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15, 2015的文章

「弟弟,我有進步嗎??你也看得出來對不對,有進步就要繼續治療。」

「弟弟,我有進步嗎??你也看得出來對不對,有進步就要繼續治療。」
每天早上,這位快五十歲的太太只要看到我,就會主動找我講這句話。
她的外表看起來很正常,如果不是每天每次都對我講這句話。
您在路上遇見她,絕對看不出來她有心智上的問題。

她過去在軍隊當行政人員,老公是軍職退休。
我相信她在我們這樣的年紀時,一定是心智正常的人。

每次她對我說那句話的時候,
我都會用充滿信心、滿臉笑容的對她說:
「妳看起來好很多了喔,一定要去看醫生,繼續去治療。」之類的話。
當然,她的表情就很開心的對我說:「弟弟,謝謝你,你看得出來我有進步,我也要加油。」
雖然我知道明天、後天、大後天,我和她還是會有一模一樣的對話。
每天,我還是用樂觀的表情語氣對她說。
這是出於一種同理心。
我想大家都知道,在我們的一生當中,最後的幾年一定會成為身障人士。
確有一部份人,在未年老之時,就先發生心理上的疾病。
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每天給她一個笑容、一種尊重,自己和她的心情都會很愉快。
不要害怕她們,她們在孩時、在年少時、在壯年時,也和我們一樣樂觀的生活,努力的完成自己的夢想。
只是,她們在心智上生病了。

五個月大哭整晚。

五個月大之前住在另一個家,只有二層樓且數棟相連,是當地最早蓋的房子。
唯一的一棟二層樓連房。

前後都是菜園、房子旁有一條很小很小的小溪。
我媽說,小時候我白天是完全睡死,晚上不睡覺,天天哭。
爸媽輪流抱我在二樓的陽台上哄我不哭。
一抱是抱整晚,鄰居一大清早起床,還看到我媽在陽台抱我哄我睡。
後來搬離那裏,讀專科時,媽媽回去那個家附近走走看看。
巧遇當年的鄰居,鄰居看到我媽,還問起當年那個徹夜在哭的小baby怎麼了。
媽不好意思的說:「己經去讀書了。」
去年回那個家,媽媽和我和大家聊,又不免聊到我嬰兒時期的事情。
當年,人情味濃,就算整條街整夜都聽我的哭聲,
也沒有人出來抗議。
現在那裏可是樓房林立,再全夜狂哭,可能警察馬上會來關心。

---
我想了一下,哭整晚可能只是一種形容詞,有點誇張,可能我媽的意思是指,在陽台邊抱邊搖,一停下來就哭,或是抱回房間就哭的意思。這是剛媽和我聊天聊到的話題,回到電腦前就打打字,練習寫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