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白木屋的蛋糕,我們一起集資買來吃好嗎??」鼓起勇氣對同事們說出這句話。

「我想吃白木屋的蛋糕,我們一起集資買來吃好嗎??」鼓起勇氣對同事們說出這句話。
「你不覺得自己己經很白目了嗎?怎麼還會想吃白目屋這麼貴的蛋糕??」馬上被吐槽。

一時語塞,環顧全校師生同仁,確實沒有人比我更白目,事實如此,無法反駁。
「如果你請我們全辦公室的人吃蛋糕,我一定同意。」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吐槽。

在辦公室做人失敗的缺點,這個時候就吃到苦果,早知道我平常應該多講笑話給同事聽,搞好人際關係。
不過沒關係,人的缺點,可以用感人的故事彌補。
「其實,我想吃白木屋的蛋糕是有原因的。」表情認真又感性,娓娓道來。

大學剛畢業前夕,參加最後一次佛教育樂營的活動,七天六夜在花蓮鹽寮和南寺舉辦,
在活動中,我認識一位住在新竹的女生,短髮、清秀、可愛、我們相處的很愉快。
晚上還會偷偷一起去寺裏最上方的大佛旁聊天,吹夏夜的風,從半山腰上,遠看整個花蓮外海和滿天的星空銀河。
只認識了幾天,聊了畢業後期望的工作、想要的生活、理想中的未來等等
活動結束前不久,互留電話和電子郵件。
約定好去對方的學校走走、聊聊,再多認識。
暑假期間八月份,我就一人塔火車去新竹的中國醫藥大學找她,等她下課,在大學餐廳裏吃過晚餐後。
她開車送我去新竹車站搭車,她說很想吃吃看白木屋有造型設計的蛋糕,
我說好,雖然我本身少吃蛋糕,也沒興趣吃。
但是為了擁有二人一起吃蛋糕的時間和空間,我們一路開車到新竹市區,好不容易找到白木屋專賣店。
結果一直找不到車位。(當年車位少,全臺灣沒有任何大型的公立地下地上停車場)
就放棄吃,我直接搭車回台北。
我們又聯絡了二三個月,後來有一次打電話到她家(當年有手機的人極少)
她媽媽說她出車禍走了,難過好一陣子。
從那一天到現在總共經過了十七年,我從來沒有吃過白木屋的任何一塊蛋糕。
如果,再不吃的話,五月底就結束營業,就再也吃不到了。

同事聽完我感動人心的親身經歷後,對我說:「又再騙人。」
「真的啦,你看我像是會說謊的人嗎??」有點好氣又好笑的說著。
「好啦!好啦!!就大家一起出錢買白木屋的蛋糕來吃,不要再為難王永彰了。不然他又要再講下一個故事。」有良心的同事終於能體會編故事的辛苦。

上午錢收一收,午休開車去買了抹茶口味的冰淇淋蛋糕,下午三四點切來一起吃。
辦公室每個人都拿一塊蛋糕,有吃有聊的,辦公室氣氛變的好好。

還是要謝謝大家完成我的心願。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Google表單與工作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