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8的文章

學生冷到想在宿舍自殺

圖片
體育大學的冬天有一種特殊的冷風冰雨,每當寒流降臨這塊林口平地時。
一出辦公大樓門口,能從迎面而來、綿綿不絕的溼冷水氣中,讓每位同事同學,感受特別深刻。
好幾年前,一位工讀生曾經告訴我,每年的冬天住在二期學生宿舍晚上,冷到好想自殺。
她說這句話的表情和語調,就這樣深深的印在腦中,
因此。
每年的冬天,都會想起她告訴我的這句話。

這幾天的天氣,又進入那特有的溼溼冷冷,
從平地開車上來學校,開車門準備刷卡,都能感覺到那股寒氣。

想說這樣的天氣,學校新開的拉亞漢堡早餐店應該人很少,特別需要「安靜」的我,
當然被吸引了過去,
隨意點了一份早午餐,當然也和中等美女般的服務生聊一下天,當作是今天人際互動的禮物。

坐在一樓室內的沙發上,看外面的風風雨雨,
等早餐的空檔,打開筆電、接上藍芽音響,放些自己想聽的輕音樂。
沉浸在不同的環境中,可以暫時跳脫生活中的繁瑣和困頓。
有形的財富很難追求。
無形的財富則是要多少就有多少。
在體育大學轉角的拉亞早餐店用餐,才能體會到那感受的特有種。
校園的寧靜中聽館外大片青草生長的聲音。
師生在毫米咖啡館討論課業和未來的事業。

服務生端著整盤的早餐,放在木紋的桌上,笑笑的對我說,下次要多找同事來訂早餐。
指著筆電說,己經幫您們打好推薦文章。
晚點就可以體大和學生FB社團看到。
就會有更多師生知道這樣美好的一個地方。
讓他們大學四年的生活,有一個可以和愛人互相擁抱取暖,感受彼此體溫與愛情的餐館。
你覺得我說的對嗎???


威力導演

錄了幾段影片,準備上傳到Youtube,再看了幾次自己錄的影片後,對於講話聲音的「背景雜音」
還是很不滿意,上網搜尋原因,發現錄講話聲音,不論背景多安靜,都一定會有來自於聲音反射造成的雜音。

再GOOGLE一下去除雜音的方式,都指到威力導演這套老牌的影音編輯軟體。
仔細想一下,自己的需求是不是要用到這麼專業,或是下載免費的影音編輯軟體來處理所錄的影片即可。
為了讓自己更徹底的表達想法和概念,來幫助有需要這些資訊的人。
還是覺得有必要花錢去買「威力導演」,昨天上午想出這個結論。
馬上下載試用版安裝完成,也去網路上找到免費的教學影片(官方版)和說明檔。
由於個人無法一直使用筆記型電腦學習與練習,又去博客來書店買了二本威力導演。
晚上十二點前,己經規劃好在1月31日內學會全部基礎的「威力導演」使用方式。
也同時看了四十幾分鐘的教學影片。
會有這些動機,當然是來自己過去和未來,都有這樣的需求。
但影響最大的還是網路上的說書人youtube影片,例如訂閱人數都是幾十萬人的冏星人所錄的冏說書頻道。
總覺得他們講的很不錯,但就是少了一點我想要的感覺,
也想試試看,錄一些讀書心得報告。
反正書都是每天讀,多花一點時間錄影和編輯,實在是沒有多大差別。
最吸引人的還是會影響幫助更多人。
在這個閱讀風氣極度低落的時代,像我們這樣堅持每天讀書、運動、早睡早起的人。
都被視為社會異議份子和邊緣人,心中難免有點委屈。
為了離開被歸類為「邊緣人」這一段,更大更多更廣大範圍的群眾接觸與練習高度社交技巧。
成為必要的發展方向。
我想,這或許是農曆新年的新開始。
我怕的不是自己只有三分鐘熱度,怕的是自己會堅持三四十年。
就像我十五年前決定要寫blogger網誌開始,竟然就每二三天寫到現在。



一失足成千苦恨,再回頭己百年身。

圖片
早上七點開車進校門,發現校門口有一起車禍,清晨車流少很多,還是會發生車禍,各位同學同事、開車騎車還是要小心。
想起19歲參加十四天的金門戰鬥營,認識一位朋友,二隻眼睛是凸出來,講話有點不靈活,熟識之後,他告訴是和一群朋友吸毒、飆車,神智不清出大車禍,撞在一起,死了二位朋友,他在醫院住半年,造成的後遺症。
那半年媽媽都在病床陪他,沒有一天是不哭的,眼睛通紅。
出院後,他感到很對不起爸媽和死去的朋友,除了孝順爸媽外,他希望自己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他很吃力的講完這些經歷,朋友們聽了,心裏都感觸很深。

一失足成千苦恨,再回頭己百年身。

這成語形容騎車不小心,還滿貼切的。



單位去年底一位同事離職,自然而然他的工作就落在我和同事二人身上。

單位去年底一位同事離職,自然而然他的工作就落在我和同事二人身上。 生為組上唯一男性同事,依「男主外、女主內」的習俗, 分配到離開辦公室去各單位修電腦、查網路、設定網路印表機之外的外派工作, 難得有機會到各單位去處理各種比較基礎的電腦網路問題,也算是有趣。
有一天體育處同事需要二台舊電腦的移交。 100年舊電腦移交前要重灌作業系統,安裝office和其他必要軟體,這一作業下去至少要三小時以上。 而且隨時間的推移,需要電腦移交的數量只會越來越多。 本來這業務是離職同事處理,現在要僅剩的二人去做,顯得有點吃力。 一開始我們請體育處的同事再多等一下,等到有新人應徵到資訊中心工作後。 再請他來處理。 當天回家後,一直在想,同事知道「重灌作業系統移交舊電腦」是一項繁重的瑣碎工作而且數量龐大。 因此同事可能「不方便或是不好意思」找我做這項工作。 一邊洗澡一邊想。 這工作若不接手去做,新人應徵又完全沒有結果, 在可見的未來根本還沒有任何人來處理這項業務的可能性。 等待100年舊電腦移交的單位同事,只能無盡的空等,業務推行必然會受到等待電腦撥交的影響。 別人花時間等待,就好像在浪費自己的時間一樣。 「想一想,還是接下全部電腦重灌的作業好了。」 隔天一早上班,就告訴同事說:要移交的舊電腦主機全部我來重灌好了,這樣他們就不用一直等下去。 一開始重灌還不熟悉,重新設定主機板bios的開機順序到光碟機,放作業系統光碟片,一步一步的做下去,想想自己竟然也快十年沒有重灌作業系統,現在作業系統安裝,己經聰明很多,少了很多步驟。 一邊處理其他業務一邊安裝重灌系統,處理完成後也二三個小時過去了。

清晨四點半到淡水,下著小雨,一人靜靜的撐著傘,坐著等著開門。

圖片
清晨四點半到淡水,下著小雨,一人靜靜的撐著傘,坐著等著開門。
夜很靜、校園很清、雨落在各處,唯我一人待在屋簷下躲雨。
天亮了,大門開了,離開了冷了一夜的地。
到賣阿給的早餐店,點了和二十二年前一樣的早餐,一份阿給、一份蛋餅。
當年一同來吃的專科同學都散落各方,各自發展,賣阿給的阿婆腰更彎了,還是一樣健朗。
吃完充滿回憶的早餐後,
散步到淡水長老教會走走,看看教會外面陳澄波街頭藝術館,追悼獲獎無數、才華洋溢的他,一定想不到自己會在二二八事件中,被國民黨軍隊殘殺。

走到淡水河畔的星巴克咖啡,點一杯從來沒有喝過也沒聽過的咖啡-栗香蒙布那堤。
感受和經驗向來是最重要的,在一切都不斷變化的光影中,唯有所處當下的時間空間最接近真實世界。

遺忘一秒前的所有不愉快的回憶。
停止未來所有的擔憂和煩惱,
用心去體驗所屬的時空,
才是唯一明智之舉,

這一間面對整個淡水河口的獨棟咖啡館,二樓陽台被規劃成一整排面河面海的座位區。
讓喜歡寧靜的人有個歸處。
在陽台喝半杯咖啡,享受涼爽的冷風吹拂,望向遠方的觀音山脈。
回到室內半躺沙發、再喝半杯咖啡,聽一樓櫃檯煮咖啡和交談聲,
無所事事、偷得浮生半日閒、或許就是生活中最幸福的事。















小金門抓到大金門游過來的逃兵,當場槍斃

阿兵哥前胸挷一個浮筒,背後再挷一個浮筒,從大金門海邊下水,準備順著海流飄到廈門投誠。
在海上飄了一段時間,上岸後以為是廈門,馬上對岸上的守軍高舉雙手,睜眼一看。
守軍帽子上青天白日滿地紅,才知道自己上錯岸了,上到了小金門。
小金門一個師,該岸的守軍連長,抓到大金門來的逃兵,營長、師長都不用向上報備了。
當場在海岸邊直接槍斃,就地正法。

大小金門任何一個阿兵哥失蹤,逐層上報後,全金門發佈「雷霆演習」這個演習的目的就是找出失蹤的阿兵哥,不論是死是活,死要見屍,活要見人。
所有金門部隊除了必要的留守人員之外,全軍禁止休假,全員投入演習,在沒有找到人之前,
「雷霆演習」不會結束,白天夜晚都要找,二三個人負責一小塊事先分配好的區域,
平均散佈在全大小金門所有的土地上。
就算是糞池要去翻開來看。
如果找到人,全金門的阿兵哥才能回營區睡覺休息。
偶而廈門會廣播:「蔣軍官兵弟兄們,你們部份的第x師第x營第x連,階級xx陳xx己經投誠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懷抱裏,你們不用再找了。可以好好休息。」
此時,聽到這樣廣播的金門守軍,高興的不得了,因為可以休息了。

我問他,這樣的情況應該很少見吧,國軍投誠到對岸共軍??
他說:「亂講,常常發生好嗎??你們現在都不知道了。民國67年到69年,我當兵的時候,三不五時就會有一兵二兵要游到對岸投共,有時連連長都投過去,只是台灣的報紙都不會刊出來。」

「在金門,晚上偶而會聽到碰!!碰!!一聲、二聲的槍聲,就知道又有人死了。」
「有一年底,全師一萬多人,我們整個師一年只死了98人,是大小金門六個師中,死最少人的,被列為模範師。」
「你想想看,才98個人死,是最少的,其他五個師要死多少人?」
我很好奇的問:「98個人是戰死的嗎??67年後,不是己經沒有打戰了嗎??」
他看我完全狀況外。
「不是,不是一次死98人,是一整年的時間。」
「那個時候,金門大大小小陣地,每一個阿兵哥都是帶實槍實彈,有時候吵架衝突、外省兵看不爽台灣兵、或是和連長打架吵架一大堆有的沒有的問題。阿兵哥情緒一來,直接開槍射人。」
「有一次一個晚上死十幾個人,阿兵哥和連長為了休假問題發生衝突,晚上大家睡著後,越想越不爽。拿槍進營房對睡在連通鋪的一整排弟兄掃射。那一次死最多人。」
「後來這些屍體,就像生營火的木材一樣,井字型的一個一個往上疊,推到火葬場裏面放油一次燒掉,燒完之後,堆在上面的都燒成…

microSD256G記憶卡市價是4000元到5500元,買到799元

圖片
microSD256G記憶卡市價是4000元到5500元,先去比價網查價格,看看能不能買到便宜一點的記憶卡,心目中的價格是1500元。
這個價格落差是很扯,但網路比價的時間成本太低,找一找說不定可以找到。
比價網一出來,價格落差還是差不多,各大網路賣場提供的價格。
受到市場機制的影響(代理商會去網路上查價,只要一低就會取消販賣資格,並依合約懲罰。),價格可以說都相當接近。
只好去蝦皮賣場再找一找,
因為蝦皮拍賣有很多小型賣家,可能會有水平輸入的貨。
一查蝦皮,不得了,一片microSD256G記憶卡,799元。
怎麼可能,丟訊息給賣家說,這是不是騙人的??
他回說他們是網路上一家大型代購商家,不可能騙人。
這個價格,馬上下訂二片記憶卡,在一心的期待下,
終於送到手中。
馬上將OPPO手機擴充到256G的容量(他牌的,羨慕吧)
再將SURFACE背後的microSD也插上一片256G。
筆電本來的硬碟也才256G大,現在花800元,就再擴充一倍大,心中感受特別好。
因此結論如下:
比價網之外記得找蝦皮拍賣。(因為比價網會和大型網路賣場結合,讓你買不到便宜的東西)




技術補充:各大比價網若和網路賣場簽訂合作合約,比價網可以從網路賣場的資料庫直接找商品和價格與其他優惠專案。
馬斯克專業代購
商品為代購需4-7天左右到台灣  GOOGLE馬斯克專業代購 我們在露天及Y拍皆有店鋪 可放心購買



陳老師說他很後悔沒有聽我們的建議,一大清早七點多趕到科技大樓四樓研究室,

陳老師說他很後悔沒有聽我們的建議,一大清早七點多趕到科技大樓四樓研究室, 準備整理今天上午九點半的開會議,己經約好幾位遠從台北來體育大學的與會人員。 結果研究室電腦完全不能開機,昨天晚上七八點離開研究室前還很正常。 平常我都最早到辦公室, 心急如焚的老師,八點多就出現在資訊中心大門口敲門(八點半才自動開門) 一打開門,省去不必要的客套話,就迫不急待的說他的電腦完全打不開, 我再詢問一些開機後的細項後,大致上知道是主機板或是電源方面的故障。 和老師一同走到研究室,路上就解釋說這樣的問題,不是資訊中心可以處理,只能送到電腦公司維修。 老師一聽緊張的口氣說:那我桌面上的開會資料會消失嗎?? 不一定喔~~若不是硬碟壞掉,九成是不會消失。 一定要把資料放在google雲端硬碟,像我都是這樣做,就算整個電腦故障,隨便一台可以上網的電腦都可以持續工作,一點都不擔心,無憂無慮,開心快樂。

二人走在行政大樓和科技大樓的連接走道間,老師說他很後悔沒有聽我們的話, 陳老師去年11月底從國外回國,重要的國外研究資料都放在筆記型電腦裏,一回到國內完全打不開, 那時候我們就請老師把資料放在雲端硬碟中,在雲端硬碟處理資料,每三十秒自動備份一次。 和人手動去備份的時間間隔差太多了。
在研究室一邊測試電腦開機狀況,確實故障,順便聯絡廠商下星期一來拿電腦。 也將電腦主機裏的硬碟拆下來,備份桌面資料到隨身碟,再雙方確認資料備份無誤後。 移轉到筆記型電腦,又順便幫忙將筆電的環境設定(含印表機)為老師習慣使用的情況。 搞東搞西,科技大樓研究室和行政大樓資訊中心之間跑來跑去的處理,也花了快二小時。

連續不停的下了好幾天雨,天很冷,棉被很暖

連續不停的下了好幾天雨,天很冷,棉被很暖,清晨醒來後,若能再被裏多窩窩。 肯定是天下美事之一。 可惜我還是必需六點起來,打點一下,開車送孩子出門,為孩子撐起大傘走出家門, 不及我胸部高,睡眼興松的背著小小書包,穿著厚厚保暖的衣服,二人二雙雨鞋踩在下雨積水的地上。 看著他們,半夢半醒,走在六點多的雨天路上,看著孩子的背影,很慶幸自己和孩子的關係很好。 我不要求他們功課、不要求成績,因為我知道現在所學的一切,不論學好學不好,最後不是變成常識,就是隨手可得的知識。透過網路和現實社會的資源,我們只需要不斷創新可以幫助他人的服務或資產,成功與財富永遠是源源不絕,擋都擋不掉。 父母與孩子的關係才是最重要的。 維持一種正面的家庭關係,讓孩子在小小的年紀中,整個成長的過程, 植入一段又一段美好的童年回憶。 才能讓他們未來離開家裏獨立工作生活後,能更正面的回應現實社會的一切考驗與打擊。 在車上,和孩子聊到這幾天連續溼冷下雨的天氣, 我說:「這幾天都下雨,感覺怎麼樣。」他們開心的說很棒啊!! 終於可以穿雨鞋出門,一直踩地上的積水很好玩。 一直轉傘,可以看到雨滴射出去的樣子。 要穿很厚的衣服很麻煩。 他們講者,我聽著笑著,整個車上都是玩笑聲。 或許,這下雨的天氣,有點冷到,但孩子有爸媽的溫暖,肯定會暖到心裏。

最近維修學生宿舍網路的經驗是「一定要留學生的line」可以節省很多時間。

最近維修學生宿舍網路的經驗是「一定要留學生的line」可以節省很多時間。
上個月二三位學生報修宿舍網路,只留「房間號碼-床號-手機號碼」,結果證實這是非常錯誤的決定。
因為手機聯絡實在是沒有line方便。
光是打電話給學生約維修的日期與時間,學生白天忙於上課或是訓練,
中午的短暫空檔,為了趕下午的訓練,常忙於吃飯和午睡,打手機給學生常常無法接聽電話。
因為沒有學生的line,無法丟訊息溝通。
後來學乖了,每次學生報修,先留下line再說,再把line的名稱改為「房間號碼-床號-手機號碼」
再將這事記在待辦事項上,每天清理待辦事項時,就知道還有多少學生尚未修宿舍網路。
相對用line聯絡,維修宿舍網路的好處如下:
1、維修完畢直接用line丟房間電腦上網正常的畫面給學生看。
2、維修問題直接用line告知,省去留紙條手寫還常常找不到筆。
3、去維修宿網之間,可以先用line通話,瞭解真正不能上網的原因,看能不能線上解決。
4、真的沒有時間去宿舍解決網路問題,還可以用line的視訊對話,請學生操作電腦,用line看他的電腦畫面。
5、line可以修改名稱,透過房間號碼,就可以找出學生的line帳號。

每二個星期要寫一次業務報告,這二個月的經驗是,只要問題一發生,
要去處理問題之前,先把問題寫在「業務報告、系統與網路檢查紀錄表、系統設備紀錄表、年度個人績效表」,再去處理問題。
若是先處理問題,等問題處理完,再將工作項目寫進業務報告,麻煩就來了,順序不一樣,結果也不一樣。
常常是:先處理問題,就會忘記寫業務報告。只有先寫業務報告,再處理問題,才能一勞永逸。
這二星期的工作報告如下:

處理適應體育系-李老師nod32授權問題(20171225)
協助處理體育博物館辦公室印表機拉網路線。(20171226)
規劃全校印表機共享方式,並建置全校印表機通訊錄(20180102)
處理教學大樓537教室,老師上課資訊講桌與麥克風沒有聲音問題(20180102)
處理會計系統和財產管理系統用同一台主機,導致二個DNS都會導到主計系統問題(20180105)
處理研發處電腦網路卡被移除,無法上網問題排除。(20171227)
處理行政大樓三樓304教室網路不通,無法辦理教育訓練的問題。(20171227)
處理樸園網路不通問題(20180102)
處理總務處園管組財產管理系統的筆記型電…

【人文講堂】20161106 - 正念.當下的力量 - 石世明

圖片
一直以來我都習慣自己用餐,同事也知道這一點,除非辦公室聚餐,不然不會找我。 今天選了一間學校附近的乾淨的親子餐廳,老闆夫妻和我熟識,總是會多聊幾句。 老闆知道我永遠都是一個人來吃飯,然後靜靜的一邊看書一邊吃,偶而會用一下筆電。 一開始用餐的時候,我會很專心的吃,品嚐每一口飯菜在嘴裏的感覺,前幾口飯會咀嚼100下以上才吞下去。 專注在用餐時的外在整體環境、內在感受是很重要的,也唯有這樣,才會讓這一餐用的開心、平靜、沉穩。 整個用餐時間,若有人打擾到我,或是和講話、聊天, 則無法專心致力的聽到自己內心的聲音、無法用心感受食物的味道、口感,對我而言不是很明智。
後來我才知道,這是一種「正念」的觀念。 就是做什麼事情,透過「正念」完全不分心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體的感官享受。 透過「正念」的力量,心智可以得到休息。 因為人的心總是會不停的分心, 永遠會擔心未來自己想像出來的結果, 永遠煩惱過去發生過的不愉快、負面的事情。 正念才能讓我們活在當下,生命就是片刻,當下專注在用餐,就能達到無憂無慮的生活片刻。
建議您可以看看石醫師演講,如何透過正念的力量,讓每天身心極度痛苦,無法康復的病人, 達到幸福的頂端。 沒有病痛的你,是不是更容易達到??
【人文講堂】20161106 - 正念.當下的力量 - 石世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ppKa2Sa22A

教育班長可能認為我是變態。

教育班長可能認為我是變態。
第一次上成功嶺是專科三級年升四年級,滿十八歲不足十九歲。
上成功嶺的一切都很欣鮮,能夠離開溫暖的家和深愛我的家人,
遠赴台中烏日成功嶺,心中整個爽到不行。
不論是出操、集合、無聊的唱軍歌、踢正步、答數,
享受那種第一次體會到的完全不自由感,無法自己決定什麼時候吃飯、什麼時候睡覺,
真的是滿特別的經歷,相對於專科生的自由而言,產生了強烈的對比,這帶來心智上的豐富。

記得第一個星期某天晚上,部隊用完餐後,分配到洗連隊餐盤餐碗的任務,
在長長走廊旁的洗碗流理臺上,
那傍晚的涼風,
一邊洗疊高高的餐具,一邊欣賞大操場、整排的榕樹、弟兄吃完飯後到中山室集合的樣子。
過一段時間,
教育班長走過來檢查,他可能看到我洗碗漫不經心,又洗很久。
班長拿起我洗過的鋼碗,用一種很大聲語氣對我說:「為什麼你洗過之後,碗上面還有油油的感覺??」
他一邊講,一邊用手指頭摸碗裏面,再搓搓手指,感覺很油的樣子,班長很不滿意。
我語氣平淡、微笑的說:「報告班長:為什麼油,我不知道??」班長表情呆住,他沒看過新兵鎮定回答這麼白痴的話。

回過神後,用很大聲的口氣說:「你混很大喔~~~再給我混試試看!!」
我用肯定的語氣說:「報告班長:是,我會再混!!」倆人一時沉默,班長不知怎麼接下話。
他淡定下來,聲音平淡的對我說:「那你再把碗好好洗乾淨。」
我用一種愉快的語調笑著回答:「沒有問題~~」
班長默默的走開了,去找其他新兵。

一個星期後,可以打電話回家,在電話中對媽媽說,成功嶺的教育班長不僅會生氣,還會大吼大叫,很好玩喔,他們很容易被激怒,心智很單純,很好相處。媽媽在電話另一頭嗯來嗯去的,不知怎麼回話。

接下來的四個星期的大專集訓,發現班長對我的態度都好好。
在班長向連長的推薦下,我當上旗兵,在部隊行進時,負責在前面拿軍旗。

後來我才知道,教育班長會在新兵到成功嶺的第一週,給新兵下馬威,故意刁難新兵,讓他們接下來的訓練更聽話。
不過在我的眼中,教育班長像是在演戲一樣,而我只是其中一個演員。
當演完班長帶新兵的橋段後,成功嶺大專集訓的四週,就成為一段未來回憶的戲碼。
人生,就是不斷的演戲,
幸福,就是認真的演戲,適時抽離劇本,跳脫劇本的安排,讓大家體會不一樣的新劇情,也是不錯。

後記:其實我不是那種在意別人對我的態度和看法,我比較在意的是,不論任何人對我的任何看法,如何透過自己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