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11, 2014的文章

第一次扶爸爸的手上樓

第一次扶爸爸的手上樓
晚上陪爸上樓己經很多次,每次爸都要我在旁邊看著,不要碰他,讓他自己走上樓梯。
我猜藥效是越來越慢發揮作用的關係,今天爸竟然要我扶他的手,方便他一步一步、一梯一梯的往上爬。
爸的身體很彎,整個面部一直是向下,和以前一樣吃力的從一樓走樓梯到四樓。
當爸說要我扶他的時候,我心裏著實震驚了一下。
我一直扶他到了一樓高,他才說要自己者,我則一旁等他慢步向上。
生病的關係,走走停停、撐著雨傘當拐杖。
看著爸爸的頭法,染的全黑也瞞不住他老邁的容顏。
我想,以後還是不要染髮好了,這樣才能真實的表現出自己的真實年紀。
到了家門口,爸爸停了好久,一直以來他都堅持自己開門。
今天也終於不行了。
我從他口袋拿出鑰匙,開了門,他還是駐在門口外面。
最後,他開口要我扶他進門坐在沙發上。
就這樣,確定爸等會就會正常行動之後,就離開了爸媽家。
下樓梯的路上想著,真的老了。
爸在上樓的路上,還不忘虧我一下,說幾年前,我告訴他一段對於生死的比喻。

「上班下班,台北捷運車箱,班班都擠了滿滿的人,有年輕人、有老年人、有學生、有上班族。不論他們是什麼樣的人、不論他們做什麼工作、放眼望過去,看到的每一個人。從現在開始一百年內,死亡機率是百分之百,沒有人可以活超過100年。」

爸總是用這我曾經告訴他的比喻,安慰自己,也順便表示他和我一樣,淨是看透生死。



爸爸退休在公園聽蝴蝶叫聲。

停完車回家的路上,經過家裏附近的公園,被工程三角錐和黃黑條文的欄杆圍起來。
公園裏面停了一大台的重型工程車,一看是工程雲梯車,原來是要剪公園的樹。
被剪下來的樹一大塊的佔去了公園的大片角落。
沒有幾個人在公園裏,但是涼椅上坐著熟悉的身影。
一看是竟然是我爸爸,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我爸坐在公園裏。
他遠遠的看到我,很開心的舉起手來對我一直揮。
我就笑笑,揮揮手,想趕快回家吃晚餐、陪小孩玩,
走了不久,爸叫著我,要我過去。
我就跨過那被欄杆圍住的柵欄走進公園,爸看到我,唸了我一下。
「怎麼不馬上跑過來請安」這是我爸每次都會講的話,每次聽都覺得很好笑。
我說:「爸,您好,吃飽沒,可以離開了嗎??」
爸看我心神不寧,心不在煙的樣子,就對我說:「不行離開,講點笑話來聽聽。」
我聽了,話也不說,頭也不回,馬上轉頭走人離開,
大約走了五六步後,再向後轉向我爸,一邊朝我爸走去,
用一種很開心的口氣對爸說:「爸,您怎麼坐在公園裏啊??
「我…我…我…」爸生病的關係,反應較慢,一直想接我的話說,但是一直結巴。
我說:「是不是在聽蝴蝶唱歌??真好。」
爸笑了。
我又說:「還是你在數多少台機車、汽車經過路口??有紀錄嗎??」
爸笑的更大聲。想搭話,又沒說清楚。
我一邊笑一邊說:「其實你是在監工對不對,怕剪樹的工人沒有好好的做事。好辛苦喔,爸爸。」
我又問:「坐在公園多久了啊??」
爸說:「三小時多了。」
我只好搖搖頭說:「這樣太累了,要記得休息,怎麼退休後的生活更辛苦。」
「要不要我幫你拍張照,寫篇網誌文章紀錄一下今天的事情,這樣你明天又有新網誌可以看。」俏皮的對爸說這些話。
爸一直笑,我也轉身離開回家。
本文題目:爸爸退休在公園聽蝴蝶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