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4, 2019的文章

「彭興祥、陳家慶,我們三人在內角到處玩,玩的很開心」

圖片
換完尿布、幫穿褲子、脫換睡衣,哄爸上床睡覺、再對爸爸碎碎唸,
要爸爸氣媽媽的方式要再換一下,不要每次都是相同的模式,沒創意。
要爸爸跌倒的時候,要先用雙手保護臉,把臉遮住再摔下去,這樣不會害怕,臉也不會受傷。
要爸爸花更多時間看youtube,這樣就減少上廁所和走路,預防跌倒。
一直碎唸老爸,爸就一直笑,因為他知道我又在練口才了,
碎唸的技術與技巧之一就是「絕對不能和過去的內容一樣」
因為不能一樣的關係,每次要唸老爸之前,都要花時間思考,
增加詞彙的豐富程度,整個人也因為碎唸爸爸的關係,文化水準和水平都逐漸提高。
爸爸也喜歡聽,要唸到爸會覺得好笑,也是需要不斷練習的。

唸完之後,功德圓滿,準備離開爸爸的房間,讓他入睡。
爸把我叫住,從他的黑色包包裏,拿出一本相冊。
一看就吸引了後,這不就是早期的facebook和ig嗎?
自己貼照片在小冊子裏,親自分享給家人朋友看,旁邊還寫一些心得感想之類的。

爸爸指著照片對我說「就是這裏,台南白河鎮內角里,當兵的時候,駐守那裏一段時間,常常在內角國小和附近走動」
「彭興祥、陳家慶,我們三人在內角到處玩,玩的很開心」
一個從來沒有想聽過的地名-內角。
爸爸想要再去民國61年駐守的鄉下中的鄉下-內角走走。
坐在爸爸的床邊,一張一張仔細的翻看。
照片裏的爸爸做出逗趣的表情,一點都不像隨時要反攻大陸,砲火中搶灘登陸上海灘、攻破北京城門、在武漢大街上踢正步遊行的革命軍人。

看照片中的他,竟然也和我當兵的時候一樣,和弟兄在不同地點不同時期,拍了好多張照片。
不同的是爸爸的照片是黑白的,我的照片是彩色的。
原來我們父子倆,不論是工作、部隊、家庭,都是一樣愛拍照,也習慣隨遇而安,把辛苦的部隊生活當作郊遊聯誼。

39年次的父親在民國61年拍的照片,22歲的年紀。
現在的爸爸是76歲,整整54年的時間就這樣一下子過去了。
把照片和爸爸一同拍一張照,
晚點去google一下,內角要花多少來回的時間,安排好行程和假期,載爸爸去內角。
在爸爸為數不多的壽命結束前,帶他去想去的地方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