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30, 2018的文章

人總是希望人生過的有意義、日子過得美好,但是沒有一個判斷的標準。

這段日子的感悟如下:
原則一:個人的慾望是無法滿足,因為滿足了任一個慾望後,又會產生新的慾望,永無止盡。(參閱佛教經典)
原則二:有人陪你、願意花時間聽你講任何心事,互相分享彼此心中最大最多最廣的祕密,是生活中最大的快樂與滿足。
原則三:人總是希望人生過的有意義、日子過得美好,但是沒有一個判斷的標準。

沒有一個標準去定義和評估自已生活是否有意義又美好,就會產生困擾,一下子覺得有意義,一下子又覺得日子過的很不好。
尤其是人性傾向負面,就算天大的好事一直發生在妳身上,妳也可能因標準定義很模糊,而覺得自己是很不幸的人。
最近(2018年11月25日下午三點)想到一個不錯的判斷準則。
當你回想自己昨天一整天的生活,如果可以重覆再過昨天數次,而妳願意過十次、二十次、三千次、四萬次、五十萬次,那就是一個成功滿意的昨天。(電影:「土撥鼠之日」的概念)
這樣的判斷式,可以滿足原則三。
只剩下原則一和原則二。
若每一天的日子中,有人願意陪妳聊任何你心裏的話,妳也願意告訴他,他會一直幫你保密,不會對妳的想法有任何的批評、任何的指責。
不會批評妳的想法,為什麼和全世界的人都不一樣。
不會指責你的心事,天馬行空、亂七八糟、思想不純潔。
他會聽,然後問更多你關於這些想法的感受。
彼此告訴對方,「那永遠無法滿足的慾望。」
在心中不斷的構思自己的慾望,
當妳說給對方聽的時候,又在現實生活中,創造出語言的實相,讓世上有人可以理解妳,並短暫滿足那不可能滿足的慾望。

因此在一星期中,一個固定的時段,能彼此說出內心的祕密欲望,就能滿足那個人最深的慾望,成就了該日的美好。(滿足原則一二三)

妳是不是也和我一樣,常常覺得自己不被人瞭解,那為什麼不像我一樣,找一個人傾述你內心最真最實最直接的想法呢??
來滿足今天的日子,只要「每天都滿足了今天」就能過完滿足的一生。

妳再想想,有道理嗎??

男人在感情和婚姻中,為什麼會一直說謊?向來是千古迷團,今天小弟不才,來指點一下原因。

男人在感情和婚姻中,為什麼會一直說謊?向來是千古迷團,今天小弟不才,來指點一下原因。

媽媽是國民黨,爸爸是民進黨。
晚上台北市長選舉的時候,全家守在電視前看開票過程,媽媽死盯者小柯和丁丁的票數差距,丁丁一直落後不到幾百票。
媽媽很緊張,爸爸也顯得緊張,三不五時的喊「丁守中加油」。
我心裏就覺得很奇怪,明明爸爸是支持柯P,為什麼全家人在一起的時候,就是支持丁丁。
媽媽去上廁所,不在客廳的時候。
趕緊私下問爸爸:「你不是頭腦不清楚,只會支持柯P的死柯粉嗎??為何一直喊丁丁加油??為什麼在媽媽面前就不一樣了??」
爸爸小聲的對我說:「我是嘴巴支持丁守中、心裏支持柯文哲。」然後瞪我一眼。
我眼神示意爸爸,一邊點頭一邊表達出豐富的神情語意說「我懂,每個結過婚,沒有離婚的男人都懂。」

媽媽回到客廳,直接唸爸爸說:「都是你爸,把票投給柯文哲,你也不去投,害現在丁守中只差一二百票。」
我大大的嚇了一跳。
想說媽媽怎麼知道爸爸是投給柯文哲,投票的票匭是不能給外人看到投給誰的啊??
很好奇的問媽「妳怎麼知道把拔是投給柯文哲,不是不能看其他人圈選誰嗎??」
媽很氣憤的說:「我推你爸進去投票,看那個笨蛋蓋給柯文哲上方!!!!」(台語發音)
媽媽語畢。
我對爸爸的尊重馬上向上跳了三個層級。
孔爺爺有說過: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
爸爸真的做到「勇者不懼]
民進黨媽媽,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國民黨爸爸,
進入投票票匭,爸爸用他一直發抖的手,媽媽在背後狠狠的瞪著他的手,爸拿著圈選章,向丁守中名字上方,準備蓋下去的時候。
不小心手滑到柯文哲的名字上,選了小柯,賭上四年,用自己被媽媽唸四年的風險,換得了柯文哲的當選。
為了民主,爸的犧牲太大了,爸爸讓民主發光發熱啊。

心裏響起一首小時候的兒歌「哥哥爸爸真偉大,名譽照我家。。。」

(以下是完整歌詞,1950年中華文藝獎金委員會舉辦徵曲比賽,白景山以〈只要我長大〉四段詞曲獲第一名)

哥哥爸爸真偉大,名譽照我家,為國去打仗,當兵笑哈哈。
走吧走吧,哥哥爸爸,家事不用你牽掛,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

叔叔伯伯真偉大,榮光滿天下,救國去打仗,壯志賽奔馬,
走吧走吧叔叔伯伯,我也挺身去參加,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

街坊鄰家真偉大,造福給大家,奮勇去殺敵,生死全不怕,
幹吧幹吧街坊鄰家,我也要把敵人殺,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

革命軍人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