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12, 2015的文章

轉圈圈開合跳

轉圈圈開合跳
我喜歡聽真實的故事,所以我寫自己的故事。

訓練場地就像一所學校一樣,餐廳在一樓,四五層樓的建築,大樓前是一大片廣場,還在建的關係,顯得很單調。 冬天下基地的好處,除了不會熱到中暑之外,就是天比較快黑,不能在外面待太晚。 晚餐進餐廳前,要集合再操一下體能,仰臥起坐、伏地挺身、開合跳、樣樣少不了。 冬天晚上六點,在連集合場集合,以中央伍為準,散開呈運動隊形(雙手張開)後, 整個後面最後一排和左右兩邊的弟兄,沒入黑暗之中。 前面帶隊做操的排長,看不清楚最外圍的弟兄。 我是最後一排,很清楚在黑暗中的感覺。 開合跳是最後一個體操,大約跳個一二百下後,就可以進餐廳吃晚飯。 開合跳的動作,我覺得很像跳舞,雙手雙腳一開一合的跳著。 全連隊的人都向前方建物做開合跳的動作,頭幾個星期我都照做。 不久,開始動歪腦筋。 全連隊只有我一個人,開始逆時針方向,向左邊開合跳,直接看到左邊的弟兄。 一輪後(1、2、3、4、5、6、7、8) 再逆時針方向,向後邊開合跳,直接背對的所有的弟兄 再一輪後(2、2、3、4、5、6、7、8) 再逆時針方向,向右邊的弟兄開合跳。 依序轉圈圈開合跳。 全連隊就我一個人,一邊轉一邊跳,好像跳舞一樣。 左右鄰兵一開始看到,覺得很好笑,但是不敢笑出聲音。 就這樣,每天晚餐前的開合跳,我都堅持一個人轉圈圈,逗弟兄笑。 可能是我一直堅持下去的關係, 慢慢的,最後幾位弟兄也開始和我一樣的轉圈圈開合跳。 由於大家都隨意轉圈圈的關係,會有機會面對面, 想像一下這樣的畫面,在嚴肅的連集合場上,排長在上面帶動作操體能。 兩個阿兵哥一邊被操一邊面對面的開合跳。 不笑出來真

部隊晨間慢跑

每天清晨五點起床,著上閃藍色的運動服裝到頂樓做暖身操,一群人衝衝忙忙的往頂樓走,上樓梯、五點半頂樓呈連集合隊形、散開、做操、集合、同一群人再下樓梯,到營區門口排隊。 整個連隊的人都穿著亮藍色的全身運動服上下樓梯時,像是一條藍色的河,川流在樓梯之間。
然後開始以二二並肩的隊形慢跑前進。 六點準時出發,跑過一大片田地、工廠、住家、雜貨店、越過平交道, 一路上早起上學的小孩都會向我們微笑、大人會打招呼。
然後再循相同的路徑回營區門口。 就這樣,跑了二個月多,除了星期六日休假回家之外, 每天的早晨都是一樣的開始,排長帶隊跑三千。 每次回程跑回來時,隊形都是散開的, 我的體力都不行,跑步不是我的強項。剛下部隊就下基地的我和同梯。 永遠都跑不贏身經百戰的學長和把長距離慢跑當休息的原住民學長。
我比較擅長的是、放空、睡覺、吃早餐午餐晚餐和宵夜,把眼睛望向遠方,讓人感覺在思考,其實在發呆。
但下基地,就是要跑步練體能。 當時在跑步時,身體和心理都很痛苦,我在心中立下幾個決定。 雖然我跑步無法贏過大家。 但我希望能在下基地之後,一生都有運動的習慣,一直維持健康的身體和身材。 我比較貪心,所以許願望的時間都要求要「一生(當下到死亡)」 當時我痛恨跑步,但是立下的願望,到現在都還有效,而且執行的還不錯。 今年我也開始學習慢跑,慢慢的也習慣用自己的速度跑步。 回想當年為什麼會跑這麼累的原因,應該是部隊跑步前進的速度超過當時的我所能接受,以致於回程會累到不行。
當年是十二月,民國85年-西元1996年12月,距今19年。 看到學長在facebook上po當時穿的亮藍色運動褲, 看到學長回憶起當時十二月份的天氣和這幾天一樣天冷又細雨綿綿。 讓我也回想起和學長一起晨間慢跑的時光。 寫一下回憶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