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4, 2020的文章

(上午癌症走人、下午癌症來人)

圖片
(上午癌症走人、下午癌症來人)
開刀的劇痛一二天後,慢慢消退。
躺在病床上,插著尿管和引流管,很不習慣,不敢亂動,一直躺著。
隔壁床的中年大叔莫約快六十歲,星期六,二十來歲的女兒照顧和陪伴,沒有請看護。
聽他們倆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講話中帶點沒禮貌和關心,肯定是親女兒,
父女倆都沒說什麼重要的心情事,到是一直向女兒抱怨他想回家,認為醫師沒有必要留他住院等看病理報告。
星期日女兒沒來,獨留大叔一人在病床,沒人陪伴。
大叔上午和朋友通話,聊了快二個小時,肯定是女性朋友,
男女之間講很多關心對方的內心話,話中提到自己身體有癌細胞(無直接講這個詞),相關藥物不一定對他有療效,
只能接受現實,依醫生開的處方服用,能活下來就活下來,能活多久就盡量活多久之類的話。口氣很平靜但無奈。
星期一早上,大叔在聽完主治醫生的報告後,就辦出院離開了。

下午四點多,來了一位約三十五歲左右的年青人,幾位年輕護理師推他的病床進來。
感到訝異的是,他竟然和護士有說有笑,一般情況下,病人和護士是彼此不認識,不可能會聊天講笑話。
一開始我以為他是這家醫院的醫生生病,來開刀住院休養,所以對院內的護士較熟識。
安定好床位後,這一層樓的護理師來做初步診斷,他就沒有再多說什麼話,顯得不熟。
護理師簡單的問他的情況,他說開刀己經三天,身體還是很痛,有發燒,一直有痰、有吃標靶藥物,
他的母親在旁照顧,晚一點換一位年紀相仿的女生來,稱他媽媽阿姨。
媽媽回去休息後,他們兩人獨處聊天,男生因病的不舒服的關係,一直抱怨護理師的態度或做事方式。
女生很有耐心的對他說,你在九樓住很久了,護理師都很熟,這一層樓你才剛來,當然態度有差。
男女之間講話很有耐心,聊天有一搭沒一搭,肯定是還沒有論及婚嫁的女友,交往二三年以上,己過蜜月期。
晚上十點多,他的護理機器還一直發出聲音,看來今晚是沒有辦法安安穩穩睡一覺了。

上午出院的是癌症中年病患、下午入住的是癌症年青病患
再看看自己的闌尾炎手術,實在不值得一提。
在短短一天不到的時間裏,就感受到原來死亡離我們這麼近,
黃泉路上不分老少。
癌症會完全治癒的機率應該很低,最多討論多活幾年。
三年、五年、十年??
知道自己在十年不到的時間,一定得死亡,
這種感受不知如何形容?
還是要時時檢討自己,如果不把「自身的健康」列為最優先的事業體來經營,
還定期喝酒應酬、照表抽煙吃檳榔、排班熬夜打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