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緊,每個人都會到這個階段。」

回到家客廳,媽對我說爸不習慣退休生活,三不五時的唸了一整天。
走到廚房,爸整個人攤坐在有扶手的辦公椅上,雙眼無神,感覺他想把頭抬正。但是有困難。
他看了我一眼,口齒不清、語焉不詳的對我說:「醫生說這是第三期,但是他竟然不知道有第一期和第二期。」
聽了,說「嗯」的一聲。
爸說:「我還問醫生,那還有第四期、第五期、第六期嗎??醫生說很難講,你就好好養病休息就可以了。」
我猜想爸看我的表情應該是很無奈,所以又安慰我說:「不要緊,每個人都會到這個階段。」
其實我們二個人都很清楚。
四十分鐘後,我爸就好了,可以走路、講話清楚、等會還要去門口掃地。
但是好的時間越來越短、越來越慢、藥效越來越差。
終有一天會和所有人的結局一樣,完全無法自理生活。
我也試著安慰老爸:「其實你很不錯了。至少比漸凍人好,他們發病後三四年內就完全無法動彈。至少你己經八年了。」
爸笑著對我說:「沒錯,我要振作起來,你很會安慰人。」
我口氣平淡的說:「其實也還好,你知道今年是西元幾年嗎??」
爸說:「2014年,幹嘛,要套我話嗎??」
「沒有,我只是突然想到,耶穌誕生那一年開始,到今年是2014年,也就是說這二千多年來,整個人類文明的歷史記載上,沒有人活到現在。」我的邊吃香蕉的一邊聊這句話。

爸吃力的笑著說:「對啊。」我離開廚房,還有孩子等我去照顧,一代傳一代。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