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有三位主管及整體規劃和資訊安全

下午一點半開會,結果我睡到一點半,組長跑來叫我起床,真的很好笑,雖然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但是還是很有意思。
這是繼上次主任中午叫我起床去上課,又再次由組長叫我,己經累積二位主管叫我起床,
下次我要收集每位同事叫我起床的其他紀錄。
------------------
不過開完一整個下午的會議之後,整個人都很頭大,因為主任+組長己經管很多了,再加上另一組的同事意見也很多。搞的我這個要做也不是,那個要做也不是。
其實這是工作上的過渡期,以前主任全權讓我們自己決定要如何做,現在是所有的大小事情都要開會討論決定。
當然一個中心,開會討論事情是有其必要性,但是當所有的事情都要討論的時候,還真的是惡夢一場。
例如:這幾年來,電腦網路維護案,都是我提出需求,和廠商與同事討論好,然後報告主任(沒有組長)就可以執行。現在是案子的所有細項都要討論。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主任組長很認真的在瞭解每個細節,但是也意見很多,造成我們做事的人,要做很多額外的工作,但也不是指額外的工作不好,只是不方便,而是有它"行政程序上的必要性"。
這點就像資訊安全一樣,越安全就越不方便,越方便就越不安全。
主任一上任,就有很多想法要我們去做。
結果組長一上任,又有更多想法要我們去做。
現在連另一組的同仁,也有很多想法要我們去做。
等於是不論我做什麼事情,都要和所有的人討論過後,認同之後,才有做的必要性,
換另一句話講,就是他們告訴我一步,我就做一步。現在做什麼事情都是看前看後顧左顧右。
不過還好,我覺得工作就應該是這樣,多多少少有點困擾。
我對工作的要求很簡單,就是三十五年內準時下班。
當然準時下班不加班是不可能的,只是盡可能的減少這些工作的發生。
其實主任組長管的多,也是有好處,現在我什麼決策都不用做,只要提數種方案,讓他們去做決策就可以,我只要建議。
這段時間,中心為了學校改網域名稱的事情,處理的很煩,但是處理的流程都是主任組長和另一組與祕書室徹底討論後,結果發生很大的問題,是人的問題,不是程序上的問題。
中心接到很多人的抱怨電話,結果我們只要報出主任的職稱就可以,不用講太多。
造成這幾天,只要有人抱怨,我們就說這是主任協調的,有問題要找主任。
我的嘴巴只要說到或是耳朵只要聽到:「主任說的!!」兩個字,就很爽。
這就是主任一權在握的超級大優點,想到以前都是自己決定,就覺得很辛苦。

不過最近做一個整理,我發現以下的造句會成立。

就是主任組長會用"整體規劃"四個字來造句。
例如一:關於這個問題,我們要整體規劃。
例如二:你要提出一個整體規劃的案子,或是計畫,不要這樣就提出來。
例如三:這件事情,一定不能只看現在,要有一個整體規劃的大方向來做。

另一組的同仁主管,會以"資訊安全"四個字來造句。
例如一:你這樣做不符合資訊安全。
例如二:沒有學校像我們學校這樣做的,這樣子資訊安全認證根本不會過。
例如三:沒有人像你這樣管的,這樣子會有資訊安全上的漏洞。

下次我也要學會用這八個字來造句。
例如一:對於這樣的問題,我需要以資訊安全的角度做一個整體規劃。
例如二:我怕這樣做,沒有一個整體規劃,會造成資訊安全上的漏洞。
例如三:資訊安全的相關議題,都是需要一個整體規劃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