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10, 2011的文章

開始懷念陪小捲毛同一張床睡覺的日子

今天我突然發現,我們家多了一位小女兒之後,我兒子就沒有辦法再和我同一張大床睡覺了。
每天晚上陪小孩睡覺,一直是我的工作之一。
過去只有小捲毛的時候,我都和他睡在同一張大床上。
簡單聊幾句話後,快要睡覺前
我會告訴他:「把拔愛你,你愛把拔嗎??」
他就會回答:「把拔,我也愛你。」
接下來就慢慢的睡覺。
現在小女兒用了那張大床的一個位置,
小捲毛只好睡自己的小床。
要在同一張大床陪睡的機會變的好少了。

辦公室數位無線話機後面的身份識別標籤

在工作上我有很多常常告訴同事的名言。
例如:這個地球上沒有我解決不了的問題。
例如:這個問題在未來一百年內還會發生好幾次,一定要思考一下如何讓你的下半輩子不會再處理這種問題。
例如:我動腦,你動手。
例如:做事情解決問題要考慮秒數,能夠越少秒數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比較好的方法。
例如:你不能只看現在,要看一千年,在這一千年內,你的問題要如何解決,確保一千年都不會再發生。
例如:一定要做到OPS(One Page Solution)一頁解決,讓使用者/系統操作者反應問題的時候,自己看這一頁的說明,看完之後,一直到退休都不會來找你問問題。
例如:只要眼睛看的見,認識中文字,就要讓使用者能夠看到說明,自己解決問題。
當然以上的名言,只是牛毛,最重要的一句是這一句:
不要問我,我不知道,你可以去xxx查,我己經預言你會問這個問題,也寫好答案。
在工作,只要有人問我問題,這個問題只要重覆二次以上,我就預設未來一千年都會有人問我這個問題。
所以在問題還沒有發生之前,我就會想辦法解決,
解決問題的最基本原則就是設計成不用去處理,問題就會自動解決。
這就是智慧。
的基本管理原則就是在完全不管理的條件下,達到完全管理的目的。
辦公室的數位無線話機,就是一個例子。
好幾年來,常常同仁會問我,他的話機在那裏?
一直都不以為意,就一起找出話機來給他使用。
最後在去年的某一天,我覺得這些找話機的對話,真的很煩。
我下定決心要一輩子的解決這個問題,讓使用無線話機的人,都知道話機的功能、使用者、分機號碼。
這聽起來好像不是問題。
因為我們辦公室的八隻話機外形一模一樣。
有些是分機、有些是專線、常常搞不清楚那一隻是話機、那一隻是專線、更不清楚那一隻電話是誰的。
我就把所有的話機後面,全部貼上姓名、電話或分機號碼。
任何人只要拿到無線話機翻過來看一下資料,就知道話機的功能。
不用再來問我。
小小的動作,就解決了好幾年來的問題,這樣的解決方法,早就應該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