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日本遊客穿越馬路

上班又遲到,雖然星期日己經用line向老闆報告星期一二會遲到。
心情還是希望快點上班,
送完妹妹上學,急著步出圓山捷運站,衝回家去搭交通車。
正準備把strida腳踏車組合好,一個牛皮紙袋就出現在我面前。
上面寫著「圓山大飯店」五個中文字。
抬頭一看,是二位上了年紀的日本遊客。
簡單英語交談後,得知是想知道怎麼搭車到圓山大飯店。
我是當地人,當然沒有搭過任何交通車到大飯店。
但是也知道不可能有公車到飯店。
應該有接駁車之類。
用英語告訴日本遊客,請他們等一等,我用手機上網查了一下飯店的電話,打電話去問櫃檯。服務人員指引我到前方的公車站牌。
我帶他們走五分鐘,到了站牌後,看了站牌資訊,沒有到圓山大飯店。
只好問在等發車的公車司機,他指著對面馬路的一個站牌,說在那裏。
天啊,我的內心進入了百般的掙扎,是要帶日本遊客直接穿越大馬路到對面,還是走更遠的路,過斑馬線繞到對面站牌。
我知道日本人向來是奉公守法,嚴守法律的高度文化文明的物種。
我想了一下,為了發揮國民外交的精神,讓日本遊客體會臺灣人高度變通的文化文明特性,還是帶他們穿越馬路好了。
相信,這樣這倆位老先生,可以體會台灣人特有的穿越馬路文化。
當我帶領他們兩位穿越馬路時,他們的神情有點訝異和緊張,我揮手擋住準備進站的公車,讓日本人看到臺灣人神奇的一面-行人擋車讓老人家過馬路。
相信,他們回日本後,這經驗會成為和朋友聊天的話題。

到了站牌,指著站牌上的漢字「圓山大飯店」,他們露出開心的表情,用英語道謝並和我握手致意。
我簡單道別後,趕緊騎上腳踏車上班。
後來我想了一下,為什麼日本人會找我的原因。
可能是我理大光頭,加上留鬍子,壯碩的身材,讓日本遊客認為我應該是臺灣的黑道份子,特別有親切感。
才會讓他們和我之間,有了這短暫的接觸。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