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5的文章

青親好 職人手作好食好物-臨時專櫃人員

國小同學的老婆因為很喜歡吃日本手工零食,和一位朋友,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從去日本洽談代理,瞭解食品相關法規、創立公司,到網路行銷。一路走來的辛祜,盡看在眼裏。
現在她需要一些人手幫忙。
身為網路大宅男的我,動動滑鼠貼訊息這種不花錢的小事特別會。
當然就要義無反顧的到社群網路上幫她分享一下徵人訊息。
順便體會一下,網路行銷的魔力,一傳十、十傳百、眾人使力的效果。

以下是她貼出來的徵人訊息。有興趣的再聯絡她吧。

拜託~ 請問有認識可以站櫃的人嗎?? 急徵急徵!!!!!

徵 過年前臨時專櫃人員
工作地點:信義誠品
銷售品項:日本零食
工作日期:104年2月1~2月16日
工作時間:平日-13:00~22:00 假日13:00~23:00
薪資:$120/hr 獎金另計
條件:女性,親切積極,有銷售經驗者加
聯絡人:2517-9665 劉小姐

https://www.facebook.com/kiisgoods?fref=photo

生命的總時間是不確性的有限長度。

圖片
為什麼臺灣人一直要加班,超長工時。
一位國小國中同學到大陸的晶元封測廠工作十幾年,換匯後算下來的月收入約十萬元台幣(人民幣收入沒有增加太多,是人民幣增值後,匯率換算台幣的結果)。
他回台灣的時候說:
他們大陸的封測廠工作,極少加班。
他問我,為什麼臺灣人要一直加班。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說可能是主管沒走,下面不敢離開辦公室吧。我猜的。
其他行業我不是很清楚,但是資訊業、電子業則是經常加班。
昨天下班前,廠商工程師還在忙,他們很羨慕我能準時下班。
我說其實偶而加班都是難免的,我也會遇到。
但是以前在私人公司工作,常常加班,導致最後超過下班時間沒走人。
我的臉色就不好。情緒極差。
主管問我怎麼了。
我說我的人生時間在加班中消失了。
私人公司不是我的,沒有股份、沒有投資、沒有事業性。
單單就一份別人事業的工作,沒有理由要拿我二十幾歲年輕的生命去消秏。
生命的總時間是不確性的有限長度。
一定要好好珍惜。

http://ideapit.net/p4542.html 台灣人為什麼會一直加班的原因 October 3,2011 加班和離職是因果關係 也是一種惡性循環 不信請看~~ 用圖示應該很容易了解































結論: 問題就出現在A和B那時候! 其實每個人每天只能吃的蘋果大概就是三顆 超過就是要留下來吃 隨著公司不斷發展,蘋果愈來愈多,開始有爛蘋果出現,員工又不熟,然後多增加 人,所以又多蘋果、然後有人走,又有新蘋果,又吃不完,又多爛蘋果,又吃不完, 又走人,又不熟,蘋果愈來愈多,人走的愈來愈多,爛蘋果愈來愈多,人走得愈來愈 快,增加的人又愈多,所以蘋果又愈多,愈多的人不熟,愈多人的離開~~~就是這樣不 停的歷史重演。

今天各大報頭條都刊出六名年輕的消防員的照片。讓人感到鼻酸,這麼年輕的生命就活活被燒死。

圖片
今天各大報頭條都刊出六名年輕的消防員的照片。
每個人的大頭照看起來都好年輕。
讓人感到鼻酸,這麼年輕的生命就活活被燒死。
這事讓我想起親眼看過火場和消防員救水的樣子。
住家的這一條街,增發生過二次火景。
來打火的消防員,每位都好勇敢。
前撲後繼的往火場裏面衝。
那時我才二十出頭。直覺得這份工作和打戰的軍人有的拼。
真正的出生入死。
最近消防員的工時過長被報導出來含上街抗議。
才知道這竟然也是血汗行業。
當然,他們也和警察一樣,是
城市鄉村小幫手,
隨叫隨到處處跑,
大小問題一手包。
真是辛苦的行業。


火場爆卦:6消防員是活活燒死 2015-01-21 02:54:57 聯合報 桃園記者/連線報導 桃園市新屋保齡球館昨天凌晨兩點發生大火,二樓鐵皮屋頂被燒熔坍塌,六名年輕的消防隊員來不及撤離,不幸殉職。 葉臻/翻攝分享 圖/聯合報提供分享 桃園市新屋保齡球館大火造成六名消防員殉職,家屬質疑為何屋頂坍塌四十六分鐘後,才知道有人罹難,根本是嚴重誤判,延誤搜救,害六個年輕人活活被燒死!消防局第二大隊大隊長李振坪解釋,火場可能再坍塌,為避免嚴重死傷,須先觀察,自己兄弟怎可能不救? 圖/擷自網路分享 桃園地檢署相驗,證實六名消防員都陳屍二樓,二樓鋼架有部分塌陷,遺體都燒到焦黑,其中一具被鋼架壓到扭曲,其餘五遺體有碳化現象,初步研判消防員遭遇爆燃、來不及走避,被活活燒死,至於鋼架是先崩塌或消防員遇難後才塌陷,須還待鑑定比對確認。 昨天下午,行政院長毛治國、內政部長陳威仁和桃園市長鄭文燦探望殉難者家屬,面對家屬滿臉淚水,感受到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哀慟,三人臉色凝重。 家屬質疑,明明火場沒人受困,為何還要派員冒險?甚至在六人失蹤後,前後四十多分鐘都沒有發動搜救,根本是讓年輕人犧牲。 昨天也有疑為菜鳥隊員在臉書爆料,指初期二樓悶燒不明顯,前面的人布線找火點,後來支援的人要進火場,發現大量煙被吸進火場,火從天花板滾出,這時遇到兩位學長慌張爬出來,問學長「還有沒有人?」學長說沒人後,長官一分鐘內決定撤出,事後才知道六位學長被困在裡面被燒死,長官還下封口令。 消防局第二大隊長李振坪解釋,起火點是在二樓後側電器室變電箱,在外圍灌救只是「無效射水」,只能入內打火源,避免延燒附近民宅。 李說,第一時間掌握有同仁失聯時,二樓已坍塌,火舌從建築物全面竄出,整棟鐵皮屋有上千度,隨時可能再塌陷,為避免嚴重死傷…

有些小孩平常很調皮,但是很會體諒別人的心情,又很貼心。

和媽聊到每一位幼兒園的小朋友都有些特別的個性。
有些小孩平常很調皮,但是很會體諒別人的心情,又很貼心。
有些小孩平常很乖,但是生起氣的時候,常常不能控制自己。
有些小孩則是遇到挫折,就會生悉氣很久。
由於我滿想知道我小時候有什麼特別的心理特質。
很好奇的問我媽說:「媽,啊妳知道我小時候有特別的什麼嗎??」
媽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
很認真的回答我說:「有,你最特別的是頭特別大。」
「拍幼稚園的畢業照時,老師還特別向我抱怨你的頭太大,所有尺寸的畢業帽子都載不下。」

妳和媽打架的時候,是不是都用這大榔頭互k啊??

回爸媽家整理房子,發現爸媽的床邊有一個大的有點誇張的木製大榔頭,
我拿起這真實的大榔頭到客廳問我爸說:「爸,你和媽吵架、打架的時候,都是抄這傢伙嗎??」
爸瞪了我一眼,那表情就像是對我說,講話再誇張一點沒關係。
爸說:「這是西湖工商打上下課鐘聲用的榔頭,全校的學生都是聽這榔頭打出來的鐘的聲音上下課。」
「那時候學校請了一位外省人來打鐘,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時間到了就去打鐘,工作很輕鬆,趙校長說他不能請假,後來他有些事情要逼不得以要請假的時候,就會找我去幫忙打鐘。」
爸又說他和叔叔二人(同一間學校服務),常常輪流去打鐘,有時是好玩去代替那外省人打鐘,有時候是去代班。
爸說他有時候看天氣、看心情、看新聞好壞,還會特別提早十分鐘敲下課鐘,讓夜間部的同學提早下課回家。
爸一邊講一邊露出甜美回憶應有的笑容。
我想,他應該己經在心裏回到那健康的年代。
和現在他只能坐在客廳等藥效來了之後,恢復行動自由,天差地遠。

爸又語重心長的說:「後來改用電子鐘之後,外省人就沒有工作,趙校長給了他五十幾萬元的退休金,就請他離開了。」
爸就在大榔頭要丟掉之前,撿了回家,一直放到現在。

爸說完了,我默默的看著爸爸,
然後很認真的對我爸說:「爸,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是問妳和媽打架的時候,是不是都用這大榔頭互k啊??」
(‥‥你以為這是城市獵人的世界嗎????‥‥)

如果工作是管理電腦和網路的話,還有個好處,就是可以處理家人的電腦、網路問題。

如果工作是管理電腦和網路的話,還有個好處,就是可以處理家人的電腦、網路問題。
以前學電腦的時候,完全不覺得電腦和網路對於一個普通家庭而言,有什麼特別的。
17歲開始學,現在22個年頭過去了,可以說是完全不一樣的電腦網路世界。
還記得第一次看到www的網頁呈現在電腦螢幕前的感動。
那時在班上同學1號的家裏,他己經研究了整整一個月,終於用modem連上中華電信提供的網際網路,我則去他家看什麼叫「網站」「網頁」,在螢幕前,輸入網址,等了一分鐘多,終於跑出完整的一個網頁資訊出來。
那時候我在家還用modem播接到1號同學的家裏,和他二人一對一的打網路遊戲「紅色警戒」,一手操作滑鼠線上對戰,一手打電話罵他怎麼可以偷襲。

只能一對一的網路遊戲,和現在幾萬人全球一起打的網路遊戲比起來,那可真是純真的年代。

剛好今天晚上家裏的網路有問題、妹妹的電腦也有問題,一併處理了一下。
家中的網路複雜,有一台網路印表機、三台ip分享器、三台網路交換器,跨層樓、跨三棟建築。
自己拉線佈線、自己設定網路網段、對於一般人而言可能無法處理這麼複雜的網路架構。
幸運的是和我工作上的網路架構比起來。
家裏的網路是小到不能再小的小小規模。
這點,自己覺得還滿幸運的。
缺點是,下班有時還和上班一樣,要處理電腦網路問題。

法國查理週刊遇擊事情

圖片
這件事情,經過好幾天的好幾天,還是一直困擾著我,找幾位朋友在fb上聊了一下。
仔細的看他們的回話。由於是fb訊息的關係,我還看了一遍又一遍。
深怕自己的想法過於偏激。
依我的個性,根本不可能去深入探討這些事情的原由。頂多是當個標題看看就好。
可是事情發展到後來,導致我一直的去探究。
朋友建議我看原文,但是原文沒辦法看的很快,還是去找了一些中文的評論。
到底文明是怎麼樣的發展,可以發展到罵人是言論自由的保障。

假設我當眾被某人罵、被嘲笑,我個人感到不舒服,對方可能不知道我不開心。
而我告訴對方我很生氣,請不要再罵我了。
但是對方還是一直當眾罵我。
說,這是他的「言論自由」。
這也就算了。
連旁邊看著我被罵的一大群人,都支持罵我的人說:「你不要生氣,他罵你,因為他有言論自由。」
最後一句話,我個人百思不得其解。
為什麼罵人、嘲笑別人,是得到大家認同的言論自由呢??

階段一:法國查理周刊遇擊:看到新聞我只是覺得這些被殺的人很倒楣,一定是周刊畫漫畫罵人,被人開了幾槍,一早去上班,身體被開了幾個洞,不能下班了。恐怖份子很可怕。

階段二:全球國家與宗教團體遊行反對恐怖攻擊:正常的反應,這事情太可怕了,畫漫畫罵人是不對,可是怎麼「恐怖份子」可以開槍殺人,弄亂周刊的辦公室、讓大家緊張,不爽大不了蓋布袋打一頓、或是向他們丟鞋子、寫信罵罵他們就好了。

階段三:「我是查理」標語:遊行隊伍中很多人拿著「我是查理」、歐洲運動場上的運動員,身穿「我是查理」t恤。表達支持言論自由。

第三階段,這事就讓我完全無法接受。
我個人一直認為,可能是我會錯意。但是當遊行的人們拿著「我是查理」的標語時。
意謂著:「我個人支持言論自由,不論這自由是罵人(宗教、政治)、諷刺人(宗教、政治)。」
這代表任何媒體都可以有無上限制的言論自由。

如果「查理周刊」不知道這事會讓伊斯蘭教基本教義派不爽就當第一次發生不知道。
但是反觀過去的相關恐怖攻擊歷史事件,媒體對伊斯蘭穆斯林的諷刺造成恐怖攻擊死人的事件,常常發生。

所以「查理周刊」在畫出這些諷刺伊斯蘭穆斯林的漫畫來讓法國群眾笑一笑之前,己經知道週刊的漫畫,會讓伊斯蘭穆斯林超級不爽。

為什麼還要畫呢?? 反對恐怖攻擊的活動大家普遍接受,但是持「我是查理 」標語的人們, 是不是也同意可以有無上限的「言論自由」任意諷刺他人的宗教。 一事就一事,對就是對、錯就是錯,但有些事情…

這咖啡的被取代性太高,這錢怎麼想都花不下去。

十幾位朋友在咖啡館開小組會議討論事情。
大家都點了一杯飲料。菜單遞到我面前,我看了一下,每人低消一杯飲料。
咖啡單價約130元~140元,我內心裏開始不斷交戰,
要點,還是不點??
點了話就是140元出去,換一杯咖啡。
不點的話,
就不符合低消的規定。
140元可以買四分之三包米,可以吃一個月。
140元可以加三公升的95無鉛汽油,車子可以跑39公里。
140元可以買二瓶中包裝鮮奶,孩子可以喝三天半。
140元可以給孩子吃一頓飯再加一份炒青菜,
買一杯咖啡可以喝二三個小時。
然後,就沒了,
這咖啡的被取代性太高,這錢怎麼想都花不下去。
最後我還是決定不要點140元的咖啡,只喝咖啡廳提供的白開水一杯。
再吃點大家帶來的點心。
我想破了腦袋,還是覺得這140元放在自己的口袋裏面比較安全。

十週年結婚紀念日請假一天,兒子上學前,問我為何不用去上班。

圖片
十週年結婚紀念日請假一天,兒子上學前,問我為何不用去上班。
我簡單的回答說:「今天是爸爸媽媽的結婚十週年紀念日。」
兒子整個人的臉都拉下來,神情變的很緊張。
他用嚴肅的口吻問我說:「爸爸,是不是每個人的結婚紀念日都放假一天啊??」
聽了覺得很好笑,回答說:「當然不是啊,只是我今天請假而己。」
兒子說:「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上班的人只要是結婚紀念日都可以休假。」
-----
王品的服務生輪流問我和老婆要點什麼要菜。
我則很努力的用手指一個字一個字的數每個菜名的字數。
沙拉:「松露鮮荀佐燻鴨胸烏魚子」十一個字。
湯:「松露菌茹濃湯」六個字
主餐:「王品牛小排佐犢牛肋排」共十個字。
甜點:「烤濃漿巧克力冰淇淋」九個字
飲料:「蜜桃黑醋栗汁」六個字

兒子見狀問我:「爸你為什麼要數每一道菜的字數啊??」
我說:「因為我習慣點菜名最長的菜來吃。」
並對服務人說我要這些菜。

兒子又問我為什麼,他媽在旁邊阻止兒子發問,要我快點點餐,服務生在旁邊等。
我說:「因為菜名越長,用的料可能越多,花一樣的錢來吃大餐,當然要選擇用料多的來吃才划算。」
服務生笑了出來。
我感覺到一股殺氣,好像有一種自已說錯話的感覺。
透過意念,我收到一個訊息:「你下次再給我講這個理由,你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