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11, 2010的文章

農曆春節前的最後一天上班-機車發不動,上不了班,還被關在家裏。

早上八點準備出門,這是我最後一個出門的時候,八點四十五分上班,八點再不出門就來不急了。
結果,機車發不動。
只好送修,機車的key就留在機車店。
回到家裏等機車店開門,小孩一直吵著要我陪他玩。
我說現在我人雖然在床上躺著,但是現在是上班時間,負責人是你媽媽,有事去找你媽媽。
不要找我,我星期六日和下班時間都會陪你玩。
不久,我就起床忙點私事,小孩老婆不久就出門了。
快十一點的時候,機車店的老闆打電話給我,說車子修好了,修東修西的,花了3250元。
想想我還是很幸運的,不是春節連假機車故障,連機車都不能騎。
錢是事小,不能上班也還好,農曆年前的最後一天,通常沒有什麼大事情。
就是處理一下,紀錄一下農曆年過完後,要做的事情而己。
十一點半,準備出門上班。
結果,被老婆鎖在家裏。我們家的大門,要出門有時候,一定要有大門的key,我的key在機車店的機車key上。
只好打電話,請機車行的老闆來幫我開門,
真的是一個冏字。
農曆年前的最後一天上班,就因為這樣,要請半天假。

以下是我在人事系統上所寫的請假理由:早上出門機車發不動,結果就來不及上班,然後我把機車送去修理,花了3250元,修到十一點才好,所以上午請假。

給總統的一封信

這篇有意思,雖然我沒有看完這封信,不過也分享一下。
一位朋友寄來的,可見在網路上己經傳很久了。
有一句話很有意思,在這個單位是丙等的人,到其他單位可能是很優秀的人才。
只是環境不同,都致境遇不同。


您好:
   職之所以敢鼓起最大勇氣懷著忐忑不安心情寫信給您,是因 總統您擁抱基層,您的智慧、法學素養及高瞻遠矚的胸懷,一定可以理解也可以包容我的莽撞,不周之處尚祈海涵!改革必須是民心所向,也是身為公務員所必須踐行,但也要衡量是否合於情理法。淘汰不好的公務員是必須做的,亦當然要學習企業精神及效法外國績效考核制度,但制度之適用有國情、民族性、地域文化等性質之差異,所謂橘逾淮而為枳,外國服裝不見得適合本國人穿。今銓敘部修正公務人員考績法,其中訂丙等(現暫修訂為四級)「比例」將使政府機關元氣大傷,令公務員惶惶不可終日,事防微於漸勝於亡羊補牢,故斗膽冒昧懇請 總統撥冗看完這出自基層公務員真心懇切之言,茲分述如下:(希望這封信能上達 總統而非僅由幕僚交下處理)
一、考列丙等條件既已明定,再訂「比例」則此條件形同虛設,未符丙等條件之人員為「比例」之故而考列丙等,不符法制精神。二、機關若編制五百人1%考列丙等,第一年五個、第二年十個、
第三年十五個其中或有重複,這些人在機關將會形成向下沉淪
黑暗的力量;不平、憤怒、憎恨、抗告、不信任、檢舉、黑函
等將破壞機關和諧,負面的氛圍使機關未受其利反受其害。
三、若一個國家因無法處置少數之壞人以致治安不好,為防止犯罪
就判一定「比例」之人民重刑關進監獄,再以宗教、心理諮商安撫其情緒,訓練新技能使其重返社會。被貼標籤後釋放,竭誠歡迎這些更生人的機關、企業有幾個?又如何逃離社會大眾異樣的眼光?若因「比例」被判三次重刑就處以死刑,則法律何用?這些公務員因此心裏受煎熬、人格被扭曲,這是「制度殺人」。四、一個頭腦聰明體格健碩之人,對於處於末端的手足不停傷害縱為小傷,久了也會因失血或疼痛而舉步維艱,其理想抱負雄心壯志將流為空談。又如一個家族無法處理壞份子,礙於外界的批判就定出比例誅殺族人,這個家族永遠不會壯大。五、公務人員乃社會的中堅是國家穩定的力量,父子、夫妻、兄弟、朋友因政黨而反目,乃個人對政黨熱情且於政治上寄予希望,認為自己所支持的政黨可以帶領國家走上康莊大道,為人民謀最大福利之故。但因「比例」而考列丙等則非干政治、理想,而是直接傷害了他們的家人、朋友。公務員不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