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5, 2014的文章

晚上陪媽媽散步的時候,特別選了花博公園

晚上陪媽媽散步的時候,特別選了花博公園,就妹妹、媽和我三天一同去散步。
由於我個性當中,有一種一定要改變個什麼來創造不同體驗和回憶的因子。
也因為這個因子存在的關係,
改變過去都繞國小操場或外圍散步的習慣。
第一次改到花博公園。


晚上十點多,其實什麼都看不清楚。
雖然家裏住在花博附近,台北市花博期間,媽媽從來沒有來參觀過花博。
這件事讓我有的點內咎,應該請個假,在花博期間帶媽媽到花博走走,
那怕是一天也好。
但是這個樣參觀花博的機會,在這一生結束前,都沒有機會,也不會再重覆了。
我想,以後只能盡可能的把握現有的機會,多帶爸媽出去走走。
年邁的父母,沒有交通工具的媽媽,行動不便的爸爸,真的沒有太多機會出遊。
這次散步媽媽聊到在1968年她進台南市高職一年級時,
教官看她是台南善化來的小女孩,入學考試,在同學面前當面問她「紅綠燈是紅燈要走還是綠燈要走??」
媽媽16歲前,在鄉下完全沒有看過紅綠燈,當場完全回答不出來,旁邊的同學笑到不行。
很多同學都是台南人,台南己經有紅綠燈在街道上。
又聊到往生的阿姨從發現癌症到死亡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媽說她去醫院看阿姨、醫生對阿姨的救治方式。
我則問媽阿姨最後幾天的情況。
媽說阿姨因為信奉某種宗教,認為臨死前打麻藥(嗎啡)死後觀世音菩薩來接她時,會接不到。所以阿姨不論身體因為癌症的痛苦多難受,都不願意打麻藥。
我很懷疑這件事情的真實性。
因為觀世音菩薩來接往生人走的時候,應該是開車、騎馬或是走路,如果因為往生者打了麻藥,也只是行動不便、神智不清。
怎麼可能觀世音菩薩因為這樣就不接往生者走,這樣的行為太不負責任了。我心目中的觀世音菩薩不是這樣不負責的神明,至少我也燒了很多香給她。
如果這事情要是被玉皇大帝知道,觀世音菩薩的年終考績一定被打的很難看。
可能會影響到觀世音菩薩的昇遷和未來發展。
不過還是要尊重各種宗教的說法,雖這全世界的幾千種宗教的說法都不太一樣,不知道那一天觀世音菩薩可以真正的走出來告訴我們這件事情的真假。
媽聽到我對於觀世音菩薩接往生者的整個論述推理過程後,覺得這也是沒有辦法,那些宗教大家長總是會用很認真的態度說一些很奇怪沒有考據的事情。
想想也是,算了,反正我比較傾向雷爾運動所描述的無神論觀念。
幹嘛去管觀世音菩薩怎麼接人走。
每分每秒都一直在消失,專注在當下的感受才是最真實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