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7的文章

「吃猴子肉是什麼樣的味道啊??」我問川七老師,

「吃猴子肉是什麼樣的味道啊??」我問川七老師,
老師看看我,頻頻搖頭的說:「很小的時候敢吃,後來和獵人去獵過猴子後,就再也不敢吃猴子肉了。」 「是不是太像人了???」我像小孩一樣搶著話, 「是啊」川七老師慢慢的道來: 四十幾年前還可以獵猴子,村裏的獵人會將打回來猴子切成一塊一塊的,平均分給整個村莊每一戶人家吃。 那時候會吃,吃的時候,就知道是猴子肉,但沒有什麼感覺,就像吃山豬肉、飛鼠肉、山羌一樣。 打獵分為夜間打獵、日間打獵、獵殺猴子是白天狩獵, 那一天,村裏的獵人看了天氣,覺得明天應該可以出村子狩獵, 大家就開始忙了,那時候年紀小,就要幫忙把火藥拿出來,放在院子前面大石頭上、排上一整排的曬乾、整理獵槍、通槍管、上油之類的,
天還沒有亮,獵人們就起了大早,穿過山林到狩獵地,在猴子群會吃的果子樹不遠處等待。 天一剛亮、猴子還沒有出來,大家都先偽裝起來,從外面看是完全看不到,就像一般的森林地一樣, 就這樣不能動、不能發出聲音,時間一點一滴慢慢過去,一待好幾個小時,快接近中午的時候。 猴子群慢慢出現,到果子樹上,但這個時候,還要觀察,還是不能動。 靜靜的,靜靜的,從猴子的方向,是完全看不到獵人的身影。 川七老師一邊說,邊比出準備開槍的動作。 然後。 碰的一大槍聲,那次打中一隻老猴子,從樹上掉下來,掉到很深的谷底。 大家聚在一起討論後,覺得要下山谷把猴子搬回部落,太花時間又危險,還是放棄好了。 但是放棄後,今天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了,猴子都跑光。 川七老師年紀最小,獨排眾議,堅持要下去大峽谷最下面,把獵物帶回部落分給大家吃。 花了半天的時間,從原始的樹林走到峽谷下方,把老猴子背回去。 一群獵人輪流背,輪到川七老師的時候,往背上一背起來 猴子十機公斤,就像國小三四年級的小朋友一樣重。 川七老師一邊說,一邊指著旁邊國小三四年級的小孩給我看。 猴子的二隻手臂就垂在前胸,像小孩的手一樣。 猴子的頭,就靠在肩膀旁邊,像小孩的頭一樣。 猴子的嘴巴裏面,還有沒有吃完的食物,在嘴裏傳出食物的味道, 一邊說,一邊用手掌一開一合的著自己嘴巴,示意猴子的嘴因不停行走在山路上的關係,也一開一合的咀嚼。
就這樣,再也不敢吃猴子肉了。 不過,獵人們相信,猴子肚子裏的油,不會結凍,是潤滑獵槍的好油,而且會打的特別準。
「這是迷信對嗎??」我說, 「是啊,不過那個時候,雞油、魚油、豬油等等,都用過了,還是猴…

年金改革讓我對月退俸的看法,產生很大認知上的改變。

年金改革讓我對月退俸的看法,產生很大認知上的改變。
原來,我們一直以來所認為合理的事情,會隨著時空環境的改變,而變的不合理,並讓其他人討厭。 原來,整個退休制度是建立在隨時可以減少和取消的承諾上。 原來,要維持整個家庭百年的資金運作,真的需要建全的財務知識與狀況。 原來,過去所認知的一切合理制度,都是錯誤的認知與美麗的誤會。
今天突然心血來潮,仔細算一算退休後每個月生活費含醫療費用大約要多少錢, 一個月粗估十萬元,一年是120萬元,六十五歲退休到120歲有五十五年。 總共是55年*12個月*10萬元=66000000元,只要在退休前存到六千六百萬元,就可以穩定的生活到120歲。 今年是41歲,到65歲尚有24年,因此66000000元除以24年,一年要存2750000元。 是我年所得的四倍半,根本不可能存到這樣的錢。 只好換一個角度想。 假設我有能力從資本市場賺取15%的利潤,一年要賺到120萬元,需要本金八百萬元 試算如下: 8000000元*15%年報酬率=1200000元 存下八百萬元,會比存下六千六百萬元還容易,所以資本市場的投資是一條必需要走的路。 這樣才能有效解決六十五歲後,沒有工作又要活五十五年的資金問題。 當然這只是今天的想法,供大家參考一下,有算錯,再請指教。 畢竟過去對金錢不是這麼認真的我,要開始認真起來,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練習。 這樣的想法,讓我有以下幾個具體的行動準則: 1、每天要運動,120歲前還有充份的體力可以環遊世界。 2、請朋友不要喝酒抽煙,這樣老了才有朋友一起花每個月的十萬元。 3、每個月領到薪水要先存一筆起來,不然不會有八百萬元投資。 4、騎機車上下班,這樣每天可以省二百元的油錢。 (補充:透過資本市場賺錢,因和體力無關,可以賺比較長久)
若大家還有什麼看法,可以留言告知,不吝指教,感謝。

半夜手機電話響起,怕吵到家人,馬上跳起來接電話,一看是學校機房的環控系統打來的,

半夜手機電話響起,怕吵到家人,馬上跳起來接電話,一看是學校機房的環控系統打來的,
半夜被吵醒,心情很不爽,但系統不是人要怪也不知道怪誰。 心情不佳、強忍想睡的睡意,還是拿起筆電直接連線到環控系統上,看一下機房發生什麼事情。 機房溫度過高,警示燈一直閃,還一直GG叫的,想說天亮再去處理好了,先睡去,一看時間是清晨二點, 覺得自己有點苦命,但這就是資訊行業的工作特色。 睡前還是想不通,台電電力中斷,是預期中的停電,發電機為何沒有正常運作?? 清晨六點起床,一看手機,環控系統撥了快二十六通電話,駐衛警也在清晨五點四十分打電話給我。 馬上回撥到學校瞭解一下現況,還好機房溫度正常可以接受,只是警示燈還一直哇哇叫的。 先丟line到中心群組,詢問主任是否需要加班處理,加班是需要先行核準。 主任不久回丟訊息說可以。
家裏早上的事情,忙一段落後,就開車出門去上班,一路在想這來回的油錢和過路費250元應該是沒有機會獲得補助, 從小到大一直缺錢的我,只能默默的吞下肚,這三碗排骨飯的餐錢,就這樣飛走。(我衡量金錢的價值都是用排骨飯為基準) 九點十七分刷卡進辦公室,其實我心裏在想,機房空調這種小事,應該一小時就可以處理好,最多再三十幾分鐘寫個異常事件報告。 二個小時加班就能回家。
進機房一看空調運作正常???怎麼回事?? 然後,惡夢就來了,學校首頁不能顯示、公文系統不能用、會計系統也沒有出現??後面就更慘了,不方便說。 說好的冷氣故障呢??為何什星期六天氣這麼好,讓我困在辦公室機房處理這高難度的電腦網路復原工作。 上行政大樓頂樓查發電機,一邊用line聯絡發電機廠商報告現況,順便報修,星期一廠商工程師就會到校處理。 到教學大樓查儲存設備,再用line聯絡儲存設備的業務,馬上開報修單。 進機房一台一台檢查系統是不是有正常開機、是不是有異常燈號,開了沒開的機器。 再查環控系統上,台電電力斷電時間。 再查不斷電系統中,台電停電後的電力支撐時間。 硬體搞定搞軟體。
再登入六台虛擬主機查看幾百套系統是不是正常運作,完全沒有開機, 心一忍,死命的把該開機的系統打開,開機這個動作就做了快三百次。 等待的空檔再忙著聯絡廠商如何救回重要系統。 忙到中午,隨便買個便當吃,再忙到一點多,終於搞定,不能處理的星期一再說了。 檢查體育大學首頁可以用、圖書館查詢網站、會計系統、公文系統、體大入口網都正常運作。 應該…

「阿彰,每天和你打招呼和聊天的太太,前天出車禍死了。」

「阿彰,每天和你打招呼和聊天的太太,前天出車禍死了。」
嬸嬸一早把我叫過去,跟我講了這件事。爸爸在旁聽到,也很訝異。 「天啊!!怎麼會這樣??」三天前的星期日,我和朋友在路上談事情,她一直過來找我講話。 我有禮貌的請她離開,不要打擾我。 那一次和她最長的對話,竟然就是最後一次的見面。 她是整個菜市場最有名的人,所有的人都認識她,所以她出車禍往生的事情,很快的透過最傳統的傳播方式:口耳相傳,立刻在菜市場傳了開來。
這四年多來,她每天都在菜市場走來走去,每次路上見到我,就會對我打招呼,大聲說:「王老師的兒子」 然後再走到面前,對我說 「快畢業了」 「看不出來對不對,真不知道是生什麼病。」 「陳潮宗醫生說我快好了,再去幾次就會痊癒。」 「莫名奇妙的病,真的是莫名奇妙。」 「我看起來很正常對嗎??」 星期六日去買早餐前,見面會說一次,買完早餐回家,看到我,又再對我說一次。 上星期我還在想,當我很老很老以後,她己經不在人世,應該還會一直記得她對我說話的身影。 沒有想到,她今天己經不在人世,而過去不斷重覆的打招呼聲,就真的成為了回憶。
再仔細問了一下嬸嬸,在那裏出車禍、家裏的狀況之類的。 她曾對我說過,她先生身體也不健康,眼睛看不見,手痛腳麻,常常和她吵架之類的。 嬸嬸說:「她亂講,她先生很健康又很帥,軍情局退伍,她以前在台中的軍情局當祕書認識她先生,結婚,有二個小孩,以前夫妻二人常常一起來店裏買東西,後來她生病後,就都一個人來了。」 嬸嬸說:「她一天要換好幾套衣服,然後就一直在菜市場上走,對每位她認識的人打招呼。」經嬸嬸一提,我才意識到她一天的衣服都不一樣,而且都是穿的很正式、美美的那一種,就好像在對生命的盡頭、精神狀況差的抗議。 抗議人生的無情,讓她的精神生病。
爸爸又說:「她先生是養子,養父母從小辛苦的養大他後,考上軍情局,每個月的薪水都給養父母,他們夫妻可以用的錢就少很多,二個孩子也很判逆不聽話。」爸爸也是她每天打招呼的對象之一。
四年來,每天見面的太太,就這樣永遠的成為了回憶的一部份,就像您我都終會成為彼此的回憶一樣。

年金改革這件事情,最近一直困擾著我

年金改革這件事情,最近一直困擾著我,上星期和朋友討論一下,要如何提早二十五年解決這個問題 這次的修改,影響到所有軍公教人員未來可以請領月退金的金額。 也就是說,同事辛辛苦苦的工作,老師努力的教書,守本份、盡責守,然後全部的人都被減薪。 許多人會認為這是整個環境時代改變的關係,默默的接受這不可能再改變的未來,因為也一定得改變。 影響到別人,或許我沒有太大意見,但是影響到我,就覺得應該做點什麼事情,來改變自己和家人的退休生活。
以前媽媽總是希望我多存點錢,和她一起投資,我總是回媽說,孩子小,開銷比較大,存不了多少錢可以投資。 那時候的心態覺得,反正工作和退休後,錢都可以一直領,實在沒有必要存太多錢。 更何況我們月退俸都是一般勞工的一二倍,生活應該可以接受。 這次的年金改革,只是延後退輔基金破產的年限,意謂未來還需要一直改革,才能不斷延後破產的日期。 當整個社會人口越來越少、導致經濟流動變慢,網路交易流行(難收稅),政府可收稅收也相對應減少的情況下, 六十五歲退休後的月退俸,除了每隔一段時間會被改革之外,還可以領多少年,實在不是一件樂觀的事情。 最終我認為還是要靠自己,靠自己存錢、投資賺錢比較實在, 開始學習投資和養成習慣,比較困難,但火車頭只要一開始啟動,不斷的推進,最後就會越來越不費力(火車頭理論) 現在就是先點火,慢慢推動這投資的火車頭,想到未來需要生活在沒有保障的經濟環境下, 當下不開始去做,對我而言是極度愚蠢的,愚蠢不能當飯吃,不行動只能活活等死。 行動才能改變未來,沒有充足的金錢,快樂會受到很大的侷限。

到病房巡房的醫生,二十出頭、一臉清秀、長髮及肩、綁個小馬尾,

到病房巡房的醫生,二十出頭、一臉清秀、長髮及肩、綁個小馬尾,
若不是穿雪白的醫生袍,帶個聽診器和記事本,真的會以為是剛出社會的大學生。
她問爸爸問題,爸爸都用一種愉快的語氣回答,還滿臉笑容。
美女醫生簡單的詢問一些狀況
瞭解停藥的行動能力、吃藥的反應,簡短的紀錄一下。
她覺得很好奇,為什麼生這麼重病的人,講話笑笑的,感覺很樂觀開心的樣子。
她問爸說,你都這麼常笑嗎??
爸聽了,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妹妹在旁邊,當爸媽和醫生護士的面前,
理所當然的口氣大聲的說:「他喔,誰不知道,他看到漂亮的女生講話就是這樣,有說有笑的,不要被騙了。」
當場
醫生的臉頰馬上紅了起來。

一個人的認知限制,就是思考的限制。

一直有一個夢想,三十五歲過後,越來越想從外國賺錢,不論是中國、香港、歐洲、美國等地。 這樣的想法一直停留在心裏, 原因其實很簡單,小到不能再小、人少到不能再少的臺灣,受到市場規模的影響, 大多數公司和員工,怎麼努力、怎麼拼命,也只能賺到臺灣的錢,人口有限的情況下,資金的流動就是有限。 市場的大小,決定獲利的多寡。 就算是能從國外賺到10元美金或是100元美金,我都會覺得是天大的突破。 只要經過無數次的失敗來推出一次成功的國外賺錢機會。 那依我的個性,接下來都不是問題了。 畢竟, 沒有人只想賺台灣的錢,我不想當那位「沒有人」 正常人會想要在全世界賺錢,我想當「正常人」
當然,夢想歸夢想,一直以來都認為這很難,正常人的路離我好遠。 一個偶然的機會,接觸美股投資,聽起來很不可思議。 臺灣人怎麼可能去買美股呢??我又沒有綠卡,台灣開戶都要身份證一大堆資料。 我怎麼可能會有錢去買美國股票呢,普通股票一股十美金,一張股票1000股,10000美元買一張股票。 台幣就要300000元一張,像我這種上班族根本買不起最便宜的一張美國股票。
一個人的認知限制,就是思考的限制。

提早退休可能是提早結束生命的一種有效途徑。

行政大樓刷卡下班,準備走到體育大學捷運站,在門口遇到不同單位的老同事,
我們曾經在一個房間裏面一起看電影、一起吃飯、一起工作、一起睡在不同床上,每年就這樣相處個一二天,交情匪淺。
他也要到捷運站,剛好一起走、一路聊。 走到志清湖邊,夕陽西下的斜陽和暖風吹的好舒服,二人就這樣邊走邊聊。 我問他還有幾年可以退休,他說四年後滿六十歲就可以退休。 一聽六十歲要退休,千萬萬不可啊,情緒一來,急著發表想法。 你一定要六十五歲才能退休,在學校多服務五年,因為太早退休對健康是很大的傷害。 他說自己也有想過這個問題,前幾年身體不是很健康的時候,很想趕快退休養病照顧自己。 這幾年身體健康很多後,就在想是要六十歲還是六十五歲退休問題。 我說,這問我就對了。 退休後,要再找到像工作一樣規律的作息,每天「好好」安排自己的生活,是他媽的天大的幻想。 你想想看,如果你一天有十六個小時清醒時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那您會發現,半年後,你想做的事情都做到很煩了。 無聊開始一點一滴的吞掉你的時間和心智。 你最後會怎麼樣?? 再好的朋友也不可能天天見面 你單身,沒有家累和小孩還好。 如果你結婚,那退休後的生活,就是「天天在家和老婆吵架。」 生活品質更差。 只要繼續待在體育大學工作,那六十歲到六十五歲的工作收入,一定比你的退休金收入高。 而且我們在學校工作,不是高度勞力付出,工作一定勝任。 更何況想安排什麼活動,只要請幾天長假就可以去玩、去做。 重點是活動結束後,還可以回來上班。 又有事情可以做可以忙,老化的速度會變慢、生活有重心、同事之間沒事聊聊天的相處也不錯。 我的話講太多,但退休的感受很深。 你一定要把工作生活當作是退休生活,日子才會開開心心快樂, 你一個人退休是很無聊的,無聊是最可怕的疾病。 我還對說了親身經驗, 外公退休不到三年,就得到老年失智症,不到十年往生。 爺爺退休後,照顧中風的阿嬤,生活有重心,健康硬朗,結果阿嬤一往生,爺爺不到一年就出車禍長期躺在床上,三年不到就走了。 爸爸退休前十年就得到柏金森病,工作時可以自理全部的生活,退休後,老化的速度不斷加快,現在己經到了無法自理生活,等開刀治療大腦的階段。
同事邊聽我說,也講些他的經驗,再聊到學校退休有聯絡的同事,他們的情況也是一樣。
————這真的不是分隔線———這是場景轉換線———
晚上九點半去醫院和媽媽換班照顧在醫院的老爸時, 和媽…

高考第一天,一大清早就起床,離開房間上個廁所,上完廁所,簡單梳洗之後,準備再回房間整理一下出門考試時,

高考第一天,一大清早就起床,離開房間上個廁所,上完廁所,簡單梳洗之後,準備再回房間整理一下出門考試時,
門鎖上了!!!!我的準考證和考試用具還在房間裏面說~~~清晨六點十七分,鎖匠還在床上做夢。 為了專心準備考試租了一間雅房,竟然就在高考第一天把我鎖在房門外,不可原諒!!!! 到陽台外面,看能不能從窗戶外爬進去,窗戶在裏面鎖上了。 回到房門,看著木門上的喇叭鎖,想起鎖匠曾經用個細小的針把鎖拆了, 找到一支小迴紋針,不知道怎麼用,七八分鐘過去,喇叭鎖還是沒有準備被我拆掉的跡象。 越弄火氣越大 越弄心情越不爽 越想越覺得不能在考前亂了方寸 28歲的我,年少氣盛,正值青春期,正是情緒起伏很大的階段 冷靜下來,心裏不停的告訴自己,總是會有辦法把門打開, 想到考試科目有一科是資訊安全,裏面有一章節是講到「密碼安全與破解」的方法 字典法、社交攻擊法、暴力破解法(窮舉法)等幾種。 那木門的喇叭鎖,要用那一種破解法??? 對了,暴力破解!!! 馬上去找有沒有可以把喇叭鎖破壞掉的東西,找了一下,一個12磅的啞鈴(約五公斤) 把啞鈴緊緊的握在手上,朝著喇叭鎖上方,狠狠的扎下去。 一邊用力的扎,一邊在心裏咒罵, 「小小的喇叭鎖也敢阻止我考高考,給你死。」啞鈴用力的往它的頭上敲下去。 「敢擋我未來三十七年的工作權利和收入(65歲減28歲),你該死。」一股狠勁的扎,發出很大的聲響。 「就算航空母艦戰鬥群擋在我前面,也阻止不了我去考場考試,你一個喇叭鎖算那根蔥。」最後一擊,碰!!!整個鎖歪了一大半。 二話不說,抬高我的右腳,用全身的力氣,一腳把木門大力踹開。 終於在書桌前,拿到準考證和筆書與考試文具,整理一下,穿好衣服,準備離開房間。 低頭看那扎爛掉的喇叭鎖、鎖頭破了一個小洞的木門,斜眼看一下它們,示意擋我著死。 —— 第一天考試特別順利,可能是早上有一次正常的情緒發洩和運動關係。 還好那一年有考上高考,不然我會把木頭門拿去燒掉,把喇叭鎖拿去丟海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