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14, 2019的文章

搞丟六顆T65突擊步槍子彈(二個彈匣)

圖片
經常對日常生活感到困惑,成為一種煩惱,常常盤據心中。
我想妳應該也是一樣。
或許,生活本就是如此,不論我們如何努力,它終就無法有太多改變。
常常在幻想,若有一天或是一段時日。
我可以決定自己想去那裏~~想和誰在一起~~想做那內心深處真正想做的事~~
那我會做什麼?
那我會和誰在一起?
那我會在那獨特的時間區段中,體驗到什麼不凡的經歷,
那觸碰的手感、那呼吸的空氣、那陽光的熱情、水解出的口渴,
才足以讓那每日的平凡,顯得不同與值得紀念。
不一樣到能讓往後的十幾二十年,
都深深的記住,
能在每一天日常中,回憶起來是如此美好。

明知-不可能重覆,只能把握每個當下與時段。
明白-這樣的經歷,就如流水滑過指縫,不再復返。

所以帶孩子騎腳踏車、穿越舊草嶺隧道,沿著環狀線自行車道,二十幾公里的路程、二小時半的時間
穿過幾個服役待過的海巡班哨、還記得在集合場上,一群弟兄班長一同打擒拿術。
在公路上方看沿岸的海蝕崖洞與平台和海天一色,
回想起21年前,都是在深夜的星空下,在海蝕平台上巡邏走動,手電筒與軍靴、步槍與彈藥、伴隨了一年多的時光。
騎在路上,回想過去,鮮明的記憶被刻印在腦海中。
總是不斷提醒自己,時間會流逝、一切都會過去,只有不斷的投入一次又一次新的經歷,才能讓日子鮮活。
除去那每日的困惑。

妳說?是嗎?

照片補充說明:
照片背景後方的海蝕洞,是在1998年8月初離退伍剩下半個月的時間,一個深夜出勤當伍長,下半夜發現自己搞丟六顆T65突擊步槍子彈(二個彈匣),在洞旁怎麼找都找不到。
只好用軍用對講機跳頻到私密頻道,報告哨長這件事,哨長深夜開彈藥庫,再拿出六顆子彈給我,
他從班哨的門口,遞出二個彈匣到我手上,告訴我等白天收操回來再說,心情格外沈重。
天剛亮,準備收操,從埋伏點走海蝕平台回班哨,一路上都在想怎麼可能會「搞丟六顆子彈」??
槍兵帶槍、伍長帶彈、包包兵背包包,三人一伍,我走在最後面,
突然看到包包兵的背後,背著二個彈匣,原來應該要我攜帶的子彈,被包包兵拿走。
過去是包包兵帶彈,後來改伍長帶彈,他一時忘記,我一時沒注意,整個晚上就搞了一個大烏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