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60645西元2096年元旦台東太麻里的日出

早上幫家裏開店之後,準備上班,跟老爸說再見,爸看到我穿托鞋上班(其實我穿的是一雙2800元的德國進口勃肯涼鞋),我回爸說,我到辦公室還要換藍白托鞋。
因為爸爸這個月來,都一直唸我怎麼穿托鞋上班。
今天我就跟爸爸講,男人不要重視這種小細節,真正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看到西元2096年元旦的日出。
有什麼事情會比那時候還活著看日出重要呢??
我爸坐在椅子上,一邊吃著早餐漢堡,雙眼看著我,我站著往下看他,我的雙眼透露出極為認真的表情,我爸的心理一定再想,"媽的,一大早遇到瘋子,他還是我兒子",不是,他的心裏應該是這樣想,"天啊,我拘泥於兒子上班是不是穿托鞋,我兒子竟然想看到90年後的日出,我跟他的志向比起來,是這樣的微小不足道"。
後來,爸告訴我那時候他也要帶兒子去看日出。
我說那好,我們就這樣說定。
我們兩個人不敢再提到上班是不是穿托鞋這件事,免得再自曝其短。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