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以前工作的感覺

今天以前辦公室的老同事到中心處理一些業務。
我和他聊了一下最近工作和人事調動的近況,她覺得很不可思議。
不過我也習慣了。
習慣什麼都要詢問組長主任、所有的政策都要開會討論。
我只是依照大家決定後的結果去做。

DNS一直是我在負責管理,結果我不能決定dns要用什麼作業系統。
防火牆也是我負責,結果我不能決定防火牆的管理政策是什麼。
想導入pc分享器來取代電腦教室龐大的主機採購經費和維護成本,結果忙了快一年多,只是因為大家一起開機的速度比單機慢了一點,和一些理由就全盤否決。
表面上是開會討論,其實只是要透過開會告訴我要怎麼做。
提出來的意見只是換來不信任的感覺。最終都是別人、別組說什麼,我只要照做就好了。
明明這些做法不能持久、也不能周全。重點是我管理的最久,懂的最多,確都要聽不用負責管理、沒有實際執行經驗的意見。
---
和同事聊了一下,我僅能記得以前要執行什麼政策,有什麼要改進的地方,就大家互相討論一下就執行,真的有問題再來改進。事實上也不會有一個政策的執行是絕對不會有問題,進步就是要不斷的改進。

我記得以前沒有這麼多會議要開,也沒有這麼多行政工作要做,更不是天天在打字寫報告、紀錄。
他說以前大家比較自由,都可以自己做決定,彼此也很信任。
雖然過去的問題比現在多,但是大家也很認真的逐步解決。
雖然過去做事比較沒有這麼有系統,但是也逐漸在建立系統。

我漸漸回想起過去工作的感覺。
過去我會主動的把要負責的事情做到好,因為大多數的政策、管理方式、採購都是我們自己做決定,組長主任都會很尊重我們的看法,我和同組同事也對自己決定的事情負責。
現在當然不一樣,所有的事情都是要討論,不能自己做決定。
而做決定的人不用負責實際上的工作,因為做事的是我們,出問題當然就是我們自己的負責。而我必需對不是我能做決定的事情,所發生的結果負責。
這點很奇怪,光是我業務上負責的防火牆,竟然是別人決定政策我負責執行,就足以讓人想不透。而別人還不用管理防火牆。

我想這個世界上和這份工作,一定有許多我無法猜透無法理解的不變法則存在。
畢竟在整個辦公室裏面,我的學歷最低,我讀的書也比別人少,當然懂的就沒有別人多,所以到後來只能讓別人做決定我應該怎麼做。
不過每個時期都是有它的好有它的壞。
用過去的眼光來看現在總是會有所不同,執著於過去而不放眼未來也非明智之舉。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