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4的文章

男生女生不一樣,單工多工想太多。

很多女生不瞭解為什麼男生不順手多做一些事情。
很多太太不瞭解為什麼先生不會多去關心家裏事。
很多女友不瞭解為什麼男友不會多為她做一些事。

其實這是男女生思考上的差異也就是大腦結構上的差異。

男生大腦是單線單工,一次只能想一件事並做一件事情。
女生大腦是全線多工,一次只能做一件事並想所有的事。

例如一:
男生一群在一起吃飯的時候,花90%專心吃飯很少聊天,10%聊天。
女生一群在一起吃飯的時候,花100%的時間聊天,用剩餘的時間,不小心就把飯吃完了。

例如二:
如果叫男生去掃地,他會乖乖的把地掃完。然後就被女生罵,為什麼你們男生就只會掃地。為什麼不順便把房間整理好、把地板托好、把垃圾也拿去倒。女生認為這些事情應該順便順手去做,男生只能聽到掃地,並且專心去做掃地這件事情。

例如三:
男生去看電影飢餓遊戲,看完電影之後,女生問他感覺如何,他會說,女主角和男主角活下來了。
女生再問男生:然後呢??男生會回答:整部戲裏沒有床戲。
女生再問:還有呢??男生會說:我覺得電影裏的女生們身材都不錯。
男生整個就是圍繞在他眼中的重點上。
如果是問女生,女生會告訴妳,這部戲有很多感情、對活下去的渴望與無奈、對制度的憤怒與反抗…很多很多。

所以,不要再問妳老公或是妳男友,為什麼你不會想這麼多、為什麼你會發呆。
理由很簡單,一次一件事,單一線路思考處理單一工作。

機巡九份、帶六五式K2步槍吃餛飩麵。

陳進興專案在1997年中,為避免陳進興等人從漁港偷渡出海到對岸,整個臺灣島的海港都佈滿了二十四小時的哨點,一哨二人、一次三小時、一天站二班、站三休三,全副武裝、海巡帽、老式防彈背心、二個彈匣,第一發空包彈、三發實彈。

加上機車日巡一組。
每天中隊部要安排二組人力出巡。
我想這是海巡部隊第一次有日間外勤出現。

當時我在基隆一帶的知名海釣漁港服役-番仔澳漁港,最大的二個特色就是有一個在美國原住民載酋長帽的側臉岩岸、在靠外海的岩岸部份,可以在岩石上看到很多海底生物的化石,這點比較少人知道。(可以google圖片-番仔澳漁港,即可看到美景)

當時站哨的時間大約是在清晨4點到7點,這是整個日出的最美時間,由於地理位置的關係,所以無法看到日出。不過確剛好可以看到九份,很少有人知道,從番仔澳漁港看過去的九份的外觀,因為來這個漁港的人,都是熱愛海釣。而這樣的人畢竟是少數。

到現在2014年,我還是記得第一次從番仔澳漁港看到九份的樣子,
在深夜裏、一整片的城市燈光、躺在遠方的山坡上,靜靜的,只聽的到海浪的聲音。
有時會有霧、有時會有雨,就在遠方的九份山城上方。
從深夜星空滿滿到日出那一段的山影、光影變化,甚是迷人。
當時常和小一梯的學弟-賴英助一同站哨。
站哨除了聊天、看海、看星星、月亮、偷偷買飲料、偷跑到麵攤買麵吃之外,其實很無聊。
遠方的九份就一直靜靜的陪我們站哨。

但是我從來沒有去過九份。

在九份山下看久了,就一直很想去九份走走,可惜一直沒有機會。

日間機巡也是陳進興專案的一部份,由排長或班長帶隊,四人一組、二台機車、一來查日哨值勤情況、一來給予日哨支援。
由於機巡比較自由,大部份都是老兵值勤。
那一天天氣晴,我剛好被安排到機巡,是帶長槍的槍兵,帶隊的排長是很受阿兵哥喜愛的好排長。
上午就帶我們到ㄌ陰陽海正前方的水湳洞海巡分隊哨所探班。 機巡一伙和哨所的人,在中山室聊天、吃點東西、看電視,就像家人一樣。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說,哨所像一個大家庭,每位弟兄都像家人一樣,有人煮三餐、有人洗碗、有人打掃,十幾個人住在透天式的哨所,有爭執、有歡笑。 在海巡班哨的日子是很特別的當兵體驗。 感情好的原因之一是,你每天有六七個小時,可以和一同出勤八小時的弟兄聊天,感情當然不一樣, 我相信你一輩子也沒有機會和家人、愛人,每天有八小時待在一起聊天。
那一天在水湳洞班哨,我突然想打電話回家,中山室有一台投幣式電話,剛好接電話的是我…

代表在不影響別人、也不造成別人困擾的情況下,要勇敢的活出自己。

其實光頭還代表一個意義。
代表在不影響別人、也不造成別人困擾的情況下,要勇敢的活出自己。

很多人一生都在在乎別人的看法、別人看自己的眼光、擔心別人覺得自己不好、不完美、不夠漂亮。
但是我們啟能滿足所有的朋友和旁人呢??
家人總是告訴我,不要理光頭,因為不好看。
可是我從小到大就一直很想理光頭。
我想嚐試那水流過頭皮的感覺、
我想摸那刺刺的頭法。
我想讓風吹過我的頭皮。
我想讓自己有多樣的風格和外型。
當我第一次理光頭時,內心也是有點困擾,真的要這樣做嗎??
真的要完成我十幾年來的夢想嗎??
當我做了,整個感覺都超好的。
雖然光頭的日子只有短短的幾天。
但是當我頂著光頭的時候,我覺得我自己終於完整了。

所以,您是不是也應該要開始做那些內心最深處想去做的事情,去完成它,列出清單,讓生活從此不一樣,活出那尚未完對的自我。

十年後的下一台筆電,應該也是要用apple才對。

1997年底的冬天,在福隆海巡十二大隊,和大一梯的學長Quinn Lin閒聊之下,得知他很喜歡電腦,我個人對於電腦則是很想要有一台筆記型電腦,也告訴他這個想法。
那時候,一台筆記型電腦大約快十萬元,跑windown 98,用一小時多筆電,整個筆電就會一直發燙,熱到不行。
在大隊部建築的穿堂上,我還記得 Quinn Lin如何的回答我。
他說:「你不要做夢了啦,你知道一台筆電的價格很貴,散熱又不好、會一直當機,我們一般人根本買不起,買了也很難用。」
我還問他心目中的電腦可以做什麼??
他說:「他以後要組一台電腦、可以唱卡拉ok、可以看電影、結合音響可以聽音樂。然後很多很多事情都可以在上面完成。」
1996年臺灣才有WWW、1997年的時代,還是用電話線撥接上網。
行動電話剛普及。
我在1999年考上大學後,老媽資助我買了一台五萬五仟元的acer筆電給我上大學使用。
用到2004年後,改用工作上提供的筆電二台、
2013年到apple直營店面,拿起apple mac air筆電,受到它又輕又薄的影響。馬上決定要買一台,三四個月存夠錢後,終於入手一台mac air。
從那一天起,我的mac air筆電就沒有再關機過了。

前幾天我也推介一位對電腦不是很熟的朋友買筆電。
他問我要買apple還是windows筆電。
我說:「windows的筆電其實各家廠牌都差不多,如果是我,絕對不可能去買windows筆電,因為我不想要又重、又不順手的東西一直陪著我。」
後來他買了apple mac air,現在一直感謝我,感謝我當時的推介。
現在,我就是用這一台mac air筆電、在早餐店打這篇文章。
而我昨天拿出辦公室的windows筆電,用不到十分鐘,覺得還是改回mac air好了。不是很習慣那種,一直點、反應慢、等好久、觸控面板不順手的感覺。
十分鐘就受夠了。
我想,十年後的下一台筆電,應該也是要用apple才對。


看著龜山島的日子。

明天要和朋友登龜山島,如果要寫遊記,應該是在去山龜山島之後再寫才對。
但我總是想先寫一下,原因無他,從西元1998年6月份開始,就一直很想登上龜山島上去走走。
會有這樣的想法,在1998年6月份的時候,剩下不到三個月就要退伍,
在海巡頭城一二大隊萊萊分隊哨執勤待退,每天就是看著龜山島。看久了,就一直很想上去走走。當時並沒有開放登島,還是管制地區。
我記得每天中午在分隊哨吃午餐的時候,總是喜歡一個人拿個椅子到屋頂上吃。
就單純的看著海、看著雲、看著外海不遠的龜山島。
過著無世無爭待退伍的日子。
後來退伍後,2000年8月1日開放觀光,從那一天開始到現在,也沒有登過島上。
明天就要實現這十五年來的想法。
雖然不是一個很強烈的願望,但也是足以讓自己完成心裏的一件事情。
十五年前,那位一直看海的青少年,現在己經是一位中年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