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5的文章

高血壓的問題一直困擾我很多年,大家都知道,長期的高血壓是文明病的前兆。

高血壓的問題一直困擾我很多年,大家都知道,長期的高血壓是文明病的前兆。
朋友問我為什麼這麼在意??我說的很明白,高血壓在目前的科技是無法根治的。只要是長期高血壓的人,必需要服高血壓藥。而且終生都必需要吃藥。
我不願自己的小孩天天吃藥。
我當然也不願意自己天天吃藥。
高血壓藥要吃多久呢??
我面無表情的對我朋友說:「吃到活活老死為止,你願意下半輩子天天都在吃藥嗎??」
全台灣有四百萬人到六百萬人有高血壓的健康問題,代表這些人未來一定會成為殘障人士,間接導致死亡。
請大家和我坐時光機到20年前的1995年,然後去訪問那些在2015年得到高血壓的人,他們在1995年,有一大半的人沒有得到高血壓。
我很想告訴他們,未來二十年後,你們都會得到高血壓,你知道嗎??你們現在(1995年)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讓二十年後(2015年)的你們,活在高血壓的恐懼中。
我猜1995年的那六百萬人會把我當作是瘋子。對一群沒有高血壓的人說未來會得到高血壓,就像是對二十出頭的年青人說六十五歲退休會領不到退休金一樣好笑又可笑。

其實,這就是時間軸差異,不同的時間點看到的事情不一樣。時光機幫我們很大的忙。

爸問我是不是己經有高血壓了,不然為什麼對高血壓的問題這麼困擾??
我對爸說:「沒有,我量血壓都是正常值,沒有任何一次例外。但是我需要保護未來的我。也就是說,我需要保護從今天開始,一直到四十、五十、一百二十歲的我。永遠不受到高血壓的威脅。」
人可以賺進千金萬財,但永遠賺不回自己的健康,而不健康的身體,每天醒來,天天都會折磨你的心情和心智。

好吧,其實,我是最近決定買個體脂計和高血壓檢測器,半強迫方式,天天讓爸媽妹妹自我測量。
無論如何,都要保障他們的未來不會因為健康問題,導致身心受到折磨。
所以才寫這篇文章和大家分享。
希望你們也能天天半強迫爸媽量體重、血壓。
保障未來的生活品質。


「人生主義」、「生活」的解釋

星期五上班,在電梯遇到老同事,同事的工作資歷是我的二倍長。
外面下雨,聊到下午要去參加兒子的活動,一同去郊外走走。
又聊到我一整個學期的星期五下午都請假陪孩子參加活動。
同事聽了之後,感嘆的對我說:「還是生活比較重要。」

一下子聽到這句話。感到相同認同。
我個人比較重視「生活」堅持「人生主義」
不論你支持三民主義、共產主義、享樂主義、禁慾主義、社會主義等等
不論你的家庭背景、哲學觀、宗教信仰、生活在那一個國家、活在那一個時代
最終大家都會過過完自己的人生。最後會失去自己的身體,意識會飄散不存在。

而一生的生活,都是每一分秒累積出來。
每分每秒所發生的事情又會對應到自己的意識。
也就是說,假設我喜歡去爬山,爬山這件事就會滿足我的意識。
更白話的說,就是興趣是什麼,
不違背他人意識的情況下,去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才會滿足自己的生活和人生。(含不違背他人意識為雷爾運動的精神之一,有興趣自行google)

星期五下午休假陪孩子去郊外活動這件事情,符合我的興趣,也符合孩子的期待。相對滿足了自我和孩子的生活。
以「一生」的角度來思考每個星期五下午短短的四個小時。
因為有我和孩子,陪同一群小孩一起參與活動,
讓「生活」有所不一樣,四個小時的「生活」精彩度比在辦公室和老闆工作來的有趣。平常都和老闆混在一起。有一個下午時間,可以和孩子、孩子的朋友、孩子朋友的家長互動。

想想看,由於我們一定會過完一生。
所以有機會活到八十歲,假設你現在就是八十歲。
你孩子己經50歲,為人父親、孩子可能25歲。
你回想自己在2015年5月22日星期五下午的時光。
會希望自己和老闆手牽手在辦公室工作。
還是和自己的孩子手牽手在郊外又玩又走。
答案很簡單。
不想讓自己白活,最好的方法應該是想像今天是最後一天,
今天過的充實、生活就會過的充實、一生是由每一天的生活所組成。
畢竟,不斷的追求更好的生活,是我、是你、是他、永不停止的信仰。

塗塗自然-溯溪行

第一回合:大地遊戲-樹大樵砍
集合時有二位小朋友吵了起來。這二位小朋友感情最好,平常玩在一起,往往也容易吵起來。
就像兄弟姐妹小時候都在一起玩一起吵一起打一樣。
就像夫妻平常也要找機會來吵吵架的feel一樣。
塗塗老師很有技巧的帶班上同學到草地上玩團體遊戲。
讓孩子們脫離那個吵架的情緒氛圍。
大家圍成一圈大又圓。
老師細說遊戲規則一遍又一遍。
遊戲大名叫「小樹長成大樹,樵夫砍樹樹要倒」簡稱「樹大樵砍」。
這是三拍遊戲。
第一拍:小樹長大成大樹,把雙手舉高比出尖尖的樣子。
第二拍:大樹左右二邊的小朋友用手刀砍斷大樹。
第三拍:大樹倒下指向下一位小朋友當小樹,重覆第一拍動作。
一開始玩,孩子還不熟悉,三五不時會掉拍子,一下反應不過來。
玩了不久,加上塗塗老師指導,小朋友們慢慢玩的很順。節奏越來越快,笑聲不斷。

第二回合:塗塗老師的雞湯治療
玩完大地遊戲,小朋友們都很開心。老師把大家叫來圍成一個圈圈聚在一起。
告訴大家說要講一個老師過去發生的故事。
老師曾經燉了一大鍋的雞湯,看起來、吃起來,都好好吃。
吃到一半沒有吃完的雞湯放進冰箱,隔天從冰箱拿出來時。
不小心就掉到地上,當下整個雞湯灑滿地。塗塗老師看到這個景象,很難過想哭。
老師很鎮靜的告訴小朋友說:「塗塗老師當時不小心把雞湯灑在地板上,那老師會不會,每次從冰箱拿出雞湯,就會掉在地上。」
小朋友們一聽,笑了出來,異口同聲的說:「不會。」

老師又說:「上星期我們有一位小朋友掉下溪底,但是他很勇敢。今天,我們也要去那個地方,從新讓瞭解當時現場。」

第三回合:停車場的橋下溪流與涵洞。
小朋友和家長聚集在上星期發生意外的涵洞上看著。
塗塗老師請小朋友們看清楚整個涵洞的情況,再和家長、小朋友討論當天的情況。
原來是大家圍成一圈看小青蛙,結果青蛙不停的跳著跳著,往洞的方向跳去。
結果小朋友一直往後退。退到最後,就有一位小朋友掉了下去。
說到這裏,塗塗老師請小朋友仔細的看整個涵洞、下面的溪流、水位的高度。
要小朋友試想一下,如果是自己掉下去,要如何上來??
並且請一位小朋友自願下涵洞,然後再模擬當時的情況,由一位大人協助爬上來。
@@王學文小朋友自告奮勇,假裝自己掉了下去後,由大人協助帶上來。
老師再陸陸繼繼請自願的小朋友下去再上來。
等有意願的小朋友都做完之後。
老師又說:「那如果沒有大人幫忙怎麼辦??」
要小朋友自看清路線,然…

塗塗自然-朔溪之旅

集合時有二位小朋友吵了起來。這二位小朋友感情最好,平常玩在一起,往往也容易吵起來。
就像兄弟姐妹小時候都在一起玩一起吵一起打一樣。
就像夫妻平常也要找機會來吵吵架的feel一樣。
塗塗老師很有技巧的帶班上同學到草地上玩團體遊戲。
讓孩子們脫離那個吵架的情緒氛圍。
大家圍成一圈大又圓。
老師細說遊戲規則一遍又一遍。
遊戲大名叫「小樹長成大樹,樵夫砍樹樹要倒」簡稱「樹大樵砍」。
這是三拍遊戲。
第一拍:小樹長大成大樹,把雙手舉高比出尖尖的樣子。
第二拍:大樹左右二邊的小朋友用手刀砍斷大樹。
第三拍:大樹倒下指向下一位小朋友當小樹,重覆第一拍動作。

朋友說不想活,由於我分辨不出是真是假。

朋友說不想活,由於我分辨不出是真是假。
還是認真回答他。
大約如下:
臺灣每天有十個人會自殺,我不建議自殺
因為自殺可能會死掉。
而且
農藥不好喝,不如喝咖啡和奶茶。
上吊脖子會拉長,以後不好看。
跳海會喝到海水,海水很鹹又很苦。
如果不是名人,沒有新聞會報導,默默無聞死去不值得。
割腕很可怕,流出來的血會弄髒地板。
房間燒碳會產生濃煙,造成空氣污染。

把心情放開,去找醫生談談, 憂鬱是一種生理疾病,不是心理疾病。
需要正確的飲食、醫生的藥物、適度的運動來改善。
一時想不開,更是不值得。
如果沒有認識可以開導你的好朋友,可以找我聊聊。
由於我想長生不老,從來沒有人來報導。
活過百年又千年,看盡一代又一代,穿越一個世紀又一個世紀,好不快哉。
或許聽聽我想長生不老的理由,可以讓你更想活下去。

學生宿舍在fb的社團,有成員以不理性的言論留言,讓大家不開心。

學生宿舍在fb的社團,有成員以不理性的言論留言,讓大家不開心。
住宿學生反應說能不能找到這個成員是不是學校學生,並說該成員可能是假帳號。
他丟一個名字給我,例如「王大呆」
我上網查了一下,全校歷年來沒有一位學生叫王大呆。
看了「王大呆」的留言,再推想一下,大致上瞭解到。
是學校的學生,對於某些狀況不滿,又不敢用自己的fb身份發表言論。
只好用假名申請一個fb帳號,再加入宿舍的社團。
因為不是自己,所以可以大罵特罵,不用負責。
當然資訊中心是沒有辦法找出「王大呆」的真實身份。
最好的方法是「直接刪除留言,或直接向FACEBOOK檢舉對方的不當言論」
提供一下假帳號的辦視方法,僅供參考,通常,大家一看直覺認為是假帳號,通常八九不離十。

1、正妹大頭照:假的,從網路上下載來用的。
2、沒有太多朋友或是沒有朋友互動。
3、沒有生活照片。
4、沒有po訊息。

該姓名是不是學生的查詢方法,如果fb 是中文姓名,直接輸入名字在電子郵件的收件欄位上,如果符合,就會自動出現名字和學號帳號。
可以用自己的名字試試看就知道了。

一早上班,在路上遇到的同事對我打招呼,都笑的好開心。

一早上班,在路上遇到的同事對我打招呼,都笑的好開心。
那種開心的表情,前所未見。
我心想,終於,經過十年努力,成為單位裏,人見人愛的開心果。
不久,遇到老闆,平常他都板著臉孔對我說話,
今天他也看著我一直笑,
突然之間,我覺得有點怪怪的,
又說不上來是那裏不對。
後來。
我終於體會出來了。
一大早,下大雨,為了怕褲管淋濕,索性就捲了起來。
到了辦公室,就一直維持這樣上班,不論到那裏修網路電腦,
同事看到我捲褲管、穿伯肯鞋到處走來走去的樣子。
都是笑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