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9的文章

每次搭校車上學,最期待到下一站等學妹上車,看她的背影就覺得很滿足。

搭上校車的下一站,有一位喜歡的學妹,精確的說法是,她的外形和外在氣質,算是滿吸引我的。
每次搭校車上學,最期待到下一站等學妹上車,看她的背影就覺得很滿足。
在心裏告訴自己,總有一天要認識這位學妹。
下定決心後,
每一天上學日,提早三十分鐘,搭一般的公車到下一站,假裝是那一站等校車的學長,
為了和學妹一起等校車,校車只有一班,錯過這班校車或校車滿了,就要坐一般公車上學,需多花四十分鐘,必定遲到。
雖在同一站等車。
一直苦無機會認識她,唯有彼此穿同一間學校的校服,成了唯一的認同感。
有一次我先到站,校車來了,她還沒有出現。
我就想說再等一下好了,讓這班校車先走,大不了晚一點我再搭公車上學,這有點冒遲到的險,但值得。
學妹匆忙的走到車站,等車的學生明顯變少了。
她的表情顯得緊張,應該知道來不及上第一堂課。
時間差不多,公車又遲遲不來。
鼓起勇氣走向學妹,對她說我們找其他同學一起搭計程車去學校,車費平均分攤。
她說好,完成了第一次的接觸,一起搭計車程趕到學校上課。
--------------------------------
之後同一站等公車,就慢慢找機會和她接近,也聊了起來,漸漸熟識後。
有一天,她問我住附近那裏,怎麼都沒有看過我晚到。
我對學妹說,我住在前一站,因為我想認識妳,所以就每天提到一班車到這一站等校車。
學妹聽了很不好意思。
從專科二年級17歲,認識一年級16歲的學妹開始,到專科四年級暑假19歲,她18歲,
從來沒有一天攻破她情感上的界限,從來沒有交過女友的我,實在是不能理解為什麼。
專科二年級開始,我認真到圖書館和書局,研讀可以找到的所有追女孩的書籍,從心理學到生理學,
從女性感情的內在動機、內在感受一直到外在情感的成因等等都學會了。
就是無法跨進她的感情世界,走到她的內心深處和她交往。

18歲的暑假,我在常去的淡水街上書局,第一次看到同志書店,我才明白她喜歡的是女生。
更精確的說,她也只會愛女生。
第一次聽過「同性戀」這個名詞,也才知道「男生愛男生」和「女生愛女生」這種事情。
比整個有文字記載的人類歷史還要久。
只要是哺乳類,都會有同性互相吸引的同性性傾向。(google動物同性性行為)
人類是屬於動物的一種,必然也會如此。

後來。
國中三年級一位好友,和我讀同一所專科,也很喜歡這位學妹,
他那時候己經有車子,他們倆個熟識後,好友會開車送學妹回新竹竹…

飲水機後空翻-「不要、老師、這樣太危險了,爬上去太危險了~~」

圖片
「不要、老師、這樣太危險了,爬上去太危險了~~」住宿學生聽到要爬上飲水機去,很擔心我摔下來,一直勸我放棄。
「B棟宿舍不能上網,學生沒有網路,就好比靈魂被抽離了身體、手機裏沒有IG和YOUTBE手遊一樣,還是要修好網路才行。」
請學生幫我踩住大木椅子,怕踩椅子上去,會不穩。
再踩上飲水機,整個人就在飲水機正上方,
還好我平常都有去體適能或體育館跑步三十分鐘,維持還不錯的身材(如圖示)

請學生淨空一下飲水機旁的一小塊空地,
對他們說,等一下我手滑腳滑,不小心掉下去時,會來一個後空翻,下身需要踩在那塊空地上,雙腳站好後,我會高舉雙手喊「十分」
學生們一聽,虛聲四起,都認為王老師又在唬爛,(有影片證明)
心裏「靠」的一聲,你們都認為不可能,是你們不瞭解我。

整個人踩在飲水機上,檢查網路機櫃,又請學生拿門板給我裝上去,踩在飲水機上作業有點刺激,
學生在下面鼓噪說:「老師、快後空翻跳下來,我們好想看!!!」
我才不理他們呢~~剛剛還怕我危險,現在要我跳下去。

上下飲水機一趟,完全不留下任何痕跡,足見我的輕功了得,在辦公室維修的梯子還沒買回來之前,只能持續練功。
在學生們的協助下,終於查出網路不通的原因是電源沒電。
再請水電協助檢查,才知道是電源線斷裂。

一件簡單的查修工作,需要很多人的協助幫忙,工作的本質就是如此,任何事一個人做,都成就不了大事,更何況是維修網路這種小事。




媽媽用藤條不停的抽打我的大腿和屁股,媽媽拉住我的手,讓我無法跑走,找地方躲。 只能一直跑,被拉住,一直被抽打。

媽媽用藤條不停的抽打我的大腿和屁股,媽媽拉住我的手,讓我無法跑走,找地方躲。
只能一直跑,被拉住,一直被抽打。
就在車庫裏面,轉圈圈的跑。
我痛到一邊哭,一邊說以後不敢了。
完全沒有料到,本來很高興很開心的和媽媽說:「我玩「麻仔枱」(註一),賺了好多錢。」
沒有想到媽媽聽了很生氣,用力的教訓我,說只有壞孩子,才會去賭博,不好好讀書,將來沒出息。

放學路上,偷偷和同學去玩「麻仔枱」,賠了一些零用錢,不敢和媽媽說,
但我是一位很有上進心的五年級小朋友,一時賠錢沒關係,只要我不斷的學習,就能像那些很會玩的大哥哥一樣,用麻仔枱賺到很多錢。
放學後,偷偷觀察好幾個月那些大哥哥如何玩,在他們後面用紙筆做紀錄,發現玩之前,要關機再開機,這樣出現的壓牌的機率比較高。
(長大後學程式設計才明白是系統重新設定,亂數函數丟出來的前幾碼亂數可能相同,讀書還是有用的)

有點心得後,賠怕了,用小小的錢去玩,
不斷的操練一段時間後,真的開始賺錢,大把大把的錢,用麻仔枱吐出來,那聲音、那場景、那種感動,比交女朋友還讓人心動。
回到家後,拿著整袋的1元銅板給媽媽看,告訴媽媽,我現在也可以賺錢了。

接下來的場景就是我一直被媽媽打。
從此以後,就再也不敢玩賭博遊戲。

年紀稍大後,我才能體會媽媽的用心,
媽媽是想要用藤條告訴我的道理是,好好讀書,將來可以設計發明像麻仔枱,擺在國小國中生放學的店家路上,讓有興趣的小朋友拿零用錢來玩,這樣會賺的錢,比去賭多賺幾十倍,且每個月賺。
這道理花了我十年多的時間,才領悟到。
原來我們看到的外在世界,背後都有一層看不見的內在思維,想法和我們一般人的想法完全不同且剛好相反。
這件事情,讓我學會要反面的方式「倒過來想」只要每件事情,都練習倒過來想,一切困擾都會海闊天空。

補充一:家裏的店面後來擺了二台彈珠枱,一直到陳水扁當上台北市長後,不能再擺後,我才見證到彈珠枱的賺錢威力。
補充二:記憶中,媽媽只打過我一次,就是這一次。
補充三:後來我再也不賭博,不論是去麗星郵輪的賭場、樂透、彩券、至今沒有買過,我僅記媽媽的教悔,做生意要站在賣方,要開賭場服務賭徒,不是當賭徒去賭博。
補充四:本文只有「紙筆做紀錄」可能是沒有發生過,五六年級的記憶有點模糊,不太確定是否有做筆記。但很多事我都有寫筆記的習慣。
註一:麻仔枱是一種賭博遊戲,一次五元,可壓倍數,可google麻仔枱,取得詳細說…

「彭興祥、陳家慶,我們三人在內角到處玩,玩的很開心」

圖片
換完尿布、幫穿褲子、脫換睡衣,哄爸上床睡覺、再對爸爸碎碎唸,
要爸爸氣媽媽的方式要再換一下,不要每次都是相同的模式,沒創意。
要爸爸跌倒的時候,要先用雙手保護臉,把臉遮住再摔下去,這樣不會害怕,臉也不會受傷。
要爸爸花更多時間看youtube,這樣就減少上廁所和走路,預防跌倒。
一直碎唸老爸,爸就一直笑,因為他知道我又在練口才了,
碎唸的技術與技巧之一就是「絕對不能和過去的內容一樣」
因為不能一樣的關係,每次要唸老爸之前,都要花時間思考,
增加詞彙的豐富程度,整個人也因為碎唸爸爸的關係,文化水準和水平都逐漸提高。
爸爸也喜歡聽,要唸到爸會覺得好笑,也是需要不斷練習的。

唸完之後,功德圓滿,準備離開爸爸的房間,讓他入睡。
爸把我叫住,從他的黑色包包裏,拿出一本相冊。
一看就吸引了後,這不就是早期的facebook和ig嗎?
自己貼照片在小冊子裏,親自分享給家人朋友看,旁邊還寫一些心得感想之類的。

爸爸指著照片對我說「就是這裏,台南白河鎮內角里,當兵的時候,駐守那裏一段時間,常常在內角國小和附近走動」
「彭興祥、陳家慶,我們三人在內角到處玩,玩的很開心」
一個從來沒有想聽過的地名-內角。
爸爸想要再去民國61年駐守的鄉下中的鄉下-內角走走。
坐在爸爸的床邊,一張一張仔細的翻看。
照片裏的爸爸做出逗趣的表情,一點都不像隨時要反攻大陸,砲火中搶灘登陸上海灘、攻破北京城門、在武漢大街上踢正步遊行的革命軍人。

看照片中的他,竟然也和我當兵的時候一樣,和弟兄在不同地點不同時期,拍了好多張照片。
不同的是爸爸的照片是黑白的,我的照片是彩色的。
原來我們父子倆,不論是工作、部隊、家庭,都是一樣愛拍照,也習慣隨遇而安,把辛苦的部隊生活當作郊遊聯誼。

39年次的父親在民國61年拍的照片,22歲的年紀。
現在的爸爸是76歲,整整54年的時間就這樣一下子過去了。
把照片和爸爸一同拍一張照,
晚點去google一下,內角要花多少來回的時間,安排好行程和假期,載爸爸去內角。
在爸爸為數不多的壽命結束前,帶他去想去的地方走走。









圖片
這一年直播的需求越來越多,大多數的活動單位和承辦人,都會來詢問直播時,網路的接法。一直回答相同問題,人會變笨笨 呆呆的。最好方式就是錄影,然後放上youtube,這樣任何時候,有人問我「國際會議廳如何接有線網路線」,只要請他去youtube上搜尋,就能找到我在影片中,親自帶他去看的效果,人不用做事,事情就能解決,這就是工作的藝術。
-----------------------------
介紹國立體育大學國際會議廳二個網路點位置,方便老師同學使用直播設備時,可以使用有線網路連線上網直播,大家快來看,這樣不論往後多少位學生要直播,我就不用一直從資訊中心走到國際會議廳告知網路點位置,再走回辦公室,太花時間了。
https://youtu.be/br021MxmC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