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17, 2019的文章

還好有學弟

自從我知道找精神科醫師(醫學背景)與臨床或諮商心理師(心理學背景)看診,
只是對他們講講內心深處的話,他們的工作就是傾聽,引導出病人內心的情緒、感受、想法。
釋放他們心中的壓力,精神科醫師會再做進一步的判斷、檢查和開藥之類的醫療動作
讓病人身心靈得到舒壓和釋放。 而且收費都非常貴!!沒健保給付的一小時二千三千起跳。
「講話給人聽,還要付很多錢給對方,而且要排隊等一二個星期,才可能有機會預約時間,講給對方聽。」
這種事情,我實在無法接受。
如果國小就知道有這種行業。
一定會對天發下毒誓,發奮苦讀,拼命去補習、讀到爸爸媽媽把書和考卷都鎖在櫃子裏,不讓我接觸的程度。
也立志要當上精神科醫師或諮商心理師(判斷標準是賺的錢比較多又有很多自己的時間) 以上不是重點,因為己經來不及了,講再多也沒用。 後來我想到一個方法,我有一位很聊得來的學弟,
我告訴他:要一個人去看電影,他不會批評我過的太爽,不顧老婆小孩。
我告訴他:我每天都要準時下班,他不會酸言酸語的說我工作不負責。
我告訴他:有一位我們都認識的女孩很正,他不會說我結婚有小孩,應該把所有心思放在家庭,任何一秒都不能想其他男人或女人。
我會告訴他很多自己心裏的話,
我會講給他聽,他有時間聽我說,他也會和我分享自己的看法
他不會用自己的價值觀,認為整個社會的價值觀都和他一樣,
然後用他的價值觀,強迫所有他認識和交往的人,一定要遵守他的正確價值觀。
任何與他價值觀不同的人,學弟都能接受。
學弟知道,我們彼此都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家庭長大,又朝向不同的人生目標努力。
學弟總是聽我說。
學弟願意在網路之外的現實世界裏,面對面接觸、或是通電話聊聊。
我聽學弟說,學弟也很聽我說。
絕對不會批評對方、絕對不會酸言酸語、絕對不會用情緒勒索的方式,強迫對方就範,要對方違背意願做符合學弟想要達到的目標。 還好我有能談內心最深處想法的學弟。
所以我不用每週去找諮商心理師與精神科醫師,付錢聊天。
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和學弟聊天,讓心理的壓力得到巨大的舒壓。 如果每一位好友,都像我一樣,有一位願意無條件傾聽你心裏話的學弟。
那不僅不用去看諮商心理師與精神科醫師,省下巨大的費用與寶貴的時間。
也能讓平凡無奇的日常生活,過的非常愉快。 報告完畢,記的找到自己的學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