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9, 2015的文章

這寫的不錯,關於同志婚姻的合法性議題

圖片
這寫的不錯,關於同志婚姻的合法性議題,提供我們一般人不同的觀點,畢竟,身為異性戀的大多數人,無法去體會同志伴侶在法律上的關係差異。對於屬於大多數人的我們,要求少數人配合我們的想法來符合多數人的社會規範。
這讓我想起以前在二次大戰的時候,美國黑人有自己的黑人廁所、美國黑人在二次大戰初期還不能當兵去打戰,因為黑人沒有這個權利。
南非種族隔離政策,黑人只能做公車後面、白人才能做前面,一直到一位黑人婦人一定要坐公車前面開始,一連串的抗爭運動,爭取到了現在黑人平權。
在法律上對同志不公平,
讓我想起那「南非種族隔離政策」
讓我回憶起過去那一段「婦女沒有投票的權利、女性不能接受任何教育」女性接受教育是一種傷風敗俗的行為、是一種淫亂的表現。
我搭時光機到未來120年,也就是西元2170年七月一日,先到中央圖書館上網,再連上網際網路上google一下同志婚姻的情況、法律,
發現這120年之間的變化真的很大,查法律條文時,己經將同志的權利放進民法裏面。
再去查google new的舊聞資料,發現這段時間,慢慢的大家接受了同志伴侶關係逐漸為大家所接受。
社會的婚姻制度會不會產生問題。
結果問題是有,但是和各種社會問題一樣。
婦女有了投票權,民主沒有崩壞。
黑人可以當兵,部隊一樣保有紀律。
婦女受了教育,並沒有更不尊守婦道。

我回到現在,打一些文,向大家報告一下,未來120年的變化情況。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249/article/3021

瞿欣怡:我們依舊是法律上的陌生人 2015/06/28 作者:  瞿欣怡 關鍵字:  同志 權益 法律 同性婚姻 平權 醫療法 財產權 護家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兩年前,我的女友得了乳癌,從此,我們展開一趟醫療與法律的旅程。得了乳癌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只要好好醫治,痊癒的機率很大;但是真正讓人傷心的,卻是「法律」。 「你們是法律上的陌生人。」婦女新知基金會副董事長,同時也是同志伴侶法起草律師之一的莊喬汝說。這樣的「事實」讓人震驚。 我跟我的女朋友在一起十五年,因為沒有同志婚姻法的保護,竟然是法律上的陌生人,我無法為她做任何決定。 我們每天一起吃早餐,閒聊昨夜的夢境;一起吃晚餐,邊看新聞邊辯論時事。我知道她夏天喜歡吃西瓜,冬天一定要喝薑茶、吃水餃只淋黑醋;我知道她喜歡穿明亮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