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長簡單二句話,讓我整個心都亂了套。

高校長簡單二句話,讓我整個心都亂了套。
校長卸任後,準備搬到新的研究室,在研究室裏和校長討論電腦的擺放位置,準備在天花板佈上網路線。
校長說,這以前是吳主祕的研究室,他的電腦位置放在靠窗戶外,放一樣的位置好了。
一聽到吳主祕的名字,向校長詢問吳主祕最近身體狀況是否有好一點??
校長的臉色顯得沉重,語氣口吻顯得婉惜:
「對他而言有很大的進步,但是他的進步在我們外人眼中看來,進步不大。」
「上次我們去醫院看吳主祕,他不想我們看到他現在的樣子,用走勢比,要我們趕快走。」
校長一邊說,一邊用食指和無名指,做出人走路的樣子,模仿主祕,表達出離開之意。
「當天在美國腦溢血,昏迷過去,經過討論,還是坐飛機回台灣開刀治療。」
這句話一說完,完完全全的打在我的心房上。
因為大妹中風過,所以我知道當大腦中的血管己經破裂,血液在腦中漫延時,
只要時間拖的越久,大腦功能就會受到血液的破壞,意謂身體機能與心智能力消失的越多。
而主祕還需要在「腦溢血未受控制的情況下,坐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從美國回台灣開刀」
這代表大腦的受傷程度,會隨時間一久而越來越難修複。

一想到飛機上家屬的心情。
一想到主祕對病況的無奈。
一聽到親人朋友再多的關心與安慰,也無力挽回往昔健康的身體。
第三次中風的結果就是如此,生命是無情。
主祕當任主官管時,神采飛揚,對晚輩與選手的照顧、體育發展的用心、校務運作的睿智。
雖經過十年光景,還停留在我們的心中。

有時我不僅會想,若老了病了、無法再自由行動、無法再像年輕時一樣。
是這一生絕對無法避免的過程,
那現在「每天要做什麼」才能讓死亡與老病,延後到生命中最後的最後。
九成以上的人,會認為建康很重要,一成以下的人,會每天控制自己的飲食、有效的運動,
來實踐「現在和未來的健康生活」
或許,我們能做的不多,但是只能要能力所及、能控制的、就應該要盡其所能的去做。
畢竟,這世上的一切可見與不可見,都是浮雲流水,終會在時間長河中消失,
陪伴我們到最後一分一秒的,不是愛人的愛情、親人的親情、友人的友情,而是我們的身體和心靈。

校長那簡單的二句話,讓這二三天的我,一直在思考,主祕躺在病床上,坐在輪椅上的心情。
主祕,這個時候,會想什麼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Google表單與工作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