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下基地雖然很累,但還是要堅持享受生活,體會那美好的感受。

「你被列為觀察輔導的對象」部隊的政戰士學長說,當我還是新兵的時候,。
前幾天在咖啡館聊天時,才知道這件事情,
88年底入伍,一下部隊第一天就是待在基地裏。
學長說和輔導長觀察我一段時間後,發現我無法融入群體生活,沒有辦法和大家好好相處。
我想這是必然的,因為我很習慣獨來獨往,而且若非必要,極少開口講話。

這事讓我想起和學長一同下部隊的趣事,在桃園海湖下基地訓練的時候,
待退伍的學長們不用受訓操練,被編入勤務支援班,專門協助整個部隊的人力支援。
所以我們吃完飯後,可以不用洗餐盤、整理廚房之類的瑣事,而是直接去睡午覺。
用餐的情況是這樣。
連長、副連長、輔導長、排長、士官長都是坐在餐廳最前面一整排,看著下面一大群兵在吃飯。
就是傳統的部隊用餐環境。

記得是十二點多進餐廳打飯吃午餐,用餐時間大約是五十分鐘, 整個大餐廳約二百人的座位。
當時我很清楚的想到,如果用餐時間是五十分鐘,反正提早吃完飯也是閒逛又會遇到學長(我最菜,所以全部是學長),還要聊天打招呼很麻煩。不如很極慢的速度慢慢的吃、慢慢的享受、一口一口極慢的咬合、享受那悠閒的用餐時光,吃完後,只要把餐盤往餐盤集合區一丟,就可以直接走回寢室睡覺。

所以,千萬要記得這個所以。我有這樣的想法,就會有這樣的行動。
每天午餐吃飯時,正當大家吃完,都陸續離開,整個餐廳都淨空了,我都是最後一個還在吃的人,請你想像一下,整個餐廳只有一位最菜的兵還在用極慢的速度吃飯。
完全無視餐廳前台上的連長、副連長、輔導長等長官的看法。
一個多月過後,士官長發現這個情況,他不論那一天用餐,都發現最後一個吃完的人都是我。
士官長在餐廳台上看著我,整個餐廳己經淨空,無奈的對我說:「媽的,王永彰,我發現你每天都給我吃最慢最後一個走,有沒有變胖很多。」
我不好意思的笑著回應士官長說:「報告士官長,還沒有變胖。」
士官長聽到我無厘頭的回答,不知怎麼接下話。
當然,整個下基地的過程中,每一天的每一餐我還是吃最慢,最後一位走的菜兵。

結論是:當兵下基地雖然很累,但還是要堅持享受生活,體會那美好的感受。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