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7的文章

您覺得呢??我們要怎麼幫助未來,未來總是在一呼一吸中,悄悄的來到。

圖片
去年十月某星期六來吃早餐,看到他一個人待在同一個坐位上,點一杯咖啡、休息看報、吃許多藥丸。 今年二月某星期日來吃早餐,一樣一個人坐在同一個位置,點一杯咖啡、一樣休息看報、一樣吃許多藥丸。 今天清晨四點五十分來吃早餐,他一樣坐在這個坐位上,閉目休息,或坐或趴著睡。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難處。
每個人都有無法言說的苦。 他也曾經年輕氣盛過,也曾經是個孩子、也曾是個大學生、也和我一樣,曾經是個上班族,正常上下班,有孩子和家庭。
我常常會想,
我更大更老後,會不會像他一樣,我要怎麼幫助未來的自己。
也會想,
朋友會不會在未來的某一天,也像他一樣,我要怎麼幫助朋友。
您覺得呢??我們要怎麼幫助未來,未來總是在一呼一吸中,悄悄的來到。
https://goo.gl/15uDuZ

國中讀男校,全校學生只有男生,明倫國中的隔壁是重慶女中,一牆之隔,全校都是女生。

國中讀男校,全校學生只有男生,明倫國中的隔壁是重慶女中,一牆之隔,全校都是女生。
國中三年級的時候,分配到最後一排偏後的坐位,向窗戶外面看出去,是重慶女中的操場。 這讓我渡過無數無聊的數學、自然、國文、英文、公民等課程, 因為上課的時候,可以向左邊的窗外看出去,滿操場的女生在上體育課,柯!柯!你知道的。 也因為這樣,害我國中三年級,許多上過課的老師都不認識。(嗯,開玩笑的,其實我認識導師) 當然,這個真實的故事不是要敘說國中男女分校是整個人類教育史上最大的失敗與不人道。 而是要說和同學「打鬧」給我的啟發。 有一天下午,夕陽從窗外照進教室,五點本應該下課,升學主義下,全班同學都被留下來考試, 每天考試是當年的盛況, 一位同學從國小五年級就認識,同班到國中三年級,五年同窗情誼,平常就一起玩,一起鬧。 有一次和他發生一點爭勢。 為了什麼事情打鬧,完全忘記。 當時他打我一下,我有點生氣的打回去,然後他又打我一下,我又打回去, 一邊打一邊說,你又打我,我又打你,雖然只是輕輕碰到,彼此都互不相讓,一來一往。 突然之間,我意識到, 如果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再打我, 我打他,他又打我,我再打他,他又打我,我…

有一天剛好理光頭,一個人走在鄉下社區的路上,一邊散步一邊感受田野風光。

有一天剛好理光頭,一個人走在鄉下社區的路上,一邊散步一邊感受田野風光。
那是二排連棟透天社區,中間一條大柏油路,二排二戶住家面對面,一樓有雙車位停車場, 這樣社區格局只有在比較鄉下或是郊區才有辦法做到。 因為假日的關係,若大的社區很安靜,感覺沒有人氣, 接近中午,天氣漸熱,脫下上衣,打赤膊,突然聽到「汪!!!汪!!!汪!!!」 寧靜下的狗吠聲,著實嚇了我一跳。不理會牠,繼續走,一路上,三不五時住戶養的狗都會對我吠。 覺得很納悶, 我的打扮是光頭、打赤膊、短褲、藍白拖鞋,正常人會認為是黑道幫派份子。 但是狗怎麼會知道我是壞人呢?? 應該不可能吧,?? 除非狗主人對狗定期教育訓練,每年三到六小時,提高狗的素質並分辦陌生人的善良程度。 心想,應該要做個實驗,有一隻大狗,在我走近的時候,又對我吠了好幾聲,附近的狗也附和著狂吠。 我走近大狗,站在屋簷陰涼處。 看著牠,牠也看著我,牠還是盡忠職守的一直吠一直吠。 一開始我沒有做什麼動作,希望牠能從我善良的表情中,分辦我是好人。 五分鐘過去了 大狗還是一直對我吠。 心裏又開始感到好奇,牠會知道我是故意想看牠的反應嗎??
十分鐘過去了。 狗的大腦有辦法判斷這個情境下,人類的想法嗎??
十五分鐘過去了。 牠會知道,如果我一小時不離開,牠就必需要對我狂吠一小時,
二十分鐘過去了。 狗的思考邏輯,會因為相同情況一直持續下去,演化出新的邏輯方式,停止對我狂吠嗎??
二十五分鐘過去了。 牠己經開始懂的休息,吠了一陣子後,休息一下,再吠一陣子,可能牠累了。
三十分鐘過去了。 我還是看著牠,牠也看著我,大狗辛苦的要吠不吠。
三十五分鐘過去了。 我得到一個結論,狗不會改變牠的思考邏輯,會一直採用相同的動作模式來對刺激做反應。
四十分鐘過去了。 我覺得自己必需要修改邏輯,讓自己在「被狗連續狂吠的情況下,享受當下的美好感覺」拿出手機, 連上facebook,看看動態、再聽幾首911的歌,享受這難得的情境。
附近老伯伯經過,看看我一個人在大狗旁邊給狗吠, 他問我是否要找人,我說不是,只是想知道狗會不會在連續對陌生人狂吠情況下,改為不吠。 伯伯聽完理由之後,不知道怎麼接下話,只好默默離開。 更接近中午,天氣更熱,我也離開那隻辛苦的大狗。 這件事讓我得到幾個結論。 結論一:人要依情境適度的改變思考邏輯,因為人不是狗。 結論二:不要一直用相同的反應來處理相同的刺激。 結論三:當有人故意惹你生氣的時候,要看穿對方的戲碼,不要傻傻的中計。 …

「被狗連續狂吠的情況下,享受當下的美好感覺」

有一天剛好理光頭,一個人走在鄉下社區的路上,一邊散步一邊感受田野風光。
那是二排連棟透天社區,中間一條大柏油路,二排二戶住家面對面,一樓有雙車位停車場, 這樣社區格局只有在比較鄉下或是郊區才有辦法做到。 因為假日的關係,若大的社區很安靜,感覺沒有人氣, 接近中午,天氣漸熱,脫下上衣,打赤膊,突然聽到「汪!!!汪!!!汪!!!」 寧靜下的狗吠聲,著實嚇了我一跳。不理會牠,繼續走,一路上,三不五時住戶養的狗都會對我吠。 覺得很納悶, 我的打扮是光頭、打赤膊、短褲、藍白拖鞋,正常人會認為是黑道幫派份子。 但是狗怎麼會知道我是壞人呢?? 應該不可能吧,?? 除非狗主人對狗定期教育訓練,每年三到六小時,提高狗的素質並分辦陌生人的善良程度。 心想,應該要做個實驗,有一隻大狗,在我走近的時候,又對我吠了好幾聲,附近的狗也附和著狂吠。 我走近大狗,站在屋簷陰涼處。 看著牠,牠也看著我,牠還是盡忠職守的一直吠一直吠。 一開始我沒有做什麼動作,希望牠能從我善良的表情中,分辦我是好人。 五分鐘過去了 大狗還是一直對我吠。 心裏又開始感到好奇,牠會知道我是故意想看牠的反應嗎??
十分鐘過去了。 狗的大腦有辦法判斷這個情境下,人類的想法嗎??
十五分鐘過去了。 牠會知道,如果我一小時不離開,牠就必需要對我狂吠一小時,
二十分鐘過去了。 狗的思考邏輯,會因為相同情況一直持續下去,演化出新的邏輯方式,停止對我狂吠嗎??
二十五分鐘過去了。 牠己經開始懂的休息,吠了一陣子後,休息一下,再吠一陣子,可能牠累了。
三十分鐘過去了。 我還是看著牠,牠也看著我,大狗辛苦的要吠不吠。
三十五分鐘過去了。 我得到一個結論,狗不會改變牠的思考邏輯,會一直採用相同的動作模式來對刺激做反應。
四十分鐘過去了。 我覺得自己必需要修改邏輯,讓自己在「被狗連續狂吠的情況下,享受當下的美好感覺」拿出手機, 連上facebook,看看動態、再聽幾首911的歌,享受這難得的情境。
附近老伯伯經過,看看我一個人在大狗旁邊給狗吠, 他問我是否要找人,我說不是,只是想知道狗會不會在連續對陌生人狂吠情況下,改為不吠。 伯伯聽完理由之後,不知道怎麼接下話,只好默默離開。 更接近中午,天氣更熱,我也離開那隻辛苦的大狗。 這件事讓我得到幾個結論。 結論一:人要依情境適度的改變思考邏輯,因為人不是狗。 結論二:不要一直用相同的反應來處理相同的刺激。 結論三:當有人故意惹你生氣的時候,要看穿對方的戲碼,不要傻傻的中計。 …

我們是何其有幸,有健康的身體和心智能力,像平凡人一樣生活著。

圖片
點一杯咖啡,服務生的動作很慢又不流利,但我耐心的等著。
站在櫃檯旁和二位客人一同等著,聽著服務生在聊天,但內容都是片片斷斷、語句不順、偶而笑著、但我細心的聽者。 我靜默的看者他們。
一人轉彎身子拿杯子、 另一人負責按下咖啡機、 另一人拿著糖和蓋子在旁邊等一切都好,要蓋上蓋子。 三人分工,僅為了沖泡好一杯咖啡,但我在感受他們的緩慢, 雖然我心裏很急,但還是靜靜的等著,不催促、不趕。 學校星期二四上午會邀請啟智學校的學生在行政大樓設飲料攤。 學校老師帶一群學生來飲料攤實習。
雖然辦公室己經有咖啡機可以沖泡研磨的咖啡來喝,但還是付出一點心力,向他們買一杯熱咖啡 拿著這熱騰騰的咖啡上電梯時,總是感受到我們是何其有幸,有健康的身體和心智能力,像平凡人一樣生活著。
價格比外面的飲料店家便宜、飲料比較不甜、 做飲料時,很擔心出錯,但還是小心翼翼。 拿飲料給您時,說謝謝可能不會正眼看你。 從客人手上拿到零錢鈔票數了再數,就怕算錯, 用計算機計算要找的錢、用紙筆紀錄收支。 經過行政大樓,就用行動支持一下吧,星期二四的十點到下午二點。




有錢人的生活,每天在路上巡超市、菜市場和夜市,收集紙箱回收賣錢,偶而買些房子。

胖胖的中年婦人在客廳等媽媽修改衣服,我倒完垃圾回客廳,順便問媽媽新的「紙類回收廠」賣的價格有沒有比較好。
簡單的和媽媽聊了一下,旁邊的客人好心的說,在濱江街往河濱公園的路上,有一家回收廠的價格是最高的。 媽一聽就很有興趣,畢竟這也是一筆收入,和客人聊了起來。
客人越說越起勁,她說超市樓上有住一對老夫妻,身價上億以上,每天就靠撿紙箱去那一家賣。 每個月扣掉伙食費還有剩。 我一聽上億!!! 想確認是誰,婦人仔細的描述了一下,她說就是每天推著推車,上面綁很多很高紙箱,老先生很老、走路很慢、看起來推的很辛苦。 感覺有印象,還是不確定是誰。 她又說了一句:「他就是推推車走到一半,會累到睡著的那位老伯伯啊,他快七十歲了。」 靠一聲,我想起來了,因為他在路上睡覺,我開車時,被他擋過,需繞過去。 她又說:「他們樓下的超市,那條路上的屈臣氏都是他們家出租的,還是夜市的火鍋店也是,光是屈臣氏每月租金就二十萬元」 我一聽,還真的嚇一跳,但還是不懂為什麼是每天撿紙回收的錢去買吃的過日子。 她說:「他們就是每個月只收幾十萬元的租金,但完全不花,靠回收的錢過生活。她女兒就負責到處去看房子,覺得可以買的房子,就打電話給他爸,他爸就付現金把房子買下來。」 不得了,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每天在路上巡超市、菜市場和夜市,收集紙箱回收賣錢,偶而買些房子。 怪不得我上次去超市要紙箱,店員說每天紙箱一推在門口,馬上會被一位專門回收的老先生收走,他竟然就是超市的房東。
這樣的層級差太多了,我決定了,成功不應該比資產與收入, 而是要比有很多美好的關係,活著的每一天都健康和長期維持快樂心情,不然太不公平。 你覺得呢??

走進不一樣的購買情境,除了不同體驗之外,還能直接幫助在地的賣家,感受更加不同。

以前我不會選擇盲人按摩,一方面沒有被按摩的習慣,也覺得這錢不值得花,雖然只有幾百元。 後來慢慢體會到,其實他們的工作和生活,雖然有社會福利的支持,但還是需要透過工作來增加成就感。 這幾年觀念慢慢改變,我們的一二百元,只是一二盤小菜的支出,可能是他和小孩一餐的費用。 剛好每星期六到運動中心會經過這一家盲人按摩的攤位。
每星期經過一次都會給師父按摩一下。
按摩了二三年,師父對我也很熟,每次都會幫我多按幾分鐘, 而他的按摩技術也有很大的進步,短短十分鐘從只會簡單的肩胛頸按摩到上半身的肢體按摩、精油刮痧等。 十分鐘內的按摩內容豐富度越來越多。 這次按摩結束後,對師父說:「你的功力真的是越來越進步。」 師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發現,在這個資本主義的社會下,很多店家都走向網路化、連鎖、大型商店、小型精緻化的方向發展, 吸引了大量的消費者去採購、消費。 導致這些小型店家、獨立經營的商店,在這樣的市場經濟下顯得很弱勢。 因此。 只要有機會。 我會選擇在路邊擺攤的菜販買菜,少選擇大超市,這樣菜販可以得到直接的幫助。 我會選擇獨立經營的咖啡館,少選擇星巴克或是八十五度C,不是統一味道的咖啡更有味道。 我會選擇小餐廳吃飯,少選擇連鎖大餐廳,這樣才能吃到獨特的味道。
你覺得呢?? 走進不一樣的購買情境,除了不同體驗之外,還能直接幫助在地的賣家,感受更加不同。

他的腳裸處被綁起來,放在輪椅的腳踏墊上

清晨六點二十分在大馬路十字路口上等紅燈,眼角看到一位坐輪椅的中年男子在路口處,一人奮力前進,
身材稍稍胖一點,年紀和我相仿。
多看了他一眼,想到他後半生都得坐在輪椅上,想到那不便的生活,心中不免產生憐憫心。 又注意到他的腳裸處被綁起來,放在輪椅的腳踏墊上,猜想可能是避免不小心自己的腳掉下去,要用手和上半身的力量拿起來,會很麻煩。 因此把腳綁起來放著,比較方便。 發現他用力推著輪椅,三不五時就從輪椅上彎下身子,好像在檢東西。 這行為引起了我的好奇,仔細一瞧他輪椅的二旁綁二個透明塑膠袋,裏面裝滿小垃圾。
原來,他一個人,清晨一大早,自己奮力的推著輪椅,沿路在撿垃圾。 他沒有因為自己身體的不方便,不斷的抱怨世事不公平,沒有沉浸在自己無邊無際的困擾、憂愁煩惱中。 而是盡可能用自己微小的力量,做對整個環境有所貢獻,讓一整天因為有他的關係,路上的行人不會看到不整潔的市容。 這絕對不是他份內的工作,但他的付出還真的感動到我。 每個人都需要為社會付出更多,這樣也會讓自己的生活過的更有意義和美好。 一起加入吧,停止抱怨,用自己的力量改變社會。

ABC三人在會議室,A講述問題完成後,直接打手機(或line)給D,並開擴音放在桌上,則ABCD可同時討論問題和得到答案

無線網路登入憑證過期的問題,己經困擾好一段時間,還好最近問題處理慢慢有了進度和頭緒。 下班前和主任一同討論無線網路憑證申請一事,
主任對於為什麼要無線網路控制器產生特殊鍵值後,再拿鍵值去申請憑證過程,感到不解。 組長也不清楚這個過程。 而我則是沒有問題,就不會去想為什麼,畢竟大腦是用來解決問題、經驗每分每秒美妙生活用的,想太多無關的事情會老化的太快,也會產生無謂的壓力導致無效率的能量消耗(壓力並無產能)。
三人在主任室也討論不出為何憑證申請程序是如此。 當時我問主任要不要直接打電話問申請憑證的工程師,他會比較瞭解這個過程,可以立即得到解答。 不過後來沒有打, 小會議結束後,回家開車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 每次討論事情的時候,主任總是會冒出一些問題,要我在會議結束後,去詢問一下其他單位同事或是廠商。 然後問到的答案再回報給主任組長知道。 假設主任是A,組長是B、我是C、其他單位的同事或廠商是知道答案的D。 目前的做法是 第一步:A+B請C問D 第二步:D告訴C答案, 第三步:C把答案轉述AB。 若不巧,AB聽到C轉述的D答案,又產生新的問題,進而再一次輪迴從第一步開始到第三步。 基於「不要再現可見事物,要將不可見事物視為可見」的基本原理,必需要讓全新、過去不曾出現過的溝通模式產生出來。(這句話的說明請見留言第一則)
我想到一種比較有效率的方式是 ABC三人在會議室,A講述問題完成後,直接打手機(或line)給D,並開擴音放在桌上,則ABCD可同時討論問題和得到答案,不用再會後討論,隨時可以和D對談互動,任何冒出來的問題馬上可以解決。 一開始這樣做,總是會遇到一些質疑,為了方便,先在大腦中,把AB可能的十四個質疑點和回答的術語都先想好,下次開會,就可以順順利利的舉行,再也不會因為某些問題,需要會議結束去找答案。

這些瑣事,一直懸在心上,會影響到我享受時光流動的感受,萬萬不可。

本文中提到的註解: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2kXx8D280w

當兵下基地雖然很累,但還是要堅持享受生活,體會那美好的感受。

「你被列為觀察輔導的對象」部隊的政戰士學長說,當我還是新兵的時候,。
前幾天在咖啡館聊天時,才知道這件事情, 88年底入伍,一下部隊第一天就是待在基地裏。 學長說和輔導長觀察我一段時間後,發現我無法融入群體生活,沒有辦法和大家好好相處。 我想這是必然的,因為我很習慣獨來獨往,而且若非必要,極少開口講話。
這事讓我想起和學長一同下部隊的趣事,在桃園海湖下基地訓練的時候, 待退伍的學長們不用受訓操練,被編入勤務支援班,專門協助整個部隊的人力支援。 所以我們吃完飯後,可以不用洗餐盤、整理廚房之類的瑣事,而是直接去睡午覺。 用餐的情況是這樣。 連長、副連長、輔導長、排長、士官長都是坐在餐廳最前面一整排,看著下面一大群兵在吃飯。 就是傳統的部隊用餐環境。
記得是十二點多進餐廳打飯吃午餐,用餐時間大約是五十分鐘, 整個大餐廳約二百人的座位。 當時我很清楚的想到,如果用餐時間是五十分鐘,反正提早吃完飯也是閒逛又會遇到學長(我最菜,所以全部是學長),還要聊天打招呼很麻煩。不如很極慢的速度慢慢的吃、慢慢的享受、一口一口極慢的咬合、享受那悠閒的用餐時光,吃完後,只要把餐盤往餐盤集合區一丟,就可以直接走回寢室睡覺。
所以,千萬要記得這個所以。我有這樣的想法,就會有這樣的行動。 每天午餐吃飯時,正當大家吃完,都陸續離開,整個餐廳都淨空了,我都是最後一個還在吃的人,請你想像一下,整個餐廳只有一位最菜的兵還在用極慢的速度吃飯。 完全無視餐廳前台上的連長、副連長、輔導長等長官的看法。 一個多月過後,士官長發現這個情況,他不論那一天用餐,都發現最後一個吃完的人都是我。 士官長在餐廳台上看著我,整個餐廳己經淨空,無奈的對我說:「媽的,王永彰,我發現你每天都給我吃最慢最後一個走,有沒有變胖很多。」 我不好意思的笑著回應士官長說:「報告士官長,還沒有變胖。」 士官長聽到我無厘頭的回答,不知怎麼接下話。 當然,整個下基地的過程中,每一天的每一餐我還是吃最慢,最後一位走的菜兵。
結論是:當兵下基地雖然很累,但還是要堅持享受生活,體會那美好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