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14, 2010的文章

三期宿舍網路的不可思議解決方案。

工作的這幾年來,我一直都很希望有一位專職人員來處理宿舍網路問題,雖然這幾年有駐點人員在處理學生宿舍的網路問題。但是駐點人員的工作時間和我們一樣,學生一般都是在晚上才有空,他們上午上課下午訓練,駐點人員很難配合他們的時間去處理宿舍網路問題。
加上一定要學生在宿舍房間裏面,才能進他們的房間處理問題。
這一個月,宿舍有線電視的廠商,也開始承辦三期宿舍有線網路,使用到我們學校線路。我要求他們不論是否申裝有線電視提供的網路,還是學校的網路,都要處理網路線路不通的問題。他們也施行了一段時間。
結果今天上午來了一封信,有線電視廠商說己經有指定一位專人專職處理三期學生宿舍的網路問題,
工作時間是1000~2000,一舉解決我們駐點人員無法在晚上去修宿網的問題。
我看到這封信,馬上打電話給那位負責修理三期宿舍網路問題的工程師。
表明說,希望所有的三期宿舍網路問題,都由他先行判斷與處理之後,如果還是不能上網,再線上報修交由中心處理。
他馬上答應,沒有問題。
立即證明吸引力法則的正確性。
果然這幾年來的希望一下子就實現了,來的這麼突然。
接下來就是規劃一二期學生宿舍也給他們處理。
這樣子不僅可以省下線路維護的費用和人力時間的支出。
現在想想,還真的是有點不可思議。

xx同學,在我下班前最好快點來找我,不然你事情就大條了

刑事警察局的偵查佐打電話來詢問是否可以給那位被告的學生聯絡資料,不然要通知他家人。
但是中心的立場和角度是絕對不能私下提供學生資料,就算是查的到也不能給。
我就告訴偵查佐,一定要來份公文才有辦法處理。
偵查佐就告訴我說,他當然知道這一點,但是他也有那位同學的手機,一直沒人接(學生下午無法接電話),再不接的話,晚上就要通知他的家人,這點對他不是很好,希望我能聯絡同學,請同學主動和刑事警察聯絡。
偵查佐是希望問題侷限在被害人和被告之間,也不要和學校、家長有任何關係,
當做二個成年人的事情來處理。
-------------
出社會多年,我也猜想出來這可能是他貫用的話術和技倆,不過最後一句話還是很動聽,就是二個成年人的刑事案件來處理。
我馬上說會想辦法,但是要如何找出這位學生,而不是靠學務系統,因為透過學務系統查到的資料,都是要經過授權才能查詢。
後來想到,
直接寫學生群組信件給所有學生,我本來還考慮要不要寫給老師的群組。
因為很多學生不會收學校的信。
而老師一定會收信之外,還一定會有很多老師教到這位同學。
也剛好被害人有認識和提供同學的姓名,當然也僅知道姓名而己。
我就寫了一封只給學生的群組信件。
標題就是:「xx同學,在我下班前最好快點來找我,不然你事情就大條了。」
信中留下我的姓名和手機號碼,還請每位看到這封信的同學幫我提醒他。
結果有一位同學跑來,以為我名字寫錯,是他的另一位同學,結果不是,但是他告訴我,要透過宿舍管理室來找人比較快。
因為被害人在某一個論壇被罵,查出來的IP位址就是學生宿舍。
我想一想還滿有道理的,就打電話請宿舍管理員協助通知。
中午十二點半,那位同學就聯絡到我,約個時間請他到辦公室。
把偵查佐的手機號碼和電話號碼給那位同學,後續就讓他自行處理。
這件事告訴我們,不要在網路上亂罵人。

不是一百年,是一千年

中午為歡迎新進的駐點工程師,網路系統組一起聚餐,本來要請大家吃飯,結果他們不好意思讓我出錢,決定自己出,我再請他們喝星巴克咖啡。
照例我會討論一下各大項業務的規劃,提到資訊安全表格的使用時,聊到為什麼要讓要用表格的人自己列印來填寫,起因於有一次表格用完,另一組同事用很不客氣的口氣對我說,要我趕快印出來給他用。我就乖乖照做。
同一組的同事為我打抱不平,認為我應該頂回去,要他自己印來寫。
但是我的思考邏輯不是解決現在的問題,而是永遠的解決問題。
最後因為這件事情的關係,全中心不再有任何一張事先印好的表格,一律都是自己印。
一起吃飯的另一位同事又幫腔說:「對,我們王大哥規劃事情都是以一百年為基礎,一定要能夠運作一百年以上的政策才會推出來給大家做。」
因為我常常灌輸他們做事、想法要用一百年的角度去想。
不過這個月看了「二次大戰寫實錄(THE WAR)」之後,發現希特勒規劃他的德意志帝國是一千年以上,我覺得這點不能輸給希特勒,因此開始朝一千年的角度來思考問題。
我馬上回那位幫腔的同事說:「不是一百年了,現在要改為一千年。」
然後我又和在座位上的同事們,解釋因為二次大戰的關係,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當然,我又開始舉幾個工作上的例子,然後試著推演從現在開始,執行到一千年後的情況給他們聽。
一方面要證明我的思考邏輯真的可以超過千年。
一方面也是展示一下我從規劃到執行到心目中演練的過程是如何運作。
然而特別要強調的就是,
那位叫我印表格的同事(以下簡稱大寶),為什麼我不是針對大寶解決問題。
而是在我的角度看來,大寶不僅僅是大寶,
大寶是一個動態的人,大寶會離開,下一個大寶還會來。
我當場告訴所有的人,如果為大寶印表格,只是解決這個時間點的這個問題。
但是這一千年內,會有大寶一號、大寶二號、大寶三號…大寶N號來中心工作。
你總不能每位大寶都幫他印表格吧?
所以構思一件事情,一定要以一千年為最基礎的思考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