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猴子肉是什麼樣的味道啊??」我問川七老師,

「吃猴子肉是什麼樣的味道啊??」我問川七老師,
老師看看我,頻頻搖頭的說:「很小的時候敢吃,後來和獵人去獵過猴子後,就再也不敢吃猴子肉了。」
「是不是太像人了???」我像小孩一樣搶著話,
「是啊」川七老師慢慢的道來:
四十幾年前還可以獵猴子,村裏的獵人會將打回來猴子切成一塊一塊的,平均分給整個村莊每一戶人家吃。
那時候會吃,吃的時候,就知道是猴子肉,但沒有什麼感覺,就像吃山豬肉、飛鼠肉、山羌一樣。
打獵分為夜間打獵、日間打獵、獵殺猴子是白天狩獵,
那一天,村裏的獵人看了天氣,覺得明天應該可以出村子狩獵,
大家就開始忙了,那時候年紀小,就要幫忙把火藥拿出來,放在院子前面大石頭上、排上一整排的曬乾、整理獵槍、通槍管、上油之類的,

天還沒有亮,獵人們就起了大早,穿過山林到狩獵地,在猴子群會吃的果子樹不遠處等待。
天一剛亮、猴子還沒有出來,大家都先偽裝起來,從外面看是完全看不到,就像一般的森林地一樣,
就這樣不能動、不能發出聲音,時間一點一滴慢慢過去,一待好幾個小時,快接近中午的時候。
猴子群慢慢出現,到果子樹上,但這個時候,還要觀察,還是不能動。
靜靜的,靜靜的,從猴子的方向,是完全看不到獵人的身影。
川七老師一邊說,邊比出準備開槍的動作。
然後。
碰的一大槍聲,那次打中一隻老猴子,從樹上掉下來,掉到很深的谷底。
大家聚在一起討論後,覺得要下山谷把猴子搬回部落,太花時間又危險,還是放棄好了。
但是放棄後,今天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了,猴子都跑光。
川七老師年紀最小,獨排眾議,堅持要下去大峽谷最下面,把獵物帶回部落分給大家吃。
花了半天的時間,從原始的樹林走到峽谷下方,把老猴子背回去。
一群獵人輪流背,輪到川七老師的時候,往背上一背起來
猴子十機公斤,就像國小三四年級的小朋友一樣重。
川七老師一邊說,一邊指著旁邊國小三四年級的小孩給我看。
猴子的二隻手臂就垂在前胸,像小孩的手一樣。
猴子的頭,就靠在肩膀旁邊,像小孩的頭一樣。
猴子的嘴巴裏面,還有沒有吃完的食物,在嘴裏傳出食物的味道,
一邊說,一邊用手掌一開一合的著自己嘴巴,示意猴子的嘴因不停行走在山路上的關係,也一開一合的咀嚼。

就這樣,再也不敢吃猴子肉了。
不過,獵人們相信,猴子肚子裏的油,不會結凍,是潤滑獵槍的好油,而且會打的特別準。

「這是迷信對嗎??」我說,
「是啊,不過那個時候,雞油、魚油、豬油等等,都用過了,還是猴子的肚子油比較好用。」
原來,這就是三四十前,高雄布農族部落的生活光景之一。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