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10, 2014的文章

吃麻糬還是要注意點,小心不要噎死。

中元普渡的關係,家裏多了平常沒看過的一大盤麻糬,上面灑滿花生粉。
進到客廳,看到爸爸坐在椅子上,
用一雙筷子吃力的在切開那麻糬,每切開一小片,就沾花生粉吃。
由於爸爸生病行動不方便,但是凡事都是自己來。
我也很開心的準備坐在爸的旁邊開始吃這難得一見的麻糬。

我小妹在旁邊用電腦,一邊用一邊笑。
我問爸說:「妹妹在笑什麼??」
爸爸有點無奈的說:「她要我吃麻糬小心的,不要噎死。然後說完就一直笑。」
妹妹的擔心是有道理的,因為爸的情況真的不是很好。
切麻糬的動作也不靈活。
但聽到小妹這樣對爸爸說話,還是有點小生氣。馬上訓她一頓。
我說:「妳真的很沒有禮貌,怎麼可以這樣對把拔說話,沒大沒小,一點都不懂事。」妹默不吭聲。
爸聽了很開心,把筷子遞給我切麻糬。
我急忙的說:「爸,不用,真的不用,你切麻糬就好,多切一點給我吃。」
爸就開始默默的用筷子切麻糬,越切越快,好像怕我來不及吃一樣。
我開開心心的吃著爸爸切給我的麻糬。
由於待會有事要離開,簡單的吃了幾個之後,就對爸說:「爸好了,謝謝。不用再切了。」
要離開時,想到爸吃麻糬,我還是不放心,想說提醒一下他。
就說:「爸,你吃麻糬還是要注意點,小心不要噎死。」
說畢,三人笑成一團。

高普考上榜者的閱讀與思考能力-榜首列傳

幾年前一位南部的考生特別坐車到台北找我,想請我指導她國家考試的考試技巧。
一位女生,在餐廳的餐桌上,坐在我的對面,緩緩的告訴我她的經歷,第二年全職準備考試。
她說在一位稱為救試主的補習班,在台南善化上課,對於善化我有很深的情感,因為那是我的外婆家,住過、待過、有滿滿的回憶。

她拿出救試主提供的講義資料,講義裏面都是她寫滿的口訣。這不是重點。
和她簡短的聊了三十分鐘,討論一些專業科目之後,認為她要考上國家考試的機率很低很低。
全職準備二年,我當面告訴她,妳不僅"目前"沒有實力考上高普考、地方特考。
更可怕的是,妳就算一直準備下去,也很難在未來考上國家考試。

她嚇了一大跳,心情很難過。
我則反問她,為什麼她認為自己可以考上這難如登天的國家考試。
她用一種自己應該也可以考上的語氣說。
因為她在救試主的上課班級裏面,認識的幾位朋友,都順利的考上國考,所以她認為自己也可以考上。
這些考上的朋友,都是看救試主提供的講義資料啊。

我說:「看一樣的資料就會考上,那不就全國考生都會考上。」
「我看妳在講義上寫的滿滿的口訣,結果問妳幾個講義上的問題,回答不出來,可見妳硬背死背活背也背不起來。」
「妳知道妳最可怕的一點是什麼嗎??」
她無奈的說不知道。
「看字是字最可怕。 」
「妳知道嗎,我指著講義上的論述觀點,想要請妳描述一下,結果妳只是想把裏面的字背出來給我聽。」
「這些字背後的意義、字裏行間所描述出來的觀念原理妳都不去花時間理解,只是想要背下講義。」
為了證明我的論述是對的,我請他把這本救世主的精簡講義「翻開任何一頁」「指出那一頁的重點」然後我們兩個各看三到五分鐘,看完之後把講義蓋上,再彼此講給對方聽,這篇重點,用口述的方式講出來。
五分鐘過後,我請她先講,她講的很不順,聽起來就知道是對講義裏面的重點,無法很快的理解和表達出來。
當她講完之後,我則開始描述剛剛看到的重點,一點一點的講,當然其中也有不順和不理解的地方,但整體而言的表達就多她很多。
她對於我能在短時間內理解講義重點並且表達出來,感到很訝異。
我問她說:「那妳覺得自己是國考聖經一書裏面提到的考生等級是第幾級。」

我簡單的描述考生的四個等級,她想了一下回答說是第一級,對於基本專業知識無法理解。
她對於自己無法在短時間內考上國家考試,又加上我的證明她全職二年,實力一樣很差的事情,顯得很不開心。
她無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