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六七八層樓的獨棟大樓,壓到只剩三樓高,一二三層樓完全被壓到扁。

地震只要搖比較久一點,自然會想要躲在桌櫃旁,然後一邊搖一邊回想九二一地震的場景。
家住台北,長期在北部工作和讀書,同事朋友很難想像我是九二一地震的受災戶。
親眼看到自己住的樓房,
二樓室友房間的天花板一整個大塊的掉下來,重重的把小桌子壓爛掉。
一樓的房間則是廁所牆壁,一整片傾倒,把馬桶壓脆一半。
其他房間一樣是慘不忍睹,倒處是掉落的磚瓦和家具,
九二一地震在凌晨一點四十五分發生,當大家逃出房子到外面之後,一大群人就在秋天的夜裏待在屋外到天亮,眼看自己住的獨棟樓房三不五時的搖一整個晚上。
搖到溪河的水,都溢到岸邊。
天剛亮後,騎車到斗六市區,才知道地震的嚴重性。
好幾棟傾到的建築物。
許多六七八層樓的獨棟大樓,壓到只剩三樓高,一二三層樓完全被壓到扁。
沒有親眼見到、沒有親身經歷、沒有親自聞到那種瓦斯味、很難如此深刻體會。
接下來一週到一個月的時間。
雲林科技大學的大型體育場,排滿救援物資和好幾排屍體,直昇機則來來回回的停靠和起飛。
有時候,我會想,
他們昨天都還好好的規劃出國去玩的行程,訂好機票、
準備下個月的婚禮、
爺爺奶奶計劃到北部看新婚夫妻剛出生的孩子。
晚上的地震就帶走生命和一切希望。
他們的未來就被天花板壓在那深沉又重的地板上。
或許,無常確實都在,生命就只存在那一吸一吐之間。
對嗎??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Google表單與工作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