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大學工作壓力大到產生幻覺,舉一個例子來說。

體育大學工作壓力大到產生幻覺,舉一個例子來說。
每天中午十二點半的重訓和慢跑時間,
在去體適能中心路上遇到2004年奧運會跆拳道金牌選手的教練,聊了一下,教練問我怎麼最近沒有先跑步就重訓。
我說現在都五點起床到河濱慢跑,打赤膊跑步比較爽,在跑步機上不能打赤膊。
教練也同意這點,教練因為工作關係,不能常常待在學校,只要他在學校,我們中午都會碰頭一起運動。
體適能中心一開門,我們倆就上了跑步機,一左一右,慢慢跑著暖身。
教練看我上跑步機,問說:「不是早上跑過了嗎?」
「今早有事情,所以沒有去跑步,剛好中午來補足一天一小時的運動量。」我說著。正想跑個二十來分後去重訓。
「一天一小時!!!為什麼??」教練問著。

「以前是一個星期偶而運動一二次,後來中午加班補休取消,人事室發文請各單位同仁利用中午社團活動時間,多參與社交運動,我覺得極有道理,那一次就立志在我死掉之前,每天都運動一小時。」我說著邊跑著。

教練覺得有點疑惑,我補充道:「因為我生活作息比較正常,每天都很固定,才有辦法,教練你常常帶隊去比賽和訓練,每天要從那間飯店起床都不清楚,比較沒有辦法像我這樣。」
教練點點頭說也是,邊聊邊跑後,慢慢就不聊了,專心跑步。

十幾分鐘過去後,我覺得教練好像有意無意要和我比誰跑的久。
這事關男人的面子問題,絕對不能輸,超過二十幾分鐘的目標時間之後,決定再和教練跑下去。
四十分鐘過後,己經有點到平常跑步的極限了,但還是不能放棄,繼續撐在跑步機上面跑,絕不下來。
教練好像知道我的意圖,也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突然,我意識到,這不僅僅是「男人面子」的問題,而是「資訊中心和技擊系」的跑步機運動比賽。
我就是資訊中心的運動代表。
教練是技擊系的運動代表。
我們倆人都在為單位爭光啊~~~~~

四十五分鐘過後,全身大汗,排汗杉己經全溼,就像洗澡沒有脫衣服就洗的那種溼。
平常最討厭我的中心主任,突然出現在跑步機後面,用他慣有的笑容瞪著我,隔著鏡子看我,令我不寒而顫。
主任用唇語對我說:「王永彰,你輸給教練就不要給我回資訊中心。」

我跑到冒冷汗,教練也還在跑。

四十六分鐘後,
從來沒有生氣過的組長,也突然出現,他永遠保持微笑的看著我的背影,表情溫和的說著加油。
四十七分鐘後,對我不爽的同事A、關係最好的同事B、彼此把彼此當空氣的同事C,全部都出現在我的後面。
他們好像在說:「王永彰加油,絕對不能輸給技擊系,資訊中心就靠你了。」
辦公室的同事都出來為我打氣,更是咬牙撐下去。
五十來分鐘後,終於教練調慢跑步機的速度,改為運動後暖身散步,我知道我贏了。
教練下去後,我不敢馬上停下來,再跑一下下,因為我要是停下來,教練肯定知道我只為了贏他而己。
保持男人的風度,是重要的。
硬撐到跑六十分鐘整,六公里,下來之後,全身大汗大熱大爽,
結果回頭一看,同事都不見了????
怎麼回事??
冷靜下來一想,原來主任、組長並沒有來為我加油。
真的是壓力太大,產生出幻覺。
畢竟體育大學全校老師學生,
不是奧運金牌、銀牌、銅牌選手,就是全中會、世大運、亞運等大型比賽的優秀選手教練。
和我這種工作搞電腦網路,平常搞小聰明比起來,每位師生都好優秀,壓力相形就大很多。
所以,我還在適應工作。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Google表單與工作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