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3, 2016的文章

爺爺被強迫去讀小學,沒有選擇。

爺爺被強迫去讀小學,沒有選擇。
日本人規定全臺灣所有的家庭,所有的小孩不論男女,都一定要讀國民小學。(強制義務教育,1944年全台受教學童比例,遠高於當時世界的平均水平,wiki)
爺爺小時候很幸運,在強制義務教育執行前,就分配到國民小學可以讀書。
當時學校很少,台灣人受教育比例只有四五成。
爺爺在小學階段,很努力、用功、認真的讀書,寫日本字寫的很漂亮、極工整。
小學畢業前,日本籍老師親自推薦爺爺留在學校教師,成為「待用教師」。
我一聽,立刻向爸爸抗議,小學畢業怎麼可能教書。
爸難得用正經的表情對我說:「當時不認識字的人都可以教書了。」

爸爸又吃力的對我說。
後來爺爺被送去就讀師範學校,畢業後待在桃園員樹林國小教書。
二戰未期,爺爺也被動員服役,當了日本軍人。
爺爺常常對我們孩子說,日本軍人訓練很嚴格,要求絕對服從。
他們有一次在冬天,脫光衣服,全部往海灘衝,衝進冰冷的海水裏面。
訓練日本兵的膽識和服從。

因為爺爺是老師身份的關係,依據當時日本的法律規定,不得派送到前線服役,因而到了臺灣霧社服役。
也因為這樣,直接避免到南洋看守戰俘營、從事一線、二線戰事工作,避免和麥克阿色將軍指揮的美軍對決。和其他臺灣人與原住民不斷被送往南洋前線當兵的命運,從此有了天壤之別、天人永隔。

爺爺常說芝山岩有六個日本教師被殺,所以日本教師都會配短刀,顯示威嚴、防身之用,光復後,爺爺不知道把那把短刀丟到那裏,偶而會懷念。
爺爺還說日本警察和日本軍人都是配長刀,只要日本教師是短刀,代表教師的社會階級比軍人和警察還高。
爺爺總是親口說,日本軍人和警察看到他們的短刀,就知道他的身份,還會先行敬禮。
(西元1895年-台北芝山岩六氏先生事件-日本強迫所有臺灣人每年祭拜,所以在1940年代,教師們也會受到影響)

後記:
1、日本兵每個星期的補給品中有二包煙,爺爺一開始不抽煙的關係,會把煙包給爺爺的爸爸,後來,爺爺的爸爸說,一個男人,就是要懂的抽煙,受影響之下,爺爺抽了一輩子的煙,他也終身禁止後輩抽煙。
2、光復後,和鄰居吵架,對方會罵爺爺是日本走狗、日本漢奸,爺爺都會很生氣,在日據時代是高階社會分子,光復後的身份則完全不同。
3、光復後,爺爺因為是漢人日本教師的關係,續繼在國民政府統治下的臺灣教書,因為教書的關係,就開了文具店,開到現在2015年。

4、每次我孩子寫字不工整,我就把這段往事講給他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