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7, 2014的文章

機巡九份、帶六五式K2步槍吃餛飩麵。

陳進興專案在1997年中,為避免陳進興等人從漁港偷渡出海到對岸,整個臺灣島的海港都佈滿了二十四小時的哨點,一哨二人、一次三小時、一天站二班、站三休三,全副武裝、海巡帽、老式防彈背心、二個彈匣,第一發空包彈、三發實彈。

加上機車日巡一組。
每天中隊部要安排二組人力出巡。
我想這是海巡部隊第一次有日間外勤出現。

當時我在基隆一帶的知名海釣漁港服役-番仔澳漁港,最大的二個特色就是有一個在美國原住民載酋長帽的側臉岩岸、在靠外海的岩岸部份,可以在岩石上看到很多海底生物的化石,這點比較少人知道。(可以google圖片-番仔澳漁港,即可看到美景)

當時站哨的時間大約是在清晨4點到7點,這是整個日出的最美時間,由於地理位置的關係,所以無法看到日出。不過確剛好可以看到九份,很少有人知道,從番仔澳漁港看過去的九份的外觀,因為來這個漁港的人,都是熱愛海釣。而這樣的人畢竟是少數。

到現在2014年,我還是記得第一次從番仔澳漁港看到九份的樣子,
在深夜裏、一整片的城市燈光、躺在遠方的山坡上,靜靜的,只聽的到海浪的聲音。
有時會有霧、有時會有雨,就在遠方的九份山城上方。
從深夜星空滿滿到日出那一段的山影、光影變化,甚是迷人。
當時常和小一梯的學弟-賴英助一同站哨。
站哨除了聊天、看海、看星星、月亮、偷偷買飲料、偷跑到麵攤買麵吃之外,其實很無聊。
遠方的九份就一直靜靜的陪我們站哨。

但是我從來沒有去過九份。

在九份山下看久了,就一直很想去九份走走,可惜一直沒有機會。

日間機巡也是陳進興專案的一部份,由排長或班長帶隊,四人一組、二台機車、一來查日哨值勤情況、一來給予日哨支援。
由於機巡比較自由,大部份都是老兵值勤。
那一天天氣晴,我剛好被安排到機巡,是帶長槍的槍兵,帶隊的排長是很受阿兵哥喜愛的好排長。
上午就帶我們到ㄌ陰陽海正前方的水湳洞海巡分隊哨所探班。 機巡一伙和哨所的人,在中山室聊天、吃點東西、看電視,就像家人一樣。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說,哨所像一個大家庭,每位弟兄都像家人一樣,有人煮三餐、有人洗碗、有人打掃,十幾個人住在透天式的哨所,有爭執、有歡笑。 在海巡班哨的日子是很特別的當兵體驗。 感情好的原因之一是,你每天有六七個小時,可以和一同出勤八小時的弟兄聊天,感情當然不一樣, 我相信你一輩子也沒有機會和家人、愛人,每天有八小時待在一起聊天。
那一天在水湳洞班哨,我突然想打電話回家,中山室有一台投幣式電話,剛好接電話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