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放心,以後我到了你這個年紀,一定會維持很健康的身體,我不會像你一樣的。」

在爸媽的房間裏。
爸爸半坐在床邊,沒有力氣自己坐正。
爸爸想換睡衣,很緩慢的脫外褲。
在旁邊看者爸爸半蒼白半染黑的頭髮、彎曲半駝背的身體。
努力回想小時候,爸爸的身影,和現在相比,差好多好多。
爸終於開口,要我幫忙,
幫爸脫下褲子、幫爸脫下上衣、爸堅持自己穿上睡衣和睡褲,怕擔誤時間,不讓我幫忙。
要我快點離開下樓去幫媽媽工作。
其實我知道,爸要自己穿睡衣和睡褲,至少要二十幾分鐘以上的時間。
但顧及爸爸的尊嚴,還是準備離開。

我遺傳父親一半的基因,意謂者未來有一天我也可能和爸爸一樣的健康情況。
看著爸爸,就好像看到未來的我一樣。
心裏有感而發。
離開房間前,對著爸爸說,
「爸,你放心,以後我到了你這個年紀,一定會維持很健康的身體,我不會像你一樣的。」
爸聽了,奮力的抬起頭來對我點頭微笑。
這是一種彼此的承諾,讓爸爸放心、也給自己一個目標。
「到那個時候,你己經不會存在這個世界上,所以一定要趁你還活著的時候,告訴你這件事情,
這樣你才會聽到。」
爸本來點頭微笑,聽到第二句話後,變成苦笑。

很感恩(感恩日記)自己每天晚上有一二小時的時間親自陪陪爸媽。
到了像我一樣,有自己家庭的人而言,這是極為難得的情況。
許多人這個時候,都忙於家庭、孩子、事業,很少有機會每天陪爸媽,

所以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當然還是要感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