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9的文章

每天我都夢到自己,生活在一個有感情的世界裏

每天我都夢到自己,生活在一個有感情的世界裏
在這個世界裏,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為了加深彼此的情感羈絆。
都是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自主的為對方付出,而不是被強迫,不是被要求、不是被過份要求和期待。
在這個世界裏,沒有人會因為做錯任何事,被大聲吼叫。
都是在彼此的協助下,完成彼此的事情,不會分是妳的事,也不會分是我的事,不會瘋狂的計較誰做得多,誰做得少,讓彼此生活在無盡的終生循環痛苦中,
因為這是一個有感情的世界。

只要依序的,一件一件做完,輕鬆的,不用強求,愉快的生活,就是每個太陽日,最大的責任。

每天我都夢到自己,生活在一個能彼此聊天的世界裏
在這個世界裏,能真正說出自己喜歡和愛的人,也能包容所不喜歡的。
不再會因為說出來的話,對方不喜歡聽、不符合彼此的價值觀,就批評和責罵。
不再會因為任何事情要做,而失去時間,傾聽對方關於今天的快樂和開心、痛苦和哀傷,
在這個世界裏,每天都會有一段時間,真心交給對方,陪伴彼此,相依相靠,訴說那是與不是,訴說真情與溫暖。
不再恐懼說錯話
不需害怕得罪對方。
不用擔心會收到一連串的負面情緒打擊。
不用提心吊膽的擔心對方會三不五時的生氣大叫。

每天我都夢到自己,生活在一個能感觸到溫度的世界裏
在這個世界裏,相愛的人能自由的牽手和抱抱,不論是同性或是異性。
這樣不論彼此相隔世上的任意兩地,都能心意相通,知曉對方也同樣在思念你。
在這個世界裏,相愛的人能碰觸那不可碰觸的心靈深處,感受溫度在心中流暢。

在這個世界裏,相愛的人能保持相處和獨處的時間與空間,創造出自我的獨特性,又創造出彼此的生活回憶,
有感情的生活中,會不斷創造新的經驗,又會保留美好的經歷,
一方面享受新的刺激,一方面懷念舊的意象。

每天,我都,夢到自己,生活在一個有感情的世界裏。

大地震完後,因為愚蠢而受傷,流了大片的血跡在地板上。

圖片
大地震完後,因為愚蠢而受傷,流了大片的血跡在地板上。
中午十二點半,準時進體適能中心運動,準備慢跑四十分鐘,跑了二十分鐘後,突然不想跑了。
就走回辦公室,太早回辦公室,只有我一人獨處。

時間還早,先洗個澡,準備蒸教學大樓一樓水餃攤位的試吃水餃當午餐吃
(我習慣先去拿試吃水餃十六顆回辦公室,運動完後,再當午餐吃,只要臉皮夠厚,就能拿很多試吃水餃。)
在茶水間、電冰箱、辦公桌之間來回料理午餐。
突然地震來了,剛好我在辦公桌旁邊,
一開始小搖一陣子,不對勁,又一直小搖。
大搖大晃一下。很不妙,馬上打電話給昨天晚上還在彼此大聲吵架的她,
響完一整輪沒接,完了,會不會地震的關係,被倒下來的公車壓到,腦中畫面己經出來了。
再打電話,地震還在搖。
響完第二輪沒接,慘了,會不會地震的關係,被台北101大樓壓到,腦海裏浮現一群人慘叫聲。
正準備再打電話時,


震的更大力,辦公室旁的玻璃書櫃,整個傾向一邊。
一個劍步上前,左手用力一撐,擋住玻璃書櫃倒下,書櫃上面還有一台筆電。
正用力撐著半倒的書櫃時,電話剛好接通,一連串不客氣的對話,確定她沒問題後,
趕緊扶正書櫃,還好書櫃倒下前,我「剛好辦公桌旁」「剛好注意到」「剛好反應快,手去撐住」「剛好只跑二十分鐘,才會在辦公室」


這時辦公室角落遠處的電鍋旁,發出巨大的聲響,心想完了,會不會是我在電鍋裏面的水餃掉滿地,
那可是我辛辛苦苦去和水餃老闆收集來的「試吃水餃十六顆」
如果因為地震就掉在地上,午餐泡湯,這種打擊我一定受不了,比和分手還難過。
走過去一看,好可怕,整個櫃子裏面東西都掉出來(如圖示),灑滿一地,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寶貝水餃沒有受傷
正小心經過一大片破玻璃區,開心的準備在災難過後,吃吃水餃壓壓驚。
一腳踩下去,感到刺痛,完了,破杯子的尖尖處,刺穿鞋子,深深的,狠狠的,刺進我的腳底。(如圖示)
血噴了出來,流的滿腳、滿鞋、滿地都是鮮紅色,這不是戰爭片啊~~~~
當場就呆住了。
從來沒有看過自己流這麼多血出來,
辦公室只有我一人,不然女同事看到,肯定叫的比我還大聲,也還好辦公室沒有人,不然我的尖叫聲也是很可怕的。
一邊流血一邊想想,還是去找小護士幫忙處理傷口好了(如圖示)

處理完傷口後,沒有想像中的嚴重,腳底是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刺傷,清完滿腳的血跡後,還一時找不到傷口,用力擠出血才找到。

不久各單位流傳「王永彰因為想吃水餃的關係,成為…

我的爸爸真的老了。 爸爸的生命真的在倒數計時了。

圖片
清晨三點離開急診室回到家,躺在床上,想到媽媽的話,哭了出來。
眼淚一直流到枕頭上,沾溼了頭巾。
二個小時前,媽媽在急診室說,爸爸前幾天,堅持要去高雄走走逛逛,
媽媽要照顧妹妹的關係,
爸爸一個人搭高鐵去高雄,結果到台中站後,整個人快死快死的,高鐵隨車服務員和站務員幫爸爸把車票改回台北。
我想到爸爸一個人在高鐵站上,就覺得很可怕。
問媽媽說,那全車的人都一直看著生病的爸爸,無助在車箱走道上找座位??
媽媽回答說不知道,只有他一人搭車來回,結果還能活著回家,很不可思議。
我開始一個人腦補「爸爸在高鐵車箱的情況」
爸爸因為柏金森症的關係,走路都歪歪鈄鈄的,
加上他的穿著都是破破爛爛的衣服和拖鞋。
爸爸的臉和身體,因為常常跌倒的關係,己經撞到不成人形。
爸爸一個人,拿著拐杖,走起路來,很是引人注目。
我猜想很多人第一眼看到爸爸,一定覺得他很像「喪屍的老爺爺,上排牙齒掉光不能咬人」

我想,爸爸應該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了。

在清明節前一天,七十六歲的老鄰居睡夢中往生,她可是二十來歲就和爸爸當鄰居到現在。
在清明節後二個星期,七十一歲的親人往生,他可是每年過年和爸爸一起拼酒的伴。
爸爸己經七十歲了,身體狀況都比往生的親人鄰居差,而且「差非常的多」(這句話要加重音)
老人家最怕看到往來一生的親友一位一位的離開人世。

爸爸的生命真的在倒數了。
每個月都可能是生命中最後一個月。
爸爸很想去看台中的姑婆(我爺爺的妹妹),因為姑婆在爸爸小時候,常帶他去看電影。
一直沒有成行,我一定要帶爸爸去找台中的姑婆,做人生最後的告別。

爸爸一直想要去搭高雄的捷運,去看他在中華電信台北國際電話中心工作時,天天聯絡的高雄國際電話中心。
他自己去過幾次,這次是我要帶他去了,去做生命中最後的一次高雄之旅。

爸爸想走,但是身體不行,走不了,我要帶爸爸到處走。
爸爸從以前就喜歡到處旅行,現在不行了,我要帶爸爸去旅行。
--------------------------------------------------------------------------
附圖說明:
晚上九點半,接到媽媽的電話,說爸爸跌倒很嚴重,要馬上送去急診室。
看到爸爸,我嚇了一大跳,整個下巴都是血和淤青,只好開車送他去。
媽媽告訴我爸爸這幾天去高雄的事情,聽了讓我感到很難過,

我的爸爸真的老了。
爸爸的生命真的在倒數計時了。




因為自己的愚蠢,很呆頭的感染了腸胃炎,

圖片
因為自己的愚蠢,很呆頭的感染了腸胃炎,前天晚上七點十五分吃進感染食物,開始肚子脹脹的,十一點五十四分狂拉肚子。
隔天清晨五點十三分盜冷汗起床,再有禮貌去拉了一下肚子,送小孩出門之後。
決定下午請假半天,回家休息,有一定年紀了,不能再向以前一樣硬撐上班。
一到辦公室,整個人病懨懨的,同事問我怎麼了,講完自己被感染的過程中後,大家都笑成一團,一種無名的智障感,從我身上放出萬丈光芒。
有感於被感染的過程太丟人現臉,不敢說出來給臉書好友聽。
上午九點半開標,一定要到標案現場審規格,所以上午沒有請假。
先去找小護士量一下體溫,體溫有點高,
小護士看我發燒,很關心的說一定要去無尾熊診所做病毒快篩,確認是不是諾羅病毒,如果是的話,要立即通報。

大家都知道,現在學校學生和職員,都在做病毒防範作業,所有層樓的電梯口和主要的大門進出口,都有消毒酒精和嚴重的警告標語。
不時提醒所有的人,病毒傳染的可怕。
我想說越來越不舒服,開完標後十點多,改請一整天的假,直接去看病休息好了。


到了小診所,
年輕漂亮的女醫師,及肩短髮,青澀臉龐,看得出來醫學院剛畢業不久,在家人和朋友的投資支持下,開了一家充滿溫馨感的親子診所。
她問我身體狀況,我簡單四句話講完自己被傳染的過程,她馬上笑了出來,
這不就是我們男生要的結果嗎??讓女孩發自內心的對你微笑,
雖然我很不舒服,但還是要對女孩,保持應有的幽默和態度。

在不斷的來回詢問後,確定不是腸病毒,而是腸胃炎,差異點是病毒感染會發高燒,所以在診所也不用做病毒快篩。
拿藥吃完後,就直接回家休息,整個人昏昏沉沉的,剛好順便來斷食,一整天沒吃早餐、午餐、晚餐,總共36小時的完全淨空身體。
也不喝咖啡,只喝溫水,不用電腦也不用手機,什麼工作??管他的,休息再說。

為什麼小朋友感冒都會吃不下東西,就是因為身體要全力休養,處理不適的部份,吃下食物,身體就要處理食物作業,增加負荷。
為什麼大人會強迫小孩生病時吃東西,那是因為大人總以為營養「只有」食物可以提供,大人沒有想過,
身體儲存的熱量,足以應付短時間的熱量需求。

休息了一天,今天重新出發工作去。

附圖是去診所的路上,看到貨車違規迴轉雙黃線,老爺爺騎機車直接撞上去,不久救護車來送走爺爺,大家騎機車一定要小心。不然很麻煩。

爺爺奶奶變成姓名牌

圖片
爺爺奶奶變成姓名牌

清明連假掃墓,找到爺爺奶奶的塔位,看著那熟悉大半生的姓名,就工工整整的寫在姓名牌上。
爺爺出車禍往生前的最後一次掃墓,他還很健康,從桃園開車回台北的路上,
爺爺說要繞一下路,去他出生的地方看看。
爺爺一邊找路一邊指路的情況下,開到一間老舊的三合院門前,裏面破破舊舊的,從建物外觀看來,確定爺爺出生的七十幾年前到現在,沒大翻修過。
一切都維持原來的樣子。
爺爺指著裏面中間的神祠宗堂,對我說,他是在宗堂旁邊的房間出生。
「房間出生??」我不懂這個意思,生孩子應該要去醫院才對,怎麼可能在自己家的房間出生。
爺爺瞭解我的疑問,他說在以前沒有人去醫院生小孩,都是找接生婆來家裏接生小孩。
接生婆我就懂了,小時候有看過相關的報導和新聞,懂得接生婆那個時代,小孩出生第一眼看到的女性是接生婆(開玩笑,嬰兒剛出生是看不到外面世界)
看著三合院的廣場、舊牆、春聯、老樹和點點滴滴,
想像爺爺五歲不乖,被爺爺的爸爸打屁股。
想像爺爺六歲生病,被爺爺的媽媽帶去看醫生。
想像爺爺七歲和弟弟吵架,他們一定沒有想到,吵一輩子架到六十幾歲,還在為曾祖母的墓要葬在桃園或台北,告上法院。
開車離開爺爺的故居。
回頭再看看,爺爺變成了姓名牌,上面寫著王成財。

名牌的後面,靜靜的躺著爺爺骨灰,
再放眼望去,成排成面的名牌,上面寫了一個個的名字,有名又有姓,
名字後面,都是曾經有過的生命,
都曾經是快樂過、痛苦過、笑過、哭過的真實生活,
一排排、一面面、佔滿一層又一層、連綿好幾層樓,眾聚成大塔。
原來,生也是夢、死也是夢、要從夢境中醒來,是談何容易。
那曾經有過的曾經,也成了無限中的一環,來也是空,去也是空。
盡己所能想要擁有的一切,終歸虛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