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2的文章

妹妹吃飯的奇蹟

老大小時候要餵吃飯,真的很困難,雖然我們家規定一定要坐在椅子上吃飯,
但是老大就是一定要有新的玩具在手上,才願意吃下那一口飯,常常一餐下來要玩上五到六個玩具,然後最快一小時,最慢二小時的餵老大吃飯。
等到老大長大,會自己吃飯之後,還常常發呆,不知道在想什麼,總之吃飯還是很慢,邊吃邊玩,我一直以為每個小朋友都是這樣的。
所以老婆生了老二之後,我心裏多多少少也做好這樣的準備。
不過發現妹妹真的很好餵,不論吃什麼副食品,妹妹都願意配合一口一口的吃完。
後來我們發現,妹妹小時候,雖然還不會自己吃,但是都吃的比哥哥快,
往往是妹妹吃完飯了,哥哥還在飯和菜的前面神遊,只吃少少的幾口。
不久,到了該餵妹妹粥的時候了。
老婆辛辛苦苦的煮了粥給妹妹吃,發現妹妹不是很喜歡吃。反而只吃我們大人吃的食物。
過不了二個星期,終於放棄餵妹妹吃粥的念頭。
從此之後,妹妹就開始和我們大人一起吃桌上的菜,而我們幫她剪的小小的一塊一塊方便她拿來吃,
這個時候妹妹好像只有七個月大,剛準備要吃粥的年紀,就開始和大人一起吃。
過了一段時間,妹妹開始從用手拿要求改用湯匙,我想這是受到哥哥的影響造成的結果。
妹妹一直看著哥哥用湯匙和筷子吃飯,想說自己一定也可以。
就試者用湯匙和筷子吃飯,這對妹妹而言,多多少少有點困難。
常常搞的一團糟。大人要不時的注意她,不要讓她吃飯的行為太超過。
我記得大約一歲,可能更早,妹妹就能夠自己穩穩的拿湯匙喝湯和吃飯了。
最特別的不是小孩子自己吃飯,而是一歲的小妹妹自己用湯匙和碗吃飯。
這樣的景像往往讓餐廳裏的其他客人嚇到,想說怎麼能夠把不到一歲的小妹妹教育的這麼好。
這完全是環境造成的。
再來是吃飯的個性問題。
老大吃飯托托拉拉和我小時候是一模一樣,我小時候和小捲毛都這樣,想當然也會以為全部的小孩吃飯都是這樣。
有了老二之後,我才真的體會到什麼是吃飯的個性,老大和老二真的是完全相反的二種類型。
大致上如下:
一、老二吃完飯老大還在吃:老二會專心的把所有她愛吃的菜吃完,老大還在夢遊。
二、小碗不要要整盤:只要是把菜裝小碗給妹妹吃,妹妹就會撥走,一直指要菜盤,表示要整盤菜拿給她吃,我們只好把整盤拿到她的面前讓她吃個夠。
三、菜被拿走會一直叫:如果她要吃的菜被拿走,會不高興的一直叫。
四、會一直注意自己的飯菜:哥哥因為吃飯的走神的關係,常常在他的面前把好吃的菜拿走也不會發現,妹妹則是一直…

老闆您這飯上的魚卵和菜單上的量不一樣,我要補魚卵。

老闆您這飯上的魚卵和菜單上的量不一樣,我要補魚卵。

晚餐吃好一點的餐廳,到了日式料理的京桃山,老婆說很有名,我是沒有聽過。
名字唸起來有點像台語的去玩山。
看了菜單上有一個親子井(中間加一個點),照片上面一整個碗有一半是魚卵,一半是鮭魚肉松。
我心裏面說二個小孩一定喜歡吃魚卵,點這個超大份量的魚卵給小孩吃,他們一定很開心。
我帶二個小孩去洗手回來,一看到送上來的親子井(中間加一個點)。

媽的。那魚卵和菜單照片上的份量差太多,我是覺得差太多,一整個碗的四分之一不到。
還是平面的魚卵,照片上的魚卵可是立體堆出來的,有好幾層的魚卵。
我想您如果是正常人,應該可以體會那種被騙的感覺。
一般人會想說那我下次不要再來吃。
可惜我不是一般人,我下次也一定不會有機會再來吃。
我馬上和服務生說。這個和照片上的差太多,我要補足到和照片上一樣的魚卵。
服務生一聽到我講這句話,
馬上偷偷笑了出來,我感覺到她笑的意思是指說開店十餘年,終於有客人反應自己被騙。
服務生對我說要請店經理過來處理。
店經理一過來,我馬上指出這親子井飯上的魚卵和照片上的數量有差別,我小孩喜歡吃魚卵,我不管,但是我比我小孩更喜歡吃魚卵,魚卵的份量不足,我要管,因為影響到我。

店經理一聽,也沒有多說什麼,馬上去廚房補一些魚卵給我,那一碗的份量當然也是少的可憐。
店經理還告訴我說:那照片和實際上一定有差別,我們只是把鮭魚肉松放的比較開,魚卵相對的比較少而己,這一碗是我們特別補給您的。
我聽了也沒有多說什麼,只說喔。然後就收下這一碗魚卵。

我想算了。畢竟魚卵的價格相信一定不便宜。
只是用照片騙人不可原諒。
以後來這一家吃不要再親子井了。

決定請半年育嬰假

2012年6月15日上午,主任來找我討論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一討論就二三十分鐘過去了。
這之間有一位同事來中心辦理復職程序,要主任蓋章。
這位同事生了二位小孩,共請了二次育嬰假,每次二年,所以共有四年的時間是在家裏帶小孩。
這又勾起我一直很想請育嬰假的慾望。
前年老二出生,三歲前都可以請育嬰假,那時候我就提出要請育嬰假的事情。
可惜上面的唯一長官不同意。只好作罷。
15日的情景又出現在我的面前,一位請了四年育嬰假的同事來報到。又加上有幾位老同事請待親假(照顧父母)。我覺得如果在老二三歲前不請育嬰假的話。
以後要再請幾個月的長假,可能要把我爸打成不能自理生活才有辦法。
但是我是街坊鄰居眼中的大孝子,當然不能把我爸打殘。
所以只好在孩子三歲前請假。
老二是2010年11月26日出生,在2013年11月26日三歲前,我可以請二年的育嬰假,我想最長請半年,最短請三個月。這少少的月數對我們家裏的經濟是沒有任何影響。
因此請育嬰假的日期如下:
請三個月的起始結束日期:2013年8月26日至11月26日(滿三歲前的三個月)
請六個月的起始結束日期:2013年5月26日至11月26日(滿三歲前的半年)

至於工作方面,過去全校網路只有我一個人和駐點人員與廠商在處理。
今年有另一位同事加入網路系統組,再加上經過數年後,終於有了網路系統組組長
這二位同事不論是學歷、經歷、專業能力、工作態度、待人處理、學識涵養都是我的好幾倍以上。
他們光是上班穿著都很正式,和我每天短褲、T恤、托鞋來上班的樣子,相差太多。
怪不得學生看到他們都叫老師,看到我都叫阿伯(請用台語發音)或學長(畢不了業的感覺)。
因此請育嬰假這件事情,在工作上又更容易了。
雖然單位依法只能準假,但工作的交接也是必要的事情。
如果從現在2012年6月16日開始準備,到明年的2013年5月26日,交接肯定能夠完成。
加上依我的能力,把工作完全交付給他人完成,可以說是我的專業和專長。
資訊安全ISO27001續評的事情,是我比較擔心的一件事,所以要在5月26日之前就完成。

我想大家應該都不會擔心我不在工作崗位上的問題。想當然爾,我突然離開人世,學校網路必定能夠順利運作。或許還會更快更穩也說不 定。

我一直很想要請個長假。老二出生那一天是我第一天到校服務紀念日。
她滿三歲那一天,是我服務滿十年,當然服務滿十年,只不過是學校最菜的菜鳥。
工作十年…

強大的梅雨鋒面停班停課頭一遭-剛好今天下要要請假

今天星期二下午要請假,因為小朋友的畢業典禮在今天要採排,
我的工作是去學校操作投影機和放映投影片,為什麼是找我去操作,因為我的工作是負責電腦和網路。
不過這一星期中南部都下起大豪雨,昨天(2012/6/12)晚上台北也開始下起大型的雷陣雨。
早上睡到自然醒,想說怎麼這麼早起床,鬧鐘還沒有響,外頭天色己經很亮。
結果起床到客廳,看到鬧鐘,竟然七點了,如果我趕緊打理一下,送孩子上學之後,
我還能夠趕的急上班。
正準備去拿手機看一下,為什麼早上手機鬧鐘沒有叫我起床。
一看之後,發現有三通未接來電,很少有七點前的未接來電,其中一位是學校的廠商駐點工程師。
這更奇了,一般他們是上班時間,有問題才會打電話問我。
怎麼上午七點不到六點多就打電話給我。
我一回撥,想說是什麼事情。
他在電話的那一頭告訴我說:「新聞報導說桃園縣不用上班上課,問我們學校要不要上班。」
我一聽,其實很懷疑,想說怎麼會有下大雨到全縣不用上班上課的道理。過去我從來沒有這樣的經驗。
個人的內心當然是希望不要上班,不過為避免有問題,還是先請他們在家裏等者,如果需要上班再通知他們來上班。
當下馬上上網去查看看,結果不能上網。
身為全校網路負責人而言,這種小麻煩我馬上就可以處理,一處理家中的網路後,得知是外部網路斷線,可能是下大雨下到網路斷線,過去我會馬上打電話詢問網路公司。現在學乖了,電話也不用打了,他們的偵測系統一定是馬上知道在處理,不然就是己經很多人打電話給他們。
沒有了網路,加上我家有一台42吋的大電視,但是沒有接任何電視節目(沒有三台、沒有數位接受器、沒有第四台),也沒有辦法看電視知道結果。
只好打電話問我爸爸,請我爸幫我看電視的新聞報導。
我爸一接到我的電話,一聽到我的問題。
口氣有點不耐煩的說:「要啦!!全國全省都要上班上課,那有桃園不用上班上課的道理。」
依我超級長期和我爸相處的經驗得知,今天桃園真的不用上班上課。
我爸爸因為在台北上班,看到我不用上班,心裏不平衡,
只能說出完全相反的話。
聽到爸爸告訴我,桃園不用上班上課後,我心裏就輕松很多。
馬上回報駐點工程師,請他們先在家裏待命、中午去吃個大餐、下午順便去看個電影,享受一下下大雨不用上班的爽日子。(他們公司還要補班)
--------
我覺得很巧。
本來今天下午要因為小孩的畢業典禮排演請假,竟然就全校放假。
再加上本來昨天要寫今天下午的請假單。

早上起床把拔趴在地上,爬出睡覺的房間

二位孩子每天晚上八點上床、媽媽講故事到八點半,大約九點多到九點半的時間就會睡著。
孩子入睡前,我會離開,自己大約是十二點入睡。
所以每天早上,孩子大部份的機會都會比我早起床。
做爸媽的都希望自己的小孩睡久一點,這樣才會長大。
孩子只要一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檢查我有沒有在床上,只要我還在床上,
他們就比較不會下床去客廳玩。
我一不在床上,他們馬上起身去客廳找我,然後就在客廳玩了。
也因此我起床的時間,相對的很重要,會影響到小孩的睡眠時間。

今天星期日,上午睡飽之後,就在床上半夢半醒了。
我不是很敢起床,一方面是我不知道幾點,另一方面是我一起床孩子也會跟著起床。
後來在床上受不了了。
只好起身子。
一看。
二個孩子還躺在床上,不過位置己經移動的很厲害,
可見得應該是起床過了。
我位在床邊。
馬上把自己立直的身體蹲下來,怕孩子看到我。
感覺還不行,我的身子還不夠低。
立刻整個人趴在地上,
我想趴在床邊下面,孩子在床上,這個角度應該看不到我。
拿出當兵匍匐前進的真本事,偷偷拿起市內托鞋,一點一點的往門口爬出去。
爬到一半,
就聽到二個小鬼在我的後面對我說,
把拔,你在幹什麼??為什麼要趴在地上。
我想如果我不出聲,他們應該不會透過我的背影,認出我是他們的爸爸吧??
就默不出聲,
一直往門口爬。
爬到房間大門,我就趴在地上,伸長右手,單手開門,這還真的有點難度,大家可以在家裏試試看。
沒想到,這二個小鬼還真的下床,站在我的後面。
一直問我,
把拔,你為什麼要趴在地上,
妹妹不會講話,就一直傻笑。
我真的不想理他們二個,當然一句話也沒有講。
就一直往門口爬出去。
爬出了睡覺房間的大門。
他們倆個己經站在我的前面。
低頭看著我,
然後一直笑一直笑。
我很無奈,很不想承認自己的失敗。
只好靜靜的站起來。
對他們說:「喔,你們起床了啊??」
趕快去客廳玩,把拔泡ㄋㄟㄋㄟ給你們喝。
這就是我今天起床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