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和阿嬤多聊聊,往後,阿嬤也會成為生活回憶的一部份。

在十字路口等垃圾車時,和奶茶站的老鄰居阿嬤聊天,平常路上見面,我們會打招呼,但很少聊天。
她和我的阿嬤還是二十幾歲小姐的時候就是鄰居,她們賣冰,阿嬤和爺爺賣文具,二家就在隔壁。
經過六十來年的歲月,我的阿嬤和爺爺都往生了,因此每次在路上看到鄰居阿嬤,就會想起我的阿嬤。
等垃圾車時,阿嬤一直和我說她老了,體力不如從前、生活中常常會累、想睡之類的瑣事。
我問阿嬤今年幾歲,阿嬤說83歲,我一算是民國24年出生,西元1935年,二次大戰前三年,日本人統治台灣的時代,本來想問問阿嬤在日本時代的生活方式,但想想算了,阿嬤可能也不記得了。
回家後,和爸爸談到這件事,爸爸跟我說。
我剛出生不久,可是鄰里之間的大事件
準備離開醫院抱回家前,阿嬤當時是41歲的太太,和一群鄰居們,站在店門口一直等。
一直看到爸媽從巷口走過來,進家門,大家湊過來看還是嬰兒的我,聊東聊西。
那是一個夏天夜晚,鄰居會三五人坐在大門口吹風聊天,完全沒有冷氣的時代。
鄰居阿嬤就這樣看著我從剛學會走路、一路看到上幼稚園、上國小、國中、專科
我猜想,阿嬤大概也記不得我小時候的樣子了,
畢竟阿嬤也老了。

就和阿嬤多聊聊,往後,阿嬤也會成為生活回憶的一部份。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

工商服務文-游小姐的完整考古題-提供全國最完整的考古題,包含所有考試科目、推薦講義、推薦筆記、完整考古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