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巡九份、帶六五式K2步槍吃餛飩麵。



陳進興專案在1997年中,為避免陳進興等人從漁港偷渡出海到對岸,整個臺灣島的海港都佈滿了二十四小時的哨點,一哨二人、一次三小時、一天站二班、站三休三,全副武裝、海巡帽、老式防彈背心、二個彈匣,第一發空包彈、三發實彈。

加上機車日巡一組。
每天中隊部要安排二組人力出巡。
我想這是海巡部隊第一次有日間外勤出現。

當時我在基隆一帶的知名海釣漁港服役-番仔澳漁港,最大的二個特色就是有一個在美國原住民載酋長帽的側臉岩岸、在靠外海的岩岸部份,可以在岩石上看到很多海底生物的化石,這點比較少人知道。(可以google圖片-番仔澳漁港,即可看到美景)

當時站哨的時間大約是在清晨4點到7點,這是整個日出的最美時間,由於地理位置的關係,所以無法看到日出。不過確剛好可以看到九份,很少有人知道,從番仔澳漁港看過去的九份的外觀,因為來這個漁港的人,都是熱愛海釣。而這樣的人畢竟是少數。

到現在2014年,我還是記得第一次從番仔澳漁港看到九份的樣子,
在深夜裏、一整片的城市燈光、躺在遠方的山坡上,靜靜的,只聽的到海浪的聲音。
有時會有霧、有時會有雨,就在遠方的九份山城上方。
從深夜星空滿滿到日出那一段的山影、光影變化,甚是迷人。
當時常和小一梯的學弟-賴英助一同站哨。
站哨除了聊天、看海、看星星、月亮、偷偷買飲料、偷跑到麵攤買麵吃之外,其實很無聊。
遠方的九份就一直靜靜的陪我們站哨。

但是我從來沒有去過九份。

在九份山下看久了,就一直很想去九份走走,可惜一直沒有機會。

日間機巡也是陳進興專案的一部份,由排長或班長帶隊,四人一組、二台機車、一來查日哨值勤情況、一來給予日哨支援。
由於機巡比較自由,大部份都是老兵值勤。
那一天天氣晴,我剛好被安排到機巡,是帶長槍的槍兵,帶隊的排長是很受阿兵哥喜愛的好排長。
上午就帶我們到ㄌ陰陽海正前方的水湳洞海巡分隊哨所探班。
機巡一伙和哨所的人,在中山室聊天、吃點東西、看電視,就像家人一樣。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說,哨所像一個大家庭,每位弟兄都像家人一樣,有人煮三餐、有人洗碗、有人打掃,十幾個人住在透天式的哨所,有爭執、有歡笑。
在海巡班哨的日子是很特別的當兵體驗。
感情好的原因之一是,你每天有六七個小時,可以和一同出勤八小時的弟兄聊天,感情當然不一樣,
我相信你一輩子也沒有機會和家人、愛人,每天有八小時待在一起聊天。

那一天在水湳洞班哨,我突然想打電話回家,中山室有一台投幣式電話,剛好接電話的是我爸,我就和爸小聊了一下,
聊到我現在在九份的正下方,然後九份從山下看上去有多美多美。
又聊到我從來沒有去過九份,休假的時候,一定要找機會去九份走一走。
掛了電話,約上午十一點多,排長要離開哨所,去外面再騎一下機車。
一離開哨所後,馬上轉往九份山上走去。
我不瞭解為什麼海巡機車要上九份山上,但是排長機車騎到那裏,另一台機車就是要去那裏。
大家也沒有問為什麼,就是一直跟著排長的機車上九份。
到了半山腰公路上的轉折點,鍊銅工廠的一角、一個可以看到整片海岸線的置高點,有一台遊覽車的觀光客正在那裏拍照、欣賞風景。
排長停下車,然後帶我們三人到那置高點上看下整個海岸。
這樣的情景其實不是很協調,想像一下一群人拿著照相機在拍照,然後旁邊有四名阿兵哥,帶二把長槍在看海。
排長站在公路邊、乘著暖風、風一直吹拂、我們緊貼在他身旁,排長指著遠方的海岸線要我們看,排長說:「那是海。」
指著更遠的地方說「那是中隊部。」
又和我們聊一些有的沒有的。
我問排長:「這些我們都知道啊,為什麼要再指一次告訴我們??」
學長瞪了我一眼、排長說:「我們現在要假裝在觀察海岸情況,你忘記我們是海巡,現在是在去九份觀光的路上,認真的值勤嗎??」
原來,是要我們在觀光客面前,假裝認真值勤。

後來我們一行四人,真的上山了,
就把二台機車騎上九份老街上。
我不得不說,這可能是一個很瘋狂的舉動,
我常想說軍官開軍用轎車上九份,但是轎車外觀和一般車子沒倆樣,沒有人會發現。
但是我們四人著軍裝載軍帽、帶二把長槍、逛九份是有點誇張。
您可以想像在多到數不清的九份觀光客前,這樣帶槍走路是什麼感覺。

不久,進了一家麵攤,大家點了一些餐點,我點了一碗餛飩麵吃。
餛飩麵吃過無數次,我從來沒有肩上背一把長槍吃麵。
排長示意我把槍放下來,夾在大腿中間。
我就和大伙弟兄吃了一次最特別的午餐。

下山時,排長帶我們走另一條路,是金瓜石的方向下山。
收操回到番仔澳中隊部的時候,我忍不住的問一同機巡的學長。
你們是不是常常去九份機巡啊??
學長他們也沒有去過九份機巡,然後很訝異的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問??
我說:「那我們今天為什麼要去九份機巡??」
學長說:「你白痴啊??你不是在水湳洞班哨的中山室和你家人講說從來沒有去過九份嗎??
排ㄟ今天才會帶我們去啊,還不是為了讓你有機會上九份。」
靠,我一聽,覺得還滿窩心的。我和排ㄟ不熟,他竟然會在意我和爸在電話中聊到的話。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