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 2014的文章

貢丸不能用透明塑膠袋裝起來喔!

回苗栗娘家,最喜歡蹲在門口外大馬路旁的石板上吃午餐或晚飯。
比較喜歡一個人靜靜的吃飯,這樣感覺自己有點文創青年的fu。
通常吃飯的時候,老婆的媽媽也會在一旁撿菜,
我們倆個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我吃飯、媽撿菜。
不久,流星雨妹妹來找我,他爸(二哥)和我同年紀,但是我比較天馬行空,妹妹偶而會黏我找我說話,可能她覺得我像是小朋友被塞在大人身體裏面。
我一邊吃飯,她一邊和我分享在家裏用黏土做出很多有趣的東西。
用一種很棒的表情面對她,說她做的很好,
我又用一種我也很會玩黏土的口氣和神情對她說。
我說:「流星雨,妳知道我也很會做黏土嗎??妳要不要猜猜看我最會做什麼??」
她說:「叔叔,我最不喜歡猜了,快告訴我是什麼??」
我則是很神氣語調說:「我最會用黏土做貢丸了。」
在旁撿菜的媽媽一聽,笑了出來。
流星雨妹妹太小,聽不出來有什麼梗。
她說:「好棒,那還有什麼嗎??」我想她己經被我感染到小事就是大事的氛圍。」
我說:「當然還會做高難度的薯條、鳳梨酥、燒餅、包子…很多很多。」
她天真的表情說著:「叔叔好厲害,下次教我做好嗎??」
我肯定的說:「好,不過要答應叔叔,做很多貢丸的時候,不能用透明塑膠袋裝起來喔!!」
流星雨滿臉疑惑的問說:「為什麼?」
我摸摸她的頭,注視著她的眼睛,很認真的說:「傻女孩,如果妳媽以為是真的貢丸,拿去煮湯怎麼辦??」
苗栗的媽媽在一旁笑個不停。

小班,我從幼稚園小班的時候,就對昆蟲印象深刻

賞螢火蟲活動結束的時候,我跑去問全程講解的怪獸老師,問他說:「老師,您對昆蟲感興趣,學昆蟲這一條路,你爸媽是不是超級反對??」
旁邊聽到的人也一致認同的點點頭,很好奇答案。
因為我們去的人,都是有小孩的爸媽,如果自己的小孩走昆蟲學系,肯定會擔心。
怪獸老師說:「我爸媽一開始很反對,現在是還好,但還是會一直唸我,他們就覺得當昆蟲解說員是一個會讓自己餓死的行業,不是正式的上班族、公務員、醫生律師等的正式工作。」

我又開始很好奇,其實我對於每個有特殊興趣的朋友,也都會問這樣的問題。
我說:「老師,那請問一下您什麼時候開始對昆蟲感興趣,一定是某個時期,開始昆蟲給你很大的印象之後,你開始學習、深入研究。」

怪獸老師回答:「小班,我從幼稚園小班的時候,就對昆蟲印象深刻,而且那時候我就自我意識到對於昆蟲的感覺很特別。我想這是天生的,就是大腦中對於昆蟲有很大的興趣。」
他又回答:「我們全家人都是學美術,爸媽是美術老師、我姐姐也是美術研究所畢業,不過我畫畫的時候,就是完全感覺不到興趣,所以索性就不學了。」

我簡單的結束對話:「原來如此,不過我覺得生物本身也是一種藝術品,例如昆蟲的生物結構和生態活動,只是美術作品不會自我繁殖,生物會。」

原來,怪獸老師在介紹的過程中,偶而會說出他家有多少種昆蟲標本,還收集全套的蟑螂,當怪獸老師說到他有世界各國的蟑螂標本時,滿臉流露出一絲絲的驕傲感。

當然,怪獸老師成長的過程中,需要的是偉大的父母包容和家庭的支持,不然他一定會被強迫當美術老師或是電腦工程師、網路工程師。

茶花莊賞螢火蟲

看螢火蟲的活動是下午開始,午間的生態介紹,講解的怪獸老師約二十初頭,大學剛畢業,聽聞是台大昆蟲系畢業。
行程開始前,怪獸老師就說:「大家只要看到昆蟲都可問我,我一定會知道牠們的名字。但是不要一直問我植物,有少部份的植物我還也是不認識。」
好大的口氣,這是我對老師的第一個印象。
結果,真的是不論怎麼找,找到的昆蟲,怪獸老師馬上可以唸出名字之外,還會用大型網子抓來給大人小朋友看。
晚餐時,和同桌吃飯的家庭爸媽聊天,我提出問題說:「讀台大昆蟲系,到底畢業後可以做什麼事情。因為與昆蟲的工作再怎麼多,也沒有辦法容納每一年的昆蟲系畢業生,最後一定會有一大票的學生無法在與昆蟲專業相關領域工作。」
然後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這個問題。
---
晚上夜間觀察螢火蟲的時候,怪獸老師行前就說:
一、小燈龍可以照地面看路前進。

二、手電筒不要直接照螢火蟲,雖然對螢火蟲沒有影響,但是會影響到其他人看螢火蟲。

三、在飛的螢火蟲抓到後,全部都可以抓,但是要小心安全,看完記得放走,不小心讓螢火蟲受傷,牠們會死掉,但是對螢火蟲生態沒有任何影響。因為在天上飛的螢火蟲都是公的,成千上萬隻公螢火蟲找母螢火蟲,不會因為你不小心弄死幾隻,影響到螢火蟲生態。

四、千萬不要去抓一二千隻螢火蟲當看書的燈,一隻螢火蟲只有千分之一燭光,二千隻只是點一根蠟燭的光,根本不能看書,確要花二個小時來抓。不如早點睡,明天天亮來看書的實際。所以「囊螢映雪」裏面車胤小朋友,一定是抓整晚的螢火蟲,然後被大人看到,馬上假裝自己在讀書。

(補充:「囊螢映雪」這則成語的囊螢是晉代車胤家貧,沒錢買燈油,而又想晚上讀書,便在夏天晚上抓一把螢火蟲來當燈讀書;映雪是晉代孫康冬天夜裡利用雪映出的光亮看書。後用「囊螢映雪」比喻家境貧苦,刻苦讀書。)


開始一大群人延著茶花莊的小路前進,本來以為要離開建物一大段路才能看見螢火蟲,
竟然是走不到幾步,一到暗處,螢火蟲就映入眼簾,每一個可以目視的地方至少有二十隻左右,對我而言己經是看過最多的一次。
過去三年來,三次看螢火蟲的經驗,都沒有這次這麼多。
不過這次活動的缺點就是人太多了,太多大人小朋友,觀看的品質就差一點。
還好我突然想到一個點子,就是不要跟老師和人群一起走。
當大家在林道小路間,離開之後,
我就和妹妹二個人,獨享了整片安靜的林地和遍地星光點點的螢火蟲大軍。
當靜靜的看著很多很多的螢火蟲,一閃一閃的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