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大腦在等開刀,心裏真的很擔心,九成的成功機會,一成的失敗,最慘的是腦出血後終身攤瘓。

爸爸的大腦在等開刀,心裏真的很擔心,九成的成功機會,一成的失敗,最慘的是腦出血後終身攤瘓。
中午看到妹妹在整理店面,爸在客廳看電視,想說和他聊一下開刀的心情,
我說:「爸,假設你開刀後,真的好了,你要做什麼啊??」
爸生病的關係,反應總是慢半拍。
妹妹在旁邊一聽,馬上搶話,大聲說:「我知道啦,他要是好了、行動正常,就要離家出走。」
我笑了,怎麼可能,我看一下爸爸,爸也笑著點頭說對,他要離家出走。
「為什麼??」我問。
妹妹又插話說:「他說家裏沒有溫暖,要去外面找溫暖。」
妹一說完,三人全部都笑了一團。

爸爸行動不便,一半以上的事情和生活要人幫忙。
多多少少都會叫不動,嫌他煩,爸就覺得家裏沒有溫暖。

晚上十點多,突然想到這件事,在客廳問媽說:「媽,你知道爸開刀好了之後要做什麼嗎??」
媽一邊改衣服一邊搖頭。
我口氣很興奮的對媽說:「爸只要開刀一好,行動自由後,他就要離家出走了!!!」
媽媽和大妹聽了,笑了出來,
大妹問說「為什麼??」
我用一種沉穩的口氣說:「因為他覺得家裏沒有溫暖,要出去外面找溫暖。」
語畢,
三人在客廳狂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