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9的文章

許多朋友對我有一種誤會

圖片
許多朋友對我有一種誤會,以為我每天運動一小時,加上斷食和習慣自己煮完整食物來吃。
必定是很重視健康,或是每天都是如此。
其實不然…
人有緊就要有鬆,凡事都會有週期和波動,

以斷食為例,星期一到星期五上班日,很容易就能早餐不吃,中餐到下午二三點才吃,維持每天十八小時的斷食。但假日都和家人一同用餐,斷食不方便就會吃三餐。

運動也是一樣的道理,上班日的十二點半跑到下午一點二十分,跑六公里很容易,但假日變身司機,一整天連自己要開車去那裏都不知道。只能一大早起床跳個繩,但有時也會睡過頭。

煮完整食物當辦公室午餐的習慣雖然維持十年以上,但假日也無法自己煮,因為生活中不是只有自己,還需要和其他人一同配合,吃什麼要怎麼吃,也都無法自己決定。

因此上班日和假日,生活飲食運動習慣就有很大的不同。

當然最重要的核心目標,我想大家都能猜的出來,就是在一生中的最大天數,來維持身心靈的健全發展。
健康對很多朋友而言,只是一種「健康很重要」的概念層次,花許多時間去研究健康訊息,然後一樣抽煙喝酒熬夜吃垃圾食物過量飲食。

對我而言則是行動層次,人生的基本現實之一:陪伴自己吞下最後一口氣的不是爸媽爺爺奶奶兄弟閨密孩子前妻老婆。
而是自己的身體,若能在活著的時間,讓健康維持在最佳的狀態,追趕跑跳碰完全沒有問題,日子肯定非常美好。
但生活有緊就要有鬆。
凡事一層不變,沒有辦法體會豐富的生活,那活著又有什麼意思。
所以我會主動去嚐試各種可能的經驗,一點都不想生活在單調的日子中,過完整個人生。

日本的泡麵和水果酒就是一種飲食經驗。
每一晚都會選擇過去從來沒有吃過的泡麵和酒,一人獨處的時候,慢慢享受。

嚴格遵守規矩的人會變的很乏味、無聊、沒有彈性、人人都討厭。
在求規矩中小小的犯規,帶點刺激。
在維持現狀中跳出框框,有點好玩。
反而讓平凡生活更有趣,重點是這樣的人,人見人愛。
------------------------
照片說明一:二樓飯店大廳不能吃泡麵喝酒,被服務生勸離後,去飯店一樓入口處吃喝,又被勸離,一個人去便利商店窗外平台大馬路旁吃吃喝喝,看人來人往的排隊買東西,別有一番風味。

照片說明二:怕買到重覆的酒和泡麵,每一碗我都會拍照做紀錄,方便做資料比對。

照片說明三:和有角的公鹿倆倆自拍,心裏有點緊張,但慢慢發現牠們很習慣,就不害怕了。

照片說明四:住的飯店沒有很高級,我就去旁邊最高級的飯店閒逛,…

每天跳繩三千下的醫療效果很神奇,不論在心理層面和體能體態體力方面

20190730-每天跳繩三千下的醫療效果很神奇,不論在心理層面和體能體態體力方面每天跳繩三千下的醫療效果很神奇,不論在心理層面和體能體態體力方面, 都有非常大的進步,一開始只是想說「每天跳繩鍛練精神力」(跳繩很容易,每天跳繩比維持夫妻感情更難)
習慣後,跳繩像是小學生, 那短暫的時段,神遊回到無憂無慮的小時候, 每天期盼上學能和喜歡的女同學同一班,老師上什麼課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偷偷瞄一下她。
慢慢的,跳繩就像毒癮,一種比性愛滿足感更強上1.238倍的愉悅快感, 那跳躍的時刻,腦內啡啡像水庫洩洪般狂湧而出,無情無義不留任何情面的,極大範圍淹沒所有的煩惱和心痛。
每天清晨只需要短暫18分鐘到36分鐘的片刻,在原地跳繩,就能得到許多美好,一整天的心情都很棒。
為什麼你還不跳繩呢?? 還在相信花大錢買保健食品天天吃、刷卡買健身器材來想運動而不動、花月費買健身房會員等有時間才去。 我只需要從背包拿出跳繩,在馬路上跳一段時間後,就能得到你想要的健身效果, 是不是???
聰明一點,花錢想解決的問題,不用花錢去做,反而更好。
補充:每天3000下是目標,其實只跳1800下到2400下就爆汗累死了。每天跳也是目標,其實一個星期七天,大約只跳五天,為了寫文章方便,省略部份細節。


我想當好人,又想煮一鍋好湯。

圖片
我想當好人,又想煮一鍋好湯。
把南瓜切成一片片,把牛肉塊塊丟入鍋。
玉米是必要的、白蘿菠也是需要
再加些許乾燥香菇拉出湯的香、
丟個幾顆脆紅棗帶點酸甜
上午丟照片給同事,告訴他們中午有濃湯可以喝。
先挑逗同事的味蕾,提高對湯的期待。

慢鍋慢火燉湯四小時,中午體適能中心運動完後,
再和大家一同分享南瓜牛肉玉米白蘿菠濃湯。
在辦公室當了好人,又喝了一鍋好湯。






真實的日子像陀螺一樣一直轉一直轉,總是有忙不完的事情。
無上限的待辦事項、總是壓縮自由的時間、
人總是需要獨處的時間,沒有任何人打擾的時光,
才能專注自我的心力,去思考設計未來的生活
打上赤膞,騎上腳踏,天還沒亮就出發,
一小時多的路程,慢慢的享受淡水河與觀音山景,慢慢的看著天亮與觀音日出
隨時停下來,和路上的攝影大哥大姐們,一同拍攝風景照。
騎到一個比較私密的空曠地點,四周方圓十幾公里,無任何人煙。
架上手機,想用縮時攝影拍日出,讓太陽日出的速度快一點。
吃完早餐,時間一到,
又要變成陀螺,在日常生活中不斷的旋轉,星期一到星期日,早上六點十五分轉到晚上十一點二十五分。
再見了,星期日的八里,下個星期再來這裏騎車看景,找找自己。

還好有學弟

自從我知道找精神科醫師(醫學背景)與臨床或諮商心理師(心理學背景)看診,
只是對他們講講內心深處的話,他們的工作就是傾聽,引導出病人內心的情緒、感受、想法。
釋放他們心中的壓力,精神科醫師會再做進一步的判斷、檢查和開藥之類的醫療動作
讓病人身心靈得到舒壓和釋放。 而且收費都非常貴!!沒健保給付的一小時二千三千起跳。
「講話給人聽,還要付很多錢給對方,而且要排隊等一二個星期,才可能有機會預約時間,講給對方聽。」
這種事情,我實在無法接受。
如果國小就知道有這種行業。
一定會對天發下毒誓,發奮苦讀,拼命去補習、讀到爸爸媽媽把書和考卷都鎖在櫃子裏,不讓我接觸的程度。
也立志要當上精神科醫師或諮商心理師(判斷標準是賺的錢比較多又有很多自己的時間) 以上不是重點,因為己經來不及了,講再多也沒用。 後來我想到一個方法,我有一位很聊得來的學弟,
我告訴他:要一個人去看電影,他不會批評我過的太爽,不顧老婆小孩。
我告訴他:我每天都要準時下班,他不會酸言酸語的說我工作不負責。
我告訴他:有一位我們都認識的女孩很正,他不會說我結婚有小孩,應該把所有心思放在家庭,任何一秒都不能想其他男人或女人。
我會告訴他很多自己心裏的話,
我會講給他聽,他有時間聽我說,他也會和我分享自己的看法
他不會用自己的價值觀,認為整個社會的價值觀都和他一樣,
然後用他的價值觀,強迫所有他認識和交往的人,一定要遵守他的正確價值觀。
任何與他價值觀不同的人,學弟都能接受。
學弟知道,我們彼此都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家庭長大,又朝向不同的人生目標努力。
學弟總是聽我說。
學弟願意在網路之外的現實世界裏,面對面接觸、或是通電話聊聊。
我聽學弟說,學弟也很聽我說。
絕對不會批評對方、絕對不會酸言酸語、絕對不會用情緒勒索的方式,強迫對方就範,要對方違背意願做符合學弟想要達到的目標。 還好我有能談內心最深處想法的學弟。
所以我不用每週去找諮商心理師與精神科醫師,付錢聊天。
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和學弟聊天,讓心理的壓力得到巨大的舒壓。 如果每一位好友,都像我一樣,有一位願意無條件傾聽你心裏話的學弟。
那不僅不用去看諮商心理師與精神科醫師,省下巨大的費用與寶貴的時間。
也能讓平凡無奇的日常生活,過的非常愉快。 報告完畢,記的找到自己的學弟。

「我女朋友懷孕了~~」

「我女朋友懷孕了~~」讀大學的時候,我最常講的一句話。
民國88年沒有像現在這麼開放自由,每次我講這句話的時候,
對方都會驚一下,
想說未婚懷孕這種事情,怎麼一個大學生會直接講出來。
沒錯,我都直接講。

「不好意思,我女朋友懷孕了,她就坐在後面。」

常常台北雲林往來會搭的日統客運,一邊開車一邊打發無聊時間抽煙的司機
就會乖乖的、很仔細聽我接下來要講什麼。
「她肚子裏的小Baby不喜歡聞到煙味。」

任何有交往過女友的男人都知道。
寧可得罪老闆被罵到臭頭,也不能讓女人鬧彆扭。
寧可兄弟情斷義絕的分道揚鑣,也不能讓情人受盡委屈。
寧可初一十五忘記拜祖先敬天地,也不能讓老婆生隔夜氣。
同樣是男人,彼此之間不會互相為難,必定義氣相挺。
司機對男女感情有深層的體會,必然會立即把點燃的煙頭熄火,丟出車外。
偶而駕駛會等煙抽完,再丟掉煙頭。

現在講來,這樣的事情很不可思議。
怎麼客運司機會一邊開車一邊抽煙。
在更久以前的客運,很多乘客是在座位上直接抽煙。
也沒有任何人敢對抽煙的人,說這樣會影響到其他乘客。
不是忍氣吞聲,就是習以為常。
這個時候,若要求司機在無聊的夜裏、四五小時漫長的路程不要抽煙。
不是不理會你,就是會生悶氣。
但是。
「我女朋友懷孕了。」
真的很有效。

「爸,你還記得我嗎??我是你兒子」這幾天看到爸爸就先講這句話。

圖片
「爸,你還記得我嗎??我是你兒子」這幾天看到爸爸就先講這句話。
爸看著我傻笑點點頭,確定他還記得我。
「爸,快要忘記我了,怎麼辦,你會不會很難過??」我說著。
「爸,你忘記我之後,一定會覺得生活很無聊、很單調,對不對??」我一句接著一句。
爸爸還是笑著,然後回一些聽不太懂的話。
前幾天媽媽帶爸爸去看大腦科,檢測是否有失智症(阿茲海默症),已經開始有輕微的失智。
雖然都是預料中的事情,難免還是另人感傷。
以後爸爸看到我,會把我當作陌生人,就覺得心裏有點難受,又只能接受。
但這又是人生的必經過程。
在過去年代,整體社會平均壽命只有五六十歲時,根本沒有幾個人有機會得到失智症。
現在七八十歲的老爺爺老奶奶快比年青人多,自然老年疾病就會多起來。
媽媽照顧爸爸又更累了。

照片中的爸爸,很努力的在修改他的通訊錄,
一張A4紙上有親人的電話、住家附近餐廳小吃的電話,偶而會改一下內容。
以前所有的電話他都非常清楚的記得,現在不行了。
看著爸爸因病坐不正,歪曲的身體,努力寫著改者,
晚點給我修改檔案後,印出來後,貼在爸容易看到的櫃子和電話旁。
當爸爸要打電話的時候,就看著這張單子,看一字按一個號碼的撥電話。

有時候我覺得生活中,真的必需接受~那不可逆~無法改變的「現實」。

扶著年邁父親的手,一步一步的帶他上二樓,
忍不住想到讀幼稚園時,就在這相同的樓梯,懶得自己走上二樓,故意要爸爸背我上去,
爸爸二話不說就把我背上二樓。
現在換我緊拉爸爸的手,要他不要怕跌倒,一步一步爬上樓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