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艦,什麼潛艦,獵殺U571電影嗎??」

大學時期有一位好友
由於我們很熟,專題又同一組,他有時會講些話酸我,剛好我又特別喜歡被人酸。二人臭氣相投,感覺特別合。

有一次在學校圖書館,我和他兩人剛好面對面在雜誌架找雜誌。
他突然對我說:「王永彰,你就是只有淺見。」
我一聽,不懂什麼意思,充滿疑問的問他:「潛艦,什麼潛艦,獵殺U571電影嗎??」
他對我翻了一下白眼,指著書架上的「遠見」雜誌。
原來是要我多看一下「遠見」雜誌,培養更長遠的目光。
只是他一時無厘頭的對我說了「淺見」害我接不下話。
這只是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大學生活小插曲。
但不知為什麼,這件事情一直放在我的心上,
每次思考一個重大問題的時候,
我都習慣從現在一直思考到未來好幾十年,很多原因都是受到這次事件的影響。
反正想事情不用花錢,很多事情也沒有標準答案,零成本零壓力,比別人思考多個幾十年,又何樂不為呢??
當然,不確定好友記不記得這件事情。
因為他現在肯定在看這篇小文章。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