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到校加班就嚇到冒冷汗,心裏有苦說不出口。

一早到校加班就嚇到冒冷汗,心裏有苦說不出口。

尼莎颱風的早晨,天氣還不錯,想說今天加班熔接綜合體育館、游泳池的光纖網路,早點做完、早點回家,颱風天的應該沒什麼關係。
和廠商工程師約八點半,他們七點半就到學生宿舍施作宿舍網路工程。
八點四十幾分,工程師帶著一大箱一小箱工具設備,到資訊中心的機房,準備切斷到游泳池的光纖,全部熔接到新的光纖收容箱裏面。
我和師父說,想錄下比頭髮還細的光纖,二條熔接在一起的精彩鏡頭。
想說主任好像從來沒有看過「光纖熔接」的工具和方式,他總以為光纖熔接一下下就好了,又不是用三秒膠把二條光纖黏在一起。
錄下來給主任瞭解一下也是好的。
一般人很少有機會看到,那二條切斷的光纖,小心的放在設備裏面,熔接的瞬間會發出全白的閃光。
聽說,看到這個閃光的人,一輩子都會很幸福快樂。
他們在機房裏施工,我則在機房外的辦公桌處理點事情。
約略一小時過後,拿手機進機房準備錄影,
在旁邊看著師父手
1:一拿光纖線、
2:一手拿工具剝下光纖的外皮,
3:用切割機將光纖截面再切割一次(絕對平整面,才能熔接)
4:用酒精棉片擦拭光纖裸線,
5:將二條做了1~4處理步驗的光纖裸線,放在熔接機的二端夾緊,蓋上蓋子。
6:按幾個按鈕,設備上的led顯示幕,顯示出二條光纖的平切面,彼此靠近。
7:亮紅燈,失敗。
我在旁邊看者等者,想說等成功後,再來錄影。
二十幾分鐘過去了,師父重覆1到7的步驟快十幾次,沒有一次成功。
緊張的問師父說,今天都沒有成功嗎??
師父不擅言詞,面有難色,點點頭表示沒有成功過。
因為單模光纖熔接測試結果是正常,代表設備是好的,意指這設備可能完全不能熔接「學校的」多模光纖,


大事不妙,彼此討論了一下,光纖線交換測式、設備重開機等等的各種可能性都討論過了
會不會是87年的光纖和現在己經不一樣了,畢竟光纖架好後,這台熔接設備才被做出來。
光纖己經全部切斷,若星期六日沒有辦法熔接完成,代表星期一開始,體育處的同仁就沒有網路可以用了!!!!!
怎麼辦???
請業務趕快找其他廠商的光纖工班來幫忙
但星期六、又是颱風天,大家應該都準備好泡麵和啤酒,坐在電腦前面看「冰與火之歌-第七季-第二集」才對。
還是要把問題反應給業務,請他快點處理,現在大家只好等了,
快到中午的時候,終於聯絡到一個在台中的光纖工班,準備開車出門北上到體育大學幫忙解救這次的危機。
一點半多一點時,進了機房,二位年輕人,我們彼此不認識,沒有多聊什麼。
他們就靜靜的坐在機房的高架地板上,我看著他們,一句話都不敢說,怕講話太大聲,會影響光纖熔接的結果。
第一條熔接成功,看到幸福的白色閃光閃了出來,差點哭了,一顆懸在心上的重擔就這樣放了下來。
他們一條一條細心的熔接光纖,我則在旁邊用手機錄影一小段成功的樣子。

接下來就是時間的問題了,本來預計下午五點多,就可以回家陪孩子吃晚餐,看來是沒有機會。
打電話回家報備一下。
越晚風雨越大,天漸漸暗了下來。
更顯得強風豪雨,萬分淒涼。
我待辦公室,一下接電話,配合接光纖線、設定網路設備等雜事,辛苦的還是在游泳池與體育館施工的師父們。
最後接到電話,可以拿筆電到體育館測試網路是否正常。
準備開車從行政大樓到體育館,路上己經佈滿被強風吹倒的樹枝樹葉,
到了體育館的機房,接上筆電電源、網路線、然後測試後,可以上網,終於告一段落了,己經晚上九點多。
和師父們道謝後,在行政大樓駐衛警櫃檯上借電話,打電話回家。


爸爸接到電話,我迫不及待的對爸說:「爸,我現在在學校加班,準備回家了。」
爸說:「那你要小心開車~~~」
我說:「爸,外面風雨好大啊,我怕這是最後一次和您通電話,你要記得我愛你喔,快把電話給媽媽聽。」
爸在電話那一頭,拿給媽媽,說著:「你兒子在學校準備開車回來,怕出意外,要和你講最後一通電話。」
媽一接到電話,她心裏更是緊張,說著「開高速公路要小心,不要開太快。」之類的。
二妹在一旁,看到這樣的對話和情況,也說要聽電話。
她一接到電話,立刻大聲的說:「肖ㄟ,神經病,快回來啦(台語)」然後就大力掛斷電話。
嗯,好,我不知道要說什麼,只好先慢慢開車回家。
文化一路上的一顆樹,就倒在路中央,天完全黑,沒有路燈,還好開車很慢,車頭燈照到的時候,還來的及閃躲。
終於回到家裏,和爸媽報平安。
感覺自己好幸運,
一定是那光纖熔接時,幸福的白色閃光保祐我。
不能只有我得到幸運,這樣的影片一定要上傳。
大家可以看到附加的影片,希望帶給大家一生的幸福。
活著真好。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