 即不是生理問題,當然就是心理問題。 一直以來,都找不出是什麼原因造成自己心理上的瓶頸。
一直到看了「搞定」這本關於工作效率的書籍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心理上的壓力,不僅僅是工作能力差而造成的原因。 工作壓力大的原因之一,竟然是「把要做、想做的大小事情都記在心裏」 例如明天的工作是要做1、2、3、4、5、6、7項工作,這些工作有大有小,但是對大腦造成的壓力是七,也就是事情不會因為大小的差異,造成壓力小,只要把事情記在心裏面,壓力就會一樣大(七項壓力),因為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明天,這七件工作事情,三不五時想起來,影響到自己的心理狀態,導致自己覺得壓力很大。
這讓我想起很多同事在工作上,常常會表現出工作壓力大的神情,很可能就是沒有將所有的事情「有系統」的紀錄下來。 我則是有系統的紀錄下八成以上的工作內容,寫下幾萬字的標準作業手冊(在google協作平台,方便查詢) 畢竟這個手冊還要用二十四年,每次只要有例行專案工作要做,直接可以調出過去十四年做過的資料。 所以在工作上,我顯得不是壓力很大,反正有什麼問題,一個強大的系統(含各家廠商工程師)會幫我找到資料來解決。 明天、後天、一年等工作事項與未來的專案,反正都記在「搞定系統」裏面,一下班就全部放空, 獨自享受我「下班就是完全退休生活」精神,明天八點半再來重新回歸工作。
回歸主題:為什麼我的心理因素造成無法游一千公尺 我仔細想了一下,可能和搞定這書上講的一樣。把事情記在心裏,游一千公尺是來回十趟泳池。 因此每一趟都必需要把游幾次記在心中,來回一趟的時間很漫長,游到第五趟、第六趟時, 都因為一直在心中默想趟數,導致自己心理覺得很累,然後就想說,算了不要游了,下班回家好了, 在游泳的過程中,不能完全的「放空心理」致使「生理壓力大」容易放棄。 後來我想到一個方法。 拿五個一元硬幣,放在游池邊,只要來回一趟,就移動一個硬幣,移過去五個表示游了500公尺,再移回來代表又游了500公尺。 整個游…

低薪族調查曝光》月薪2萬3低薪族130萬人,30歲以下1/3是低薪族

圖片
一個月只領二萬三千元的人,有130萬人,真的好可怕,只能過生活,要成家立業很困難。


http://www.storm.mg/article/312200
低薪族調查曝光》月薪2萬3低薪族130萬人,30歲以下1/3是低薪族 2017年08月09日 10:13 風傳媒 29772
人氣

原來舉手之勞幫助一位阿姨和幫助四位阿姨的心裏滿足感是不同的, 整整多了四倍的心理滿足感,

一早進行政大樓準備刷卡上班,見到李老師露出招牌笑容朝我走來,
心想,老師一定是想肯定我平常工作認真、表現良好,老師拍拍我的肩膀,我也準備好接受口頭表揚。 老師說:「永彰,麻煩你一下,這位阿姨因為世大運的關係,要去綜合體育館當志工,你方便開車載她過去嗎??」邊說邊指著旁邊的阿嬤。
嗯??怎麼和我心裏想的不一樣??一臉困惑。
「好,不過要等我回四樓辦公室放便當在冰箱裏,等會就下來載她過去」一口答應。 放好便當後,到一樓駐衛警櫃檯,李老師說阿姨體育館橙三區,我說沒問題一定送到。 一出行政大樓門口,準備去開車, 來了一班公車,下來三位差不多年紀的阿姨。 我主動上前問她們,是不是也要去綜合體育館當志工,她們說是,還以為行政大樓就是綜合體育館。 發動車子,把後座的一些東西清到後行李箱。 四位阿姨就坐上車,短短的路程小聊一下,到了體育館後,再送她們到橙三區。 突然覺得,原來舉手之勞幫助一位阿姨和幫助四位阿姨的心裏滿足感是不同的, 整整多了四倍的心理滿足感, 今天本來極平凡,因為早上幫助了四位阿姨到體育館。 覺得自己真的很棒,得到很重要的「自我肯定」 這件事讓我體會到,幫助的人越多,生活才會越來越開心。

「媽,我不是叫妳不要來學校嗎,快點離開啦!!」他很生氣的在同學面前對著媽媽比手勢,示意快走。

「媽,我不是叫妳不要來學校嗎,快點離開啦!!」他很生氣的在同學面前對著媽媽比手勢,示意快走。


爸爸說到這,聲音哽咽,眼眶泛紅。 爸爸當導師的時候,班上一位學生,平常表現很正常,對他們學校而言,表現一般正常的學生,就是很優秀的意思。 他每天穿著乾乾淨淨的白襯彬和長褲來上學,這對夜間部的學生而言,是很難得的一件事。 大部份夜間部的高職生,白天工作,晚上上課,常常是一身汗和一身髒,累到上課打瞌睡。 爸爸一直很放心他, 因為他上課正常、課業普通、是難得的好學生, 一直到有一天,他的母親來學校找他,他當著同學和爸爸的面前, 生氣的對媽比手勢,小聲的對媽說:「媽,我不是叫妳不要來學校嗎,快點離開啦!!」 爸爸看在眼裏。 很生氣的走到他的面前,當著大家的面, 大聲破口而出的罵說「他是你媽媽,你怎麼可以用這樣的態度對你媽!!」爸當下哭了
後來瞭解才知道,這位學生對於他媽媽是聾啞人士感到很自卑, 他很怕同學和老師知道他的媽媽和其他人不一樣,不會說話,他覺得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他是單親家庭,他媽媽每天辛苦工作,把他的衣服洗的乾乾淨淨,讓他無後顧之憂的上學,他白天也不用上班養家。
爸爸說,後來有一次,在士林夜市巧遇學生的媽媽,她很感謝爸爸當時對她兒子的教導指罵。 經過那一件事情後,她兒子對她的態度改變很多,尊重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個體, 不再因為媽媽又聾又啞而自卑。
後記:這是早上爸爸告訴我的往事,寫成小故事,當作是今天父親節的禮物送給爸爸,花錢買禮物我完全不會,免費的禮物要送多少我都有。

勞工個人退休金可能是一場騙局。

勞工個人退休金可能是一場騙局。
這幾天試算了一下「勞工個人退休金試算表(勞退新制)」假設退休前薪資七萬元,六十五歲退休,平均餘命二十年,
若每年投資報酬率為3%,則每個月可以領二萬多元的退休金,而且領退休金的同時,每年的投資報酬率必需維持3%。
其實我不是很瞭解,這所謂的「投資報酬率」是自己拿個人退休金投資,還是指專門帳戶由他人投資,
沒有特別再深入去研究,但這其實是一場騙局。
勞工個人退休金根本無法支撐一個人退休後的生活開支,有可能這是我「個人的偏激想法」大家參考一下。
問題1:多少人退休前的平均月薪資可以達到七萬元??
以目前而言,大多數人根本不可能月薪資到七萬元,因此他們退休後能領的肯定比二萬多元更少。
問題2:一個月二萬元不到的收入,如何支撐六十五歲的退休人員活到八十五歲??
如果我現在開始四十歲,不工作,只花二萬元的生活費,過二十年到六十歲,我個人會覺得生活很難過。
那你六十五歲,每個月只能花二萬元活到八十五歲,不生重病,健健康康,我想也會很難過,因為錢太少了。
問題3、通貨澎漲粗算退休後,實質貨幣價值只剩一半價格
現在算退休金,每月可以領二萬元,但實際上可消費金額是等於現在的一萬元,因此你的退休生活會比想像中更苦。
問題4、從現在開始每年投資報酬率要3%,一直到八十五歲。
我承認這我不是很懂,但是每年要3%獲利率,感覺很困難,這是寫在「勞工個人退休金」的投資規劃中,為「合約中保證收益」,合約寫的和現實中會不會達到3%,其實很難說,因為我個人不抱太大的期望。
所以我覺得退休的生活費,還是自己存自己投資比較保險,千萬不要想到要靠勞退金,不然等退休後,領到四百多萬元。
算一算,錢花光,人還活著,就很慘了。

爸爸「我到你這種年紀,要怎麼利用時間才能更有價值??」

爸爸六點多走到客廳,看到在用電腦的我,要我去燒香、把幾個玩具架推出店門去。
爸看看我,我看看爸,
說等一下,我先忙完手中的事情。 其實爸清晨四點半就起床,因為他走來走去的腳步聲,己經傳到客廳, 爸在我旁邊東摸西摸,對面早餐店的阿姨把早餐送到爸面前,自從爸爸行動越來越不方便後,爸的早餐都會送到我們家。 十幾二十分鐘過去了, 爸很不耐煩的又叫我去燒香和開店門,我一看時間六點四十分左右,是該開店了。 一邊做這些事,一邊問爸爸「我到你這種年紀,要怎麼利用時間才能更有價值??」 爸不加思索的回答:「看書啊,很多書可以看。」 我瞭解,這是一個老問題和老回答,看書對我和爸而言沒有任何問題。 問題是「這是個人的價值」 我要的是能夠讓整個世界和整社會都更好更棒的價值。 「我要的是能對其他人產生無止盡影響的價值啦,不是看書提昇自我的價值。」我邊做事邊唸。 爸不懂我的意思,我想也是,如果你有一台好車,但全世界只有你可以開,這台車的價值只有一。 但是,如果您有一台好車,可以無限的複製給任何需要車的人開,那價值就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增加。 看書,就好比只能自己開好車。 創造可以複製的價值,就好比無限多的好車大家可以開。
爸看看我,我看看爸,爸的表情顯示出他不瞭解這個意思。 算了, 語言的解釋有一定的限制。 我回到電腦前面,一邊用電腦,又一直在想這另人困擾的問題。 到底日子要怎麼過,才能成為讓自己都很羨慕的生活。 要如何才能讓日子極緻的美好。 在這個沒有前世、沒有來生、沒有神的世界中, 痛痛快快的過一生中的每一秒。

對生活的體悟和人生的經驗讓我的想法更有彈性,不再是是非對錯分明、非黑即白、好就是好、壞就是壞的二元論。

在捷運站和大學同學見面拿個東西,聊了一下彼此同學的近況,不知怎麼搞的,就是特別會想念那些沒有上facebook的同學。
同學說,自從有了facebook之後,真正的聚會就少了很多次,大家習慣透過facebook瞭解彼此的近況。 他一提,一經回想過去只有msn的時代,同學還會聚一聚,見面聊一聊,那樣的溫情,社群網路總是帶不出來。
一離開捷運站出口,樓梯旁邊一位中年人,理平頭,穿藍色的上衣、七分短褲,看起來髒髒的 我從他旁邊經過 他伸出手來,右手手掌向上,狀似乞討。 我沒有理會,一樣向前走,準備去停車場騎機車回家。
一路上,我心裏在想,他會不會整晚都沒有人給他錢?? 他會不會像我一樣,家裏還有媽媽和孩子要養?? 他是不是社會福利單位,沒有照顧到的對象?? 他有沒有可能就少了我的錢,結果明天全家會餓肚子一整天??
然後,我又走回捷運站的那個出口,把口袋裏的所有零錢都掏出來給他 在手中算一算金額,因為回家還要記帳,二個五十元硬幣、二個十元、一個五元,總共是125元。 交到他的手上時,他好像唸了什麼祝福的話,我是沒有聽懂,也沒有聽清楚,轉身離開。 就覺得這樣做是對的。
年青的時候,會認為他們好手好腳為什麼不去找工作, 大了,才知道有手有腳的人,不一定有工作。
年少的時候,會覺得自己賺錢養家都很辛苦了,憑什麼要把辛苦賺來的錢,給不勞而獲的乞丐。 大了,才瞭解到,不是每個人生的際遇都是一樣,當我們的出生環境,換個成長時空背景,在路上乞討的,可能是我,也可能是我的孩子或是親朋好友。
對生活的體悟和人生的經驗讓我的想法更有彈性,不再是是非對錯分明、非黑即白、好就是好、壞就是壞的二元論。
不再把別人當作是他人,他們一樣是我們的兄弟父老,他們和我們一樣是人,即然我們生活在同一個時空中,就應該要互相幫助,彼此扶持。 今天我付出少少的125元給他,經過數次的循環輪迴後,回報的最後,還是回到我們的身上。 直覺認為自己應該幫助對方的時候,就不要再被自己觀念束搏,真心付出。 往往,心裏的感覺是最直接真實的聲音。

那此起彼落的電容爆炸聲,所散發出來的味道,就是現在機房的味道。

下午學校外面下起大雷雨,打了幾聲雷響,典型的午後雷陣雨天氣,
一陣閃光和大大的雷聲之後,機房的警報燈開始嗶嗶叫,並閃紅燈,我的手機響起,又是機房的環控系統打來。 接了之後,又掛掉,還一直打給我,都不會知道我人就在機房旁邊的辦公室,還是一直催我快去處理。 警報和手機響了十幾分鐘, 還是沒有任何去處理機房的動作, 因為走不開,沒有辦法離開桌上的電腦, line在討論上次斷電storage的故障如何處理, 電話在討論體育館新的光纖線路要如何介接(1.8公里的光纖長度,做訊號測試) 旁邊還有這次購買十台網路交換器案子的工程師在旁邊等著詢問我如何進行下一步。 同事有點受不了,因為警報器一直嗶嗶叫,吵的辦公室很不安寧, 他們幫我登入到機房的環控系統去看,系統上顯示每一個探測器都在閃紅燈。 當然也是問我如何處理? 忙著先搞定電話中的問題、line中的對話、再指示工程師下一步的網路設定方式後, 就進機房裏面看看發生什麼問題,一推開機房的大門 就聞到空氣中,瀰漫著電路燒焦的味道,
這味道讓我想起專科在電子電路實驗室,同學在麵包板依實驗課本上的電路,插上電阻、電容、二極體、放大器之類的元件,有一次電壓調太高,電容就這樣大大的碰一聲,整個電容爆開。一開始嚇了一跳。 不久,幾位調皮的同學,迷上電容爆炸的聲音和感覺,開始在實驗室上不斷組合電路, 玩如何最快讓麵包板上電容爆炸的遊戲, 那就是青春啊~~~ 那就是瘋狂啊~~~ 那此起彼落的電容爆炸聲,所散發出來的味道,就是現在機房的味道。
—不是分隔線,是場景轉換線—
我猜想是UPS不斷電系統的問題,結果一看真的是二台燒掉一台。 這就是UPS的最終命運,在雷擊中喪生,透過它的去死,保護後面三四千萬元的伺服器和儲存設備, 得以確保重要的資訊系統持續運作。 馬上聯絡不斷電系統的廠商,他們工程師透過電話,一步一步的教我把壞掉的那一台關掉開關,避免故障範圍擴大。 也請廠商提出未來幾種解決方案,向主任組長做一個電話簡報,決定下一步怎麼走。 忙到下午四點多,還需要趕到一期學生宿舍C棟一二樓,瞭解新的網路交換器安裝方式,並設定到住宿生可以上網。 回到辦公室後,想了一下,今天的雷擊,也算是一個巧合。
但我不是很喜歡巧合。 今晚學校為了世大運的用電活動,要停電更換xx設備,讓電量負載可以更大,以符合世大運比賽的電力需求。 停電六個小時,只有一台不斷電系統在支撐,真不知是否能撐個五到十分鐘,等發電機啟動。 但是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