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1, 2019的文章

「我的阿嬤走了,阿公也離開了」我用流利的台語說著。

圖片
「我的阿嬤走了,阿公也離開了」我用流利的台語說著。(以下對話大都是台語) 早上七點等早餐做好的空檔,我在十字路口旁邊的國小門口跳繩,跳了快十幾分鐘,氣喘如牛的休息時。 一位莫約快七十歲的阿嬤,走路經過,向我打聲招呼,對我說:「很累喔~~」 我笑著回答, 「對啊,做人怕死、怕老,只好跳繩強身,我每天都會在這裏跳繩,己經跳了快二個星期了。」我敢緊抓住機會,宣揚實務運動理念,透過實際說出口的話,讓他人聽聞後,強化自我內心的意象,一直是我養成終生習慣的慣用技巧。 她聽了我每天在這個十字路口跳繩,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你是不是住在王老師文具店附近啊??」她好奇的問著。 「我就是王老師的孫子啊。王成財老師的小孩的小孩」這樣的回答從小講到大。 「你看現在都是中年人了,那個會在店門口尿尿的小孩,現在都這麼大了。」我挺起胸堂,淘皮的對阿嬤說者。 「什麼,你是王老師的孫子,我弟弟的小學導師就是你爺爺,你看這時間經過多久了。」她驚訝的說。 「那你爺爺奶奶呢??」她好奇問著「那時候看你奶奶身體不好,爺爺照顧的很辛苦」 家裏是店面的關係,所以鄰居都知道我們家的情況。 「我的阿嬤走了,阿公也離開了」我用流利的台語說著。 「阿嬤81年中風後,93年往生。阿公在阿嬤離世後不久,也出車禍走了。」我淡淡的說著,時間久。 她可能常來我家買東西,多少和爺爺奶奶有些交情,顯得有點不捨和難過。 「那你爸媽還健在吧??」她問著。 「爸爸也快不行了,整個人病的很嚴重,三不五時要有人照顧一下。」我敘說對現況的無奈。 「帕金森症對吧?我記得你媽媽有說過。」可見的她和我爸媽也熟,才會瞭解爸爸的病因。 「沒錯」我笑著回答,實在是同一街坊老鄰居啊!! 「我看你四十歲有了吧?」 「四十三歲了~~」 「那你就辛苦了」 後來我們聊了工作,她知道我通過高考,在體育大學工作,她退休前是在行政院上班,也是薦任公務人員,工作很忙。和學校的工作比較起來,確實行政院一定很忙。 我們稍微聊到公職和私人工作差很多,不用擔心飯碗不保,穩穩上班下班,認真守法的工作即可。 私人公司為了保住工作,要投入很多心力和時間為老闆創造價值,帶來收入和金錢。 但公職不用,只要像我一樣,下班後,偶而照顧爸媽、專心照顧小孩、其他時間用來讀書寫書、練身體。 反正不可能像上市公司老闆一樣,賺幾億身家,過富足的生活。 我覺得至少能天天運動斷食,維持三十吋腰身,比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