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1, 2009的文章

程式設計師的悲哀

我相信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人極度喜歡寫程式,也一定有人極度不喜歡寫程式,當然這兩極之間,也是有很多人介於其中。我就是那種不是很喜歡寫程式的人。 對於電子工程科、資訊管理科畢業的我而言,要去外面找工作,程式設計師是一種選項。 是因為我不會寫程式,所以才不喜歡寫程式嗎?? 不是,我的邏輯觀念很強,在專科大學讀書,程式設計的作業也都是我自己寫的,大家都知道,一個班上五十人,真正會寫程式的人,絕對不會超過十個,我就那其中一個,雖然我的程式設計能力不是很強,會寫的程式語言也不是很多。 不過我還沒有畢業的時候,我就知道程式設計是一條很幸苦的路,絕對不可能工作超過六十歲。 因為程式設計是腦力勞力工作,和機場捷運工地上的工人一樣,只是工人是體力勞力工作者。 其實從寫程式設計的同事身上,我就可以看到這種辛苦的一面。 花很多時間去滿足一個需求,這還算好。 程式設計最可怕的一件事情是, 花很多時間精神去滿足一個未來一定會改變的需求,才是真正的悲哀所在。 也因為這樣,我畢業後,就不想要從事程式設計師的工作。

小捲毛說戰爭很可怕

下午一位朋友要向我借HBO的諾曼地大空降的影集,我放進包包裏,準備帶回家給他,結果和小捲毛一起吃晚餐的時候,他拿出這套影集來玩,接著就指著一張照片問我說,這是什麼,我隨口說,這是戰爭。他接著說:「戰爭很可怕。」 當下我嚇了一跳。 因為我們從來沒有跟他提過戰爭這件事情,他怎麼會知道戰爭很可怕。 戰爭發生,除了不能準時洗澡吃飯,偶而會死掉一些人之外。 小捲毛怎麼會知道戰爭很可怕,是他的遺傳基因告訴他這件事情的嗎?? (例如:人的天性會怕蛇和火,也是遺傳基因導致的結果。) 還是因為影集封面上的戰爭照片讓他覺得很可怕,但是他並沒有看過戰爭的影片和相關資訊。 讓他覺得可怕的因素不知道是什麼, 我一直問他:「為什麼戰爭很可怕。」 問了五六次,結果都沒有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小捲毛只是顧左右而言他。

原來我有三位主管及整體規劃和資訊安全

下午一點半開會,結果我睡到一點半,組長跑來叫我起床,真的很好笑,雖然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但是還是很有意思。這是繼上次主任中午叫我起床去上課,又再次由組長叫我,己經累積二位主管叫我起床, 下次我要收集每位同事叫我起床的其他紀錄。 ------------------ 不過開完一整個下午的會議之後,整個人都很頭大,因為主任+組長己經管很多了,再加上另一組的同事意見也很多。搞的我這個要做也不是,那個要做也不是。 其實這是工作上的過渡期,以前主任全權讓我們自己決定要如何做,現在是所有的大小事情都要開會討論決定。 當然一個中心,開會討論事情是有其必要性,但是當所有的事情都要討論的時候,還真的是惡夢一場。 例如:這幾年來,電腦網路維護案,都是我提出需求,和廠商與同事討論好,然後報告主任(沒有組長)就可以執行。現在是案子的所有細項都要討論。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主任組長很認真的在瞭解每個細節,但是也意見很多,造成我們做事的人,要做很多額外的工作,但也不是指額外的工作不好,只是不方便,而是有它"行政程序上的必要性"。 這點就像資訊安全一樣,越安全就越不方便,越方便就越不安全。 主任一上任,就有很多想法要我們去做。 結果組長一上任,又有更多想法要我們去做。 現在連另一組的同仁,也有很多想法要我們去做。 等於是不論我做什麼事情,都要和所有的人討論過後,認同之後,才有做的必要性, 換另一句話講,就是他們告訴我一步,我就做一步。現在做什麼事情都是看前看後顧左顧右。 不過還好,我覺得工作就應該是這樣,多多少少有點困擾。 我對工作的要求很簡單,就是三十五年內準時下班。 當然準時下班不加班是不可能的,只是盡可能的減少這些工作的發生。 其實主任組長管的多,也是有好處,現在我什麼決策都不用做,只要提數種方案,讓他們去做決策就可以,我只要建議。 這段時間,中心為了學校改網域名稱的事情,處理的很煩,但是處理的流程都是主任組長和另一組與祕書室徹底討論後,結果發生很大的問題,是人的問題,不是程序上的問題。 中心接到很多人的抱怨電話,結果我們只要報出主任的職稱就可以,不用講太多。 造成這幾天,只要有人抱怨,我們就說這是主任協調的,有問題要找主任。 我的嘴巴只要說到或是耳朵只要聽到:「主任說的!!」兩個字,就很爽。 這就是主任一權在握的超級大優點,想到以前都是自己決定,就覺得很辛苦。
不過最近做一個整理,我發現以下的造句會成立。
就是主任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